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095章 分家。宋玲
    “嗯,那田地呢?”温老太看向温老大,“老大,我们家现在只有三亩水田,六亩旱地,菜地也分散不一,山头也就矮麻山。”

    温老大轻道:“娘,那矮麻山说是咱们的山,但你也知道真实的情况,事实上,这么多年来,那山就是摆设。什么都种不了,净长一些刺藤。黄泥沙,就是种庄稼,也不会有收成。而且,常有野兽出没,糟蹋庄稼。”

    宋暖凑到温崇正耳边,轻问:“矮麻山在哪里?”

    “后山旁边,那里后面就是鹰嘴峰地界。”

    鹰嘴峰?

    宋暖的眼睛骤亮了下。

    温崇正的眼角余光瞥了她一眼,见她这般,心里暗暗想笑,于是就有了主意。

    温老大继续把家里的田地都介绍个清楚,“咱们以前也是这村里的头一户,光是良田就有二十多亩。后来的情况,娘也是知道的,现在就只剩下榕树旁的那三亩了,全部都在一块。菜地也全在河边,后山下有一大块,洗衣场边有一块。”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看了温老太一眼,见她在用心听,没有不悦,便又放心的继续说道:“旱地分得散了些,矮麻山下有一些,村口山下有一些,祖坟山下有一些,岭背也有一些。”

    温老太皱眉,“有一些是多少,你倒是说出个数字来啊,难道还要我明天找人去丈量?”

    “娘,我这不是……”温老大欲言又止,“矮麻山下有一亩,村口山下有两亩,祖坟山下有一亩,岭背的可以忽略了,全村人的地都荒了几年了,那里根本没办法种庄稼了。”

    李氏在一旁听着,小算盘打得啪啪啪的响。

    水田她要,村口山下的旱地,她要,洗衣场边的菜地,她要。

    宋暖又凑到温崇正耳旁,问:“那山下可有水源?”

    温崇正点头。

    他记得山沟下有一个大石头,石头缝里有个泉眼,于是就有了一条小溪。泉眼不大,水也不多,平时山下的田地浇灌都从别的地方引水。不过,如果挖个池子积水的话,那也够用了。

    宋暖的眼睛又亮了一下。

    这时,李氏又抢先道:“娘,这二十亩水田被二房和三房败到只剩三亩了,这怎么也该给阿晗吧?还有村口的地,洗衣场边的菜地。二十亩啊,就是平分,我们大房也有六亩多,现在只剩三亩了,理应该是我们的。”

    温老太一记冷光扫过去,“家还没分呢,现在还轮不到你当家作主,你着什么急呢?二十亩水田,阿晗上书院没用?还是我和你爹两个老骨头没用?老大,你说,当年你爹得病后,我们卖了多少水田?”

    “五……五亩。”

    “老大家的,听清楚了吗?这些家当都是老爷子年纪时辛苦挣下的,该怎么分,由得了你们?”

    温老太厉声发问。

    温老大夫妇不禁头皮发麻。

    “娘,阿云不是这个意思,她就是……”

    “得了!老大,她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明白得很。这么多年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想着这个家不能散了,可不是鼓励她作威作虎的。”

    温老太抬手,沉着脸打断了温老大的话。

    “李小云,老爷子当年说过,如果不是当年遇上恩人了,温家早没了,还会有你什么事?老爷子跑镖,在刀口上挣碗饭吃,连生死都经常顾不上,你觉得他会在意死后有没有香火供吗?”

    “你拿温家子嗣来逼压我?呵呵!我告诉你,你是打错算盘了。你让老大说说,他爹是在意香火多一些,还是情义多一些?”

    提及亡夫,温老太不禁湿了眼眶。

    这个家,终要在她手中散了。

    她觉得对不起温老爷子。可想想温老爷子的为人,再看看阿正和宋暖,她相信如果今天老爷子还在世,也会同意分家的。

    温老大被质问得一脸羞愧,他爹的性情,他是知道的。情义永远在第一位,而且最恨别人恩将仇报。

    “娘,小云她嫁过来没几年,我爹就去了。她不知我爹的为人,你也别跟她生气,别气坏自己。分家一事,我们听娘的,娘说怎么分,我们就怎么分。”

    他说着话,暗暗扣紧了李氏的手腕,示意她别再吵闹了。

    李氏气结,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个没鬼用的东西,这个时候了,她不多要求一些,她以后还有机会吗?以老太太那偏心的劲儿,巴不得把整个家都给温崇正呢。

    温老太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问:“老大家的,当真由我分的算?”

    李氏低头,闷声不应。

    一旁,温晗出声,“祖母是一家之主,分家一事,自然该由祖母说了算。祖母,孙儿其实并不赞成分家,毕竟这么做的话,不仅让村民看了笑话,也愧对我祖父。”

    “唉……”温老太叹了一声,摆摆手,“分了吧!你们这样天天吵天天闹,我这身老骨头都要受不了了。算了吧!以后,待我去找你祖父了,我会跟他解释清楚的。”

    温崇正看着像是瞬间老了不少的温老太,张了张嘴,又合上。

    他心里挺难过的。

    温家多少是因为给他治病才败落下来的。

    而他却……

    但是,他也没办法!

    再这么处下去,其实对温老太也没好处。家里天天鸡飞狗跳的,她又怎么真正的开心得起来,怎么怡养天年?

    宋暖握紧了他的手,两人相视一眼,相互为彼此打气鼓励。

    白氏低头垂泪。

    温月如扑嗵一声跪下,“祖母,对不起!我们这些人都让你操心了。月如向你保证,不管分家,还是不分家,月如都会好好孝顺你的。”

    说完,她抹了抹眼泪。

    她舍不得温老太难过。

    “祖母,我也一样。我和阿正会孝顺你的,分家也是不得已,我们也不想这样无休止的吵闹下去。”

    宋暖也难过,为温老太和温崇正难过。

    分家,于他们而言,心里多少是痛的。

    而这两个人都是对她最好,在她来到这个地方,第一个她温暖的人。

    闻言,温老太脸上的郁色一扫而光,“好好好!有你们的这些话,我就很高兴了。你们都没错,是我太固执,一直没想明白。分吧。我现在就把田地分一分。阿晗,你去取纸笔墨进来,既然要分家,那咱们就正式一点。”

    温晗点头,“是,祖母。”

    他站了起来,目光从宋暖身上扫过。

    不一会儿,温晗取了纸笔墨进来,坐在桌前,温老太说一句,他写一句。房子就按他们前面说的分,不过,温老太补了一条,在她百年后,她的屋子给温崇正,杂物间就给二房。

    温晗一一写下。

    “田地的话。”温老太停顿了一下,“按四份分,我也应该有一份。在我有生之年,谁种我的那一份,我就到谁家取粮食。我百年后,田给大房,地给二房,菜地给阿正。”

    “四份分?”李氏第一个不愿意,“娘,这总共才三亩水田,分四份,那一份才多少?我不同意!这哪一家不是田地留给子孙的,可没有留给孙女或外甥的说法。”

    “李小云,你?”温老太又要动怒了。

    温崇正连忙道:“祖母,你别动气。关于田地,我有自己的想法。我虽贯了温家姓,也当自己是温家人,但事实上我的确不是。如果祖母硬要分我一份的话,不仅大房不同意,说出去外人也不会占我这一边。”

    温老太皱眉,“那你的意思是?”

    “把矮麻山和山下的山给我就行,其他的水田、旱地、菜地,我和暖暖都不要了。”

    温崇正缓缓说出自己的想法。

    宋暖听着,心里满意极了。

    这正是她想要的。

    她宋暖不差一亩半分地的,她迟早就可以挣个良田千顷,何必与这些眼皮子浅的人争呢。

    “那个……”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温崇正。

    全都不解。

    温崇正是脑袋被驴踢了吧?他说什么大傻话?

    “阿正,你不必如此谦让的。”

    “不!祖母,我没有勉强,我不想再这样争下去。”温崇正扭头看着宋暖,一字一顿的道:“我相信,我和暖暖会把小日子过好的。就算没有田地,我们也能好好的过。”

    宋暖重重的点头,“祖母,阿正的意思就是我意思。”

    李氏忙道:“娘,人家都不要了,你还要硬塞不成?”

    温老太瞪了她一眼,“瞧瞧你的德性,哪一点有长辈的样子?”

    “娘,你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我?我说实话还不行吗?”李氏不依,跺跺脚,甩开了温老大的手,不停的抹眼泪。

    温老大又成了婆媳间的夹心饼。

    左右为难。

    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时而搓搓手,时而抓抓脑袋。

    一个头两个大。

    温老太也无心再闹下去,既然温崇正夫妇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必再勉强,“矮麻山和山下旱地全给阿正,你们有异义吗?”

    众人摇头。

    “那行,三亩水田,大房、我、二房各一亩,菜地呢,后山和洗衣场旁都一分为三,一样各一份。村口山下的旱地给大房,祖坟山下给二房,岭背的归我吧。”

    温老太一一说完,又看向他们,“你们有异议吗?”

    李氏当然不愿意,“娘,你的那份归我们大房,以后粮食什么的,我们给。菜地能不能整合一下,洗衣场的全归大房,后山的归二房?”

    “我没意见。”温月如表态。

    她也不喜欢靠着李氏,还不如离得远远的。

    温老太默了默,点头,“好!阿晗写下来。这么一来的话,我百年后,我那间屋给阿正,田给大房,旱地和菜地给二房。这么分,你们同意吗?”

    其实,这已经多给了大房不少好处了。

    周老太倒不是怕了李氏,而是知道温月初和温崇正他们为了不让她为难,闹到最后,也会让步的。

    李氏高兴的点头,“行!我没意见。”

    李氏都没有意见了,其他人就更没意见了。

    温晗写好三份分家清单和协议,各房签了名,按了手印,只需要明天一早找村长签个名,便是真正分家了。

    “行了!不早了,大家都回屋睡吧。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饭,然后分一下锅碗罐缸这些。”

    温老太面露疲惫,手指轻压眉心。

    她真是累了。

    人累,心也累。

    “祖母,我们送你回房休息。”宋暖和温崇正一左一右的扶着温老太回房,李氏仔细琢磨一下,立刻跟了上去。

    “娘,媳妇扶你吧。”她挤了过去,把宋暖挤开,“阿正啊,你们小夫妻回屋休息吧。”

    二人面面相觑,但见李氏那热乎劲,突然有些明白了。

    她是担心温老太回屋后会悄悄给他们塞银子吧?

    还真是心比针眼都小。

    “你们回屋睡吧。”温老太挥挥手,她又何尝不知道李氏的用意呢。

    温崇正点头,牵着宋暖回屋。

    “呼……”宋暖一进屋就长呼了一口气,“终于是分家了。阿正,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想要矮麻山?”

    “因为我是你的夫君。”温崇正张开手臂,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宋暖眨眨眼,问:“要做什么?”

    “让我抱一抱!就一会儿,好吗?”

    宋暖点点头,走过去,温顺的靠在他的怀里。

    “对不起!全是为了我,你才违背了祖父的遗愿,让你和祖母都难过了。”

    “傻瓜!千万别这么想。”

    “你这么说,我也知道是因为我。阿正……”

    “怎么了?”

    “谢谢你!”

    “还说不是傻瓜呢,我是你的夫君,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了不少委屈。现在只做了一件该做的事,你却要谢我,你不是傻,你是什么?”

    温崇正搂紧她,下巴磨蹭着她的头发,笑得眉眼弯弯。

    “人家才不傻呢。”

    “好吧!人家不傻,人家聪明着呢,人家聪明到把我的心都抓牢了。”温崇正学着她的语气,说完就自己先笑了。

    “学也学不像,一点都不好笑。”

    宋暖推开他。

    她看见桌上的食盒,这才想起宋家宝还没来提东西。

    “阿正,你说家宝是来过了,我们不在房里,还是他没来?这些东西?”

    “都有可能,要不明天天一亮,我就悄悄提过去?”

    现在太晚了。

    “好!”

    宋暖累坏了,没多想,以为是家里人不让宋家宝出门。她现在与老宋家断了关系,也没了上门的理由。

    此刻,宋暖的眼皮都开始打困了,连连打哈欠。

    可是心里又点放不下。

    “阿正,按说家宝不会出不来啊,他不是说他从后院爬墙出来吗?你说,他和宋玲会不会有什么事?”

    她嘴上这么一说,心里就似乎浮起了浓浓的不安。

    温崇正蹙眉,沉默了一会,心疼她白天太累,便道:“暖暖,睡吧!或许是他们是被人看紧了,出不来。如果你不放心,我悄悄过去看看?”

    宋暖摇头,“我和你一起去。”

    “你先睡吧,我一个人去。”

    “太晚了,我也去。”宋暖坚持。

    两人连忙又提上食盒,温崇正去厨房打火把,进去后就久久没有出来。宋暖疑惑,便进去。

    呃?

    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李氏灰头土脸的站在灶台后,灶台上还放着一些没有破口的碗罐。宋暖瞬间明白,敢情是李氏怕明天分少了,今晚就先偷一些回屋藏起来?

    真有她的!

    这心思如果用对地方,他们大房早该发达了吧?

    他们连田地都不计较,还会因为几个破碗跟她闹吗?白痴一个!不过,她既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就遂了她的意吧。

    “哟哟哟……这是什么意思啊?”

    李氏瞪着眼,叉着腰,“一个个死没良心的,我想着明天要这些厨房的东西,又不想打扰你们休息,所以我就辛苦一起来先收拾一下,明早也容易分不是吗?”

    宋暖笑笑:“那你可真是太辛苦了。我本以为你是想偷一点藏回房间的,现在看来,我是想多了。”

    李氏闻言,更恼了,“你当然想错了。”

    “那就对不住了。”宋暖看向温崇正,“阿正,你数数在多少个,帮帮忙。让一个老人家做事,我们这些小年轻也太不对了。”

    “好!我数一下。”

    温崇正果真就数数起来,一旁,李氏险些气了个倒仰。她虎着脸,想走,又怕温崇正拿东西走人,便走到灶膛前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温崇正就朝宋暖点点头,“数完了,我连筷子有多少个,也一并数清了。”

    “那……”宋暖看向李氏,“你如果不回房睡觉的话,你也可以帮忙把这些全洗干净。这样明天一早,大家都会感谢你的。”

    “你?”

    “阿正,我们走吧。”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提着家里的东西去哪里?”李氏把他们拦了下来,眼睛发光的看着食盒。

    宋暖放下食盒,打开。

    “看清楚了吗?这是我的东西,我从镇上带回来的,与你有半文钱的关系吗?”说罢,她就盖上食盒。

    “阿正,我们走!”

    “我来提。你打着火把。”

    “好!”

    李氏眯了眯眼,见他们要出门,突然猜到他们要去哪里了。

    她低笑几声,“原来是要送去老宋家啊,也不知那两个小杂种,还有没有命吃呢。我听说,这下午宋老头就找人找木板钉小棺材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