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173章 骂人不带脏字
    唐乔从外面进来,一边喊着一边摇头,看见温月如在院里拾掇草药,她跑了过去。

    “月如,你二嫂呢?”

    温月如抹了眼泪,抬头看着唐乔,“二嫂在屋里。”

    唐乔怔愣了下,“月如,你这怎么哭了?难道是小宋那女人受伤了?”

    温月如嗯了一声。

    唐乔已经顾不上问了,直接冲进了宋暖屋里,“小宋,你没……”宋暖好端端的站在衣柜前,“没事吧?”

    宋暖摇摇头,“没事!就是拖老虎下山时,手掌磨破了。阿乔,你过来,帮我找一套衣服放在篮子里,我的手一碰就得沾上血水了。”

    “行行行!你让开,我来!”

    唐乔一听,连忙上前去帮她找衣服。

    “你要穿哪一件啊。”

    “随便你搭配。”

    宋暖这会儿才感觉到手心里火辣辣的痛着,她走到桌前坐下,用帕子包着水壶,倒水喝茶。

    掌心受伤,这还真是不方便啊。

    今天晚上的豆腐,又得交给月如他们了。

    宋暖跟温老太商量了一下,白氏母女三人天天在她这里帮忙,白帮工也不太好,毕竟她们母女三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于是,她就决定给她们母女三人付工钱。

    一人一个月一两银。

    这工钱在外面来说算是高价了。

    掌柜什么的才有这个价钱。

    不过,对于宋暖来说,这价不高,白氏母女三人一心一意帮她的这份情,可不是银两可以了事的。

    她也清楚,多给了,白氏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收的。

    于是折中,一人一个月一两银。

    这事昨晚她和温老太才劝服白氏母女三人的。

    “这是什么?”唐乔拿着一个内内,转身看向宋暖,一脸疑惑。

    宋暖瞬间石化,随即想到她也是个女的,也就不害羞了。她走过去,“放一个在篮子里。”

    再指着湖绿的衣服,“这套。”

    “哦,好。”

    宋暖又指着白色小裤裤,“这个。”

    唐乔取出一条,瞧着那怪怪的造型,眉头紧紧的皱着,“这是?”

    “先放进去,放衣服底下。”宋暖等她一切变妥,这才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唐乔惊讶看向脚边的篮子,“这是?”

    “没错!你要不要啊,要不,我让月如帮你量一下尺寸,也给你做几套。”宋暖一片好心。

    唐乔听着,满脸通红,直摆手。

    “不用,不用!我不用!”

    宋暖也不勉强,提着篮子走到桌前,“信呢?放在桌上吧,我等一下回来看。”

    唐乔取出信,“这是阿安派人送到我那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你自己看吧。”说着,她看了一眼宋暖的手,“要不要我帮你拆?”

    “不用!先放着吧。”

    “二嫂,热水我提到沐浴房去了。”外面传来温月如的声音。

    宋暖应了一声,提着篮子出去。

    “阿乔,你去外面看看吧。这只老虎有二百多斤呢,你酒楼要不要?”宋暖想着那么多的虎肉,她也办法处理。

    提及虎肉,唐乔的生意精又上身了。

    “要要要!怎么会不要,这可是难得野味,有多少我都要。小宋啊,你可真是生财有道,连老虎你都能猎到。不过,这太危险了,以后啊,你不要再去惹凶猛的野兽。”

    “不是我猎的,它自己蠢,抢食抢不过人家,还一不小心撞死了。我就是碰见了,然后把它拉下山。我可没那胆子专门上山猎它们,我还想好好的活下去呢。”

    “原来如此,吓死我了。”

    “你快去看看吧,我去梳洗一下。我告诉你,我可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现在想想都直冒冷汗。”

    “噗……你的胆子呢?”唐乔挪揄。

    宋暖笑道:“被老虎给吓没了。”

    “哈哈哈!”

    闻言,唐乔哈哈大笑。

    两人一起出了房门,宋暖去梳洗,唐乔出去看杀老虎的。

    “二嫂,你的手伤成这样,应该不能碰水吧?要不,我帮你搓背?”温月如说着,脸蛋红红的。

    她也不好意思,但又想着宋暖的手受伤了,不方便。

    “不用!我小心一点就行。”

    开笑话吧?

    宋暖哪里能接受这个。

    她提着篮子进了沐浴房,小心的先清洗伤口,直接用布缠住手,再动作笨拙的脱衣梳洗。

    双手不便,她就用水瓢舀水来冲身子。

    简单的冲洗一番。

    出来后,温月如已经捶好了药泥,敷药,包扎,然后出去看拾掇老虎的进度。

    老虎皮完整的剥出来了,可有三个箭口。

    如果拿去卖,这三个口子就大打折扣了。

    去了皮和内脏,砍下脚掌和头、尾。张自强让人把干净的老虎放在门板上,再一分为四,放在四个箩筐里过称。

    “阿正媳妇,这老虎肉一共是二百三十三斤,你是打算怎么处理啊?”张自强汇总也数量,便走到宋暖和唐乔身边。

    唐乔立刻就道:“当然是由我全部带走啊。小宋啊,我今天上门,还真是来对了。这大冬天的,肉放几天都不会坏,我现在就送回镇上和县里。保证这几天酒楼的生意要大火啊。”

    宋暖摇头,“全部带走是不行的。”

    “我买啊,这个虎肉也就我们酒楼才卖过,我家有祖传的烹饪方法。你如果卖给别人,这价格上一定是吃亏的。卖给我,一斤二百文。”

    唐乔急了。

    咝咝咝……

    帮忙拾掇老虎的人,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一斤二百文,一共是二百三十三斤,那一共是多少钱?

    已经有人开始迅速的算起来了。

    四十六两银零六百文。

    天啊!

    这……这一般人家,一辈子都存不到这么一笔银子啊。可宋暖说不卖,这是不是傻了啊。

    “一斤三百文,真的不能再多了。”唐乔又道。

    宋暖瞪她,“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我会跟你讨价还价?我是想着留一箩筐出来,大家辛苦帮忙,怎么也要带点肉回去尝尝的。阿乔,剩下的三箩筐,你全部带走。”

    唐乔点头,“好!”

    几个帮忙的人,已经高兴坏了。

    这一斤两百文的老虎肉,宋暖要送他们一点打打牙祭,这真是太大方了。

    “强叔,这一箩筐留下,今天帮忙的人,每人一斤肉。”

    “好咧。”

    张自强亲自操刀,一共割了八块,也不过称了,多一点少一点,也没人计较。

    八个帮忙的人,高高兴兴的提着肉。

    “这老虎肉多少钱一斤啊,给我们也割几斤吧。”吕氏和李氏两亲家一起挎着菜篮子走来。

    她们听说宋暖从山上猎了一只大老虎,可都不敢相信。后来,温晗回来说是真的。

    她们才不得不相信。

    两人商量一番,便挎着篮子来光顾宋暖的生意。事实上,她们是故意来装大款的。

    杨家感激吕氏养大宋巧,送东西送银子,还让宋巧继续姓宋,以念宋家养育她的恩情。

    而李氏刚收了沈家的十抬嫁妆。

    现在他们两家都算是高山村的大户人家了。两个大极品,以后怕是要一起在村里横着走了。

    不过,这些宋暖都没看在眼里。

    别人给的东西,只会越用越少,有什么好得意的。

    这也就种没脑子的极品,她们才得洋洋得意。

    八个本是提着肉就要回家的人,全都停了下来。

    宋暖不理会他们,对张自强,道:“强叔,你帮我割两块各三斤,两块各六斤的肉。”

    张自强点头,利索的割肉下来。

    宋暖又看向唐乔,“阿乔,你回去时,帮我带一块六斤的给杨叔公,一块三斤的给油粮铺的松叔,上回的菜种子,我还没多谢他呢。”

    唐乔点头,“好!”

    “强叔,剩下的两块,三斤的麻烦你带给大吉叔,阿玲的事,我一直没感谢他们家,六斤的,你带回去。”

    宋暖把四块肉分完,就看向一旁的人。

    “今天谢谢几位叔伯帮忙了。”

    “不用,不用!”八个人忙摆手。

    他们还得了一块肉呢,不是白帮忙。

    “我们帮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搬进去吧?”

    “好的,辛苦了!”

    “不辛苦!”

    几人七手八脚的帮着把三箩筐的肉搬到马车上,再把另一筐只剩一半的端进院里,又找了个空箩筐,把内脏收进去,门板冲二净,靠有院墙旁。

    一切收拾妥当,这才提着肉离开。

    李氏和吕氏相视一眼,问:“宋暖,我们好心来照顾一下你,你怎么就不识好歹了?”

    “你要买老虎肉?”宋暖问。

    二人点头。

    “我不卖!”宋暖拒绝,上下打量她们一番,“你们是村里有名的母老虎,如今还要买老虎的肉,这还真是……啧啧啧……饥渴啊。什么是狠毒,大概就是你们这种吃同类的。”

    一语双关。

    骂人不带脏字。

    “宋暖,你不要太过份了!”二人异口同声。

    “强叔,阿乔,先进屋喝杯茶吧。”宋暖不理她们,直接转身回去,并叫上了张自强和唐乔。

    二人点头,跟了上去。

    吕氏咬牙,恨恨指着唐乔的背影,声音不高不低的道:“我说亲家母,幸亏你没有让月娥嫁去杨家,我听说啊,这杨大公子喜欢的是男人。”

    “什么?”李氏惊讶。

    吕氏得意的又道:“这镇上和秦县都传遍,你不知道?”

    李氏摇头。

    吕氏捂嘴笑了,“杨大公子喜欢的就是那位唐公子。”

    “哎哟喂,这可是惊世骇俗的事啊。我天……”

    唐乔几人听见了。

    张自强扭头看了唐乔一眼,见她一脸淡然,似乎没听到一样。心这才稍安了一些,他还真是怕那两个泼妇又惹事。

    吕氏见唐乔不为所动,心里气不过。

    她左看右看,然后拉着李氏爬上马车,“不卖老虎肉给我们,还说话带刺,真当我们好欺负不成?今天我们一定要买到老虎肉。”

    马夫见她们上去了,连忙道:“你们下来啊,这可是我东家买的肉,你们想干嘛啊?”

    “老东西,滚开!”

    吕氏用力一推,马夫从上面掉了下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啊……”

    一声尖叫。

    宋暖几人不得不跑出来查看。

    张自强看着那马车上的两个人,顿时黑了脸。

    “你们两个做什么?跑上人家的马车。这是抢马车呢,还是要抢别人的东西?下来!还有没有规矩了?”

    二人自觉今时不同往日,根本不把张自强放在眼里。

    “我们今天就是要老虎肉。”

    “下来!”唐乔上前,沉声喝道。

    二人看向宋暖,“肉呢?宋暖你是不是缺心眼,这虎肉宁愿送都不卖,你是不是嫌我们给钱少?我告诉你,今天我们还只不差钱了。”

    宋暖翻了个白眼。

    真心不要脸了。

    那点钱也好意思在这里咋咋呼呼的。

    “我再说一遍,下来!”

    宋暖不理她们,唐乔又斥了一声。

    “啊……”马车突然动了,马儿不安的喘着粗气,原地踢着地面。吕氏和李氏二人尖叫一声,手胡乱拽着东西。

    砰砰!

    二人从上面摔了下来,不仅如此,她们还一人拉下了一筐虎肉。箩筐倒在地上,虎肉掉了出来,沾满了泥灰。

    “哎哟……痛死我了……”

    “哎哟……全身都要摔散架了……”

    “我的虎肉!”唐乔手抚着马儿的鬃毛,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虎肉。

    张自强见状,皱紧了眉头。

    这两个泼妇,果然又惹事了。

    “你们两个太过分了。这是我已经买下来的虎肉,你们明抢不说,还把肉弄在地上。现在沾满了泥沙,你酒楼还怎么卖?”

    唐乔松开马儿,走到了李氏和吕氏面前。

    “大叔,你上去查一下,看看我马车上的东西有没有少?”

    “是,东家。”

    马夫上去查看,过了一会儿才下来。

    “公子,这里面的东西不见了,这是你给夫人备的生辰礼物。”马夫拿着一个空匣子下来。

    唐乔冷冷的睨向地上的两个人。

    李氏连忙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我们都没有进去。”

    吕氏忙附合,“对对对,我们没进去。”

    唐乔接过空匣子,扭头看向张自强,“村长,麻烦你去找她们当家的过来,今天这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这些肉,我那是不能再煮来卖给客人了。既然她们有的钱,也想买的话,那我就转身卖给她们吧。一个一大块,让她们吃个够。”

    张自强:“唐公子,请你稍等,我这就去找人过来。”

    “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