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消息了,有消息了啊,大好的消息啊……”张自强一脸喜色的来到工地。

    “村长,有什么大喜事啊。”

    “村长,是不是主人家的事情,有结果了?”

    “村长……”

    工人们迅速的围上来。

    张自强笑不拢嘴的点头,“刚才我在家里接待衙门的人,他们带来了好消息啊。谷神医亲自去了一趟衙门,说是主人家的医术是他教的,还要求不及笄前不能露出医术,也不能告诉别人,她医术的来历。”

    “谷神医?就是那个黑龙山的谷神医吗?”

    “对!就是那个谷神医。”

    “早就听说谷神医的性格古怪,村长刚说的那些,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原来她是神医的徒弟,怪不得懂得这么多。”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开了。

    张自强心里高兴,便也没催着让他们立刻干活。莫宗乐呵呵的抽出旱烟杆,“亲家公,我们到外面坐一会,抽会烟?”

    “行!走吧。”

    两亲家坐在一起,一起塞了烟丝,张自强帮莫宗点烟,然后就一起氤氲的抽了一会。

    莫宗看到不远处的松树下,张陆生端了碗水过去宋玲喝。一时想到两人差点被砖砸中的事。

    “亲家公,你瞧瞧那对小人儿?”

    张自强扭头看去,“宋玲怎么来了?”

    莫宗便把宋玲救张陆生的事说了。他没有调侃的意思,只是言语中怜惜宋玲。

    “这小丫头片子倒真是胆量过人,当时那情况,陆生小子都吓呆了,她倒能立刻反应过来。”

    张自强叹气,“他们姐弟三人都是可怜人,小小年纪,爹死娘跑,别说外人欺负他们,就是在宋家,也那过着连牲畜都不如的生活。”

    唉……

    两亲家同时叹气。

    “现在这新屋马上快要建起来了,是非之事也有了结论,希望他们的日子能够越来越好。”

    ……

    “娘,你这是怎么了?”温月娥从外面回来,看见李氏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连忙上前。

    李氏扭头看去,眸中带泪。

    “月娥,我的乖女儿,你娘都要被人给打死了啊。呜呜呜……”

    “娘,到底是怎么了?”

    温月娥可不信,这宋暖不在家,谁敢打她娘啊?

    李氏指了指桌面,“去给我倒碗水。”

    “哦,好。”

    “娘,起来,慢点喝。”

    李氏喝了一碗水,喉咙好受了一些,便哭道:“那二房现在是眼中无人了,连白氏都敢反我了。闺女啊,你听话,一定要嫁户好人家。这样娘在她们面前才能硬气起来。”

    又听李氏提起嫁人,温月娥顿时沉下脸,“娘,你要是再说这事,我就出去了。你也别怪我不爱听你说话。”

    “你?”李氏气结,“你怎么也跟那些人一样?一天不气我都不行吗?我费力不讨好的为你寻觅好夫家,难道我还做错了不成?”

    “娘,你没错!但是,你也不能逼我啊。这是我一辈子的幸福,我不能全听你的。”

    “难道要我听你的?”

    “娘。”

    “月娥,你和那人是不可能的,别说我和你爹不同意,你祖母和宋暖他们都不会同意。你说说你,你一个好好地姑娘家,为什么要选这么一棵快枯了的歪脖子树呢?重点是这树眼里还没有你,你说你的固执有意思吗?”

    每回提及这事,母女二人总是说不到几句,就吵了起来。

    “我这不是固执,你根本就不懂。”

    “我不懂,你一个丫头片子就懂了?”

    “你就是不懂。”

    “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

    “我没有!只要你……”

    “不逼你成亲是吧?”李氏怒火烧心,“没门!除非你不是我李小云的闺女,否则,你的亲事就只有我说了算。”

    “娘,你还讲不讲道理啊……”

    “你们又吵什么?”温老大和温晗从外面进来,见他们母女二人吵得面红耳赤,连忙上前去劝架。

    “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大白天的躺床上了?”温晗问。

    李氏低头拭泪,“那二房的人如今也开始欺负人了,那宋玲往地上撒了一把黄豆,我摔跤了,那白氏还敢跟我动手。尤其是那温月初,她那架势像是要吃人一样。”

    宋玲跑了之后,她就把白氏按在地上收拾。

    后来温月初回来了。

    推搡之间,她没讨到好。

    温晗咬牙,“又是温月初?”

    闻言,李氏问:“阿晗,这个温月初也做了什么让你不痛快的事?”

    温晗攥了攥拳头,恨恨咬牙,“她除了温家丢脸,她还会什么?”一句话带过,没提那晚废屋的事。

    “今天休沐了吗?还是你有什么急事要回家办理?”

    “休沐了。”温晗压低了声音,问:“我收到消息,宋暖被放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李氏一脸惊讶,“没有行医木牌就抓药,而且听说那药方里还有砒霜,知县大人怎么会放她出来?”

    “娘,这事千真万确。”温晗又道:“我舅捎来的信,不会有差。听说是杨家出面找了谷不凡,谷不凡出面说宋暖是他的徒儿。”

    “谷不凡?”

    “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住在黑龙山的神医。”

    “神医怎么会认识宋暖?还收她为徒,这怎么可能呢?”李氏百思不得其解,但她断定宋暖不是什么神医的徒弟。

    宋暖除了这次去县里,怕是最远的地方也就是镇上了吧?

    她上哪去认识神医?

    这话,别人信!

    她可不会相信!

    “应该快到家了,这事不管是不是真的,但她会医术,而且平安出来的,这是事实。”温晗也想不通,为什么宋暖突然就与谷不凡也扯上了关系。

    “事实什么啊,事实就是她是个妖怪。她就……”李氏瞪大双眼,这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温晗皱眉,“那事不是谣言吗?人家都澄清了。好端端的人,又怎么会是什么妖怪呢?”

    李氏看向温老大。

    “阿贵,你说!这事我也说不清楚了。”

    这时,温月娥一下子就忘了前面的不愉快,瞪大双眼看着自家爹娘,“爹,娘,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和我哥?”

    李氏推了一下温老大。

    “你说。”

    温老大皱眉,“没什么事瞒着你们,只是我们也不确定。外面传她是妖,而我们这些家人更清楚她的突然变化。虽然是澄清了,但并不表代她就不是啊。我和你娘曾经亲眼看见她进了鹰嘴峰深处,那地方就是十个壮汉结伴,也不敢进啊。当天,她是一人独自进去的。”

    瞧着温晗的脸色变了几变,温老大又道:“阿晗,她以前是一个怎样的人,你最是清楚。现在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这怎么也解释不了啊。我自小跟着我爹走南闯北,什么怪事都听过。这世上如果说真有妖什么的,我也相信。”

    温晗紧攥着拳头,久久不语。

    温月娥则是脸色煞白,“爹,娘,我们……我们跟着一个妖怪住在一起,以前还得罪她那么多次,那她会不会……会不会吃人啊?”

    李氏抓紧她的手。

    “不会!这事也只是我们怀疑,是真是假,也说不清楚。如果说是,她为什么没有一点伤人的本事?如果说不是,那她为什么又变化这么大?”

    这事似乎越说越玄幻,也越是解释不了。

    “我不相信!”沉默了许久的温晗摇摇头,“真是妖怪的话,她能做的事就太多了,可她都没做啊。”

    温老大也点头,“或许是我们想多了吧?”

    这些天,他也反复想过了。

    如果宋暖是妖,那她怎么可能被关进牢中?

    如果宋暖是妖,那她又怎么会治不好温崇正?

    可如果不是妖,那她为什么变化这么大?真的只是因为生活所迫吗?

    “爹,到底是还是不是?”温月娥抓住温老大的手,一脸怯意。

    温老大摇头,“我也不知道。”

    温晗沉声道:“不是!如果是的话,我们大房的人没一个能活的。这事以后都别说了,没有的事。”

    “大哥。”

    “月娥,我说不是,你该相信。”

    “哦。”温月娥半信半疑,心里七上八下的。

    “娘,你这是怎么了?”温晗问李氏。

    “还不是二房的那些人,现在一个个都仗着宋暖,根本不将我放在眼里。连个小傻子都欺负我,我当真是忍不下这口气。”

    闻言,温老大蹙眉,“你又跟她们起冲突了?我不是劝过你了吗?现在分家了,我们过自己的日子,别再与她们起冲突。”

    “难道我要任由她们打骂了?你知不知道,那小傻子撒了一地的黄豆,让我摔了一跤?我现在全身都痛,这是我跟她们冲突吗?”

    李氏说着,趴在枕头上哭了起来。

    温老大不知该怎么说她,只好岔开话题,“那你和月娥怎么又吵起来了?”

    “爹,我娘又逼着我嫁人。”温月娥说起这事,又开始闹情绪,“爹,我说了,我不嫁,我就不嫁!”

    “月娥。”温晗低斥一声,“你也年纪不小的,爹娘哪有一直留着你的?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老话吗?这姑娘再好,留来留去也留成仇。”

    “大哥。”温月娥跺脚,“大哥还没娶妻呢,我这个做妹妹的,不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