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67章 这声音,有杀伤力
    “……”宋暖没理她,而是冲着淡定坐在桌前看书的温崇正,道:“阿正,真的要吓死人了,我还以为见到鬼了呢?”

    她的声音又娇又嗲,故意让外面的人不痛快。

    温崇正不由的直起腰,暗暗抖了抖。

    这声音,有杀伤力。

    他骨头都要酥掉了。

    “我听着声音很熟悉,不是鬼!”

    “哦。”

    砰砰砰!

    李氏不死心,继续用力拍门,“宋二丫,你出来,我有事要问你。”这会儿,李氏终于发觉不对劲了。

    为什么宋暖和温崇正没事呢?

    “干什么?”宋暖拉开房门,面色不善,“大晚上的,装鬼吓谁呢?”

    李氏这次聪明了,直接把门给堵住了,“为什么你们没事?”

    “你们都问一样的问题,难道不觉得无聊吗?”宋暖看了她惨不忍睹的脸一眼,只觉辣眼睛,“还是那个答案,因为,我们不蠢!”

    “你?”

    “你什么你啊,没那金钢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宋暖瞪了她一眼,“我们涂了止痒的药呗。”

    身后桌前,温崇正嘴角抽了下。

    原来,套在这里呢。

    闻言,李氏恍然大悟,“你们涂了止痒的药?”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一点事都没有。

    宋暖点头。

    李氏痒得难忍,这会儿腆着脸厚着皮,问:“那给我一些吧。我们都痒得难受。”

    “不给!”

    “你?”

    “你要的话,麻烦用钱买。”

    “我们是一家人。”李氏一听她说要钱,气得嘴都歪了,“哪有一家人都事事清算的?”

    “早前我们都签了字据的,除了每年需给祖母的银两,其他收入支出各房自己管自己。我这止痒药是打算拿去卖的,所以,你要,必须得拿银子来买。”

    宋暖的态度强硬,李氏越生气,她越暗爽。

    “呸——谁稀罕?”李氏转身走人,一路骂骂咧咧的回屋。温老大怕惹得温老太生气,便劝哄:“媳妇,你别生气了。她不愿给,咱们不要便是。你要是痒得难受,我上朱大富那儿给你买点药。”

    “你钱多了是吗?”李氏一听,朝他怒吼。

    温老大被骂,缩了缩脖子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温月如在院子里叫开饭。

    吃饭时,李氏拉着脸,专门与宋暖作对,宋暖想去夹什么菜,她就用筷子碰落。

    宋暖也不与她计较,你来我往,最后,桌上的两盆菜,没人敢吃了。

    晚上,宋暖提了半桶开水进屋,将下午挖的黄芩泡在开水中焖两刻钟,再取出摊开在簸箕里,晾凉,切片。

    一天的量,他们切到半夜才切完。

    望着三大簸箕的黄芩,宋暖累并快乐着。

    她捧起黄芩,深吸了一口气。

    草药味,让她有了一种归属感。

    那厢,李氏感觉自己全身都痒,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听着耳边的鼾声,心里越来越烦,她爬坐起来,伸手捏住温老大的鼻子。

    睡睡睡,他怎么只知道睡呢?

    没一会儿,温老大就被憋醒,“呼呼呼……媳妇,你这是要做什么呢?大半夜的,你不让人睡觉。”

    “睡睡睡,你是猪啊?全身都痒,你怎么睡得着?”

    “睡着了就不痒了。”温老大长叹一口气,“你这是越想越痒。”

    “可我睡不着啊。”李氏崩溃。

    温老大抱紧她,轻拍着她的后背,“闭上眼睛,什么都别想,等一下就睡着了。如果你实在痒得难受,我就去找阿正媳妇买一点药。”

    “不许!”

    “可你不是痒得难受吗?”

    “她别想挣我的一个子,没门!”李氏吼道。

    “行行行!夜深了,咱们睡觉。”

    “可我睡不着……”

    “那我用别的办法分散一下你的精力。”温老大猥琐的低笑几声,翻身压住李氏。

    李氏半推半就,两人不一会儿就紧缠在一起。

    老驴推破磨,速度跟不上,总是半吊着。

    李氏闷哼一声,心有不满,感觉身上更痒了。她用力往温老大肩膀上抓去,夜暗中浮现淡淡的血腥味。

    温老大身上痒,被这么一抓,有种越抓越痒,越痛越过瘾的感觉。他急吼吼的推磨,“媳妇,抓重一点。”

    他也学着用抓痒的方式取悦李氏。

    这一晚,两人都伤痕累累,最后累瘫,直接睡着,倒是没有再被痒痒折磨。只是第二天醒来后,两人看着对方都吓了一大跳。

    除了脸上,他们身上哪还有一块好肉?

    温老大吓坏了,瞒着李氏,偷偷找宋暖买了一些止痒药。只跟李氏说是向朱大富问了几味草药,自己采药捶的。

    这药果然见效,只抹了一天,便消了红肿,第三天伤痕就开始结痂了。

    温老太服用了宋暖的药,又有宋暖每日帮她推按,一天比一天有好转。这天是圩日,宋暖和温崇正背着这些天收获的黄芩去镇上。

    距离袁掌柜说的半个月,只有几天了。

    他们也该给点回应了。

    果然,他们没有猜错,袁掌柜早早就派了小二在镇口等他们。小二还是上次与他们有过不悦的那人。

    小二看见他们就跑过去,松了一口气的道:“温公子,温夫人,你们可算是来了。”

    “小二哥,你有事?”温崇正问。

    小二面色一僵,尴尬的朝他们拱拱手,“两位,以前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多多见谅。实不相瞒,自我们掌柜从贵村回来,便让我每天都在这里等候两位。”

    温崇正扭头看向宋暖,“暖暖,你的意思?”

    他故意这么一问,便是要告诉小二,他做不了主,他听媳妇的。

    小二一脸期盼的看向宋暖,“温夫人,我们酒楼已经重新装横好了,只等夫人前去。”

    “小二哥,我们夫妇要先去一趟药馆,晚一点,我们会去酒楼找袁掌柜。你先回去吧。”

    宋暖没有多加为难。

    今天来镇上,她也是来谈生意的。

    有钱不挣,这不是她。

    闻言,小二松了一口气,笑容灿烂的道:“多谢温夫人,我这就回去告诉我们掌柜,今天,我们少东家也在。”

    “行!”

    小二看着他们挑着不少东西,忙道:“公子,夫人,我这有马车,不如让我送两位一趟吧。”

    宋暖点头,“行!”

    这一路,他们都走累了。

    小二忙跑去把马车驾过来,勤快的帮着把东西放上去,然后带着他们前往【君安药馆】。

    一直跟在他们后的温老大夫妇见状,不禁面面相觑。

    李氏皱眉:“当家的,这病死鬼怎么还有马车来接?”

    ------题外话------

    祝天下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今天大妞妞给母上过节,晚上才回到家,所以更新晚了,请见谅!

    大妞妞今天也收到家里两个小宝贝亲手制作的卡片了,好暖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