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二涨红着脸,窘迫的挠挠脑袋,“这位夫人……我……”他说话断断续续的,被掌柜的瞪了一眼,他才拿出诚意来道歉,“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狗眼看人低。我自己都是穷人家,可却看不起你们,我太不该了。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但道歉是诚心的。”

    说完,他还朝他们夫妇二人鞠躬,目光带着诚意的看着他们。

    这一次,诚意是真的有了。

    宋暖点点头,“这次听见了。”

    小二和掌柜的,同时松了一口气。

    “掌柜的,我们要开始了。”温崇正已在这会儿研好了墨,抬头温柔的看向宋暖,“暖暖,你坐下来说,边说边喝茶。”

    茶?

    掌柜的立刻吩咐:“小二,沏茶,上点心。”

    “是,掌柜的。”小二不敢怠慢,急急出去沏茶,备了点心,一起端进来,“两位,请慢用!”

    掌柜的抬手,示意他出去。

    小二拿着托盘,朝他们夫妇二人点点头,这才离开。

    掌柜的笑眯眯的看向宋暖,“温夫人,可以了。”

    “掌柜的,你还没说想要什么菜系的食谱呢?南方的,还是北方的,你得给我一句准话啊。”

    “温夫人咱们这里不偏南也不偏北,居中。这里的人喜欢吃什么,口味如何,相信温夫人也知的。”

    “就按这里的口味?”宋暖问。

    掌柜的点头,“行的!不过,刚才的那四道菜,一定也要加上。”掌柜的一直记得唐乔很喜欢那四道菜。

    宋暖听后,心里直摇头。

    这个掌柜的脑袋瓜不好使啊,怪不得这酒楼都快要倒闭了。

    宋暖叹了一口气,抬头看向掌柜的,“掌柜的,几道菜中,食材都不易找。如果你们能保证以后我抓的蛇,摘的猴头菇都收的话,那我就免费送你这四个菜谱。”

    “好好好!”掌柜的忙点头,“不过,这价格?”

    “掌柜的,这物以稀为贵,你该知道的。食材不易找,你这价格也可提高,而且因为不定时供应,这更能把菜保持一种神秘感。它能引起食客的思念,那你的生意不就有了吗?”

    宋暖真的摇头了,这掌柜的为什么一点远见都没有?

    这酒楼如果唐乔真转过去了,他会留着掌柜的?宋暖表示,很怀疑!

    “好!就按前面的价。”

    “掌柜的,你这样才像一个决伐果断的掌柜。”宋暖收回目光,看向温崇正,“咱们开始吧。”

    “好!”

    一共是十四个菜谱,宋暖朗朗上口,温崇正提笔如神,很快二人就在掌柜的相送下,出了酒楼大门。

    走在大街上,宋暖好奇的看着古代的集市。

    “暖暖,我们是回去,还是?”

    “我们去一趟布庄,我想扯点布。”宋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唯一的一套衣服,心里就泛酸。

    她不想再借温月如的衣服穿。

    再怎么也得备三套衣服换洗。

    还有,那个也得改良改良,一片布,还真是挡不住她的浪涛汹涌。为了避免尴尬,她都用布绑住了,勒得胸口疼。

    她缠胸时,总会产生怀疑。

    这豆芽身材的小农女怎么那个就发育得这么超前?不过,她也高兴,前世她一马平川,又整天混在男人堆里,可没人把她当女的。

    “好!”

    “走!咱们去一下那里。”宋暖拉着温崇正往前面那家【墨香阁】走去,单看这铺名,也知是卖纸笔墨的。

    温崇正一边跟上,一边问:“暖暖,你是想要识字吗?”

    “我识字啊。”宋暖没松手,进门就是扑鼻而来的墨香,她没有察觉二人的手是十指交握的,“我是给你买些纸回去,笔和墨,家里还有,我都看见了。阿正,想不到你的字那么好看,我……”

    她的话戛然而止,望着前面的几个男子。

    这是冤家路窄啊。

    竟在这里遇上了温晗。

    温崇正抽手。

    宋暖夹紧,不让他抽手。她淡定的移开视线,拉着他直接来到柜台前,低头看着琳琅满目有笔墨。

    “掌柜的,这套墨砚取出来给我们看看。这梅花很配我家相公的气质,凌寒独放的高洁品质,我最是喜欢了。”

    众人愕然。

    温崇正低头看向她的侧颜,眸光绻缱。

    掌柜的站在原地不动,上下打量着他们寒酸的打扮,“姑娘,这套墨砚有点小贵。”

    他含蓄的意有所指。

    宋暖扭头,目光犀利的看了过去,“上面写着价格呢,掌柜的是觉得我不识字,还是怕我们买不起?”

    掌柜的一噎。

    宋暖不等他说话,又道:“二两银,我们给得起。不过,现在我们不想买了,这梅花是高洁的,可这地方……”

    她四下扫看一圈,“我怕浊气太重啊。”

    “你?”掌柜的大声一喝,手指颤颤的指着宋暖,“我看你就是个穷酸鬼,上门看了货买不起,又说一些吹牛的话。”

    温晗一直看着他们。

    倒不是吃醋,而是觉得宋暖从与温崇正成亲后,便像是换了一个人。这会儿的谈吐,也很是不一样。

    刚进门时,她好像说她识字。

    可他记得,宋暖不识字的啊。

    呵呵!真是吹牛了。

    “温兄,温夫人,你们也在这里?”唐乔和杨安从楼上下来,掌柜的立刻笑着迎了上去,“大公子,可是吵到你查账了?”

    大公子,查账?

    这唐乔是这【墨香阁】的东家?

    宋暖松开温崇正的手,夫妻二人齐齐朝他们拱手,“唐公子,杨公子,真是巧啊,咱们又见面了。”

    “缘份啊。”杨安笑着回礼,“我陪阿乔来查账,没想到你们也过来置办东西。”

    宋暖点点头,“本是想置办一些东西的,现在倒没了兴致。两位,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告辞。”

    “告辞!”温崇正拱手,主动的牵起宋暖的手,转身离开。

    温晗的目光,不禁紧随他们而去。

    “两位慢走!”

    唐乔没有留他们,目送他们出了铺门后,他才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一旁的掌柜,“李财,我唐家有教你怎么招待客人吧?”

    李财抹了把额头的汗,心虚的道:“大公子,小的错了,愿意受罚。”

    “罚一个月的月银,如有再犯,你可以收拾东西离开了。”唐乔说完这话,转身上楼。

    杨安连忙跟了上去。

    掌柜的抹着泪,忍不住的嘀咕:“大公子怎么会认两个这么穷酸的人呢?”

    大街上,路人看着他们指指点点,温崇正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二人一直十指紧握。他面上一热,连忙抽出手。

    ------题外话------

    唐乔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