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温夫人,不要跟这种妇人一般见识。”杨安拦下宋暖,朝自己的药馆门口看了一眼,立刻有十几人围了上来。

    温老大夫妇被围在中间。

    明掌柜带人把他们的东西挑了出来。

    杨安转身,看向驻足围观的众人,道:“各位,我们杨家之所以能长久的做药材生意,靠的就是诚信。今天有人挑来四大袋草根,我们好言相劝,却被恶言相对。现在还要在我的药馆门口打闹,试问一下,对于这种人,我们是不是该找官府的人过来?”

    温老大夫妇听了,气得浑身颤抖。

    李氏气不过,不管不顾的指着外围的宋暖,骂:“宋二丫,你个不要脸的黑心肝,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我们家退亲是退对了,瞧你多大的本事啊,勾人都勾到镇上来了。你一个屁都不懂的小丫片子,你怎么让这些公子哥都为你撑腰的?说到底,就是病死鬼满足不了你,你就是个人尽可……”

    啪啪啪!

    宋暖抢在温崇正前面冲进人群,甩手就给了李氏三个耳光。热闹的现场突然一片寂静,众人齐齐看着宋暖。

    后面的两道巴掌声,衬托得尤为响亮。

    宋暖拍拍手灰,轻轻吹了吹,“脸皮太厚,皮肤太油,我的手又疼又脏,真的……啧啧啧……”

    “噗……”众人回神,噗嗤一声,全都忍不住的笑了。

    李氏捂着被打红的脸,这才从笑声中回过神来,她嗷嗷叫着扑上宋暖,两人不可避免的滚在地上。

    嗬!

    两人滚动得很快,众人只看到两人在撕打,却看不清谁打谁?不少人默契让开一条道,任由她们在地上翻滚。

    宋暖的腰上被石头烙了下,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她停下来,奋力跨坐在李氏的肚子上,将李氏的手反扣在头顶,另一只手则掐住李氏的嘴角,“我今天撕了你这张臭嘴,看你还敢不敢满嘴喷粪?谁勾人?温晗吗?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要不要我将他那些臭事当众说出来?正好今天就在镇上,要不要一起去书院找他对质?”

    “敢说我家阿正是病死鬼?我让你现在就变成短命鬼。臭嘴一张,你倒是什么马屎牛粪都吐得出来,有你这种做人长辈的吗?欺负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些事,人做天看,我等着看你一家黑心肝被天收了。”

    众人愣愣的看着她发威,李氏想反抗,被却被宋暖压制得无力反抗。她的短肥腿在后面不停的蹬,可太短了,怎么也踢不到宋暖。

    反倒把自己累到没了力气!

    李氏想哭喊,可嘴角被人掐扯着,她只能咿咿呀呀的。

    杨安也看傻眼了,这么彪悍的小妇人,他还是第一回看到。虽然她现在一身狼狈,头发也散落了一些,但是她那双秋眸因为愤怒而变得更加明亮,不出色的小脸蛋也因为生气而泛红。

    杨安觉得这样的宋暖瞬间变得很美,让人有点移不开双眼。

    这些年,他走南闯北的,什么样的女子都见过,就是没有见过宋暖这种。自信,自立,自强,护短,粗暴,有时略腹黑,偶尔还幽默,在陌生人面前,落落大方,处世不惊。

    温老大上前,“阿正媳妇,你先松手行不行?我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你们会好好说话吗?”宋暖一眼瞪了过去,“除了欺负人,打人,骂人,你们还会什么?自己偷偷跟着我去挖草药,你们自己挖错了,还反过来抹黑我。你们这是人做的事吗?”

    宋暖说着,突然就哭了起来。

    断断续续的指控。

    路人听着,大概也听清楚了。

    原来就是一对不要脸的夫妇,先是纵容儿子退亲,再在别人成亲时打伤别人,然后就是隔三岔五的打骂。

    现在自己没理,反而怪人。

    刚才李氏骂的那些话,大伙都听见了,自然也隐隐知道李氏有多坏了。

    一时,路人纷纷指责温老大夫妇。

    一进,路人纷纷同情宋暖夫妇,不停的劝慰着。

    人就是这样,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总喜欢用同情别人的苦来衬托自己的高大。

    “好姑娘,你先起来吧。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这样。”

    “对啊,姑娘,你这样子,反而让不知情人以为你真打她了。”

    “起来吧,姑娘。”

    “可怜的姑娘啊,竟被人这样欺负。”

    “这对夫妇真是黑心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他们也不怕遭报应。”

    众人指指点点,温老大涨红着脸,臊到想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他挪步到温崇正身旁,哀求:“阿正,劝劝你媳妇吧,这大庭广众之下,她们两个女的这样子,实在是……实在是有失颜面啊。你……你也不想让你祖母在这个镇上被人笑话,是吧?”

    温崇正的软肋是温老太和宋暖,温老大抓得很准,这一席话触动了他刚硬的心。

    温崇正弯腰去扶宋暖,“媳妇儿,起来吧!”

    宋暖低头,居高临下的睨着李氏,如同女王般气场大开,冷冷的掀唇,“今日便看在祖母的份上,我留着你的臭嘴,再有下次,你就没这机会了。”

    说完,她松手,借着温崇正的力,站了起来。

    温崇正弯腰帮她拍去身上的灰土,捋好头上的散发,一脸心疼的道:“以后,这种粗活,还是让我来吧。如果连自己的媳妇儿都护不了,我还要这所谓名声做什么?不就打一个嘴臭的妇人吗?我打了便打了。我媳妇儿才是最重要的,面子算什么?”

    宋暖抿唇笑了笑,“行!下回交给你。”

    “媳妇儿真乖!”温崇正在众目睽睽之下牵起她的手,温柔的道:“公道自在人心,走吧!我们去忙正事。”

    “好!”

    温崇正忘记了遗下的竹篓和布袋,也忘记了酒楼小二和马车,直接牵着宋暖前往酒楼。

    杨安看着他们的背影,又看了温老大夫妇一眼。

    “明叔,这里交给你了。如果他们再闹,便送官吧。”

    “是,大公子。”

    杨安骤步追去,走了不远,他又返了回来,帮忙带上竹篓和布袋,再次急追上去。

    明掌柜望着那个骤步如飞,手拿竹篓布袋的男子,不禁愕然。

    这是他家的大公子吗?

    他深知杨安的性子,外暖内冷,看着脾气好,可事实并非如此。杨安做事十分原则性,心高气傲。

    温氏夫妇能让他这般,这实在是第一回啊。

    明掌柜心想,以后万万不能得罪了大公子的朋友。

    ------题外话------

    推荐好友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坑品保证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