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38章 我们要断绝关系
    宋老大父子几人忙点头,“你先去温家,我们等一下就来。”

    “嗳,放心!我不会让咱爹吃亏的。”吕氏挥挥手,急急的跟了上去。

    围观的人也散了,一个个都急着收拾,准备把东西弄回家,然后去温家瞧瞧热闹。

    “温家老大,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呢?”好事的人跑去提醒温家的人。

    温老大直起腰,一脸疑惑的问:“出什么事了?”

    “快回家去看看吧。”

    “怎么了?”

    “村长带着宋伯上你家了,早上不是你娘扭伤了腰吗?不久前,宋暖又被宋老头给打晕了。崇正找村长主持公道,现在全上你们家去了。”

    温老大一听,连忙拿着禾刀往家跑。

    “你们几个收拾一下,快点回家。”

    李氏也跟着跑,“我也回去。月娥还在家里呢,可不能让别人给误伤了。”说着,一边走一边交待白氏,“老二家的,你把东西收拾一下。”

    “嗳,好的。”白氏没一点脾气,虽然心里也着急,但是她可不敢这么放下东西就回家。

    她家的两个姑娘也在家里呢,希望别出什么事儿。

    白氏叹了一口气,利索的开始收拾。

    温家大门口。

    朱大富与张自强他们碰上面了。

    张自强指了指院门,“大富,先进去给温叔和阿正媳妇看看,其他的事情,晚点再说。”

    朱大富点头,扛着药箱与几人一起进去。

    “二哥。”温月如守在院子里,见他们进来,便道:“祖母,让我去请了朱大夫,她说先给二嫂瞧瞧,人晕迷着,她不放心。”

    温崇正点头,走在前面领路。

    他推开房门,侧身做了个请势,“朱大夫,请!”说着,他看向张自强和宋老头。

    张自强立刻就道:“我们就在外面等着。”

    温崇正点头,对一旁的温月如,道:“月如,你烧点水给村长。”

    “好的,二哥。”

    嘎吱……

    温崇正关上房门,领着朱大富到了床前,“朱大夫,你给暖暖瞧瞧,她额头上的伤口裂开了。那一扁担打中肩膀了,我早前检查过了,乌青一片,还肿起来了。大夫等一下给我们开一些药吧。”

    朱大富点头,放下药箱给宋暖检查。

    他伸手去拆开白布,手刚碰到宋暖的额头,他立刻就缩回手,眉头紧皱,“这……”

    “朱大夫,暖暖怎么样了?”

    “她……”朱大富也顾不上伤口,连忙坐下来帮宋暖抚脉,过了一会儿,他松开手,“她高热。”

    朱大富起身,一脸凝重的拆开白布,白布下,额头红肿一片,尤其是伤口的位置。

    这是……伤势严重了。

    “朱大夫,暖暖到底怎么样了?”温崇正瞧着宋暖满面通红,双目紧闭的样子,不禁着急起来。

    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真的严重了?

    他越想越慌,追问:“朱大夫,你得救救暖暖。”

    朱大富取出一瓶药酒,轻叹了一口气,“我回去给你抓药过来吧,她这个伤口严重了。现在又高热,如果今晚退不了热,我担心她……”

    “她会怎样?”

    “唉……这一关,看她自己的造化了。”朱大富放下药酒,收拾一下,扛着药箱就出去了。

    身后,温崇正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手紧紧的握住宋暖的手,“暖暖,你说过的话,你不能忘记了!我还在呢,你怎么能丢下我呢?”

    耳边传来关门声,紧握着的手动了一下。

    温崇正焦急看过去。

    “嘘!”宋暖轻嘘了一声,用唇语说话,“我没事!按计行事!”

    温崇正蹙眉,不太相信。

    宋暖拉着他的手往被子里摸去,温崇正眼睛亮了一下,轻轻点头,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人怎么就不行了?朱大夫,你诊清楚了吗?”宋老头听到朱大富的话后,人都懵了,“那宋暖与你有仇呢,你还帮她一起骗我不成?”

    闻言,朱大富火了。

    “宋叔,你还讲不讲道理了?我实话实说也不对了?我与宋暖可没仇,只是她欠了我的药钱而已。”

    “我被她砸到差点岔气,现在人不好好的。她怎么比我还严重了呢?”宋老头想不明白。

    那一扁担也没打实,而且那丫头还砸在他身上。

    真有个伤重的人,那也是他啊。

    朱大富瞪了他一眼,“额头上的伤口不仅裂开了,现在又红又肿的,你要是不相信,自己进去看啊。宋叔,这人是被你打的,真要今晚就没了,你说会怎样?”

    “宋老头,我与你拼了……”温崇正举着条凳从里面跑出来,双目欲裂的样子很是吓人。

    宋老头吓了一跳,忙退后。

    张自强连忙拦在中间,伸手去夺温崇正手中的条凳,“崇正,你冷静一些,现在该想法诊好宋暖。”

    “朱大夫说了,过不过得了今晚,全看她的造化了。”温崇正松开,身子一歪跌坐在地上,眸中含泪,怒指着宋老头,“村长,这世上有这样的祖父吗?那是一条人命啊。他口口声声说宋家没有宋暖那样的孙女,可宋暖有他这样的祖父,这才是不幸!”

    宋老头见温崇正这么伤心,这会儿也心慌了,“朱大夫,人……人真的不行了?”

    朱大富瞪了他一眼,“你当是吓人的吗?不信自己去看,人烧得像个火炉似的。”

    “月如,你带朱大夫去给祖母诊诊,你二嫂的事,先不要跟祖母说,省得她担心坏了。”温崇正交待一旁的温月如,又看向张自强,那满脸悲愤的样子,让人于心不忍。

    温月如抹了抹眼泪,“嗯,我知道了。朱大夫,请跟我来。”

    “好!”朱大富点点头。

    张自强跺跺脚,“瞧瞧,这都闹了些什么事啊?这两家人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我无所谓,反正活不久。”温崇正恶狠狠的瞪着宋老头,“但我一定会拉着他们一起赴黄泉。”

    “崇正,你先别说过激的话,人这不……”

    “过激?”温崇正笑了一声,泪水却是滑落下来,“村长,这事是发生在我身上。”

    闻言,张自强一脸尴尬。

    他的确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这事设身处境,谁也受不了。

    “那你说,你想怎么处理这事?”

    “不管如何这药钱,宋家得出,除了药钱,他们还要付五两银的调养身子费用。”温崇正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宋老头的鼻子,“这种人不配做暖暖祖父,我们要与他断绝关系。”

    “你做梦!”吕氏从外面跑进来,“我们一个铜钱都不会给!”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晚更了,白天陪孩子外出了。

    明天,我中午更新。

    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