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杨老爷子点点头,“阿安,就让阿晗领着你四处走走。小宋今天很忙,你就别麻烦她了。”

    “是,祖父。”

    “多谢叔公体恤。”

    杨老爷子发话了,自然没谁再反驳。

    李氏和温月娥悄悄打量杨安,宋暖都是看在眼里的。现在温晗又要领着杨安四处走走,这个让宋暖挺不安的。

    大房今天不会是打着杨安的主意吧?

    杨安是唐乔的,也是她的朋友,她断断没有眼睁睁看着的道理。

    三人一起出了堂屋。

    宋暖往院子里看去,然后扭头看向杨安,“阿安,你上回不是说想要认识一下莫叔吗?走!你跟我一起过去,我给你介绍一下。”

    她朝杨安示了眼色。

    杨安会意,便附合道:“是啊,看了你家的房子,我更想认识认识他了。我准备建别院,正好问问他开春后有没有时间?”

    “那走吧。”

    温晗全程微笑,抬脚也要跟上来。

    宋暖顿足,扭头看向温晗,“你就在这里等一下吧,我们很快就过来。我听说杨叔公喜欢折扇和字画,你或许可以考虑送一件,毕竟你年纪轻轻就是秀才公了。”

    闻言,温晗双眼骤亮,看向杨安。

    无声确认。

    杨安立刻点头,“没错!我祖父最是喜欢折扇和字画,如果将字画弄在折扇上,他更是喜欢。”

    “那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温晗立刻满脑子的构思着折扇上的字画。

    杨安与宋暖并肩而行,“小宋,有什么事吗?”他知道,宋暖有话要对他说,而且还不想让温晗听到。

    “阿安,这大房一家人从昨天开始就很不对劲,这时温晗又对你这般热情。等一下你凡事小心一些,明白了吗?”

    宋暖细声叮嘱。

    杨安点头,“我明白了。”

    两人说完话,就沉默走到张自强那一桌,“叔公,强叔,莫叔。我朋友杨公子想过来认识大家一下。”

    话落,杨安立刻朝几人拱手,“张叔公,强叔,莫叔,晚辈杨安。”

    他没有一点架子。

    三人起身,回他一礼。

    “杨大公子,幸会。”

    “几位长辈客气了,叫我阿安就行了。我和阿正、小宋都是朋友,总是听他们夫妇提及几位对他们的照顾,所以我想过来认识认识,同时,替他们谢谢几位。”

    杨安说着,又拱拱手。

    三人又忙回礼。

    一旁的宋暖瞧着尴尬,这几个人太拘着了。

    “阿安,你去吧,他在等着呢。”

    “好!”杨安看向面前几位,“那我就先过去了,晚点开席了,我再过来找几位喝酒。”

    “好的,杨公子。”

    杨安颔首,转身朝温晗走去。

    “阿正媳妇,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张自强问。

    宋暖摇头,伸手提起茶壶,替他们几人满上茶,“阿乔今天把酒楼的小二和大厨都带过来了,好多事情都不用我们再忙了。”

    张老爷子抬头看着她,“阿正媳妇,你和阿正的这两个朋友,真是不错。虽然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可却没有一点架子。”

    “是啊!杨公子和唐公子真是不错,跟我以前见的大户人家都不同。他们是真的结识朋友,没有门第之见。”

    莫宗也附合。

    宋暖放下茶壶,点了点头,“是啊,他们都是我和阿正值得深交的朋友。”

    温晗自己就头一回进这里,只是带着杨安转了一圈,便问:“杨兄,你要不要到这外面的四周走走?”

    杨安想拭探一下温晗打着什么主意,便顺着他的意思,“行啊,走吧!”

    “杨兄,请!”

    “请!”

    二人进了后院,后面的院子里空荡荡的。因为是冬天,花草也没种。不过,一垄一垄的地倒是整平了。

    “小宋把这里地整得像菜地一样,她不会是想在自家后院种菜吧?”

    温晗摇摇头,“我这二弟妹的想法总是稀奇古怪的,我也不知道,她把地整成这样是要种什么?”

    “哦?”杨安歪着脑袋打量着温晗,“我上回来村里时,听有人在议论,似乎说你和小宋曾经订过亲?”

    温晗愣了下,点头,“是的。”

    “为什么退亲了?我听说是你要退的。”

    “杨兄,这事……过去了。现在暖暖也嫁给我二弟了,他们夫妇感情这么好。过去的事,我觉得没必要再论谁是谁非了。”

    温晗的语气中隐有无奈,又有欲言又止。

    如果对方不是杨安,那么一听,还会联想这事温晗是受害人。还会觉得一定是宋暖在与温晗有婚约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温晗才不得不退亲。

    杨安淡淡一笑,点头,“也是!一切都过去了。小宋也算是苦尽甘来,守得云开初见月了。”

    宋暖苦尽甘来?

    温晗闻言,眉头紧皱。

    这话是指他是宋暖的苦,而温崇正是宋暖的甘吗?

    “杨兄,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没误会啊。”杨安摇摇头,“谁没有年少无知过呢?走吧,不是要带我四处走走吧。要不,咱们从这后门出去?”

    温晗点头,“好的。”

    嘎吱……

    两人打开后院门。

    “月娥,你怎么在这里?”

    温月娥转身看过来,惊讶的道:“大哥,杨……杨大哥,你们怎么出来了?”

    杨安隐隐有些明白了。

    他勾唇,讽刺的笑了。

    这是想给他和温月娥制造偶遇的机会?

    “我想看看小宋新屋周围的环境,所以就麻烦温兄带我四下走走,没有想到温四妹也在这里。”

    “我……我是觉得里面有些闷,所以出来走走。”

    “一个姑娘家在山下走动,这不太安全,温四妹还是回去吧。”杨安推开门,“回吧。”

    温月娥紧抿着唇,瞥了温晗一眼。

    “哎呀!”这时,温晗痛苦的叫了一声,抱着肚子就往里跑,“杨兄,对不住了。我肚子突然有点疼,我先去方便一下。月娥,你先陪杨兄四处走走。”

    “大哥……”温月娥眼睁睁的看着温晗跑了。她抬头看向杨安,“杨大哥,要不,我们……”

    “……”杨安静静的看着她。

    咻……突然后面林子里传来口哨声,温月娥一惊,连忙跳到杨安身后,吃惊的探首看去。

    唐乔背着一大竹篓的松叶,手拿着铁耙,吹着口哨从林子里走出来。

    她若有所指的看着杨安和温月娥。

    口哨吹得更加欢快了。

    杨安皱眉,“阿乔,你这是上哪去了?拿着的是什么东西?”

    “铁耙啊,我和家宝一起拢松叶。今天虽然是上门祝贺做客的,但我可不像某人啊。”

    闻言,杨安笑了。

    “某人我怎么了?”

    唐乔看了一脸害羞的温月娥一眼,见她的手还紧抓着杨安的衣袖,脸不由的沉了下来。

    “某人不仅来喝酒,还来见美人,议亲事啊。”唐乔凉凉的看着杨安,“这温杨两家是世交,若是能结两姓之好,倒也是一桩美谈。”

    宋家宝从她身后出来,和唐乔一样的造型。

    背着竹篓,手拿着铁耙。

    温月娥松开手,转身就从院门跑进去了。

    唐乔扭头看了宋家宝一眼,“家宝,我们回去。”

    “好的,唐大哥。”

    “让开!”唐乔的语气不佳,抬眼瞪向杵在院门口的杨安,见他一动不动,还带着探究的目光盯着自己。

    她无由的生出恼火,“好狗不挡道!”

    杨安扣住她的手腕,拉着她退到一旁,“家宝,你先回去。我有话要跟你唐大哥说。”

    宋家宝站着不动,问:“杨大哥,你是想欺负唐大哥吗?”

    杨安错愕,“你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你好像在生气,而唐大哥好像从见到你开始,他也很生气。两个生气的人处在一起,不吵架,也会打架。”

    宋家宝将他们的不对劲都看在眼里,只是他还小,不清楚他们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觉得他们都不高兴。

    杨安:“我不会跟他吵架,更不会打……哎哟……”

    他话还没有说完,唐乔就用力的踢他一脚,趁机抽回手,然后跑着进了院门。

    “阿乔……”杨安被她踢中膝盖,一下没站稳,直接单膝跪在地上。

    宋家宝冲着他摆手,“杨大哥,你以后别对我行这么大的礼了,我消受不了。我回去了!”

    呃?

    他跪小家伙?

    杨安不禁满脑黑线。

    他哪有啊?这孩子到底是聪明,还是装傻。

    杨安站了起来,叹气,只得也回去了。好像从那天开始,他与唐乔就彼此都避着对方,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甚至在想,如果不问清楚了。

    他们别说是兄弟了,就是朋友都做不成了。

    接下来,杨安总是在寻找与唐乔相处的机会,但唐乔总能很技术性的避开他。

    杨安的举止引来了杨老爷子的注意。

    老爷子有一双火眼金睛,一下子就看穿了杨安。这让他更加忧虑杨安的将来,更怕他与唐乔的纠缠不清。

    “阿兰,你就真不考虑一下让阿安做你的孙女婿吗?”

    温老太摇头,“不考虑!”

    “阿兰,你怎么就……”

    “杨大哥,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我不是冲动的决定,更不是为了与你少些来往。我这么做有自己的考量。”

    “什么考量?”

    “第一,月娥与阿安不合适,第二,为了阿正。”

    “月娥不合适,不还有阿富的两个闺女吗?总有一个合适的吧?”杨老爷子不死心。

    “她们也不合适。”温老太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杨大哥,这事不用再提了,不管是谁,又是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同意。你不会不知道我的性子,我不冲动,也很固执。”

    闻言,杨老爷子点头,“行!我不会再提了。”

    “这还差不多,你要是回回都提的话,下次,你来,我就不让你进门了。”温老太笑着打趣。

    “别啊!”

    “你再提,我是会的。”

    “行!我怕你了,我不提,一定不提。”

    “嘿嘿!”温老太笑了。

    这天,午饭吃了一个半时辰,菜冷了再热,酒没了再提,宾主尽兴。傍晚,客人才打道回府。

    宋暖送走了村民和工人,回到院子里时,温月如已经清了两张桌子,并在一起摆着。

    温月初沏了茶,切了些水果,摆上干果和瓜子。

    温老太和杨老爷子、张老爷子他们正围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阿正媳妇,你过来一下。”杨老爷子招招手。

    宋暖走过去,坐下。

    “杨叔公,张叔公,你们今天都喝了不少酒,怎么不先到客房休息一下呢?”宋暖家里客房有几间。

    昨天都打理好,就是怕今天有客人喝醉了。

    她是亲眼看着杨老爷子和张老爷子相识恨晚,两人来来回回的喝了不少酒。而温老大父子又像是有预图一样,敬了杨老爷子不少酒。

    “我们可没有喝醉。”

    “是啊,我们高兴,不会醉的。”杨老爷子从身上摸出一个红荷包,拉过宋暖的手,塞了进去,“阿正媳妇,叔公不知你和阿正喜欢什么,或是家里还缺些什么,这里有些银子,你收着买一些自己需要的。”

    “叔公,我……”

    “别推辞!否则我就不高兴了。”杨老爷子打断了她的话,笑眯眯的看着她,“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感谢上天,他让我还有机会与你们温家人相逢,尤其是阿正。你们成亲时,我不知道,也没备礼,这次啊,你一定要收下。”

    宋暖收回手,点头,“好!我收着。”

    杨老爷子高兴的点头,“好!是个明道识大体的孩子。”说着,他看向杨安,“阿安,你爹和你二叔他们不也备了礼,让你给阿正媳妇的吗?”

    杨安点头,招手让侍从把小匣子拿过来。

    他打开小匣子,把里面的红荷包都取了出来。

    每一个荷包上面都贴了一张纸条,“小宋,这是我爹的,我娘的,我二叔的,我二婶的,还有……”

    他拿着手中稍沉的荷包,顿了顿,道:“这是我二叔的小妾给的,我也不知……”

    闻言,温老太和宋暖都皱紧了眉头。

    何菊?

    宋暖没有接最后一个荷包,“这些我都收下,那个我就不收了。其实也不是我迂腐,而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我不想收一个妾室送的礼。”

    这话虽然伤人,但是宋暖也只有这么说才能拒绝。

    她不会要何菊的一个字的。

    闻言,杨安看向杨老爷子,见他面色不是很好,忙道:“小宋,应该是他听我二叔说了,所以才想着……”

    “阿安,你帮忙带回去。暖暖没拒绝的话,我也会拒绝。”温老太忙为宋暖撑腰,“你们杨家送的礼够厚重了。这位姨娘送的,我们就不收了。”

    杨老爷子抬手,“阿安,收着,还回去。”

    “是,祖母。”

    “二妹,我代表宋家来祝贺你乔迁大喜。”不知何时,宋巧站到了桌前,手里还捧着一个红布包着的木盆,里面放着很多东西。

    这是娘家人要备的东西。

    宋暖没有请宋家人,宋家人也抹不开脸,所以自觉的没来。

    这酒席都散了,宋巧突然出现,倒是让人意外了。

    “滚!我给我滚出去,我们不要你们假惺惺的……”宋家宝从一旁冲出去,用力的推了宋巧一下。

    宋巧倒在地上,衣服里的长命锁掉了下来。

    当,正巧掉在杨老爷子的脚边。

    宋巧倒在地上,抬头委屈的看向宋暖,“二妹,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是真心实意来祝贺你的。我们连酒席都不来,也就是怕给二妹添堵。可是,你乔迁,娘家人不送这些东西过来,这对你们也不好啊。我……我现在就走,你千万别生气。”

    说着,她就要爬起来。

    手掌撑地,掌心的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温晗回过神来,跑过去扶她,“巧儿,你没事吧?啊……你的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