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让她进来。”宋暖用唇语交待他,“等一下看她耍什么花招?如果她敢有什么不轨的行为,你收拾她!”

    温崇正点点头。

    这个时候,如果不让她进来,她会更加怀疑。

    干脆让她彻底歇了,不再作妖。

    “来了!”温崇正拉开门,面露不悦,冷着脸问道:“大晚上的,你不睡觉,你来做什么?祖母晚上不都安排好了吗?明天你和月初都去田里收稻,如果不去,祖母就轰你们出门。”

    温家有几个不干活的人,李氏母女和温月初。温晗在镇上书院里,除了回家要银子,平时根本就不回来。

    温老太扭伤了腰,宋暖伤着,田里的稻还有一半没收。现在劳力急缺,温老太晚上就撂下狠话,不去田去做事的,全部滚出家门。

    温月娥闻言,红了眼眶,“二哥,祖母让我煮蛋花汤,说是让二哥温着,等二嫂醒来喝。”

    她说着,偏过头看向床那边。

    “二哥,二嫂醒了吗?”

    温崇正听着她一口一个二嫂,心里更笃定她心思不纯。

    平时水火不相融的两个人,而且温月娥最恨的应该是宋暖是她二嫂的身份。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进来吧。”温崇正侧开身子。

    温月娥喜出望外,脆应一声,连忙端着蛋花汤走到床前,她将碗搁在一旁,仔细的观察着宋暖的样子。

    尤其是宋暖的睫毛,她紧紧盯着,生怕自己错过宋暖睫毛轻动的一幕。

    眼睛都睁酸了,床上的人一点破绽都没有。

    “二哥,你扶二嫂起来吧,我们一起喂蛋花汤给她喝。祖母说,人虽然晕迷了,但不能滴水不进。这种蛋花汤能给她喂进去。”

    她端过碗,笑着一脸灿烂。

    温崇正瞥了她手里的碗一眼,眸底闪过一丝狠戾。他移目看向她的脸,只觉她的笑容很刺目。

    “温月娥,暖暖不省人事,你很高兴?”

    “呃?”温月娥连忙敛起笑容,“二哥,不是那样的,我也很担心二嫂,所以才煮了蛋花汤过来。”

    “别装了,你的笑,已经出卖了你。”温崇正伸手去端她手中的碗,温月娥发觉,连忙避开。

    碗口倾斜,一碗滚烫的蛋花汤朝床上的人儿泼去。

    温月娥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随即她就笑不出来了,“啊……”她脚一崴,身子往床上扑去,滚烫的蛋花汤全部泼在她背上。

    “啊……好烫!”

    温月娥从宋暖身上爬起来,背上一股炙热,火辣辣的痛着。她着急就伸手去扯衣服,“痛!好烫!”

    “温月娥,你要做什么?”温崇正大喝一声,目露寒光,“你还知羞耻吗?”

    “二哥,我?”温月娥的手僵住了,“这衣服贴着,我很痛。”

    匆忙下,她本没多想的。

    可刚才被温崇正一喝,她倒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她如果衣整不齐的站在这屋里,那大伙该怎么想?

    “滚出去!”温崇正冷着脸,扯着她的衣袖,将她往外拉,“别逼我丢你出去!”

    “二哥。”

    “出去!”

    “出什么事了?”家里人听到动静走披着衣服过来,李氏看着温月娥狼狈的样子,又心疼又心急,“月娥,你这是怎么了?”

    “娘,我疼。”

    “这……这怎么了?”

    温崇正将温月娥推进李氏的怀里,“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也想问问她,为什么在我屋里拿蛋花汤自己泼自己?她说祖母让她煮碗蛋花汤过来给暖暖,然后我就让她进来,可她端着汤往自己身上泼,又扯衣……”

    话,他都不用说完整了。

    “二哥,我?”温月娥臊红了脸。

    温崇正又道:“大伯娘,我已经一脚踏进鬼门关的人,没什么可被人贪念的……”

    “够了!”李氏大喝一声,“你闭嘴!没有那样的事,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那事就不可能。你……”

    李氏说着顿了顿,上下打量他一圈,啧啧几声,“你也有自知之明,我都不想再埋汰你了。”

    砰!

    温崇正关上门,“如此甚好,她再敢进我屋,我不会再客气!”

    “呸!”李氏朝房门呸了一口,“还当自己是什么香饽饽了,真是不要脸。不过就是老爷子不知从哪抱回来的小野种罢了。月娥,我们走!”

    “娘,我?”

    “再不走,我明天就给你找婆家。”李氏撂下狠话。

    温月娥缩缩脖子,立刻跟着李氏回屋。

    温月如搓着双手,担心极了,试着唤了一声,“二哥,我二嫂她……没事吧?”

    “走!你也回屋。”白氏见李氏扭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心下一惊,连忙拉着她离开。

    “娘,我还……”

    “走!回屋!你别惹祸,回头让人给欺负了,我也帮……”

    “你倒是能帮啊?”温月初倚一旁房门上,一脸鄙夷的看着白氏,“你要是敢在她跟前放一个屁,我也敬你是个英雄。”

    “月初……”白氏一脸窘迫。

    砰!温月初关上房门。

    白氏低头叹了一声,“走吧,我们回屋。”

    温月如扭头看了一眼,不敢忤逆白氏,只能跟着她走。回到屋里,白氏立刻就交待她,“月如,你以后别与阿正夫妇太亲近了,别给娘和你大姐惹麻烦。”

    “为什么?”

    “你大伯娘是善茬吗?我们惹得起吗?她跟阿正夫妇有仇,你却去跟他们亲近,这不摆明了与你大伯娘为敌吗?”

    “娘,哪有这么严重?”

    “反正,就是不许,你听我的,错不了!”

    温月如不依,摇头。

    白氏抹了抹眼角,“连你都不听我的了,那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盼头?我不如去死,我现在就去……”

    “娘!你别这样,我听你的就是了。”温月如连忙抱住要撞墙的白氏。

    白氏捂着脸哭。

    不知是因为在这个家里的地位,还是因为温月初,反正就是哭得很可怜。

    温月如一向孝顺,见她这样,更不敢再跟她讲道理了。

    那边屋里,宋暖气呼呼的坐起来,“果然是没安好心啊,如果不是你一直注意着她,那一碗热汤就泼我脸上了。”

    “有我在,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温崇正坐下来,握紧了她的手。

    宋暖用力抽回手,怒瞪着他,“温崇正,你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不准有任何的花花肠子,如果让我知晓,你就剪了你。”

    闻言,温崇正哭笑不得。

    ------题外话------

    暖暖:如果敢有花花肠子,我就剪了你。

    阿正:剪了我?

    暖暖:对!我剪!

    阿正:哪里?

    暖暖:剪那里!

    阿正笑:要不剪手指吧,那里剪了你得守活寡了。这么残忍的事情,我怎么能对你做呢?

    暖暖:温崇正,五姑娘陪着你爱着你,你怎么能这么对她?果然,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

    阿正急:暖暖,我只你,只爱你,我不爱五姑娘!

    暖暖白他一眼:男人,果然,拨那个无情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