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安稳好宋玲,宋暖这才顾得上宋家宝。她抬手拭汗,扭头朝一旁看去,只见宋家宝没坐在那里了。

    她一惊,转身要去找人。

    “阿正,这?”

    “他太累了,担惊受怕一天,腿也伤了。我本来要抱他去祖母屋里休息的,可他不愿意。他想守着阿玲,所以,我就搬来凳子,简单拼成小床。”

    温崇正走过去,张开手臂。

    “来!我的怀抱虽然单薄了一些,但是给你靠,还是够的。过来吧!”

    宋暖瞬间红了眼眶,泪水在眼眶里团团打转,骤步过去抱紧他,“谢谢你!今晚如果没有你,我不知自己会怎样?你知道吗?在看到阿玲和家宝时,我真的想拿刀去把他们全砍了。我……”

    她说着,哽咽住了。

    她情绪激动,温崇正搂着她,手轻抚她的后背。不过,他没说话,耐心的等她自己平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宋暖吸了吸鼻子,又道:“我真的想不到这世上会有这么冷血无情的至亲。那只是两个孩子啊,他们怎么能那样?”

    “他们都是畜生。”

    宋暖闭目,两行清泪滑下。此刻,她也不知这是原主的情绪,还是自己因为太心疼两小只了?

    “阿正。”

    “我在!”

    “我不知道阿玲时候能醒过来?我不知她能不能真正的彻底的好起来,我不知道……”

    宋玲肺部积水,已然是伤了肺。如果不是她当时及时赶到,采取了急救将她的一口气吊了回来,怕是……人真的没了。

    人尚未醒来,她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吉人自有天相,她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温崇正的心尖像是被什么东西不停的挤压,疼得他喉间发紧,还很苦。

    此刻,她伤心,无助。

    而他,心疼她!

    与她相处这么久了,她就是自己身上有伤,也从没掉过一滴泪,今晚却已经哭了几次了。

    这样的她,他真的好心疼,好想保护她,好想替她疼。

    “嗯。”宋暖嗯了一声,往他衣服上蹭了蹭。

    温崇正愕然。

    宋暖松手,推开他,看着他胸前湿了一片的衣服,不好意思的道:“借点布,擦擦眼泪,你不会介意吧?”

    温崇正哭笑不得,宠溺的看着她,伸手又将她搂入怀里。下巴磨蹭着她的头发,叹气:“只要你能好受一些,我怎样都好。”

    宋暖微微翘起嘴角。

    突然,她用力推开他,一脸焦急。

    温崇正被她的神情吓着了,急问:“暖暖,你怎么了?”

    宋暖用力一拍脑袋,“我还没有给家宝检查呢,还没正骨敷药呢。我怎么……”

    她怎么被美男一抱就忘了正事呢?

    美色误事啊。

    闻言,温崇正松了一口气,“我给他弄好了,左腿脱臼,我已经给他敷了药,还找小木板帮他固定了。”

    宋暖惊讶的看着他,“你……你还会接骨?”

    “久病成医。”温崇正简扼的道。

    他舍不得告诉她,前世他被温晗打断过多少次腿?那一次次钻心的痛楚,一次次的绝望,又一次次自己摸索着接骨。

    久病成医,这话真的没错。

    “暖暖,外面天还没大亮,你上去和阿玲一起睡一会吧。我守着你们。等天大亮了,我去宋家处理分家的事。”

    “不睡了,睡也睡不着。”宋暖摇摇头,走到桌前,挨着宋家宝的身子坐下来,“帮我研墨吧,我写些菜谱,等阿乔的马夫过来,你就把菜谱带去,顺便从药馆那里再抓些药回来。朱大富那里的药不齐全,昨晚只是退热药,你还得另外抓药。”

    “好!我听你的。可两边都分家,你一个人……这里又两个要照顾的人,我担心你忙不过来。”

    温崇正一边研墨,一边道。

    宋暖板正了腰身,满目冷肃的道:“我宋暖是那么好欺负的么?他们想从我这里讨到便宜,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

    “我不屑要的。”

    温崇正笑了下,“我还是喜欢看到这样的你。一副唯我独尊,没什么可以打败我的模样。”

    “你说得我好像独政霸道的暴君一样。”

    “在我们家,我希望你一直都这样,霸道一点有什么不好的?”

    “小正子,磨你的墨吧,你太墨叽了。”宋暖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了,这小子是怎么一回事?最近总拿这样的目光望着她?

    温崇正一怔,挑眉问:“小正子,嗯?”

    尾音拉起,性、感到让人耳朵都要怀孕了。

    宋暖沾墨写字,“我是暴君,你这个呆在暴君身边的人,不叫小正子,那叫什么?”

    闻言,温崇正沉默。

    此话题,不宜再继续。

    他立在桌边研墨,她埋首骤笔飞书。现在这个场景,还真有点……小正子服侍暴君的感觉。

    “噗……”他脑补一番,终是忍俊不禁的笑了。

    宋暖抬头,睨着他,问:“小正子,笑什么?你还能不能好好侍候了?你可知让我不满意了,你的日子会有多难过?”

    “能!我能好好伺候,保证让你满意。”温崇正举手发誓。

    说话时,他的双眼晶晶亮。

    宋暖蹙眉,他这狐狸般的眼神是几个意思?

    不过,事儿多,她也没多想,一口气写了十个菜谱和两个药方子。

    “可以了,前面有那么多道菜,这又有十个,可以应付开张了。”她搁下笔,吹干墨汁,将菜谱递给温崇正。

    “阿正,你告诉阿乔,一口气吃不胖子,这去旧迎新,也得缓缓的来。新菜隔三岔五加一道,这样更能抓住食客的胃。”

    “好!我知道了。”

    “打今天开始,咱们就四个人一起过了。分家后,我问问祖母的意思,看她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过?你到镇上后,除了抓药,再备些锅碗瓢盆,生活起居上要用的东西,咱们都得备一套。”

    想到终于要彻底分家了。

    宋暖松了一口气。

    她扭头看看床上的宋玲,又低头看着面前的宋家宝。

    她会照顾好他们的。

    “好!我有分寸,知道该备些什么东西回来?祖母的事,还是等我回来再问吧。”

    “好!”宋暖点头,“回头我们去矮麻山看看,丈量一下,也规划一下。我这个人喜好清静,我们看看建新屋需要多少银子?我想以最快的速度从这里搬出去吧。”

    “我也正有此意。”

    “那行!外面天亮了,我们洗漱一下吧。”

    两人收拾妥当,外面,李氏已经在大喊大叫,“一个个都不起床做早饭吗?吃了早饭,咱们把剩下的东西分清了,各过各的。”

    她是恨不得立刻就分了。

    这样她能当家作主了。

    睡梦中的宋家宝被这一嗓子一吓,立刻瞪大双眼,“二姐,二姐……”

    宋暖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揉揉他的脑袋,“家宝,把你吵醒了?你二姐还没醒,不过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等一下让你大姐夫到镇上抓药回来,她会没事的。”

    她掀开被子,伸手去撸他的袍角。

    他没的换洗的衣服,临时换上了温崇正的旧袍子。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衣袖都挽了好几圈。

    宋家宝急忙按住她的手,脸蛋红红的,“大姐夫给我上过药了,我没事!不用看了。”

    “怎么了?大姐还不能看你的伤口了?”

    “不是不是!”

    宋家宝立刻摇头,低着头,连脖子耳根都红了。而手则紧紧的压着袍角。他不是不让她看伤,还是他里面什么都没穿。

    宋暖看着他的反应,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了。

    她低笑几声。

    宋家宝的脸更红了,抬眼看着她,支支吾吾的道:“大姐,你不厚道!你还笑人家。”

    宋暖揉了揉他的头发,“我是你的大姐,而你……一个小屁股蛋而已,你害羞什么啊?以前在家里,我少给你洗澡了?”

    “大姐!”

    宋家宝满面涨红,恼羞的看着她,“那时我小,现在我长大了,不能看的。大姐夫也说了,以后他帮我换药,这事男人来办,这会方便很多。”

    “阿正说的?”

    “嗯,大姐夫说,男女……”他一时想不起来,便着急的抓着脑袋,眉头紧紧的皱着。

    “男女授受不亲?”

    “对对对!就是男女授受不亲!”宋家宝重重点头,“我现在长大了,姐姐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我这是……”

    “知道了,知道了!”

    外面又传来李氏的声音。

    宋暖不悦的揉揉耳朵,微恼,“这没完没了的,明知我们屋里的人都一晚没睡,她故意的吧?”

    宋家宝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大姐。”

    “嗯,怎么了?”

    “今天真的分家吗?”

    “分!一定分,必须分!两边都分了,以后我和阿正带着你们一起过日子。”宋暖重重的点头。

    宋家宝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咧开嘴笑了,“大姐,我想跟着你们一起过日子。”

    “好!以后我们就一起过,好好的过。我们过得越好,那些欺负我们的人才会越难受。”

    宋暖被他的笑容给撼动了。

    他的要求不高,只要姐弟三人一起过。

    他心底应该也渴望一个温暖的家吧?

    “嗯!”

    “那你再躺一会好不好?大姐去把事情都办妥了。”宋暖扶着他躺下来,“虽然伤在脚上,但也要休息好的。你早点好起来,这样才能帮大姐更多的忙,对不对?”

    小家伙点头,“好。”

    宋暖摸摸他的脸,替他掖好被子,然后又去看了宋玲。这才出去谈分家的事。

    嘎吱……

    她拉开房门,正好与刚进院门的温崇正四目相触,她看到了他身后的张自强,便快步迎了上去。

    “村长。”

    “嗯,宋玲和家宝的情况,我路上听阿正说了。”张自强一夜没休息好,面露疲惫,想着自己管理的村里又差点出了命案,心里更是不悦。

    “你们这是一次两边的家都分了,可想好了以后怎么办?”

    宋老二的三个孩子实是可怜了一些。

    他便多问了几句。

    “哟,村长来了啊。”李氏听到动静从厨房里出来,笑着迎上来,“村长,快请堂屋里坐,我这就烧水去。”

    张自强略略点头,算是招呼过了。

    “村长,进去坐吧。”温崇正伸手做了个请势,“暖暖,你去看看祖母起来了没有?”

    “不用了!”温老太从屋里出来,“自强来了,快进堂屋坐吧。这一大早就麻烦你走一趟,真是过意不去。”

    “婶子,你言重了。”面对温老太,张自强很是恭敬。在来这之前,张老爷子就对他提耳叮嘱一番了。

    温老爷子当年于张家有恩。虽然只是借了一两银子,但这是救命钱啊,所以张老爷子一直没敢忘。

    不时的提醒他们这些子孙要知恩图报。

    温家现在落没了。

    他们能帮的,就不能光看着。

    “进来坐吧。”

    “好!”

    进了堂屋,温崇正就提出自己要去镇上抓药,三房的事情由宋暖作主。他回屋取了银子和菜谱、药方子,坐上唐乔的马车离开。

    马车轱辘声听不见了,温晗才从屋里出来。

    他的手轻轻放在手臂上,满目戾气。

    温崇正,既已撕破了脸面,那咱们从今以后就不必假惺惺的相处了。

    温家分家,这事好办。

    分家清单,昨晚都拟好了。

    张自强过目后,目光复杂的看向宋暖,“宋暖,这是阿正的意思?你们不要水田和菜地,只要那矮麻山和山下的旱地?”

    宋暖点头,“阿正毕竟是温家外甥。”

    “可是?”

    “村长,我们都想好了。身外物不是那么重要,至亲骨肉可以团聚在一起,这才是幸福。”

    宋暖淡然的道。

    张自然看着她,想到昨晚她发疯似的护犊子,便有所领悟了。

    罢了!

    他提醒过了就行。

    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

    三房一起去厨房把东西清点了,农作工具,也一并分了。宋暖本是不屑要这些东西,但想到昨晚李氏的恶心面目,她力争三房平分。

    大不了,她的那一份送给二房。

    怎么也不能便宜的大房。

    李氏还要争,但在温老太和张自强的拍板下,她反对无效,反而憋了一肚子的气。

    温家分完,宋暖把两小只托付给温老太照顾,自己又跟着张自强一起去宋家。

    温晗也跟着一起。

    不时的打量着宋暖。

    宋暖被看毛了,恼怒的瞪了过去,却听他吃吃的低笑几声。

    张自强蹙眉看了一眼。

    宋暖立刻朝他笑笑,一脸乖巧。待到张自强收回目光,宋暖立刻沉下脸,一脚踢中温晗的小脚。

    温晗一个踉跄,直直朝张自强扑去。

    宋暖顺手将张自强拉开。耳边传来砰的一声,随即是温晗气急败坏的声音,“宋、暖!”

    他摔了个狗吃屎。

    宋暖小脸煞白,拍着胸口,抬头看着张自强,关切的问:“村长,你没事吧?被吓到了没有?”

    张自强懵圈,但又悟到了一点什么,便配合着点点头,“有一点被吓到了。突然被人扑过来,我有种被熊瞎子生扑的感觉。”

    为了证明自己真被吓到了,他也拍了拍胸口。

    宋暖愣了下,随即就要暗笑成内伤。

    娘啊,她现在才发现村长也有可爱的一面。

    温晗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宋暖,还未发问,张自强就一脸关切的问:“阿晗,你是不是有心事啊,走路怎么那么不小心呢?你摔了一跤不说,还吓了我们一跳。幸亏宋暖拉我一下,不然,我都要被你……”

    哈哈哈!

    宋暖心里狂笑不止,她紧抿的嘴角,还微微的抽搐着。

    温晗气结,但还能说什么?

    他什么也不能说。

    于是,三人一前一后的去了宋家。

    老宋家没有收拾,还是一团乱,但是门口丢了一小堆的东西。宋暖扫看一眼,便知那是宋玲和宋家宝的。

    呵呵!这是还未进门就先来个下马威么?

    如果是,那就太小儿科了。

    宋暖目不斜视,抬头挺胸的进去。

    外面,立刻从四周涌来村民。他们已经悄悄等了很久了,就想看看今天这宋家的热闹。

    “你们说,还会打起来吗?”

    “村长在呢,不可能再打了。”

    “不会打,但肯定得吵一架。”

    “对对对!一定会吵一架。你们瞧见没有,那屋里乱七八槽,他们不收拾,不就想留着让村长看看宋暖有多过分吗?”

    “再过分,也没他们过分吧?那可是两条人命。”

    “啧啧啧……宋暖骂老畜生是对的,没骂错。”

    “……”

    看八卦的村民又热闹了起来。正聊得兴,有人嘘了一声,“你们别吵,为什么里面这么安静?”

    众人面面相觑。

    一个个竖着耳朵听,可还是没有他们意料中的吵闹声。

    一刻钟,安静如鸡。

    众人安静不下来了,人群又骚动了。

    正当大伙闹不明白是哪里想岔了时候,宋暖雄赳赳气昂昂的出来了,如同从打了胜仗归来的将士一般。

    院门口还堵着人。

    他们惊到连让路都不会了。

    宋暖朝他们抱拳拱手,“对不住啊,在这里没能让大伙看一出好戏。如果你们有空的,不如陪我去张屠夫家一趟?我还有一些疑问,如果知情的大婶大嫂子大姐们,路上可以帮我捋捋。我宋暖向来恩怨分明,你们的嘴皮动了动,这份人情,我就记下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