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117章 喜欢汉子一点的
    为了方便照顾温崇正,宋暖也暂住到温老太房里,宋家宝和宋玲由温老太照顾。

    照顾病人,做豆腐和腐竹,宋暖天天不停的忙。

    从鹰嘴峰下来三天了,温崇正的病情没有一丝好转,反而有种越来越重的趋势。

    一家人都愁肠百结。

    宋暖把煎药的事,也包揽下来,亲力亲为。

    温老太在厨房里烙了些饼,烧了开水,因为她的腰没好全,但叫了温月如来挑开水。

    祖孙二人打点好一切,准备送些水和吃的去矮麻山。

    那些人虽然是只付工钱,不管饭,但乡里乡亲的,后面还需要他们尽心尽力的帮忙。

    温老太就每天做些吃点,上午,下午都挑两大桶的开水过去。

    “暖暖,我和月如先送东西去矮麻山,你在家里先顾着。”温老太挎着菜篮子,对正在屋檐下煎药的宋暖,说道。

    “好的,祖母。”

    “二嫂,我先挑水过去。我娘在屋里看着,你不用担心阿玲和家宝。我二哥好些了吗?”

    “我今天加了几味药,希望有所见效吧。”

    提及温崇正的病情,宋暖心情挺沉重的。她觉得找到病因了,可每天按时喝下药后,却是没有一点效果。

    她有种举手无措的无力感。

    “月如,我们先送过去,等一下就回来。”

    “好的,祖母。”

    二人离开后,宋暖用布包着盖陶罐柄,把煎好的药汁逼出来。刚准备端药进去,一旁就传来温月娥的声音。

    “我问你,我二哥究竟怎么样了?为什么跟着你上一次山,他就去了半条命,躺在床上下不来了?”

    宋暖端着药往屋里走,不理她。

    温月娥追上来,拦在她面前。

    宋暖恼了,“温月娥,你有毛病吧?你拦我做什么?”

    温月娥的眼眶红红的,泪水在打转,随时都要掉下来一样。她吸了吸鼻子,执着的问:“到底是怎么样了?你就不能跟我说说吗?我只是担心,我没有其他的意思?”

    “他是我男人,怎么样了,不用你担心。”险些把碗里的药汁给撒了出来,宋暖不禁生气了。

    “他也是我的二哥,我担心他有错吗?”

    温月娥不甘示弱的反问。

    “没错!”

    “那他?”

    “我不告诉你!”宋暖从她身旁绕了过去,“说与不说,这是我的自由。现在我要帮阿正换药,你请出去回避一下吧。”

    “你?”

    “既然是兄妹,那就该懂得分寸。现在请你出去!”宋暖把药搁放在床边的柜子上,转身出来让温月如出去。

    温月娥勾的脑袋朝床那边看。

    宋暖挪步,挡住她的视线,“请吧。”

    温月娥咬了咬唇,跺跺脚,愤愤的转身出去了。

    “宋暖,你不要太过分了,我……”

    砰!房门送上了。

    里面传来宋暖的声音,“我现在心情不太好,你别挑战我的极限,惹我生气了,那后果你确定能受得了了?”

    闻言,温月娥气坏了。

    她叉着腰,指着紧闭的房门,骂道:“宋暖,你只会欺负自家人,你也就只能在自家窝里横。你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说的吗?你要是真有本事,那你去找那伍氏算账啊?”

    “自家妹子都让人弄傻了,你除了冲着自家人发火,你还会什么?伍氏少了一根汗毛了吗?你拿人家怎么样了吗?”

    “……”宋暖不理她。

    当她一个人在外面放屁。

    “月娥。”李氏从外面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小包袱,高兴的朝她招手,“月娥,你快跟娘进屋去。”

    “娘,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李氏前天去了县里娘家,本来说好明天才回的。

    “快!跟娘进屋,娘给你带了好吃的,还有新衣服,还有头饰。”李氏一脸喜色,拉着温月娥就进屋。

    温月娥听得一头雾水的。

    “娘,你怎么突然给我买这么多的东西?”

    李氏笑眯眯的道:“多什么多?哪个姑娘家长大了,还没有几件能穿得出去的衣服?我闺女这么好看,不戴几朵好看的绢花,这都对不起这张好看的脸蛋。”

    温月娥越听越怀疑:“真的只是这样?”

    “当然!我这个做娘的,心疼自己的闺女,不行吗?”李氏避开温月娥打量的目光,又道:“快!快去试穿一下,让我瞧瞧,我家闺女有多好看。”

    哪个姑娘能拒绝华服美饰?

    温月娥自是不能的。

    她找开包袱,抱着那套粉色的裙子去换上。

    “娘,怎么样?”

    李氏正在想事情,听到她叫,连忙转身看去。这一看,她惊呼一声,眼睛都笑眯了。

    “哎哟喂,我的闺女可真是好看啊。真是长成大姑娘了,真好看。”

    “娘!”温月娥被夸赞得不好意思了,红着脸娇羞的跺跺脚,“娘,哪有人这么夸自己闺女的?”

    李氏抬起下巴,一脸傲娇。

    “那有什么啊,我家闺女是长得好看,这还不让我说了?”

    “娘。”

    “好好好!娘不说你了,瞧你害羞成这个样子。”李氏笑眯眯的拉过她的手,上下打量着,笑不拢嘴,“这感觉还没过多久,你就长成大姑娘了。”

    “娘,你今天是怎么了?咋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哪里奇怪了?”

    “说一些……”

    “唉,我也就是感触罢了。”李氏拉着她坐下,“这次去你舅舅家,正好赶上你表妹议事。哎哟喂,男方那个大方啊,光是订亲用的聘礼就十抬啊。可把你舅母给喜坏了。”

    李氏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温月娥的表情。

    温月娥听着一脸冷漠。

    李氏瞧着,心里有些不安了。

    这丫头还真一心只想着那病死鬼了?那死鬼前几天倒下去就没好起来,她还想什么呢?

    这温崇正就算能好起来,那也是成了亲的,就算没成亲,那也是不可能的。

    她是不会同意的!

    没门儿!

    “娘给你重新梳一个头发,咱们再试试这些头饰。”李氏去取了镜子和梳子,打散温月娥的头发,帮她梳了个大户人家才有的坠云髻,细细把绢花和银钗戴上。

    梳好后,她站在温月娥身后,看着镜中的人儿,满意的点头。

    “嗯,好看!”

    温月娥看着镜中的自己,也是满心欢喜。

    哪个姑娘不爱美呢?

    这时,外面有人喊道:“温大夫人在家吗?”

    李氏一听,立刻起身往外走,“在在在!”她开门出去,不一会儿就陪着一个中年妇人进了温月娥的屋里。

    “来来来!月娥啊,这位是你花大娘,快叫人啊。”

    温月娥轻唤了一声,“花大娘。”

    心里却是真泛嘀咕,这人是谁呢?为什么打进屋开始就一直盯着她看呢?这脸上的笑容也是那么的虚假。

    “大嫂子,你既然过来了,今天就一定要在我家吃饭。我家月娥的厨艺不错,中午让她做饭。”

    闻言,那妇人眼睛骤亮,看着温月娥的目光满意了几分。

    “我倒是想啊,可这回真的没时间。我有一房亲戚在你们村里,今天是过来探亲戚的。上回与大妹子一见如故,所以就问了路,过来坐一会。”

    花大娘嘴上说着话,眼睛却不时瞄向温月娥。

    “这样啊,那就改天。”

    “行!改天得了空,一定再来。”

    李氏与花大娘越聊越投缘,温月娥坐在一旁百般无聊。有客人在,她又不方便直接甩门出口,便一直面带笑容的坐着。

    那边,宋暖舂了药泥,端回屋里。

    她摸了一下柜子上的药碗,感觉温度适中了,便站在床前,弯腰看着睡着的温崇正,唤道:“阿正,醒醒,该喝药了。”

    温崇正睁开眼,虚弱的看着她,“暖暖,你受累了。”

    “傻子,说什么傻话呢?”

    宋暖一手扶着他,一手拉过枕头垫在他身后。

    她细心的帮他调整姿势,取出手绢垫在他胸前,然后才过药,“我喂你?”

    “不用!我自己能行。”

    温崇正接过药碗,咕咕咕一口气喝完,然后面无异色的将空药碗递回去给她,“喝完了。”

    “不苦吗?我今天加了几味很苦的药材。”

    “苦!”温崇正点点头,拿着手绢擦拭了下嘴角,“你在身边,便什么都不苦了。”

    这一次,病来得太凶猛。

    温崇正什么都不怕,就怕自己这一次会熬不过去。

    他舍不得啊。

    头一回心里装下了一个人,以为来日方长,谁知一下子就打回原形。他怕是陪不了她多久了。

    宋暖搁下空碗,撂开薄被,露出他只着了里衣的身子。

    为了方便换药。

    宋暖把他的里裤做了改良,只有一个裤脚,裤头是斜三角的,缝了一条松紧带。她的针线活不好,缝得歪歪扭扭的。

    很丑。

    不过,这裤里本身就又怪又丑,所以,这点针线路,也不算是败笔了。

    前两天,她熬了大半夜才缝好。

    兴冲冲的让温崇正换上时,温崇正内心是崩溃的。

    他宁愿在她面前光着,也不愿穿那种不伦不类的里裤。她弄个斜三角,就是为了有一个完整裤裆,可用松紧带一系,那地方……呃……难以言语。

    她是方便了。

    他却是抓狂的。

    温崇正因为自小就一直身子不好,身子很清瘦,他又长得高,便显得更加单薄了。

    不过,这小子脚毛浓密,脐下还有一小撮毛,这给他清瘦的身子增加了一点男人味。

    反正,宋暖一直认为,男人如果连个腿毛都不多,那一定是个腿软的小白脸。她就喜欢汉子一点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