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85章 能不能安分一点
    唐乔往他腰间的痒肉上掐了一下,“你就不能让小宋把话说完?”

    杨安吸着气,“你下手能不能轻一点?”

    “那你能不能冷静一下?阿正是小宋的夫君,又不是你夫君,你穷紧张什么啊?听完之后,你报官,也没人拦你。”

    唐乔说着,又狠狠的掐了他一下。

    这小子中邪了,穷操心还不止,他还是瞎的。

    人家正主都不急,他急什么?

    “谁紧张了?我还不是……”杨安别过脸,明明是与宋暖谈话,现在像是变成了他和阿乔吵架了。

    这小子没良心!

    他和宋暖是合作关系,如果宋暖真是那种人,那对谁有影响?

    杨安觉得自己的好心被无视且误解了。

    “你们别为了我们夫妇之间的事吵架,这样子我们会愧疚。”温崇正打断了杨安的话,一脸严肃,“我的身子从小就没好过,说句不怕你们笑话的话,暖暖嫁我是为了冲喜。我从小就知,自己活不过二十二岁,身子也的确是一天比一天不好。”

    杨安与唐乔相视一眼,然后愣愣的看着他。

    还能有这种事?

    温崇正的表情很严肃认真,让听者不得不信。

    他酝酿了一番,又道:“暖暖的医术,我相信。这些日子,我也不是没喝过她上山采的药,不得不说,我的确好了不少。不然,我也没办法这样子陪着她来这里。”

    宋暖听他在解释,自己就懒得说话了。

    这事干脆交给他。

    静静的端杯喝茶。

    “医书有记载,含有剧毒的药与剂量合适的相克药材配在一起,那就不会有对人体造成毒害。亦有记载,以毒攻毒!所以,阿安,暖暖并不是随便开的药方子,医术方面的事,我们不在其域,不懂其妙。”

    温崇正伸手过去,握紧了宋暖的手,扭头看着她,深邃的黑眸中带着浓浓的感情。

    “我相信暖暖!”

    杨安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

    唐乔拍了下他的肩膀,把他吓了一跳,皱眉问:“你干嘛?”

    “我能做什么?我就是告诉你,以后,咱们不用怀疑阿正和小宋。尤其是他们夫妻间的事,我们两个大老粗操什么心啊?”

    唐乔笑了笑,“你瞧瞧他们恩恩爱爱的样子,摆明了是膈应我们。唉……这是欺负咱们两个大光棍啊。”

    杨安将他的手扯了下来,不悦:“你家不是给你安排了亲事吗?你自己悄悄跑到这里来,躲着做什么?不想做大光棍,回家娶妻便是。”

    “你比我大三岁呢,你不娶,我那么早做什么?”唐乔呛他,随即话题岔开,问:“对了,我很好奇,阿正贵庚?”

    “二十。”

    “那就是还有两年?”

    温崇正点头,看着宋暖,道:“现在有了暖暖,我相信她不舍得我只有两年,她会让我再有两个二十年的。”

    六十岁,在这地方,已算是高寿。

    温崇正暗暗想,不是宋暖不舍得他,而是他不舍得她。

    决定娶宋暖时,一心想着阻止前世的悲剧,不曾想过,他会这么快这么深的爱上宋暖。

    爱上这个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宋暖。

    宋暖抿唇笑了。

    唐乔和杨安也跟着笑了。

    厅里怪异的气氛,瞬间就在笑容中散去,不留一点痕迹。杨安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强调会回去与明掌柜说清楚,以后他们去抓药,不会有任何为难。

    傍晚,唐乔派马车送他们回村。

    临行前,还提了一个食盒,“小宋,这里有些点心,还有你中午卤的肉,你带一点回去给温家叔婆尝尝。老人家吃上自家孙媳妇做的美食,一定很高兴。”

    “好!我提着。”宋暖接过食盒,叮嘱:“明天,我们会早点过来的,那泡着黄豆,晚上再换一次水,然后等我过来处理。杂物间里的那些,千万别去动,告诉他们,那屋里别开门窗,保持暗度。”

    “行!我都记住了。”唐乔点头。

    “还有……”

    “小宋,你这么放心不上,要不你和阿正干脆就在这里住些日子。等酒楼开张上了轨道,你们再回去。我现在派人过去跟叔婆说一声,不让她担心。”

    唐乔提议。

    宋暖摇头,“不了,我们要回去。”

    温老太的腰还没好利索,她晚上还要推拿。

    她知道,温崇正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温老太。

    “那行吧!时候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吧。”唐乔退开几步,挥手让马夫离开,“路上小心一些。”

    “是,公子。”

    ……

    晚上,温老太到堂屋里与大伙一起吃饭。

    宋暖与温崇正商量一番,便把卤肥肠切了,加了些配菜一起炒了一大盆。温家人一起吃。

    卤排骨和猪蹄份量不多,留了一小碗给温老太尝新,剩下的放着留给宋家宝和宋玲。

    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

    温老太坐阵,李氏也不敢一直猛夹盆里的肥肠。

    “暖暖,这道菜不错。”温老太咬了一块肥肠,本就卤香十足,现在翻炒一次,又多了咸酱香,更是下饭。

    “暖暖的厨艺很好,阿正是个有福的,当然,我们也一起跟着沾了光。”温老大笑着附合。

    李氏听着,扭头瞪了他一眼。

    有福什么?病死鬼一个。

    最好早点死了,省得在面前膈应人。

    温月初咽下嘴里的食物,看着李氏母女,若有所指的道:“总算不用天天吃菜粥了。说实在的,刚秋收,家里又不是没有粮食,为什么大伯娘一日三餐都煮菜粥?这是不会呢,还是想偷懒?”

    菜粥也就算了。

    偏偏这个李氏自私自利,米在锅里煮开时,她就捞两大碗出来放一旁蒸,剩下不多的米粒,丢一大堆的青菜进去。

    最后,这菜粥几乎看不到多少米粒,全是菜。

    这青菜没油,味道怎么可能会好?

    李氏瞪了过去,“不吃,没人求着你吃。就你每日白天房里睡,晚上外头睡,你还有什么权利说旁的?给你一碗饭吃,不让你饿死,这也就老温家的人才有的慈悲。”

    “你倒是想到外面睡,有机会吗?”温月初呛了回去。

    李氏一听,气得满面铁青,“温月初,你不要脸,我们温家还要脸呢,你这是给温家丢脸。”

    一言不合,李氏和温月初又开吵。

    砰!

    温老太用力一拍桌面,怒目一扫,“吃饭,都能不能少说几句?是不是全都想领了家法才能安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