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刘捕头大手一挥,“来人啊,把宋暖押进大牢,没有大人的命令,谁也不能去探视。”

    “是,刘捕头。”

    “宋暖,走吧。”官差说着就要动手。

    宋暖抬手,冷声道:“我自己能走,不用你们押着。我一个软女子,你们一群官差,难道不怕我跑了不成?”

    官差们齐齐看向刘捕头。

    在得到他的示意后,他们才放弃押着宋暖,“请吧!”

    “嗯。”宋暖轻轻颔首,抬头挺胸的跟着他们去后面的牢房。

    衙门外,赖喜来抬头望着衙门的门匾,“村长,我家夫人会不会出事啊?为什么官府突然要抓我们家夫人呢?”

    赖喜来很是想不通。

    他们明明是来击鼓鸣冤的,可为什么突然就成了阶下囚了?

    这事还真是诡异了。

    张自强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向门匾,困惑的摇头,“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们能做的是尽快赶回家去。这事得告诉阿正才行,他才有办法。走吧!我们站在这里乱猜,一点作用都没有。”

    “嗯,我们回去。”

    衙门里。

    宋暖跟着官差一路走向牢房,她一边走,一边四下看了看,那淡然的姿态像是在逛自家的后花院一样轻松自在。

    跟在她身后的官差,有些纳了闷。

    这个女的是怎么一回事?

    一行人来到牢房大门口。

    门外,各守着一个狱卒,见官差领人过来,连忙迎了上来,“两位大哥,这位是?”

    “宋暖。”

    “哦,不知……”

    “你们把她重点关起来,没有收到大人的命令时,不得让人探视,可懂了?”官差打断了狱卒的话。

    宋暖仔细的观察着他们的每个眼神交换,尤其是那一声宋暖之后,让她心里的警铃大作。

    这感觉跟在衙门外是一样的。

    “是。”

    “把人送进去吧。”

    官差与狱卒交换了个眼神。

    宋暖没有选择,只能跟着一起进去。

    哐当,大门打开。

    “走吧。”狱卒在前面领路,前后各一个,腰间还挎着剑。这么重视,明显是上面交待又交待过的。

    谁呢?

    这么‘重视’她?

    宋暖看着两旁牢房里的人,有的人缩在角落里,有的人见有人进来了,淡淡的扫一眼,有的人则冲到木栅后,拼命的喊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是被冤枉,我是被冤枉的……”

    宋暖看到了伍氏,她倒在地上,几个脏得像是泥人一样的女牢犯正对着她拳打脚踢。

    她在躲闪间,看到了宋暖。

    眼睛突然瞪大,一脸的不敢置信。

    “宋暖……”

    宋暖翩然而过,没有理她。

    “宋暖……为什么……”她爬起来,冲到门口,拼命的偏头看向她这边,一直在喊:“为什么……”

    为什么?

    她也想知道啊。

    终于走了牢房的尽头,狱卒取出钥匙,打开了最后一间牢房,然后把她推了进去。

    “好好的在里面呆着。”

    呆着?

    宋暖转身迅速的扫看自己接下来不知要住多久的地方。左边墙角躺着一个人,右边则有三个人。

    这还是大牢房啊。

    五人一间。

    宋暖暗暗警惕起来,正准备在木栅前坐下时。

    右边的三人齐齐抬头看来,看到宋暖后,眸底隐隐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们朝她招了招手,“新人,你过来!”

    一时,宋暖不知该坐下,还是该走过去。

    明显走过去,没啥好果子吃。

    可大家同在一个牢房里,她们要动手的话,她也躲不了。宋暖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

    然后,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左边。

    这四人中,明显左右两边的人是不对盘的。

    “新人,你不要命了,你敢去那边?”

    “你过来!”

    “你快过来!不要逼我们过去收拾你。”

    那三人一看她走向左边,立刻不淡定了。从她们的只言片语中,宋暖知道,把她关在这里,真的就是送她进来死的。

    眼下,她唯的突破口就是左边的这个人。

    她只能与这人结盟,一起对付那边的三个人。

    那三人爬了起来,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过来。宋暖心一着急,快步走向左边的角落。

    “前辈,我与你坐一起。”

    “前辈?”那人抬起头,昏暗中,她浑浊的双眼突然闪过一丝亮光,随即又如火般熄灭。她淡淡看向那边的三人,“你倒是有胆量,你难道不知道,你来我这边会死得更快?”

    说完,她抬腿一脚将宋暖踢了出去。

    砰!

    宋暖落到了三人的脚下,痛得她吡牙咧齿。

    妈蛋!这是押错宝了?

    她抬头看向那边的人,只觉她又将头埋在双膝间,跟她刚进来时保持着一样的姿式。

    “你还想寻姓颜的庇佑?你是脑子坏了吧?这些年头,但凡想靠近她的人,哪个不是伤,就是死的?”

    “大姐,动手吧。这丫头就是找死。”

    “大姐,按老规矩。”

    “好!”那人挥挥手,另外两个人就在宋暖身旁蹲下身子,“啊啊……”

    砰砰两声巨响。

    趁其不备,宋暖将二人踢了出去。

    她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背向左边的人,所以,这个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发现颜晴已抬头朝她看过来。

    宋暖扎好马步,双拳紧握,厉目眯起,“你们不要过来。”

    “哎哟,原来还是个练家子。看来是我们姐妹三人低估你了。老二,老三,你们不想出口恶气,收拾收抢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闻言,那地上的二人爬了起来。

    “是,大姐。”

    “不知天高地厚?”宋暖反问,低笑,“我可是刚从外面进来,自然是比你们清楚的。真正如井中之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怕是你们吧?也是,谁会说自己狗屁不懂呢?”

    颜晴的眼睛亮了一下。

    有点意思的小丫头。

    死到临头了,还敢挑衅敌人。

    “不知死活!”

    “谁死谁活,现在下结论,还为之过早吧?”那三人迅速的将她围了起来,宋暖转动着身子,已准备好与人近身博斗。

    她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活,还是死。

    那都得在她尽力一博之后才能有了定论。

    坐着等死,那不是她宋暖的风格。

    “上!”

    “啊啊啊……”

    砰砰砰……

    一时,牢房的最里面那一间里,不时的传来尖叫声,砰砰重物砸地声。外面的人皆是当听不见,该干嘛就干嘛。

    狱卒就更加冷淡了。

    他们根本就不管,听见了打斗,反而笑得更开心。这是上面给下来的命令,宋暖就得死在牢房里,而又与他们无关的那种死法。

    “倒是有点意思了。”为首的女子看了看倒地的两个人,“看来,非得要我动手了。”

    宋暖抿着唇,手背用力的擦去嘴角的血丝。

    然后重重的朝那人呸了一口血水,跩跩的勾了勾手指头,一脸傲娇,“来啊!姑奶奶也不是病猫,能站着死,就一定不会跪着死。想让我死,你们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死丫头,嘴还很硬。”

    “老二,老三,起来,一起收拾了这丫头。”

    “是,大姐。”

    那二人又爬了起来,她们从身上摸出一把匕首,寒光闪了下。宋暖眯起的眸子更加凌厉,这是早有预谋啊。

    她也从身上摸出匕首。

    自从置办了这把匕首后,她就一直随身携带着,也是看到她们用匕首,她才想起自己也有。

    “大姐,她……”

    “不用再等了,直接了结了她。”

    “是!”

    片刻,牢房里又开始了激烈的打斗。左边角落那人静静的看着她们四人打架,看着宋暖被点了穴道,被压在地上,被三人摸去身上值钱的东西。

    她面无表情,仿佛在看一出戏。

    “大姐,这块玉佩不错啊。”

    “老三,让我看看……”

    二人抢夺着,结果手中玉佩抛了出去,直直的砸向颜晴。

    咻……

    没有玉佩落地碎了的清脆声,颜晴伸手就稳稳接入掌中。她的手指摩挲着玉佩上的纹路,突然全身僵直。

    这是?

    “晦气!”那边的人不甘,“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用的东西,却又便宜颜晴,真是倒霉。”

    “杀了她!”

    “是,大姐。”

    二人高高举起匕首,目露凶光。

    宋暖被她们称为大姐的人点了穴道,根本动弹不得。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把泛着寒光的匕首离她越来越近。

    完犊子了。

    这下回不去,而且还要死在这异世了。

    温崇正,我要毁约了,对不起!

    意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耳边传来砰砰几声,随即就传来那三人不敢置信的声音,“颜晴,你疯了是吗?这人不是你能救的,你是不是不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还顾好你们自己吧。”颜晴跩跩的声音传来,“把人的穴道解了,让她过来,否则,不能活着出去的人是你们三个。”

    “你……颜晴,为什么?你从来不多管闲事的,而且任何想要靠近你的人,你都毫不犹豫的踢到我们这边来的。”

    “那是因为那些人没意思。”颜晴打量着宋暖,“这个丫头有点意思,我看上了。”

    “可她是……”

    “谁问,往我身上推就是了。我颜晴怕过吗?”

    颜晴霸气的一堵。

    那人就不说话了。

    “快点!不要让我一直催,我最缺的就是耐心了,这点你们应该是清楚的。”

    颜晴催促。

    那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颜晴,又疑惑的看了看宋暖。终是挥挥人,让人过去把宋暖的穴道给解开了。

    呼……好痛好痛!

    全身都痛!

    宋暖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又被那两人架起来,直接丢了出去。

    砰!

    她准确无误的趴在颜晴面前,只要抬头便与颜晴四目相触。

    “你为什么要救我?”

    “救你?”颜晴反问,随即笑了,“从十八年前开始,我就再不救人了。我、只、杀、人!”

    她一字一顿的说着,然后哈哈大笑。

    “哈哈哈!”

    宋暖蹙眉,只觉这笑声背后充满凄凉和悲愤。

    这又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啊。

    那边三人朝这边看过来,见颜晴笑疯了,她们皆是抖了抖身子,有些可怜的看了宋暖一眼。

    这是要被生剥了,还是活吞了?

    三人表示,挺害怕的。

    “别笑了!”宋暖伸手拍了拍颜晴的膝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别笑了!你这笑声比哭还难听,听着让人不舒服。”

    咝咝咝……

    那边传来几声倒抽声。

    宋暖没有理会,而是爬起来,挨着颜晴坐了下来。

    “谢谢!谢谢你救我一命。”

    体温透过两人的衣物传过来,颜晴一怔,扭头怪怪的打量着宋暖。第一次,十多年来的第一次,有人敢这么亲近的靠着她。

    十多年来,她第一次感受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体温。

    默了许久,她问:“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怕!”宋暖点头,“谁不怕死啊,我也怕的。但是真要死在这里的话,我不如死在你手里。那三个人……”

    她说着顿了顿,勾唇讥讽的笑了,“太脏了!”

    “噗……”颜晴被逗笑了。

    她这一笑,不仅宋暖怔住了。那边的三人直接傻眼,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与她们一起关了十年的人。

    可没谁听过她笑啊。

    平时,她连话都不说。

    如果不是颜晴的武功高,她们几人近了她的身,否则她们早把这人给收拾了。

    颜晴伸出手,一脸严肃的看着宋暖,“这个玉佩,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宋暖低头一看,便要伸手去拿。

    颜晴迅速的闪开,又问:“这玉佩是从哪里得来的?”

    宋暖蹙眉。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玉佩是从哪得来的?如果你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你就是再合我脾性,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给杀了。”

    宋暖的手摊在她面前,“你先把玉佩还给我,这个玉佩对我说来,它很重要!”

    它是温崇正的。

    它和温崇正脖子上的那一块是一对的。

    不知为何,此刻想到温崇正,宋暖的心有一种不同以往的感觉。那个病重愁容的人啊,如果知道她被关进了牢里,他会怎样?

    他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

    这一着急上火的,他会怎样?

    心,狠狠的抽痛几下。

    颜晴打量着她,许久才把玉佩放回她掌心里,“告诉我,这玉佩你是怎么得来的?我玉佩应该是一对的,为什么你会有一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