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巧的手掌被擦破了皮,血流了出来,温晗连忙取出手绢帮她把包扎手。

    李氏上前,与温晗一左一右的扶着宋玲起来。

    杨老爷子一头雾水,但这是别人的家事,他端起茶,然后的抿着。

    宋巧站了起后,李氏就体贴的温柔的帮她拍去衣服上的灰尘。

    温老大不悦的看向宋家宝,“阿正媳妇,你弟弟也太冲动了,这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啊。更何况人家还是一片好意呢?人家要是有心来闹事,也会在酒席前来,这会儿,客人都走了,他们过来表点心意,这……”

    温老大说到后面就停了下来。

    这话的意思都出来了,反正就是他们姐弟不懂事,客人上门,人家还备足了礼,而你们不仅赶人,还把人给推伤了。

    杨安和唐乔齐齐看向宋暖。

    宋暖倒像是没事人一样,低头睨了地上的东西一眼,弯唇笑了笑,“我是不是记忆不太好,我们这儿有下午送礼的风俗吗?尤其是所谓的娘家,难道不是进新屋的头一天晚上备东西送过来吗?”

    “刚才大家在堂屋里坐了这么久,难道没有发现那案上摆着两个红布木盆吗?我自知与宋家断绝了关系,也就是没有娘家的意思。所以该备的,我自己备上就行。”

    宋暖看向温老大,问:“大伯父,你既然这么懂风俗礼仪,为什么就忘了这一点呢?下午送礼,于主人家不好。我没有直接把东西丢出大门口,再骂上几句,这已经是很给面子了。今天我家有喜,我不想跟谁闹矛盾,但是如果有人偏要撞上来,那我也不会客气。”

    “你?”温老大气结,又气又尴尬的看向众人,“阿正媳妇,你还讲不讲道理了,我只是在这么多的面前给你把眼前的事圆过去。”

    “为什么要圆过去呢?我宋暖做错了什么?或是说错了什么?”

    温老大甩袖不说话。

    “巧儿,你没事吧?还有哪儿摔疼了?”温晗关切的问。

    宋巧满脸绯红,摇摇头,柔声道:“我没事!这事都怪我,我年纪小,许多规矩都不懂。我看着二妹与家里的关系僵,所以就自己偷偷的问了老人,备了一些东西。本想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没想到……”

    说着,宋巧的眼眶都红了,眸中水气氤氲,她看向宋暖,吸了吸鼻子,道:“二妹,你就原谅我吧,我不是故意下午来送礼的,我只是……”

    她目光往下瞟去,挣开温晗的手就上前弯腰去捡杨老爷子脚旁的长命锁,“它的链子断了……”

    话哽咽住了。

    豆大泪水砸落下来。

    杨安和唐乔看清宋巧手上的东西后,皆是瞪大了双眼。

    宋暖冷冷的笑了。

    原来如此!

    原来他们大房的突然示好,为的就是这一刻。他们是怕自己像上回开工时一样,不让他们入席。

    于是,为了现在这一刻,他们才忍气吞声,突然示好。

    原来啊……这算盘打得真好,真精啊!

    她早前以为大房的目标是杨安。

    原来,他们的胃口可以更大一些。

    这个长命锁代表着什么,她不知道,杨安也没明说,但是一定与杨家有着关系。

    不然,上次杨安不会那么的紧张。

    “巧儿,别哭!回头我带去镇上找工匠帮你弄回去。”温晗心疼极了,连忙安抚哭得梨花带雨的宋巧。

    宋巧捂着嘴,低头呜呜着。

    杨老爷子搁下茶杯,抬眼看去,立刻脸色大变,伸手就夺过宋巧手中的长命锁。

    宋巧吃了一惊,“你……为什么抢我的东西?”

    杨安起身走到杨老爷子身旁,“祖父,你不要激动,更不要冲动,这事孙儿还在核实。”

    闻言,杨老爷子猛地扭头看着他,“阿安,你早就知道了?”

    “有些日子了,只是孙儿还有弄不明白的地方,现在正在核实呢。祖父,我并不是……”

    “阿安,你太过分了。”杨老爷子沉下脸,“你明明知道这个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明明知道的,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就告诉我?”

    “祖父,你也是担心,这事到了最后会让你空欢喜一场?”

    杨安着急解释,心里对温晗是怨上了。

    居然来这一招。

    看来这个温晗是什么都知道,上次也是故意让自己听到长命锁的事。他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

    “胡说八道!这长命锁就在眼前,我还空欢喜什么?”

    一旁的人,全都疑惑的看着他们。

    这是什么意思?

    杨老爷子的眼睛迅速的涌上水气,他细细的打量着宋巧,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甚至是下巴和脸型,还有耳朵都没放过。

    与记忆的人儿对比之后,他眼中的泪意更重了。

    “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啊?”宋巧疑惑的看着他。

    一旁,温晗代她应道:“杨叔公,巧儿今年十六岁零九个月,等明年春试后,我们就准备成亲。”

    “你们是?”杨老爷子看到温晗扶着宋巧的样子,大概明白了。

    温晗应道:“我与巧儿已经订亲了。我现在还只是一个秀才,又想要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备考上,所以,我们两家商量过了,等我春试后就成亲。”

    “巧儿?”

    “对!她是宋暖的大堂姐宋巧。”

    “大堂姐?”杨老爷子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便看向宋暖,“阿正媳妇,叔公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书房?”

    宋暖点头,“当然可以!”

    杨老爷子起身,看向宋巧,温晗,还有杨安,“阿晗,阿安,还有巧儿,你们三人跟我去一趟书房。”

    “是,祖父。”

    “是,叔公。”

    杨老爷子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看向宋暖和温老太,道:“阿兰,阿正媳妇,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

    “您说。”

    “能不能找个人去帮我把巧儿的爹娘叫过来一下,让他们进书房找我们。”

    “我去!我现在就去。”李氏应了一声,人就转身往院门外走去。

    宋暖点点头,沉默的看着杨老爷子他们一起进了书房。

    张老爷子从头到尾都是懵的,“阿正媳妇,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

    “这个宋巧,还有……”

    在场的人都是一脸困惑,除了温老大和唐乔。

    “小宋,我们到外面走走,看看那些人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唐乔起身,率先往院门处走。

    宋暖起身,朝桌前几人点头致意,然后就跟着出去。

    温老太看着地上的东西,吩咐:“老二媳妇,你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一下,装好端到院门外去。等一下宋巧离开时,让她带回去。”

    “好的,娘。”

    温老太看向张家父子,淡淡一笑,“喝茶!咱们可是说好了,今天温张两家人还要一起吃饭的。村长,你的亲家公回你家休息了,晚上也要叫过来一起。这次阿正和暖暖建新屋,真的多亏了你们。”

    “婶子,我……”

    “先听我说。”温老太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该谢的要就要谢,今天谢过了,我们也不会再口头上谢来谢去。阿正和暖暖的路,还很远,以后还有许多要麻烦你们的地方。”

    “能帮的,我们定没二话。”

    “好!我就等你这句话。”温老太点头。

    外面,唐乔和宋暖一起出去,袁掌柜正指挥着小二把东西搬上马车,见他们出来,忙拱手,“东家,宋大厨。”

    “嗯,都收拾好了吧?”

    “收拾好了。”

    “行!你们收拾吧,我们到那边走走。”唐乔指了指屋旁通向后山的小路,“小宋,走吧!看看你想建菜地的地方。”

    “好!”

    弄菜地?袁掌柜看着二人的背影,心想这个宋大厨还真是点子多多。

    “阿乔,你是想说长命锁的事吗?”

    “瞒不了你。”

    “其实,我并不感兴趣,那边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那宋巧与杨家有什么关系,都与我无关。只是,她怎么可能与杨家有关系呢?”

    “那个长命锁是阿安姑母的东西,杨家姑姑满月时,杨叔公亲手给她打制的,她从不离身。后来杨家姑姑与一个江湖中人私奔,听说是产下一个女儿,可杨家姑姑夫妇被仇家所害,那个女婴也下落不明。”

    “十六年了,杨叔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那个长命锁和当年的那个女婴。为了方便寻找,杨家还搬到了秦县,当年杨家姑姑就是在秦县遇难的。杨叔公认为,秦县一定会有线索。”

    听完杨家姑姑的事。

    宋暖大概也捋清了一些。

    可是宋巧的的确确是宋家的孩子啊,可她又怎么会有杨家姑姑的长命锁呢?

    “所以,上次阿安问我关于宋巧的事,他就是怀疑宋巧是他姑姑的女儿?”

    唐乔点点头,“嗯,的确是这样。只是又有许多说不通的地方,所以,他才一直暗中核查,也没将这事告诉杨叔公。”

    她吁了一口气,道:“今天,宋巧突然出现,又那么巧的掉下长命锁。我突然知道了一件事,这应该就是温家大房示好的用意了。他们怕你不留情面的不让他们入席,所以示好是想让你看在温叔婆的面子上,不得不让他们入席。”

    “我也想通了这一点,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宋巧会有阿安姑姑的长命锁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