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106章 张屠户上门
    宋暖没有坚持,回到桌前,又与温崇正合计新屋的格局。宋家宝扭头看向桌前的大姐和大姐夫,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他低头用力嗅了嗅新被子的味道,然后咧开嘴笑了。

    “暖暖,画好了。你再看一下,如果有不喜欢的地方,我再修改。”温崇正搁下笔,把草图挪到她面前。

    西厢房改成了两大间和两小间,靠院门的是杂物间,中间是厨房,再是沐浴房,茅房靠着面屋。

    在这个地方是不可能有这种格局的,但宋暖保证不会有一点异味,也坚持这样。

    温崇正自然不会反对。

    三间东厢房也做了调整。

    两间备用客房,一间是制药房。

    不得不说,这样的设计,十分完美。

    “行!走吧!”宋暖越看越喜欢,心里对新屋十分的期待。终于,她靠着自己的双手,也能在异世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人,有了家才能有安全感和归属感。

    两人打着火把,提着食盒去张家。

    宋暖留了一些下酒菜,准备提去还点人情。温老太说张老爷子的牙口不好,但是喜欢喝酒吃肉。

    食盒里有几样卤菜。

    正好下酒。

    “暖暖,村长说,村里风俗,这打灶台要请师父吃酒饭。眼下我们家这情况,肯定是不方便的。村长说他那有几斤酒,让咱们先带回来。明日分给几位师父,你觉得如何?”

    路上,温崇正想起打灶台一事。

    “这些风俗,我也不懂。咱们听村长的,酒先借,改天咱们去镇上再打酒还回去。村长也是一片好意,咱们也不好驳了。”

    宋暖想到下午王氏说的那番话,心里是感激的。

    她刚烈是没错,但也不能关上门,只过自己的日子。在小山村里,免不了要处理左邻右舍的关系。

    能相交的,咱们就交往。

    不能交的,咱们就做做表面功夫。

    一心交恶的,咱们自然也不用客气。

    反正与人交往,心诚,意合,则交,反之,各过各的日子。

    “好!那就这么办。”两人还没到张家,那边院门已经打开,门外,张健站在那里等人。

    “你们可算是来了。”

    “阿健哥。”温崇正唤了一声。

    张健点点头,“进屋吧,我祖父和爹都在等你们呢。”

    “不好意思!让大伙久等了。”

    “哈哈!别说见外话,大家在堂屋里呢,进去吧。”

    张健侧开身子让他们夫妇进去,然后关上院门,三人一起去堂屋。

    “叔公,村长。”二人齐声唤道。

    宋暖把食盒放在桌上,浅笑吟吟的道:“叔公,村长,这是酒楼捎过来的一些卤味,味香肉软,正是适合下酒。今天麻烦了村长一天,我和阿正也没什么可表示感谢的,便就借花送佛了。”

    “下酒菜?”张老爷子一听,眼睛都亮了,“今天就听人说,那酒楼的人见你就一口一个宋大厨,这些菜是?”

    “不是我做的。”

    “我还以为可以尝尝你的手艺。”

    “叔公不嫌弃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

    “中!老头儿就等你这一句话。”张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指着一旁的凳子,“坐下来说话。”

    “好的,叔公。”

    “村长,这是我和暖暖一起商量的新屋格局图。麻烦你帮忙过目,预估一下这建下来需要多少银子?”

    温崇正撂袍坐下,立刻把图纸拿出来递给张自强。

    张自强接过图纸,看着他俩,道:“你们喊我爹叔公,喊我就成了村长,这样不太好吧?”

    宋暖会意,“强叔。”

    “瞧瞧,这小宋就是一个机灵的丫头。”张自强一听,满意极了。他低头看草图,只一眼便抬头疑惑的看着他们夫妇。

    “小宋啊,你早前不是这么说的啊?你们几个人也不用这么大的房屋吧?”

    正屋,东厢房,西厢房,大院子,这全齐活了啊。

    他们就四人住。

    这房子大到浪费了。

    温崇正抢先应道:“强叔,这个是我的意思,眼下虽然只我们四人,但也得给我祖母备一间。平常若是亲朋来访,也需要客房。制药房,也很有必要,有些药材要特殊泡制。这么算起来的话,家里的确需要这么多的房间。”

    张自强皱眉,“可这多一间屋就得多花银子啊。”

    “所以,我们想请强叔帮我们预算一下,大概需要多少银子?”

    “行!我先看看。”

    张自强看出来了,这事他们夫妇已经决定了。

    张老爷子探首看了眼,暗暗吃惊。这比现在温家还要大了,还有那个泉眼。这小子聪明,这样生活上要用的水,也不用去河边挑了。

    当年,温家建屋时,他全程都有参与。

    足足花了八十两,这还不包括家具什么的。

    不一会儿,张自强抬头看向他们,一脸严肃,“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工钱,材料钱,不会低于八十两。工钱方面,我可以跟我亲家公商量一下,留些尾款,等以后你们有了再付。”

    “强叔,你是按青石砖算的价格吧?”

    “对啊!”

    “我们不用青石砖,我用泥砖。”

    “泥砖?”张自强惊讶的看着他,“我只知有青石砖,泥巴墙,茅草墙,竹墙,木墙。泥砖不曾听说过。”

    “我知道。”温崇正又问:“扣出青石砖的材料钱,大概要多少?”

    张自强已经算了一次了,材料钱也心中有数,立刻应道:“建新屋,这砖和木料、瓦块是大头。砖的材料钱大概在四十两左右。”

    也就是说,青石砖的钱就占了一半。

    “行!那咱们就用泥砖。”温崇正这么就拍板了。

    张自强不太放心,又问:“这泥砖……牢固吗?”

    现在村里大部分是泥墙,用青石砖建屋的也就温家和村长家。张自强按青石砖给他们估价,也是考虑着青石砖牢固。

    “管个二十年没问题。”

    关于泥砖,前世是在六年后由温晗提出,大楚普及下去的。当然,这个是温崇正从一本各国民居中看来的。

    当时大楚有一场天灾,南方临海狂风不止,百姓别说是屋顶了,连墙都留不住。

    如风吹纸片一样。

    一时,流民四起,百姓苦不堪言。

    海盗趁虚而入,晋国趁着大楚南方受袭,抓住机会挥兵北上,连破三城,战乱不止。

    后来,足足用了一年才平息战事。

    南方百姓家园重建,朝廷又因国库吃紧,而拨不出多少银两。当时,一心想要立功的温晗就逼问他良策,温崇正便提出了泥砖。

    泥砖问世,不仅替朝廷省了巨额银两,还造福了百姓。

    温晗因此官升三级。

    从此更加狂妄自大。

    “那要怎么弄泥砖?我们可都不知道啊?”这建新屋的人不是自己,张自强也没法帮他们作主。

    “强叔帮我找些人手,明天便知道了。这些帮忙打砖的人,我们一天付十文钱的人工。”

    温崇正起身,“强叔,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回了。这图纸放你这,你捎去问问莫大叔,看看他愿不愿意接下这活?”

    “行!明天一早,我让阿健去接他老丈人来一趟。正好你要打泥砖,他也能在一旁看看。”

    张自强也起身。

    他对这个泥砖,突然很感兴趣。

    温崇正笑道:“如此正好!莫大叔是做这一块的,这泥砖的做法,他可以介绍给其他人。”

    泥砖可以造福穷苦百姓,他乐意。

    反正不能成为温晗升官的垫脚石。

    张自强点头。

    夫妇二人向老爷子辞别,由张健送出门,踏着月色回家。他们都太累了,回家洗梳后,沾床就睡得沉沉的。

    这一觉,宋暖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晌午。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是睡在新床上的。她坐起来伸伸懒腰,下床穿鞋才发现鞋子在那边床脚下。

    “大姐,你醒啦!”

    “家宝,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们怎么不叫我起床?还有,我怎么睡到你这张床上来了?”

    张暖扭扭脖子,饱饱的睡了一觉,神清气足。

    “早上,大姐夫抱你过去的,怕二姐洗脸吃早饭时把你吵醒了。现在快吃午饭了,刚才月如姐还进来看你睡醒没有?”

    “晌午了?”

    我去!这一觉也睡太久了。

    她今天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啊。

    昨天试了那些菜,有些不足,她只跟温崇正说了下,还没来得及写下来捎给唐乔呢。

    今天要去矮麻山看看是怎样打泥砖的?

    今天要打灶台。

    今天要给宋玲煎药,要给家宝换药。

    好多事啊。

    她却睡过去了。

    宋暖直接从床上跨回自己的床,穿鞋,梳洗。

    “家宝,你的药换过了吗?你二姐早上喝药了吗?”她一边梳头发,一边问。

    头发简单一个丸子头搞定。

    她不管旁人怎么看她,反正不是丸子头,就是一条麻花辫。

    “大姐夫给我换过了,二姐也喝过药了,月如姐煎的药。大姐夫叮嘱我们不要吵着你了,说你太累了。”

    “哦,那行!你们在家里呆着,我出去看看。”

    “好的!大姐帮自己的,我可以陪着二姐。”小家伙很懂事,很贴心。

    宋暖刚出房门,便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提着一块几斤重的猪肉进来。他看到宋暖时,一脸的尴尬。

    “阿正媳妇。”

    “你是?”

    “张铁叔,你怎么来了?”温月如听到动静从厨房里跑出来,就看见张屠户提着猪肉站在那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