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吕氏闭目,皱眉一脸愤怒,她深吸了几口气,伸手揉揉脸,努力的扯出一抹微笑后,这才转身。

    “阿正,你怎么不在屋里躺着?不是身子不适吗?”

    “不适?”温崇正勾勾唇,“你应该是希望我倒下去就别起来了吧?吕氏,你知道上门行窃是什么罪吗?”

    “我怎么可能进屋行窃呢?我只是来看看宋玲和家宝。”

    “你当我瞎了,还是聋了?”温崇正看向宋家宝,问:“家宝,她刚才说什么?”

    宋家宝气鼓鼓的瞪着吕氏,“她说大姐是蛇妖,说大姐会吃了我们的,让我把家里的银两给她,她帮我大夫治二姐。”

    小家伙越说脸越黑。

    “哼!她吕氏哪有这么好心?她会请大夫?呸!肯定把我和二姐啃到连渣都不剩。”

    吕氏搓搓手,勉强笑着。

    她瞄了瞄外头,准备就这么冲出去。

    温崇正一眼就看穿她心思,身子虽弱,但也没打算让吕氏这么就出去了。他冷声问:“吕氏,你说什么道长?”

    闻言,吕氏忽的就笑了。

    “哈哈哈!你终于问到点上来了。”

    “你什么意思?”

    温崇正拿过后面靠屋而放的锄头,直接断了吕氏想出去的路,“说!不然别想从这里出去?我们捆你去见官。”

    吕氏恨恨的咬紧后槽牙,磨牙。

    她伸手去抓宋家宝,想用他来威胁温家宝,谁知道那小子比鬼还精,不知从哪摸了一把剪刀出来。

    他跑到床前站着,手举着剪刀,比她还狠。

    “你敢过来,我就把你捅了。”

    吕氏看着他眸底的狠厉,像个小狼崽一样,真的不敢再动了。她呸了一口,“呸!老娘好心来救你,你们要自寻死路,我也没办法了。”

    “你才是自寻死路。”

    “我?”吕氏反手指着自己,哈哈大笑:“要死的是你们,那蛇妖还能放过你们不成?”

    “胡说!我大姐不是!”

    “不是?”吕氏怪叫一声,“人现在就绑在大榕树下,或许现在就已经现出原形了。你说不是就不是了?”

    “暖暖……”

    温崇正转身,直接用锄头当拐杖,急忙走向村里的榕树下。

    吕氏见温崇正走了,指着宋家宝就骂:“臭崽子,你们就等死吧。”说完,也走了。

    她知道,继续也讨不到好处。

    宋家宝皱眉,看向床上的宋玲,又想想吕氏的话,“二姐,快,快下床。我们去找大姐。”

    “大……大姐?”

    “嗯,大姐,我们快去找大姐。坏人要欺负我们大姐了,我们……”宋家宝还没说完,宋玲已跳下床,光着脚就往外跑。

    “大姐,阿玲来救你……”

    “二姐,鞋,你等我一下。”

    宋家宝一手拎着鞋,一手拎着剪刀,一瘸一瘸的往外急走。他的腿,还没好全,还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二姐……”

    宋玲一股脑就跑出院门,没有目的地的乱跑,她一下子就忘记了吕氏说的是大榕树。

    宋家宝急死了。

    他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宋玲的身影。

    没有办法,他只能往大榕树的方向走去,希望宋玲也是往那儿去了。

    温崇正赶到大榕树下时,那里围满了人。

    “让开,让开,让开!”

    众人听到他的声音,全都惊讶的看过去,见他用锄头当拐杖,一脸病容,不少人都可怜他。

    “阿正,你可别过去,那蛇妖吸了你的精气,你都被害成这样了。”

    “对啊,别过去。”

    “刚才她还有反应,现在又很久没动了。一定是道长的符有效果,她被镇压住了。”

    “阿正,你可真是可怜,病成这样,还娶了个蛇妖。”

    “那妖好狠毒啊,吃了十几个孩子。”

    “是啊,怪不得她让你把新屋往矮麻山建,原来那里是她的老巢。”

    “阿正,我扶着你,你别……”

    “滚!”温崇正怒喝一声,嗓子发痒,他硬是忍住,不让自己咳出声来,“你们才是妖,你们全家都是妖怪。我媳妇才不是妖!”

    “阿正。”温老太眼眶骤红,急步上前。

    张自强已先她一步,大步流星的过去扶住温崇正,“阿正,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你还不能下床吗?”

    “所以,这些人就趁着我病在床上,欺负我媳妇了吗?”

    “阿正,这也不能全怪乡亲们。”张自强解释:“今天打砖时,他们挖黄土挖出了蛇皮和人头骨,然后这个道士就出现了。”

    “难道宁信一个陌生人,也不信每天相处的人了?”

    “不是这样的,我们当然相信小宋,但是这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了。如果不让这臭道士证明小宋的清白,那小宋将来怎么在村里生活?”

    “我不管!我媳妇不是妖怪。”

    温崇正动怒,拉开张自强的手,一步一步的逼近赖道长,“你说我媳妇是妖怪?”

    赖道长被他的气场给压住了,气焰小了不少。

    “她……她本来就不干净。”

    “不干净?”温崇正勾勾唇,冷声道:“那你觉得我干净吗?”

    “你?”赖道长蹙眉打量着他。

    “夫妻本是同体,她是妖怪,她不干净,那我怎么干净得了?你既然这么厉害,那你能看出我是什么来路吗?”

    温崇正一步一步的逼近。

    赖道长一步一步的后退。

    他打量着温崇正,“你你你……”

    “我怎么了?”温崇正手中的锄头重重的往赖道长的脚背上砸去。

    “啊……”

    “你这个江湖骗子,今天我饶不了你。”

    “你……”

    “说我媳妇是妖怪?分明你才是,你这个老妖,你反咬一口,不就是想临时拉个人垫背吗?你不就是想要报复我们挖了你的老巢吗?”

    温崇正不停厉声质问。

    问到赖道长说不出话,问到村民心里的另一颗怀疑种子又疯狂的长了出来。

    温崇正伸手扯住赖道长的胡子,“贴个假胡子就想骗人了吗?”

    话落,赖道长的山羊白胡子掉了下来,露出干干净净的下巴。众人惊呆了,这这这……这胡子是假的?

    “你……你敢?”

    温崇正勾唇,指着赖道长,“要不要我帮你把眉头也扯下来?要不要送你一盆水,把你的黑头发也洗出来?”

    “你……”

    “不过就是镇上的一个小混混,平时偷蒙拐骗就算了,你还敢为了一点银子就枉顾人命了?”

    温崇正说着,提起锄头,再次砸向赖道长的脚背。

    “啊……”

    “赖喜来,你当真以为我认不出你了?”

    “你你你……”赖道长惊呆了。

    他是怎么认出他的?

    温崇正凑近他耳边,低道:“扮女子污蔑书院的学子,又抢人钱袋。如果我把这事告诉凌夫子,你会不会被官差抓走呢?”

    他刚才听赖喜来一开口,便识破了他的真面目。

    这个镇上的小混混,他假扮道士出现在这里,明显是有人出银子请他来的。这人是谁?

    温崇正不用多想也知道,不是老宋家的人,就是温家大房的人。

    赖喜来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

    “我还知道很多你的事,需要我为民除害,现在就送你去衙门吗?”温崇正扣住他的手,“只要你老实说出是谁让你来的,还我媳妇一个清白,我就当是什么都不知道。”

    赖喜来叹气。

    “你为什么都知道?”

    “因为我欣赏你,但没想到你为了点银子,连自己最初的侠义之心都没了。不是专偷坏人,专惩罚恶人吗?”

    “你?”

    “眼前这人不是坏人,而且还是一个弱女子,你真的……”

    “我说!”

    赖喜来丢下桃木剑和拂尘,拉下自己的白眉毛,看向震惊的众人,道:“我不是什么道长,我只是镇上的一个小混混。那些人骨头和蛇皮都是我事先放进去的,而我……我是收了别人银子,答应帮别人将宋暖从这村里赶出去的。我……”

    说着,他扑嗵一声跪在张自强面前,“那人说这个宋暖有古怪,我也打听过了,发现她的确前后不一,又听人说,她上打祖父,下欺弟妹,还四处与邻居为敌。我以为自己是替天行道,所以就应了下来,我……”

    “坏人!坏人!”宋家宝一瘸一瘸的从人群中走出来,指着赖喜来,哭骂:“你是坏人!我大姐是好人,我大姐才不坏,她才没有欺负我和二姐。”

    温崇正走到大树下,“暖暖。”

    “二哥。”

    “月如,快松开你二嫂,扶她回家。”

    “好的。”

    白氏母女三人连忙松开宋暖。

    温崇正扭头看向赖喜来,问:“你对暖暖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不省人事了?”

    赖喜来摇头,“我什么也没做啊,她自己突然晕倒了,然后就没有再醒过来。”

    温崇正看着地上的黄符,想到宋暖的来处,连忙对张自强,道:“村长,暖暖这些日子操劳过度,白天忙家里的活,晚上又彻夜的照顾我,她应该是累晕了。现在事情都清楚了,能不能让我家人先扶她回家休息?”

    “好!先扶小宋回去,这里的事,相信这位道长会解释清楚。”张自强点头。

    “不行!”宋老头大声反对,“村长,现在事情还不清楚,不能这么就放她离开。她这些日子有多反常,我们又不瞎,又不是看不见。这事事关全村人的身家性命,不能这么随便了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