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崔氏说不出来,便使泼将宋暖手中的东西打在地上,“你把黄芩还我便是,你拿这两样破东西来问我做什么?”

    宋暖并不恼,“我已经把黄芩卖了。不过,你连黄芩都认不出,你又说什么大话呢?你说是你的,那拿出证据来。”

    “要什么证据?在这村里还有旁人会医术懂草药?”

    “当然有。”

    “谁?你倒是叫出来给我瞧瞧啊?”

    “我也懂草药,我家阿正,也懂药理。”宋暖看向紧闭的房门,暗叹一声。现在只能把温崇正叫出来了。

    “温崇正?”崔氏突然捂着嘴笑了,“他如果懂草药,那还会病成那样?这些年还要欠我家的药钱?”

    “阿正懂草药,并不晓医术,不能自医,这不是很正常吗?”宋暖上下打量着她,“倒是你,你口口声声说自己种的东西,你却认不出,你是不是在撒谎,谁都能分晓。”

    崔氏面色一僵,“那后山的黄芩就是我家大富种的。”

    “后山是你朱家的吗?”宋暖再次发问:“如果你家要种黄芩,为什么不种在自己的山头上?”

    “这要你管?”崔氏反问。

    “我管不了,不过,能管这事的人来了。”宋暖看向院门口,唤了一声,“村长,又要给你添麻烦了。”

    张自强颔首,沉着脸进来,“嗯,听闻你们在争执,所以过来听听。”

    他身后还跟着六个有德望的人。

    崔氏看着最后进来的朱大富,一脸愕然,可她随即就反应过来。崔氏哭唧唧的跑过来,拉着朱大富的手,哭诉:“大富,你来了正好。这宋暖挖了你在后山种了几年的黄芩,非但不认账,还已经将黄芩卖出去了。”

    朱大富本是什么都不知情,只听说崔氏来温家找宋暖,两人吵闹了起来。现在一听,倒有些明白了。

    昨天李氏来过他们家里,怕是李氏撺掇着自家媳妇来找晦气的。

    黄芩,他知道,但不会泡制,平时要得也少,所以他并没有采挖。现在得知宋暖懂得这些自己不会的,他心底有些慌。

    深怕宋暖动摇了他这个村中唯一大夫的位置。

    他虽然医术很低,但是偶尔治个小病还是会的。正凭这一点,他们一家在村里才倍受尊敬的。

    他不许别人动摇了自己的地位。

    “大富啊,你快跟村长说清楚,咱们的东西可不能白白让人给挖去了。”崔氏提醒,悄悄掐了他一下。

    众人齐齐朝朱大富夫妇看去。

    朱大富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落在宋暖身上。

    宋暖一脸淡然,落落大方的任他打量。

    嘎吱……

    温崇正开门出来,还打了个呵欠,他走到张自强面前,拱拱手,道:“村长。”

    张自强点头,“阿正啊,你家发生的事,你知道了吗?”

    “什么事?”温崇正看向宋暖,“暖暖,出什么事了?”

    宋暖将崔氏上门打茬的事,一五一十说给众人听。末了,她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

    “朱大夫,她说你在后山种了几年的黄芩了,她偶尔会帮你打理,可她却认不出黄芩长什么样子?开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籽?是以种子播种,还是根部移植,还是插杆?几年份的最好,如何泡制,怎么晒?她全然说不出来,这谎话未免也太假了吧?”

    朱大富硬着头皮,应道:“的确是我种的。只因为这黄芩得种在荒地里,所以我才将它种在后山。”

    “哪一年种的?”

    “三年前。”

    “如何一个栽种法?”

    “以种子播种。”

    “怎么泡制黄芩?这些年你们可曾有采挖过?又或是有村民见你们栽种,采挖,泡制?”

    “……”面对宋暖咄咄逼人的发问,朱大富答不上来了,“真是笑话,我会这么傻的告诉你怎么泡制吗?”

    闻言,宋暖勾唇笑了。

    “我们的黄芩并不全是在后山采挖的,其他地方也挖了。我就问一句,这村里四周的山头上,你都种了吗?”

    朱大富:“这东西的种子随风吹了出去,在别的地方生根发芽,这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我们后山挖的,也未必全是你种的吧?也是有种子自己生长的。”宋暖接下他的话,“那些黄芩有不少空心的,说明年份不止三年。不知道朱大夫怎么解释?”

    “这……”

    “答不出来了?”

    “我们三年前种的,这并不是第一茬,之前还有种,许是有一些未采挖到的,所以年份久了,也就空心了。”

    宋暖不理他,看向张自强,“村长,后山是公山吧?”

    张自强点头,“是!”

    宋暖又问:“公山上的东西不归私人吧?”

    张自强再点头,“不归。”

    “怎么不归了?我家种的草药就得归我们。在这个村里,除了我家大富,谁还懂草药,谁会医术?”

    崔氏急吼吼的道。

    “我也懂草药。那是不是这村里四周山上的草药都是我种的?同理,你会怀孕奶娃,那是不是全村的孩子都是你生的?”沉默许久的温崇正,一出声就语不惊人誓不罢休。

    崔氏的表情当属五彩缤纷了。

    “温崇正,你……”

    “我只是问了一个同道理的问题。”温崇正立刻堵了回去,“讲道理,不是只有你会。”

    在场其他几人突然想笑,尤其是看着朱大富和崔氏的表情。

    温崇正怼完崔氏,又扫看惊讶的众人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朱大富身上,“朱大夫,或许咱们可以当着村长的面,彼此交流一下药理?”

    朱大富蹙眉,“你懂药理?”

    温崇正撩唇淡笑,“久病成医!虽我不懂医术,但我读过不少医书,药理和病症都知道一些。”

    “村长?”朱大富看向张自强,“那些黄芩的确是我种下的。”

    事已至此,他不得不牢牢咬住黄芩是自己种的。

    张自强轻咳了一声,“阿正,你懂药理?那不妨说着听听,我们听完再定夺此事,也不迟。”

    温崇正点头,“好!”

    他低头看着宋暖,缓缓而道:“我记得我从一本医书上看过一段关肾病的。书上说,肾脏有病,则腹部胀大,胫部浮肿,气喘,咳嗽,身体沉重,睡后出汗,恶风,这是肾实的症状;如果肾虚,就出现胸中疼痛,大腹和小腹疼痛,四肢厥冷,心中不乐。治疗时,取足少阴肾经和足太阳膀胱经的经穴,刺出其血。肾色黑,宜食辛。黄黍,鸡肉,桃,葱皆是辛。”

    他将宋暖当日在【醒味酒楼】说的,一字不差的说出来。

    宋暖一脸惊奇,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这不仅过目不忘,还过耳不忘啊。

    ------题外话------

    “我也懂草药。那是不是这村里四周山上的草药都是我种的?同理,你会怀孕奶娃,那是不是全村的孩子都是你生的?”沉默许久的温崇正,一出声就语不惊人誓不罢休。

    崔氏的表情当属五彩缤纷了。

    天啊噜!阿正,大妞妞的表情也五彩缤纷了。

    同理,同理,同理……

    我脑补了好多同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