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氏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挡在温晗面前,“宋暖,你想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

    “滚!”宋暖大喝一声。

    李氏指着她,“你?”

    “让你滚!”宋暖伸手扯开她,李氏一个没站稳,直接栽东瓜式的滚在地上,“天啊,这泼妇又上门打人了……”

    温晗见状,伸手扣住宋暖的手,“宋暖,你怎么又动手?”

    宋暖抬脚用力一踢,温晗向后飞出半米,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

    宋暖不理他,拿着刀往门缝里划了一下,然后门栓就开了。宋暖推门进去,发现温老太倒在床边的地上。

    “祖母。”

    哐当一声,宋暖把手中的菜刀随手丢在地上,冲过去扶起温老太,“祖母,你怎么样了?”

    不对!

    宋暖连忙放下温老太,扶着她侧卧在地上,头稍稍后仰。再解开她的领口和胸前的衣扣,使衣物保持宽松。

    温晗看着宋暖用菜刀开门,这时已知自己误解她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当他听到宋暖的惊慌的声音后,他的心不由的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宋暖,祖母怎么了?”

    “别吵!”

    宋暖斥喝。

    温老太有轻微的嘴歪眼斜,流口水,想说话但是已经说不清楚。她向看温老太的手,见她还能动,这才安心一些。

    轻微中风了。

    幸好自己及时进来了。

    温晗看着温老太现在的样子,已知出事了,忙道:“宋暖,你让开!我抱祖母到床上躺着,地上凉。”

    “不行!现在不行!”宋暖摇头,“你快去取枚针给我,快!”

    这时,温晗也不敢再多想,连忙出去,“娘,快找针过来,祖母出事了。”

    还坐在地上嗷的李氏一听,张着的嘴巴都忘记合拢了。

    温老大从屋里冲出来,“阿晗,你祖母出什么事了?”

    “摔在地上,说不了话了。”温晗见李氏还呆呆的坐在地上,又冲着温老大,喊道:“爹,你快找针过来啊,快点!”

    “哦,好。”

    温老大连忙回屋找针。

    温晗跑回屋里。

    宋暖已经开始在忙了,她手指在温老太身上游走,不时的按按这里,捏捏那里。

    “等一下取了针,用火烧一下,擦干净再给我。我现在没空跟你们多说,如果祖母不能好起来的话,你们就给我等着。”

    一个人出现中风有许多原因。

    不用多想,温老太一定是被气的。

    温晗不敢反驳。

    站在一旁看着宋暖。

    “针找来了。”

    “爹,把针给我。”温晗点了油灯,按宋暖说的把针烧了一下,再擦干净,然后递给她。

    “宋暖,给!”

    宋暖接过针,拉起温老太的手,对着她的指腹刺下去,然后用力挤出黑血,“你来,挤出指腹的血,直到血变红为止。快点!我们耽搁不起。”

    温晗蹲下身子,学着宋暖刚才的样子,照做。

    接着,温老大也蹲下来帮忙。

    三人帮温老太挤完黑血后,大冷天的都汗流浃背,里衣紧贴在身上。宋暖没有放松的时候,只要温老太还不能开口说话,她就放松不下来。

    她弯腰把温老太抱到床上,依照侧躺着。

    又给她按了一会穴道,舒通筋络,看着温老太的嘴不歪眼不斜了,这才全身发软,双腿无力,软软的滑坐在地上。

    她就那样坐在地上,紧紧的看着温老太,“祖母,醒醒。”

    温晗震惊的看着宋暖,目光复杂。

    从宋暖在外面发飙,用菜刀开门,再看着她临危不乱的施救。在这个过程中,他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涌上来。

    专注一件事情中的人,往往是最闪亮,最吸引人的。

    刚才的宋暖就是如此。

    “阿晗。”李氏进来,轻扯了下温晗的衣角。

    温晗看都没看她一眼,伸手去扶宋暖,“宋暖,地上凉,你先起来吧。”说完这话后,不仅是屋里的人,连他自己都惊呆了。

    刚才那话是他说的?

    不敢置信!

    “不用!”

    “阿晗。”李氏吓得声音都变调了,她强行拉着温晗出去,母子二人在院子说话,“阿晗,你是不是中邪了?你刚才看着她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神情?你……你……”

    “娘,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进去了,我祖母还没有醒过来。”温晗心里也乱,不愿正视这个问题。

    李氏强扯着他,“不许!我不许你进去,不许你再靠近宋暖。”

    “娘,我祖母还在里面呢?”

    “可她用妖术蛊惑了你,你不能……”

    闻言,温晗不悦,用力甩开李氏的手,“娘,她不是妖怪。如果以前我还有怀疑,那么从刚才我所见的那一切后,我就不会再有怀疑。她不是!真的不是妖!”

    他看得清清楚楚,也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

    宋暖的对温老太的真心。

    宋暖的紧张慌乱。

    宋暖的行医手法。

    她不是妖怪,一定不是!

    他可以保证!

    李氏瞪大双眼看着他,“阿晗,你……你真的中邪了,你中了那宋暖的邪了。你怎么能帮她说话?”

    温晗转身进屋,“娘,我现在真的不想跟你多说,我祖母还没醒过来。你为什么不着急,反而要揪着这事不放呢?”

    屋里,宋暖无心听他们母子在外面说什么。

    她依旧坐在地上。

    地面冰凉。

    可她却不愿起身,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更加清醒理智。她不能慌,更不能乱。

    “暖暖……”温老太缓缓睁开眼,看着坐在地上人儿,疑惑的问:“暖暖,我怎么了?”

    “祖母,你差点吓死我了。没事了!醒过来就没事了。”

    宋暖喜饮而泣,低头抹眼泪。

    温晗瞧着,心里又是一股陌生的澎湃。

    温老大红着眼眶,急声道:“娘,你突然倒在地上,可把我们给吓坏了。幸好阿正媳妇会医术,不然……”

    “暖暖,扶祖母回去。”

    温老太不理温老大。

    “祖母,我来。”温晗抢先挤到床边,瞥了宋暖一眼,“宋暖刚才忙了很久,应该是累了。从这里回矮麻山不近,我来背你吧。”

    “暖暖,扶祖母回去。”温老太略过温晗,再次重复。

    宋暖明白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的扶起温老太,“祖母,你能走吗?要不,我背着你吧。”

    温老太咬咬牙,“我行!我能走!”

    宋暖点头,扶着她往外走。

    温晗要上前从另一边扶她,温老太甩了下手,“不用你扶。以后,你们大房的事,不用再问我,而我也不会再管。既然分家了,那就分彻底一点,各不相干吧。你们记得把每年要奉养我的银子送去给我就行。”

    她不理这大房的人与事,看看这事说出去,没脸面的人会是谁?

    温老太的脚步沉重,缓慢极了。

    宋暖上前一步,半蹲在温老太面前,“祖母,上来吧,我背您回去。您现在是没事了,但还是要喝药的。快上来吧,我背您回去后,我再上山采些草药。”

    温老太也不逞强,直接趴在宋暖背上。

    温晗和温老大相视一眼,父子二人齐齐跟了上去。

    四人出了院门,一路走向矮麻山。

    路上,过往村民看着宋暖背着温老太,而温老大父子跟在后面,皆是一头雾水。

    “温婶,你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崴到脚了。”温老太淡淡的应了一声。

    村民对着温老大父子指指点点,“你们看啊,温婶怎么不让她儿子或是孙儿背呢?宋暖一个小个子背着她,也是够吃力的啊。”

    “你们可能不知道吧,我听说温婶不同意温月娥与沈大公子的亲事,可温老大夫妇一意孤行。听说,温婶气倒下了。这个时间,宁愿让宋暖背,也不让他们背,明显是生气啊。”

    “那这崴了脚?”

    “一半一半,也有可能不是真的。只是一种说辞。”

    “唉……这温家大房的人啊,还真是……啧啧啧……”

    村民们摇摇头。

    对温家大房的人,很是无语,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温老大父子一路跟到【正阳居】,还在和土的几人看见宋暖背着温老太,连忙丢下锄头跑过来。

    温月初:“二嫂,祖母这是怎么了?”

    “温婶,你哪里不舒服?”

    宋暖一脸沉重,“进屋再说吧。”

    几人忙跟着进去。

    进了院门,宋暖就对温月初吩咐,“月初,不要让他们父子进来,祖母不想看到他们,我这里也不欢迎他们。”

    “好的,二嫂。”

    温月初转身,双臂张开,站地院门下,拦住了温老大父子的脚步,“我二嫂的话,你们都听到了?”

    “月初,你让我进去,那是我娘,我必须要知道她的情况。”

    “我的情况不劳你费心!月初,让他们走!”温老太直接打脸温老大,一点面子都不给。

    反正这大房也不要面子上。

    她还为他们考虑那么多做什么?

    “娘,你就是生气,也请你别这么说啊。儿子不孝,在月娥的亲事上忤逆了娘的意思。只是,娘啊,你怎么就不能为月娥着想着想?这沈……”

    “阿强,帮婶子一件事,让他们离开!我不想看到他们,也不想听到他们的声音。”

    温老太直接请求张自强。

    “温婶,你别动怒,我这就去劝他们离开。”

    “麻烦你了。”

    “阿正媳妇,你快背你祖母进屋歇着,这外面的事交给我。”张自强交待一声,便转身返回院门口。

    他虎着脸,满面冷肃,“话,你们都听清了,那就先回去吧。不管你们有什么事,眼下老人的身体和心情才是最重要的。”

    温老大踮起脚尖看向里面,“村长,我放心不下啊。”

    “呵呵!”温月初呵呵两声,“蒙谁呢?放心不下?你们是觉得没有一次就把祖母气死,所以要继续气她吧?”

    “你放屁!”

    “果然是你放屁,真臭!”温月初用力的扇着鼻前,一副气味难闻的样子。

    温老大气结,指着她‘你你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流利的话。

    温晗哪容得了温月初如此放肆?

    他伸手去打温月初,谁知被她避开。

    “温月初,你眼中还有尊长?”

    “我呸!”温月初用力往温晗脸上呸了一口,气愤严辞的道:“温晗,你少恶心人了。尊长这事你会吗?如果会,那祖母为什么会被二嫂背着回来?你个道貌傲然的,读书读到狗肚子的东西。我觉得你连个人都不配称,新喜厌旧,忘恩负义,唯利是图。像你这种狗东西,你活在这世上,根本就是浪费口粮,刺痛人的眼睛。”

    “你你你……”温晗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却又反驳不了。

    温月初转身跑了进去。

    她心系着温老太的情况,没心情再与这对狗东西父子耗下去。

    温晗见她跑了,挣扎着就想冲进去。

    他想要抓住温月初,狠狠的收拾一顿,让她知道,他温晗没有大胸襟去受人辱骂。

    “温晗!”张自强死死的拦住他,“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主人家不让你进去,你强行进去,那就是强闯民宅了。”

    “村长,我只是担心我祖母。”

    “对啊,我担心我娘的情况。”

    “我看你们是进去打人的吧?担心什么啊?阿正媳妇会医术,人又孝顺,她还会害温婶不成?真要说起害人一事,似乎……”

    张自强没有再说下去,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们父子。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村长,我不是这么想的?”

    张自强问:“真担心你祖母?”

    温晗重重点头,“是的。”

    闻言,张自强冷冷的笑了,“那么就听老人家的,这听话也是一种孝顺。你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你谈什么孝顺?我只会认为,你就是进来闹事的。”

    “村长,我们真的不是。”

    “不是更好,现在你们走吧。”

    “村长……”温老大还要解释。

    这时,温晗拉住了他,看着他疑惑的目光,温晗摇摇头,道:“爹,我们先回去,一直在这里吵闹,影响的人是我祖母。”

    “可是?”

    “走吧!村长还在这里呢,有什么事,他会去告诉我们一声的。”说完,温晗郑重的朝张自强拱拱手,“村长,麻烦你了。”

    “不麻烦,因为我不打算去告诉你们什么后续的事儿。”

    “你……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贬低自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