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对对!”杨老爷子忙点头,突然又怔怔的看着唐乔,“阿乔,你说是为了宋暖的事来,那……”

    他又看向温老太他们。

    温老太:“我们也是。”

    “你们是?”

    “暖暖是阿正的媳妇。”温老太看向杨老爷子。她知道,他听到这里,也大概猜到了。

    “官府来过我这了,问了药方子的事。说是宋暖已经承认是她开的药方子,所以,我们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杨老爷子不再说旁的,直奔宋暖的事。

    “现在的关键是确定暖暖在牢里是平安的,然后,我们再想办法推翻暖暖没有行医木牌就开药方子抓药。”

    温崇正扭头看向杨老爷子。

    “叔公,有办法让我去看看暖暖吗?”

    “听闻,周大人下令,在案子没有查清之前,不准任何人去探监。”既已知道宋暖和温崇正的关系,他也就能理解温崇正的焦急了。

    现在他也急。

    宋暖不仅是他孙儿的朋友,还是他恩人的儿媳妇。

    “买通狱卒,悄悄的见一面,这应该有办法吧?”

    “我去运作一下。”

    “多谢叔公。”

    杨老爷子微微颔首,看着他的目光很是复杂,“听阿安说你的身体不太好,等一下我让人找大夫过来给你诊诊。在事情没有解决前,你们祖孙二人就先住我这吧。”

    “麻烦叔公了。”

    “不麻烦,应该的。”

    唐乔忍不住的问:“叔公,按说阿安应该前些天就要回来了,他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到家呢?他说早已写信通知神医,现在有神医的消息吗?”

    “快到家了。”

    “神医呢?”

    “他这一趟就是亲自去接神医的,一起往家里赶了。”杨老爷子的目光,又移回温崇正身上。

    这模样似乎真的病得不轻。

    闻言,唐乔松了一口气。

    温老太双目惊喜的看着杨老爷子,“杨大哥,你们帮阿正找了神医?可是黑龙山的那位?”

    “正是!”

    “这真是太好了。”

    温老太高兴的看向温崇正。

    有救了!康复有望了。

    以前温老爷子在世时,也四处打听黑龙山那位神医的消息。可神医就是神医,喜欢四处游历,他们每一次都扑了个空。

    来来回回,又派人四处打听。

    这也是温家的底蕴日渐单薄下来的原因之一。

    “爷,已经安排好了,客房也让人收拾好了。”阿福进来回禀。

    “阿福,你替我去打听一下宋暖在牢里的情况。不管用什么办法,你要争取一下我们能尽快到牢里见人的机会。”

    “是,爷。阿福这就去安排。”

    “去吧,越快越好。”

    “是。”

    阿福匆匆进来,又匆匆离开。

    杨老爷子陪着几人说话,外面天已黑尽,杨家人陆续过来见客人。杨家元爷,二爷看到温老太时,全都一脸欣喜,一口一个婶子的喊着。

    大厅里,摆了三桌酒菜。

    在酒菜上满后,老爷子一声令下,众人入席,规规矩矩的坐着吃饭,除非老爷子开口问问题,否则没人随便开口说话。

    “酒来了!”

    何菊领着丫环端着刚温好的酒过来。

    杨老爷子听到她的声音,不由的蹙眉,偏头看向一旁的杨二爷。杨二爷立刻看向何菊,尴尬的问:“阿菊,怎么是你送酒过来?”

    “二爷,我……我就是温个酒,也没做别的。”何菊咬咬唇,有些怯意的应道。

    “这些事交给下人就行了,你身子不好,回院子歇着吧。”当着众人的面,杨二爷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让她回去。

    何菊朝众人福了福身子,“好的!”

    这时,她对面的温老太抬头朝她看过来,何菊也正好望了过去。四目相触,两人皆是愕然。

    温婶?

    何菊?

    她怎么会在这里?

    温老太看向杨老爷子,问:“杨大哥,这位是?”

    闻言,何菊的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无色,满目不安的看着温老太。温婶要干什么呢?她是想捅破自己吗?

    杨老爷子的脸色微沉,剜了杨二爷一眼,“我家老二的妾室,阿兰问这个是?”

    “没什么事,就是瞧着不太像下人,所以就多嘴问上一句。”

    呼……何菊听着,骤松了一口气。

    她手里拿着托盘,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温老太突兀的问了一句,“杨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去牢里看看宋暖?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宋暖?牢里?

    哐当一声,何菊手中的托盘掉在地上,酒壶碎了一声。何菊连忙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蹲下去捡瓷碎片。

    众人皆吓了一跳。

    杨二爷不顾众人的目光,骤步走过去。

    “阿菊,这事让下人来做,你别伤了手。”

    他刚说完,何菊就倒吸了口气,指尖上鲜血汩汩。

    还是割到手了。

    杨二爷拉起她,抽出手绢把她的手指包了起来,紧紧的按着,“我先送你回去。”

    说完,半拥半拖的带着何菊离开。

    温老太若有所思的看向那二人的背影,轻声一叹。

    世界可真小啊。

    吃完晚饭,阿福就亲自带着温老太去客房。温崇正没在厅里一起吃饭,因为他早就撑不住了。

    “阿来,公子喝过药了吗?”

    温老太进屋就问。

    “刚喝下。”赖喜来急问:“老夫人,可有夫人的消息?公子一直担心着,晚饭都没动几口。”

    阿福:“已经在寻人疏通了,晚一点或许就会有消息了。”

    “咳咳咳……”温崇正咳了几声。

    “阿正,你怎么样了?”温老太连忙上前去给他抚背,“你别着急!这打通关系,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行的。阿乔也去动用唐家关系了,你别急!暖暖会没事的。”

    “咳咳咳……”温崇正越咳越厉害,几次话到嘴里,又被咳嗽压了下去。

    温老太抽出手绢。

    温崇正已先她一步,取出黑色的手绢捂着嘴。自从他知道自己咳血后,便让温月如给他备了几条黑色的手绢。

    这样子,他便能不让人看见他咳血了。

    过了好一会儿,温崇正才停止咳嗽。

    “祖母,我没事!我只是担心暖暖,这背的人也不知是什么用意,我真的不敢深想。”

    “那就别多想,相信暖暖吉人自有天相。”

    温老太见他这样,眼泪都要出来了。

    闻言,温崇正苦笑了一下,“她是暖暖啊。”

    对方是宋暖,他怎么做得到不想不念不顾不忧呢?

    做不到啊!

    吧嗒!温老太的眼泪掉下来,紧握住他的手,“阿正,正因她是暖暖,所以,你才要保重自己啊。”

    “我会,我会的!”

    他像是在向温老太保证,但更是对自己的保证。

    他一定会保重自己。

    “阿正。”唐乔一脸急色的从外面进来,看见温老太也在,忙招呼:“叔婆。”

    温崇正一脸希翼的看着他,“阿乔,有消息了吗?”

    唐乔点头,“有!过了子时,牢房就换人轮值,我已经买通了关系,晚上我替你去一趟。你放心!我问过了,小宋在里面没事。”

    “不!我也要去!”

    “可是,你?”

    “我没事!我可以坚持的,我一定要亲眼看到暖暖没事。”温崇正一脸坚毅,没人能够劝住他。

    唯一能降住他的人,此刻,正在牢房里痛得咬牙切齿。

    唐乔与温老太对视一眼,点头,“好吧!我陪你一起去。”

    “你们聊着,我去告诉老爷这事。”

    阿福离开。

    温老太坐了下来,听着唐乔和温崇正说着话,她的思绪却又绕到了何菊身上。

    她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成了杨二爷的妾室?

    牢里。

    狱卒送了晚饭进来,特意往宋暖身上扫了一眼,见她闭目靠在颜晴身上,眼底有着丝丝惊讶。

    这个颜晴今天是改性了?

    怎么对新来的友好起来了?

    “吃饭了。”

    左边的三人立刻冲上去端东西吃。

    狱卒斥道:“别抢!各吃各的。”

    三人忙点头。

    闻言,宋暖打了激灵,猛的睁开眼,目光落在那木栏栅前的托盘上。一共是五碗饭,饭上面已经铺了菜。

    “喂,宋暖过来端饭过去。”狱卒喊道。

    颜晴拍拍她的肩膀,“去吧。”

    “你,把颜晴的端过去。”狱卒指了指面前的第二碗饭,宋暖一直观察着狱卒,便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

    心里更加笃定一些事了。

    这碗饭,怕是也有问题。

    不端不行!

    让人狗急跳墙的话,她就更没活路了。

    “是,我立刻给她端过去。”

    宋暖走过去时,与左边排行老三的擦肩而过。她阴恻恻的看了宋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宋暖别开眼,径自走去端饭。

    她故意去端第一碗,狱卒立刻斥道:“最后一碗才是你的,这饭也是先后顺序,你可知道?”

    宋暖抽回手,移去端了最后一碗。

    “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她抬眼看去,正好捕捉到狱卒来不及敛起的得意。

    果然有问题。

    “快去吃吧,大晚上的,你们不准闹事,否则……”他抽出鞭子用力挥向木栏栅,啪的一声,“否则的话,你们就等着吃鞭子。”

    几人点头。

    宋暖也低应了一声。

    她端着碗,一步一步的走向右边的颜晴。

    “前辈。”

    “嗯,坐下来吧。”

    宋暖点头,挨着她坐下。

    那边的三人已经囫囵吞枣的吃了起来,大口大口的扒着饭,偶尔抬头朝这边看上一眼。

    宋暖瞧着她们的样子,暗暗笑了。

    “前辈,多谢你伸手相助。宋暖怕是没有机会回报你了,”她放下碗,伸手取出玉佩。

    “这个,你应该挺喜欢的,送你吧。当……当是念想。”

    颜晴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饭。

    然后,她把自己的放下与她的调换了下,“你吃我的,看起来你的味道应该会好一些。”

    宋暖飞快的去夺碗,两人一来一回的,不知怎么回事碗就朝左边的三人飞了过去。

    哐当一声脆响。

    碗摔在地上破了,饭菜撒了一地。

    那三人愣了一下,随即骂道:“宋暖,你是什么意思啊?你有饭不吃,这样撒在地上,你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宋暖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们,“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你就是故意的。”

    “我为什么要故意?”宋暖摸摸肚子,可怜兮兮的道:“我这都差不多一天没吃东西了,早就饿了啊。”

    “老大,老二,别理她!”

    老三出声,拉住她们,“我们吃饭,她现在有颜晴撑腰,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的。”

    “颜晴?颜晴了不起啊,我们也是看到多年住在同一牢房的情分上,不然早把她姓颜的收拾了。”

    哐当……

    颜晴手中的饭碗砸过来。

    三人瞪大双眼,“你你你……你敢砸碗?”

    “我还有什么不敢的?是他们不敢杀了我罢了,又不是我不敢死!”颜晴动了下身子,身后立刻发出当当的铁链碰撞声。

    宋暖扭头看去,这才知道颜晴背后有两条大铁链。

    只是这铁链怎么从前面看不到呢?

    宋暖凑近。

    一看吓一跳。

    这……这铁链是从她衣服里穿出来的,这代表着什么?她猜得到。宋暖的头皮发麻,眼眶发热。

    “前辈,你这是?”

    “没事!也就是被两条大铁链锁了琵琶骨,那钩子都在身上十几二十年了,这就像是我身上多长了两根骨头。我习惯了。”

    颜晴淡淡的解释。

    她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像是多长了两根骨头,十几二十年了,习惯了?

    宋暖努力的消化着这些信息。

    “前辈。”

    “他们怕我跑了,打不过我,便只能用这样的损招把我关在这里了。否则凭几个老弱病惨的狱卒,他们也能拦住我?”

    “前辈,他们为什么要关你?”

    “大概是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吧,大概是他们觉得我知道小公子的下落吧。可是,他们不知道,我比他们还想知道小公子的下落。”

    说完,颜晴朝她眨眨眼,忽地笑了。

    她是真正的笑了。

    这些蠢材把她关在这里快二十年了。不但没有从她嘴里撬出关于小公子的下落,还把小公子的消息带给了她。

    真是蠢得可以。

    “他是你的小公子?”宋暖问。

    颜晴笑了下。

    不用回答,宋暖已经猜到了准确的答案。

    ------题外话------

    亲爱的大宝贝们:

    因为大妞妞的闺女快要小升初了,最近晚上要陪娃复习,所以更新时间调整为中午12点以前。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