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事已至此,你还要强辞夺理?”赖道长的桃木剑朝她身上打去,宋暖躲避不及,腰上被桃木剑打了一下。

    目眩耳鸣,她的身子不由的晃了一下。

    瞬间就有一种身体里有什么被强烈撕扯的感觉。她心下一惊,想起了自己曾经做的那个梦,在梦中她一直在追赶一个人。

    而那人。

    ——她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不!那人是原来的宋暖。

    难道?

    宋暖心下大骇。

    她面色苍白,冷汗涔涔,头重脚轻,身子不由的轻晃几下。

    赖道长瞧着,冷哼几声,“你们可都看到了,我只是用桃木剑挨了她一下,她就这么大的反应了。你们还敢说她不是吗?”

    “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让正常人试试我的桃木剑,保证不会有任何不适的反应。有反应的,绝对是不干净的。”

    说着,他看向众人,“谁敢来试试我的桃木剑。”

    “我来!”温老大站了出去,一脸正气,“阿正媳妇是我们温家的人,我相信她是清白的,她不是妖,一定是你个老道在蒙人。”

    赖道长冷冷的勾唇,“试试便知。我好心帮你们,若你们要执迷不悟,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一心要送死的人是你们,我能有什么办法。”

    温老大:“动手吧。”

    赖道长手中的桃木剑往温老大身上打了几下,温老大面色如常,没有一丝不适的反应。

    再反观宋暖,她紧咬着唇,一副不适的样子。

    “你们看到了吗?”

    “……”众人一脸惊恐的看向宋暖。

    赖道长突然取出一道黄符,迅速的贴在宋暖额头上。

    “啊……”宋暖大叫一声,两眼一闭,人就晕了过去。村民惊呼,皆是后退几步,惊恐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

    她倒下了。

    一张符纸就让她倒下了。

    这不是妖,还能是什么?

    “暖暖……”温老太惊呼一声,想要过去,却被李氏死死的拉住,“娘,不要过去,她是……她是妖啊。”

    “胡说!暖暖不是。”

    “娘,如果她不是,为什么她倒下了,阿贵却没事?”

    李氏大声提醒。

    这时,大家才看到温老大的身上也贴着一张黄符,可他却没事。两个人,一样的桃木剑,一样的黄符。

    一个倒下了,一个面色不变,稳稳站着。

    眼下,谁有问题,谁又没有问题?

    大伙都看出来了。

    心里也都有了定论。

    张自强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一时脑袋中全是空白。他不知该相信自己看到的,还是相信自己认知的?

    村民的情绪很激动,尤其是老宋家的人。

    宋老头跌坐在地上,哭着嚎着:“我可怜的宋玲啊,我可怜的孙女啊,原来是被这妖怪给吸了魂魄,所以才变傻的。”

    “道长啊……你一定要帮我们收了这个妖怪,不然我们全村人都不得安宁了。我们全都会被她给吃了……”

    “求道长救命!”

    一时,村民的情绪被带得更加激愤。

    温老太摇头,“不!不是!暖暖不是妖怪,她不是!”

    可没人听她的话。

    “道长,这人的确与以前不同了,她变得力气大了,还会以前不会的。她突然就识得草药,还会给人抓药……”

    “她还突然就有一手好厨艺……”

    “她突然变得能说会道……”

    “她……”

    白氏母女三人赶来,温月如第一时间就冲向宋暖,扶起她,急声唤道:“二嫂,二嫂,你醒醒啊……”

    “别碰她!她是蛇妖。”

    “蛇妖?”白氏惊恐。

    旁边的村民立刻就道:“对啊,她是蛇妖,你看到那堆白骨没有?那些就是被蛇妖吃了孩子的头骨。”

    “哎哟喂,怪不得这宋暖突然像变了人似的,原来她是被蛇妖附身了。”

    “是啊,怪不得宋玲变傻了。”

    “怪不得你们家阿正,突然又病重了。”

    “不得了啊,要是让她现在你们那住下去,别说是你们家人,就是我全村的人,怕是也迟早被吃光光的。”

    白氏摇头,虽然底气不足,但她还是很坚定的说道:“不是!阿正媳妇她不是蛇妖。”

    “二嫂,二嫂……”温月如急坏了,对着宋暖又摇又掐人中的,可宋暖就是醒不过来了。

    “二嫂,你醒醒啊。他们说你是蛇妖,可我知道,你不是的!你不是妖怪,你是月如的二嫂。他们全是坏人,全是坏人……”

    小丫头急哭了!

    “祖母,二嫂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暖暖不是!”温老太忙不迭地点头,挣扎着道:“李小云,你放开我!”

    “娘,你别去,那是妖啊……”

    “祖母,别去!”温月娥也紧紧抓住温老太,“我总算知道她为什么变得这么不同了?原来她是妖。她……她以前跟我说过,她说……以前的宋暖已经死了,她不会再受别人欺负。”

    李氏一听,忙附合,“对对对!这话,我也听她说过。娘啊,这话她真的说过啊,我真没骗你。”

    母女二人根本就是有意说出这些话的,越说越大声。

    别人想听不到都难。

    一时场面失控。

    村民爬起来,捡了石头就宋暖身上砸去。

    “打死蛇妖,打死蛇妖……”

    “不要,不要打我二嫂……”温月如连忙护在宋暖身上,石头落在她身上,很疼很疼,可她却更担心宋暖的情况。

    “二嫂,你醒醒,你醒醒啊。”

    “月如……”

    白氏冲上去,护在温月如面前,扑嗵一声跪下,声泪俱下,“求求你们了,你们别打了!”

    “温老二家的,你走开,把你闺女也拉开。今天我们是不可能放过蛇妖的,如果你们不让开,我们就连你们一起打。”

    “别打……”

    “谁敢?”温月初冲上去,护在白氏面前,怒瞪着那些过激的村民,“你们凭他说几句,凭那几个人头骨就要冤枉一个好人吗?这真要把人打死了,你们就是滥杀无辜。”

    “她就是蛇妖。”

    “对!她就是!”

    “真是好笑!”温月初大笑几声,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他说是就是了?人家有点改变,那就不是人了?这官府判案还要人证物证呢。说她是蛇妖,那是不是要看着她变成蛇才算?”

    “还有你!”温月初指着赖道长:“你说人家是妖,证据呢?晕了就算是妖了?谁知道你是不是收了人的好处,特意赶来冤枉人的?”

    “放肆!”

    “你还放屁,放狗屁呢?”温月初大喝一声,比他的声音还要大,“如果你今天不能让她变回原形,那你就是故意来找事的。”

    虚伪的人,她见多了。

    但是像宋暖这样真实不做作的人,她是第一次见到。

    温月初平时就是睡睡睡,但并不代表她当真没有关注家里的每一个人。她娘和她妹妹的变化,她全看在眼里,也默默感激着宋暖。

    张自强如梦初醒,立刻附合:“对!除非你能让她现出原形,不然,你就是来找事的。”

    说着,他看向村民,“大伙先别被表面的事给吓住了,这事在没有眼见为实之前,一切都还不是真的。”

    “我也相信,温二嫂不是蛇妖。”张陆生一脸焦急,“除非……除非……他真有本事,否则凭他一张嘴,咱们就信了一个陌生人?我们是不是太傻了啊?”

    众人面面相觑。

    张自强看向温老太,问:“温婶,你怎么说?”

    眼下这事想这么就拂过去,已经是不可能了。

    宋暖被一张符就弄到醒不来,这事就摆在众人面前。如果不彻底的消除了大伙心里的疑虑,就算今天揭过此事,村民心里也一样还有事。

    温老太自然也明白这一点。

    她冷冷的看向赖道长,“姓赖的,今天如果你拿不出可以让我们信服的证据,我保证你出不了这个村。”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宋老头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地上的宋暖,就骂:“她一定是妖怪,一定不是我家二丫。我家二丫不是这样的,你们谁不知道我家二丫大字不识一个?可她突然这个懂,那个也懂,这是不是太奇怪了?”

    “还有那断亲书,明明没有那最后一段的,后来为什么突然就有了?我说她就是妖怪,什么都不用多说了,直接趁她晕着,把她弄死了。这样一了百了,咱们村里也就太平了。”

    闻言,不少村民又被煸动了。

    温老太气结,指着宋老头就骂:“姓宋的,你就是想要趁机报复。你说,这姓赖的是不是你找来的?什么叫弄死了一了百了?那是人命,不是一只小虫子,说捏死就捏死了。”

    “我告诉你们,我家暖暖不是妖怪!今天谁敢在事实没弄清楚之前就动手的,别怕老太婆我拼命。”

    “……”众人议论纷纷。

    有相信,有不相信。

    几乎除了少数人之外,其他人心里都信了这事。

    毕竟宋暖的变化真的太大了。

    这是一件无法解释的。

    温老太这么说着,心里也是有些许疑惑的。她那晚亲眼看见宋暖写下药方子,那字那速度,不是初学的。

    她观察过温崇正的表情,他没有一丝惊讶。

    所以,她也就没多想。

    温崇正相信的,也就是她相信的!

    他要护的,也是她要护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