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众人面面相觑。

    这一席话是什么意思?有人细细一品,立刻得出了宋暖还没说的话是会什么?

    嘴皮子惹事啊。

    那些个昨天在河边的妇人,一个个夹紧了尾巴,准备溜之大吉。

    这时,宋家传来了哭死人还大的哭声,有宋老头的,还有大吕氏、小吕氏的、宋巧的……

    总之,那哭声瘆得人头皮发麻。

    温晗面黑如锅底的出来,恨恨的瞪了宋暖,甩袖大步离开了。

    张自强从后面跟了出来,扫看众人,道:“既然都那么喜欢热闹,那现在就一起去一趟张屠夫家吧。”

    村长也说去张屠夫家,这事……似乎包不住了。

    那些人想溜的女人僵在原地,后悔不已。

    “走吧!你们知道的早点说清楚,不要惹事上身,不知道的,就不要多嘴。”张自强背着手,与宋暖一起走在前头。

    宋暖其实并不知张屠户家在哪里?

    没知内情的村民,全跟了上去,几个知情的人还站在原地,你推推我,我拉扯一下你。

    宋暖突然扭头看去,喊道:“几位婶子,你们是不是还没有商量好该怎么一起圆谎?”

    几人面色大变。

    她她她……她全都知道了?

    宋暖收回目光,继续跟着张自强去张屠户家。

    其实她根本不知昨天早上河边有哪些人,不过,心理学她不是白学的,没有跟上来的,一定与昨天的事有关。

    因为心虚。

    因为无措。

    她们要商量,或是推卸,自然会私下商量一会的。

    而宋暖刚才出声喊了一嘴,直接把那些人心底悬着的那根线给断了。她们一时惊到不行,自乱阵脚不止,还一致决定坦白从宽。

    张自强扭头看了一眼,冷声道:“还不跟上来?”

    “欸,来了来了!”

    几人匆匆跟上来。

    众人不时回头看向她们,议论纷纷。几人脸面全无,一时臊得慌,一个个都低头走路。

    张自强扭头看了宋暖一眼,满目疑惑。

    这个杀伐果断,又心思细腻的丫头,她真的是宋家二丫头。那个曾经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受气包。

    在去宋家之前,他就设想各种可能会发生的事。

    他认为事情一定是棘手的,甚至在踏进宋家时,他看着满院的狼籍,内心是忐忑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宋暖不吵不闹,一招就把宋家的招数全拆了。

    宋家‘兵败如山倒’,全然没有反击的能力,只能灰溜溜的把家当重新分配了,憋屈的把分家书给签了。

    想到宋暖的招数,张自强真的自叹不如。

    谁敢兵行险招,拿着刀把自己的脖子送到对方的面前。连夜从镇上书院赶回来的宋文礼,应该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迫拿刀架在宋暖的脖子上吧?

    宋文礼是宋家的全部希望,已经考了童生。

    如果他手上有命案,那么前途就没有了。

    老宋家想要翻身的希望也灭了。

    宋暖吃准了宋家不会为了一点东西,而弃了宋文礼的前程,所以,分家一事就无比顺利了。

    想了一堆损招,可又一招都没用上的温晗,当场气得要吐血。

    不久,一行人就来到张屠户家。

    只见家里院门上了锁。

    张自强皱眉,仍上前去拍门,“有人在家吗?”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众人议论纷纷。

    “这伍氏是知道事情会败露,所以提前跑路了?”

    “有可能啊。昨晚闹这么大,她应该看着就怕了。”

    “肯定是跑了。谁不知道伍氏就是个吃软怕硬的,以为人家是软柿子好捏。她哪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踢到的是硬石头啊?”

    张自强面色铁青,跺跺脚,扭头看向宋暖,“宋暖,这没人在家里,是不是?”

    “哎哟,你们这么多人围在我家老大这里做什么?出什么事了吗?”张老太挎着菜篮子从一旁菜园里出来。

    她与小儿子住在一起,就是旁边那一家。

    众人转身看去。

    有多嘴的人就忙着开腔,“哎哟,张大娘啊,你家老大媳妇今个儿怎么不在家啊?”

    张老太皱了皱眉,“她一早就回娘家去了,出什么事了吗?”

    “哎哟,张大娘,你家老大媳妇这是惹事就跑啊。大娘,你不知道,出大事了,伍氏她惹大祸了。”

    张老太一听惹大祸了,吓得手一哆嗦,菜篮子掉在地上打翻了。

    “出……出什么事?她惹什么祸了?”

    宋暖和张自强走过去,正准备把伍氏做的缺德事说给张老太听,就见温月如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二嫂,二嫂……”

    宋暖的心咯噔一下,心想是不是家中弟妹出事了?她连忙跑过去,问:“月如,出什么事了?”

    温月如双手撑着膝盖,一边喘气,一边断断续续的道:“二嫂……阿……阿玲……她……她醒过来了。只是……”

    宋暖听着宋玲醒过来了,哪还有心思听她说话,立刻撒腿就往家里跑。

    张自强见伍氏不在家,宋暖又走了,便挥挥手,“都散了吧,这事还不算过了。你们几个知情的,现在跟我一起去宋家把事情说清楚。正好也去看看宋玲人怎么样了?”

    “行!”

    “好的!”

    几位妇人不敢反驳,只好跟着一起去温家。他们几人一走,人群就分了两派。

    有人围着张老太说伍氏做的事,还有宋家发生的事。

    有人跟着一起去温家。

    “欸,听说温家也是今早分了家。去宋家的时候,我见那李氏满面春风,问了几句才知道她是媳妇熬成婆了。以后她家的事,由她说了算。”

    “真的啊?这么说来,这温宋两家一起分了。以后宋暖就可以带着弟弟妹妹一起过日子,不用再看人脸色了。”

    “说得轻巧,你们知道是怎么分的吗?”

    众人一听有内幕,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发问。

    “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分的?”

    “那李氏与不是能吃亏的,一定是其他两房的人吃亏了吧?”

    那人得意的道:“大房占尽了便宜,二房一般,宋暖夫妇只分得了矮麻山和山下的那片旱地。”

    闻言,众仍哗然。

    李氏果然是占尽便宜。

    ……

    宋暖一口气跑回家,一头就冲进屋里,“阿玲……”她喊了一声,猛的发现屋里气氛不对劲。

    温老太坐在床前抹眼泪。

    宋家宝则眼泪汪汪的看着宋玲。

    再看宋玲,一脸呆滞,眸光涣散,毫无焦距。宋暖骤步过去,双手握住宋玲的肩膀,“阿玲,阿玲……”

    宋玲蹙眉,歪着脑袋看着她,一脸茫然。

    宋暖的心不断的往下沉。

    她最不想出现的后遗症出现了。

    脑细胞受损,她会变得呆傻,也有可能记不全以前的人与事。后面能尽力治疗,但也是前路艰辛,而且她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宋玲能痊愈到像以前那样。

    “大姐。”宋家宝带着哭腔唤了一声,“二姐,她这是怎么了?”

    “家宝,你先别慌。”宋暖轻声安抚着他,可她自己都慌到手心冒汗。她直视着宋玲,“阿玲,看着大姐,好不好?”

    宋玲循声看去,歪着脑袋打量着她,似乎一直在努力回想什么。

    “阿玲,我是大姐,你认出来没有?”

    “大姐?”

    宋暖点头,“阿玲,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大姐?”

    “对!我是大姐。”宋暖指着一旁的宋家宝,“他是咱们的三弟,你都还记得吗?”

    宋玲沉默,想了好久,然后点点头,“我记得。”

    闻言,宋家宝欢叫起来,“大姐,二姐记得我,她记得我们。”

    “是的,她记得。”宋暖点头,泪水却是眼眶里团团打转,“家宝,你二姐需要时间调养才能像以前一样,你会怪大姐吗?”

    闻言,宋家宝低下头,沉默。

    宋暖松开手,揉揉宋玲的头发,“阿玲,你要不要再睡一会?”

    宋玲点头,指着温老太,问:“大姐,那她是谁?”

    “她是你大姐夫的祖母,以后,你就叫叔婆,好不好?”宋暖耐着性子为她介绍。

    “好!”

    “那再睡一会?大姐出去给你做早饭吃。”

    “嗯。”

    “乖!”宋暖笑着点头,可眼眶却红得厉害。她怕自己哭出来,便转身急步往外走。

    “大姐。”宋玲唤住她。

    “怎……怎么了?”泪潸然而下,她不敢回头。

    宋玲有些犹豫的道:“我……我想吃大肉包,可……可以吗?”

    “嗯,可以!大姐去给你做,马上就去做。”宋暖捂着嘴,泪水从指缝中流进嘴里,咸咸的,也是苦的。

    她一出房门,立刻又转身面对房门,不让院子里的人看到她的眼泪。

    其实,那些人都看到了。

    温晗站在他的房门口,看到哭泣的宋暖,一时惊讶得瞪大双眼。他紧盯着她,见她因为隐忍,而肩膀耸动,心却微妙的疼了。

    发觉自己的异样后,他又是吓了一大跳。

    连忙关门进屋,坐在桌前,手抚着胸口,怔愣出神。

    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会这样的啊。

    宋暖稳住情绪,擦去眼泪,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转身看向张自强他们,“村长,几位婶子,我想知道昨天在河边发生的事,详细的,一个字我都要知道。”

    “宋家只说我二妹是被伍氏按在水里淹的,我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好端端的伍氏为什么要那样做?”

    张自强轻问:“宋玲现在怎么样了?”

    话落,他看见宋暖迅速的红了眼眶。一时,有些后悔自己问了这么一嘴。

    宋暖努力的憋着眼泪,“人是醒了,但是因为不及时救治,她伤了脑子,现在有些……不灵光,还忘了不少人与事。”

    她真不愿意说宋玲变成呆傻了。

    众人闻言,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死了还一了百了,可这人傻了,这一辈子就都毁了。

    农村妇人想法简单。在这样的世道里,本就可怜无依的小丫头,现在变傻了,那还真不如死了。

    宋暖吸了吸鼻子,又问:“你们就当是行善积德,把昨天的事说清楚吧。好端端的一个小姑娘变成这样,你们的良心能安吗?”

    “我们?”几个妇人相互推搡,内心纠结极了。

    该说,还是不该说呢?

    这事虽然伍氏责任最大,但是她们也说了不少话,搭腔了不少话。如果她们不跟着一起和,或许也没有后面的事。

    所以,这会儿她们听到宋玲傻了,还真又犹豫了。

    “还不说吗?”张自强大喝一声,满目冷厉的看着她们,“你们不说也行,我这就让人去找你们当家的过来。”

    “村长,别!我说,我说就是。”

    妇人是阿彩的二婶吴氏,她紧张的绞着手指,不敢直视宋暖的眼睛。她缓缓把昨天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旁的人也不时的补充几句。

    没多久,昨天河边发生的事,便一清二楚了。

    宋暖听到宋玲是为她抱不平才撞伍氏下河的,便再也忍不住的掉下眼泪。她蹲下身子,脸埋在膝盖上,像那被困的小兽般嘤呜着。

    温老太从屋里出来,也是老泪纵横,指着那几个妇人,骂道:“你们啊你们,嘴巴就不能留点德吗?我家暖暖正光大明的用自己的双手挣钱,怎么就被你们说得如此不堪了?”

    众妇人惭愧的低着头。

    温老太走到宋暖身旁,手搭在她的头上,“这几个孩子是不够可怜,还是你们都盼着他们死?他们是吃你家一粒米了,还是喝你家一口水了?你们要这么狠毒的编排他们?人在做,天在看,你们当心天打雷劈了。”

    “婶,我们只是听说的,在河边洗衣服时,大伙聚一块,有时候说起来就嘴巴没个边。婶,我们如果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们又怎么会……”

    “婶,我们对不住宋暖。”

    “婶,我们知道错了,你别……”

    “滚!”温老太大吼一声,怒指着院门,“全都滚出我家去。谁是你们的婶啊?你们有那个脸,我还没那种勇气呢?我怕你们遭报应时,我也跟着倒霉。”

    外面还有很多围观的村民,大伙都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几位妇人被骂成这样,一个个都涨红了脸。她们看向张自强,见他也沉着脸,又不敢真走。

    “村长,我们?”

    张自强挥挥手,“温婶让你们滚,你们还不麻利一些?”

    几位妇人听着一愣,“村长,如果这事不是他们温宋两家的大媳妇往外那么一说,我们又怎么会信以为真?这事说到底,也是他们自家人搞的鬼。我们听了,再议论一下,怎么就全是我们的错了?”

    几人觉得冤,卖了李氏和吕氏之后,这才跺跺脚,转身遁了。

    太倒霉了!

    这一切都怪伍氏下手没个轻重,也怪李氏和吕氏胡说八道,反倒连累了她们。

    张自强看着温老太,叹了一声。

    温老太擦去眼泪,“村长,今天麻烦了你一大早,本该请你坐下来喝碗水的,但是这家里一团乱,我就不留你了。以后有机会,我再感谢你吧。”

    “温婶,你言重了!我是村长,处理这些纠纷也是应该的。家里事多,那你就先忙着,我先回去了。”

    “好!慢走!”

    “好咧。”

    张自强心情沉重的回到家里,张老爷子听了两家的情况之后,怒得指着他就骂:“你个没良心,不知感恩的东西。这两大家子的人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人命都要出来了,你这个村长为什么两眼一抹黑?”

    “爹,你讲点道理,我这不是……”

    “我是你老子,我跟你讲什么道理?”张老爷子用拐杖往他身上打了一下,怒喝:“以后阿正那两口子的事就是你的事,你听懂了没有?”

    “爹,这……我们欠的不是温婶的恩情吗?”

    张自强就闹不明白了。

    他爹为什么突然发难?

    还直言让他帮着温崇正夫妇,这是什么意思?

    “你温叔最放不下的,最看重的就是阿正了。报恩也要报到实处,你怎么就像个木头似的?”

    张自强瞥了一眼屋檐下捂着嘴偷笑的几个孩子,老脸都红了,“爹,以后当着孩子们的面,你能不能不要对我又打又骂的?我这都当爹了,你还这样,我还怎么教孩子啊?”

    张老爷子怒目一瞪,“你教你的孩子,老子教老子的儿子,这犯法了?还是不合伦理了?”

    张自强说不过老爷子,只好遁!

    ……

    温老太站在宋暖身旁,只是手轻揉着她的头发,一言未置。

    宋暖哭了一会,擦了眼泪就站了起来,“祖母,我没事!我去给阿玲做大肉包子。只是家里今天没肉,我去找人借点面粉。”

    “你在家里陪着他们两个,我去借。”

    温老太拉住她。

    宋暖点头,转身回屋去了。

    温老太还真的不知从谁家里借了三斤面粉,一块腊肉,还有一些红葱头。

    二房三房的灶没做起来之前,这十天内都可以共用厨房。温老太怕李氏又挑事,便跟着一起进了厨房,准备和宋暖一起做腊味包子。

    “娘,今天怎么这么多好肉菜?”

    突然传来温月娥的欢呼声。

    宋暖没当一回事,走到灶台前准备找盆和面时,突然看见灶台脚下掉了一块酱排骨。

    她弯腰捡起,还是热的。

    她突然想起昨晚温崇正提着的食盒,一晚上都兵荒马乱的,她倒是忘记了要送肉菜给宋玲和家宝的初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