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外面,温月如应道:“那我去端饭菜了,二哥,二嫂,你们早点过去。”

    温老太卧床养伤,李氏他们可不会等人齐才开饭。

    “好的,我们马上就来。”温崇正起身,“暖暖,你先等一下,我去给你端盆水进来。”

    “我的样子很糟糕?”

    “不是,不过从深林里下来,你还是梳洗一下吧。”温崇正说着,便拿着木盆出去了。

    宋暖挠挠头,从衣柜里取出镜子和梳子,散发重新梳理。虽然她不是爱臭美的人,但是家里连个镜子都没有,很是不方便。

    那天去镇上,她拉着温崇正买了一个镜子回来。

    她简单的把头发拢到一边,打了一条偏麻花辫,再用头绳一绑,算是了事。

    镜子里的小脸蛋,黑瘦黑瘦的,凑近还能看到眼角散布着几个雀斑。真的不好看,像个营养不良的小豆芽。

    不过,这小豆芽的上身特征发育得不错,挺有料的。

    目测,接近C了。

    她打量着镜中的自己,直皱眉头,本就不出色的脸蛋,额头上还有一条那么长的伤疤。

    丑丑丑!

    她这个颜控有些受不了了。

    不行!

    她要改造一下自己,一白遮百丑,她首先要美白,去疤,再除雀斑。脸上改造好了之后,她再好好拾掇拾掇自己。

    三分人才七分打扮。

    她才不信自己一个从时尚现代来的人,还能被古人比了下去。

    “暖暖,过来洗把脸。”

    “哦,好。”宋暖走了过去,接过温崇正递过来的帕子,洗了脸后,看着他,问:“阿正,我是不是长得很丑?又黑又瘦,脸上还有雀斑,现在额头上还有伤疤。”

    温崇正怔愣了下,摇头,“不丑!相由心生,我家娘子最最是好看了。那些凡夫俗子又怎么懂这种美呢?”

    “黄婆卖瓜。”

    “有何不可?”温崇正很是高兴,“我能卖,说明这瓜是我的,是我的,这个真让人高兴啊。”

    “真能掰!”宋暖笑笑。

    温崇正接过她手中的帕子,搓了几下,拧干晾在架子上。

    “走吧!我们去吃饭,再晚一点,估计连菜汤都不给咱们留了。”

    “好!”

    温崇正朝她伸出手。

    宋暖不懂,问:“怎么了?”

    “让我牵着你的手。”

    “为什么?”

    不就去吃个饭,牵手做什么?

    温崇正淡淡一笑,“有时,你越好,别有心机的人才会越不好。”说完,他不等她伸手过来,直接牵过她的手,“走吧。”

    他走在前头,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扬。

    宋暖跟着后面,不时的看向二人紧握的双手。

    堂屋里,破天荒的,所有的人都在等他们的到来。宋暖不禁有些‘受宠若惊’,当然,没有宠只有惊。

    这么反常,不会又作妖吧?

    众人齐唰唰的看向他们紧握的双手,神色各异,有温晗的不屑,有温月娥的妒忌,有其他人的探究,更有温月如真心的高兴。

    温老大朝他们点点头,“过来坐着吃饭吧,就等你们二人了。说起来,自从阿正媳妇嫁过来后,我们一家人还没有这么整齐的围坐在一起吃饭。”

    “暖暖,坐!”

    桌前,只剩下温晗和温月娥中间的两个位置了。

    也不知这是不是故意留的?

    二人坐下,温老大端饭起筷,扫了众人一眼,道:“吃饭!”

    众人点头。

    今晚比平时多了两道菜。

    白菜,炒得太烂了。

    鸡蛋炒韭菜,炒老了。

    腊肉炒干豆角,干豆角没有泡开,又硬又没味,腊肉估计是太肥了,被榨成了油渣。

    这应该是因为温晗回来了,特意加餐了,不过,真的不好吃。

    李氏夹了箸鸡蛋给温晗,“阿晗,多吃一些,这是娘今天特意为你煮的。瞧瞧你,在书院读书辛苦了,整个人都瘦了。”

    原来是李氏炒的菜。

    怪不得这么差劲。

    温月如炒的都比她做的好吃。

    饭和红薯一块蒸的,饭粒少,红薯多。宋暖不喜欢吃这种,感觉味道怪怪的。饭是甜的,菜是咸的。

    不喜欢!

    她朝众人碗里扫看一眼,发现就她和三房的几人碗里最多红薯。

    温晗碗里全是白米饭,连块红薯碎都看不见。

    这还真是李氏的做事风格。

    突然,手里的碗被人取走,随即又塞上一碗。宋暖低头朝碗里看了一眼,又看向温崇正,不解。

    “吃吧!我喜欢吃红薯。”说完他取了个空碗,把碗里的红薯夹出来,剩下的米饭倒进宋暖碗里,“多吃一点,你太瘦了。”

    “我……”

    “吃吧!长胖一点,以后好生养。”温崇正又给她夹了一箸菜,然后他自己夹也一箸鸡蛋炒韭菜。

    他将为数不多的鸡蛋捋给她,一边夹过去,一边道:“鸡蛋你吃,补补身子。这个韭菜,你吃不合适,我吃正好。”

    韭菜,她吃不合适,他吃正好。

    这是什么意思?

    温崇正捋完鸡蛋后,凑近她耳边,以二人才能听清的声音,道:“韭菜补阳。”

    轰……宋暖的脸唰的一下,火烧火燎起来。

    老司机啊,这个也懂。

    他们夫妇二人,一个嘴角含笑,满目温柔,一个满脸霞光,含羞带涩。看在旁人的眼里,这是夫妇情深,感情甜蜜。

    温月娥暗暗磨牙。

    温晗目露冷光,伸筷去夹韭菜,还没夹起来,就听到一旁的温崇正凑到他耳边,道:“韭菜补肾,你未娶妻,不用补。我夜里劳累,得多吃一些。”

    温晗下意识的收回筷子。

    温崇正笑着把整盘韭菜炒鸡蛋端到自己面前,一边把捋鸡蛋,一边道:“大哥,谢谢你的体贴!”

    温晗咬牙,垂眸看着他的筷子在菜里翻来翻去,顿时没了食欲。他冷着声,怼了回去,“不用!你先天不足,得补,你多吃一些。”

    你丫的才先天不足。

    宋暖一下子就听懂了他含沙射影的话。

    心中不悦。

    必怼之。

    她笑眯眯的看着温崇正,一脸温柔,“阿正,你最好了!我不会嫌弃你的。人啊缺啥少啥都没事,别五行德缺就行。别是人模狗样的爱趴桌,乱犬乱吠,丢人现眼。”

    爱趴桌?

    温月初瞥了温晗一眼,抿唇笑了。

    昨晚有人趴桌了,那样子还真是人模狗样。

    噗……这个宋二丫有点意思。昨晚在外面的人不会就是她吧?温月初又看向宋暖,若有所思。

    ------题外话------

    今天没有第二更了,姨妈痛了两天,真心的顶不住了。

    明天出PK结果,我到时再题外告诉大家。

    爱你们哟。

    周末愉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