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温晗自认是秀才公,村里人的骄傲,这会儿被村长这么一顿暗讽,心里很不是滋味。

    “村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就贬低了低自己?”

    张自强的目光从他们父子二人身上扫过,“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与你们志不同道不合。温婶的话,我多少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温婶于我张家有恩情,我自然是站她这边的。至于你们……”

    他说着顿了顿,又道:“算了,我不想说了,你们先回去吧。既然温婶不想见你们,你们在这里,也是多余的。”

    温老大叹气,“村长,我们……”

    “不用解释了,这是你们的家事,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可是……”

    “走吧!你们在这里,也许温婶在里面,想想更是生气。”

    温晗扯了一下温老大,父子二人一起离开。

    张自强就坐在门坎上,生怕温晗他们去而复返,反正,他现在进屋也不方便。

    屋里,白氏母女三人围在床前,紧张看着宋暖帮温老太再次检查身体。

    “阿正媳妇,你祖母怎么样了?为什么突然就倒下了?”

    “别问了!”温老太看向她们母女三人,“阿露,大房这次做事过分了,娘没用,没能劝住他们。”

    “娘,这事不怪你,这事怎么能怪你呢?”白氏闻言就哭了,她突然明白了,温老太变成这样,与她们也有关系。

    白氏抹了抹眼泪,“娘,这事一个巴掌拍不响,首先就是沈家不要脸,他们上门提亲,大哥大嫂那性子,又怎么会不同意?娘,这事真的不怪你。你弄成这样子,儿媳才是对不住你啊。”

    温老太长叹了一口气。

    这时,温月初开口说话,“祖母,这事我们不会与大房闹的,你安心养身子。我是沈家的下堂妇,早与沈家没了关系。他们谁要联姻,那都与我无关,也损不了我。”

    沈宁枫不就是要报复她吗?

    真是可笑!

    用这个方法,也只能说他幼稚了。

    也罢!这样,她也可以彻底的断了心中那一点点的星星之火,再无念想。

    过去!该放下了!

    温老太欣慰的看着温月初,“月初,你要记住祖母跟你说过的话,过去的不想,不念,未来的才是你能握住的。”

    “嗯,祖母,你知道了。”

    “我们先出去吧,让祖母睡一觉。”宋暖检查完了,虽然只是轻微的中风,也及时抢救,但还是留下一点后遣症。

    身子右边没有往常的灵敏了。

    手脚会迟钝,手提不了重物,走路时,也会给人一种右脚微瘸的感觉。不过,精心养些日子,这是能好起来的。

    “暖暖!”

    “祖母,可是哪里不舒服?”

    温老太摇头,“暖暖,我怕是要连累你了。这事啊,你不要再去找他们了。鬼门关前走一回,我也看淡了许多。以后,我便当自己没有这个儿子吧。还有……”

    她说着看向白氏母女三人,“阿正没有回来之前,先让你二伯母她们三人住你这里吧。让她们帮你分担一些,总不能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你身上。”

    “好!我让二伯娘跟阿玲住,客房给月初姐妹住。这样的安排,祖母觉得如何?”

    这事就是温老太不提,宋暖也准备说的。

    如果大房和二房因为沈家的亲事,关系更是尴尬。能避着则避着,再如何也等温月娥出嫁了。

    再来,家里又多了一个病人,平时事儿也多,她一个人是真的忙不过来。

    白氏母女三人本就天天来帮忙,现在直接住下,也省得来回跑。

    温老太点头,“好!”

    “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嗯。”

    宋暖出去后,把家里的事情安排一下,便上山去采药。上回的药方子一事,她已经记在心里了。

    抓药会给有心人机会。

    她背着竹篓和弓箭,拿了把不锄头,从后门上山。

    家里的石膏不多了,她要去挖几块回来。

    宋暖直奔鹰嘴峰,先去挖了石膏,存放在一个地方,再去采药。上次得的灵芝,她没有卖,而是好好的存放了起来。

    那都是滋补圣品,卖了可惜。

    存放在家里,那也是一笔财富,真要周转,找到杨家应该也很快就能变成银子。

    宋暖往林子深处走去,里面的草药种类多,这就像是一个没被开发的森林,里面的草药长势好,年份大。

    很正!

    不知不觉,宋暖越走越远。

    突然,她停了下来,前面十米外传来野兽的嘶吼声。从那剧烈晃动的树枝来看,似乎战争力度不小。

    宋暖迅速的爬上一旁的树,一来可以避开野兽攻击,二来可以看清是怎么一回事?

    嗬!

    宋暖坐在树干上,往前方下面一看,瞬间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的脸色煞白,冷汗直流,圆瞪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正在打斗的两只大虫。

    娘啊,竟是两只老虎在争食。

    这是她在动物园以外看到的活生生的老虎。

    这鹰嘴峰竟然有老虎,怪不得村里的人不敢踏时一步。

    宋暖一动也不敢动,双手死死的抱住树干,生怕自己掉下去喂了两只老虎。眼睛却是一瞬不瞬的望着两只打斗的老虎。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砰!

    一只老虎扑上去嘶咬那一只老虎,迅速太快,一头撞上了另外一只老虎身后的石头上。

    顿时,脑袋开花,血溅在石头上。

    老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一动不动。

    另外一只老虎拖着已被咬死的獐子走了。

    宋暖远远的望着,看着它进了林子深处,直到看到不影子,她这才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妈啊,好可怕!

    差点喂了老虎。

    宋暖望着那只倒在地上的老虎,想了想,便取出弓箭,咻咻咻……连射三箭,两支在头上,一支在身上。

    确定老虎死透了,她这才从树上滑下来。

    她绕到死老虎身边,踢了几脚,见老虎一动不动,这才割了粗藤套在老虎身上,绑了一遍又一遍,这才动手拖老虎。

    老虎足有两百多斤,扛,她是扛不了的。

    只能拖着下山了。

    她本是想砍两棵竹子,将老虎绑在后面,然后拖着下来。竹子是圆了,拖起来可以省不少的力气。

    可是她怕把另一只老虎吸引过来,所以不敢弄出大动静。

    很重,每一步都吃力。

    但宋暖不想放弃,走几步就停一下,等到了绝对安全的地方。她手一松,脚一软,直接坐在地上,直喘大气。

    她摊开双手一看,手掌上血呼呼的。手掌上的皮都被粗藤磨破了,怪不得痛得厉害。

    呼呼呼……

    她往掌心吹气,火辣辣的痛这才缓和了一些。

    等休息够了,宋暖提着柴刀去砍了竹子,按着最早的想法,把老虎绑在后面。

    果然,省力不少。

    她去装上石膏,背上竹篓,小锄头就横着绑在两条竹子上。

    她人站在里面,腹部抵着锄头柄,两手握着竹子,三个地方用力,又是下坡,宋暖感觉自己的脚步都停不下来。

    有时在陡峭的地方,更是不由的向下冲。

    啊啊啊……

    太快了,生怕竹子被两旁的东西卡,宋暖忍不住的尖叫起来。

    温晗不知从哪里跑出来,想都没想就拦在宋暖面前,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把她拦下来。

    宋暖无可避名的朝他冲过去,千钧一发之际,她丢下东西,身子腾空一跃,跳出去直接抱住一旁的树。

    砰的一声。

    温晗倒在地上,竹子也停了下来。

    宋暖松开树,骤步走过去,一脸着急。

    温晗见状,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温柔的安抚宋暖,“宋暖,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他咧开嘴笑了,“我就知道你是关心我的,我以后……”

    “温晗,你快点下来,你把我的东西给压坏了。”

    东西,什么东西?

    她刚才那副着急上火的样子,难道是因为她的东西,而不是因为担心他?

    一时,温晗有些接受不了。

    自己为了她,刚才都不顾危险了,她怎么不念着一点?

    也就刚才那千钧一发的时候,他有些弄清了自己的内心。看着宋暖要撞下来时,他脑子想的全是她不能受伤,再没有别的。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变化?

    温晗自己都不知道。

    “你下来啊,你还趴在那里做什么?”

    温晗低头一看,立刻尖叫“啊……”他直接滚到了地上,不停的往后挪身子,“这这这……宋暖,你居然……”

    这是老虎啊!

    她居然拖着老虎上山。

    宋暖拉起竹子,拭了几下,发现还能拖,便又拖着老虎下山。她看都没看一眼后面一脸惊讶的温晗。

    温晗坐在地上,好久才回过神来。

    他爬起来,跑去追宋暖。

    “这暖,你怎么把这东西弄下山了?”

    “这么几百斤的肉,难道直接丢了?我可不是冤大头,更不是个傻子。有肉不要,丢在野外,傻子都不干这事。”

    “你猎的?”

    “你自己没眼睛看吗?”

    温晗这才认真的看向老虎,身中三箭,头上两箭,身上一箭,但是脑袋裂开,外面的血中混有脑桨。

    这老虎似乎是撞死的。

    “呕……”温晗停下来,抚着一旁的树,弯腰不停的吐,吐到脸色发青,脚步发虚。

    那血和着脑桨,真的太恶心了。

    宋暖听着呕吐声,勾唇笑了。

    让你跟着,膈应不死你丫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