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否?”宋暖低喃一声,手抚着自己的胸口,然后闭上眼睛,脑海里跳跃出来的是温崇正的脸。

    第二天一早,张自强带着家人过来帮忙和土,顺便说了昨晚在县里的情况。

    据说,那两筐虎肉,就按一斤二两银卖给了温宋两家的。

    温老大要了五十斤的,出了一百两。

    宋老大要了四十八斤的,出了九十六两。

    唐乔一个字都没给他们打折。

    另外,关于偷夜明珠一事,唐乔坚决不和解,判李氏和吕氏二人入狱半个月。

    宋老大去找了杨家,但并没有任何作用。

    周彬不会得罪杨家,也不会得罪唐家,而杨家与唐家也是世交。杨老爷子找了唐乔,得知事实经过,以及那李氏和吕氏二人的种种劣迹之后,也觉得应该让她们吃点苦头,受点教训。

    宋暖的菜地整好后,酒楼的火锅也要正式上了。

    宋暖抽去了一天。

    唐乔在镇上呆了三天,便离开了。

    接下来,宋暖每天都是不停的忙,但她却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日子过得很充实。

    经过一个月的调养,温老太已经好全了。

    宋暖觉得压在屋顶的乌云都散去不少,有一种雨过天晴的感觉。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棚里的菜苗长势不错。那一大袋陈旧的菜种子,发芽率居然也不低。

    “宋大厨,这是有人捎给你的东西,这还有一封信。”马夫过来收豆腐,从马车上搬出下了两大筐的东西,还有一封信。

    宋暖看向用布包着的筐,问:“大叔,这两大筐的东西是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只知是有人捎给宋大厨的。昨晚药馆的人送来的,这东西是先到他们那里。”

    马夫摇摇头。

    宋暖看了一眼信封,将信收妥。

    “行!我先搬进去,等一下折开一看,也就知道是什么了。”

    信是温崇正写来的,东西也有可能是他捎的。

    从收到他的第一封信后,他十天就会寄来一封信,顺便捎上一些东西。上一次是各种味道的香胰,再上次是一只木钗,这次两大筐,又会是什么呢?

    宋暖发现自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了。

    “宋大厨,我来帮你。”

    “好!”

    二人一人抱一筐,进了院门后,正在院子喝茶聊天的温老太和张老爷子就好奇的看过来。

    “暖暖,是什么东西啊?”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阿正捎来的东西。”宋暖直接把筐抱到温老太他们面前,扭头看向马夫,“大叔,你休息一下,坐着喝杯茶吧。”

    “对对对!喝茶!”温老太连忙提壶倒茶,伸手做了个请势,“喝茶!你也是天天都与我们家打交道的,可不要拘着。”

    马夫笑着点头,没坐,就站着喝茶。

    张老爷子好奇筐里的东西,急道:“阿正媳妇,要不要我帮你拆开看看?阿正那小子可真会疼媳妇,次次都给你捎上好东西。”

    温老太笑道:“他媳妇不容易,他不多疼着一点,我都会生他的气。”

    宋暖笑了,弯腰解开捆着布的绳子,“叔公,那一筐给你解,瞧你好奇的。”

    “老人成小孩啊,我现在是老小孩了。”张老爷子一边道,一边弯腰解绳子。

    宋暖看着他,俏皮的道:“叔公,我来数数,数到三,咱们就一起拉开?”

    “好!”

    “一、二……三!”

    两人同时拉开灰布,宋暖这一筐里是一包包的东西,张老爷子的那一筐,那是绿油油的苗儿。

    “这是?”

    宋暖看了一眼绿色的苗儿,随即就咧嘴笑了。

    “这是菜苗和药苗,一定是阿正从谷前辈那里要来的。”她蹲下身子,拿起一包东西,只看一眼便懂了。

    “这是菜种子。”

    “嘿!你们两口子可真是妇唱夫随啊。阿正那小子知道你搭棚种菜,他这么老远的给你捎菜苗儿和菜种子。”

    张老爷子看着眼前的两筐东西,乐了。

    “叔公,你和你祖母先坐,我把这些苗儿送到后院棚里去。这路上已经耽搁了一些时日,我得立刻栽种下去才行。”

    宋暖端那筐苗儿,看向马夫,“大叔,你喝茶!豆腐和豆芽那些都放在老地方。”

    “宋大厨,我帮你搬吧。”

    “不用,我自己来!这一筐种子,先放这里,我回头再整理。”宋暖端着竹筐去后院。

    张老爷子看着她的背影,“大妹子,你瞧瞧这丫头,走路都生风。真是好啊,大妹子以后可以享清福了。”

    温老太欣慰的点头,“好!我也知足了。以前还想着没帮海哥守住家,没有教好孩子们。这些日子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我也看淡了。人生啊,又计较得了多少?我们这般年纪的人,有一天就开心一天,里里外外的事都交给年纪人吧。”

    “你说的没错!”

    “以前,我也死脑筋过,一门心思的想着一定要守住家。我以为人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就是整整齐齐,团团圆圆了。其实不是的,人心在一起,这才是真的在一起。”

    温老太的嘴角溢出一抹笑,四下环顾着院子。

    这里与温家老宅,真的不一样。

    每天在这里都有笑声,而那边,所有人生活在一起时,除了吵闹声,还是吵闹声,没一天是舒心的。

    她喜欢这里!

    后院,菜棚里。

    “二嫂,你抱着的这一筐是什么啊?”温月初迎上来,接过宋暖端着的筐,放在地上。

    “你二哥捎来的菜苗和药苗。我先分类一下,等一下,这些菜苗,你们就帮忙种起来。药苗,我搬去药棚里种。”

    六个棚子,她匀了一个出来种药苗。

    上山采药时,碰到合适的药草,她就挖回来种下。

    先栽活,明年开春后,再移到地里去种。

    那株铁皮石斛,她还削也不少树皮,仔细的把它种好。现在的长势很好,虽是冬天,但它还是发芽了。

    应该是因为棚里暖和吧。

    温月初看着筐里的苗儿,有些羡慕的道:“二嫂,我二哥对你可真好啊,他不管在哪里都会念着你,你要什么,他都会记在心里,再想办法捎过来。”

    宋暖蹲在地上,将把筐里的苗儿全部取出来摆在地上,“你甭羡慕我,你怎么不说说那个张大寒?”

    “他有什么好说的?”温月初皱眉。

    宋暖抬眸看着她,“真以为你二嫂眼睛不好啊?他看你的眼神,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不是爱慕,又是什么?我看……”

    “二嫂,这事不可能!”温月初打断了她的话,面色不太好,“这辈子,我不准备再嫁人。我就跟我娘一起过,孝顺她。”

    “我不强求你做任何决定,但是月初,如果遇到了真心对你好的人,你还是该有一个自己的小家。”

    “好!遇到了再说。”

    宋暖瞅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忙手头上的活。

    这种事情,光说没用。

    温月初是受过伤的人,她没那么容易打开心扉。如果那张大寒真是可靠的人,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她打听过张大寒,孤儿,张陆生的堂哥。

    张大寒为人本份老实,在村里没有不好的传闻,他就靠着家里的一亩薄田,上山打猎砍柴过活。

    宋暖觉得张大寒挺适合温月初的。

    家里爹娘都不在了,也不会有长辈嫌弃温月初的过往。

    “分好了!这些你找月如她们过来,一起种好。种类我都分好了,你们别混着种。”

    宋暖把分出的药苗又装回筐里,端着去药棚。

    踏进药棚,她总是不自觉的先看一眼铁皮石斛。这是她和温崇正上山时发现的。

    看着铁皮石斛,当时把它从树上取下来的情景,又会跃入脑海里。她放下竹筐,伸手取出信,看着信封上的字。

    “温崇正,你是不是在信里施了什么魔法啊?我最近为什么总是会不经意的想起与你在一起的时光?”

    她一边吐槽,一边拆开信。

    这信真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时刻勾引着她拆开。

    信的内容,一如继往。

    报近况,诉相思,传衷情。

    那一句句肉麻兮兮的情话,宋暖看着就会脑补温崇正一本正经说着不正经话的模样。

    当!

    信封里,掉下来一支银钗。

    宋暖拾起银钗,吹净上面沾着的泥灰。这是树枝形状的银钗,那树叶上的脉络都很清晰,银枝叶上镶着的红色小玛瑙,让整支银钗变得更精致。

    这是?

    红豆?

    风从缝里吹进来,地上的信纸被吹翻。

    宋暖低头看去,只见信纸背面上写着,“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诗和银钗,密切呼应。

    “噗……”宋暖噗嗤一声,娇羞的笑了。

    这个温崇正啊。

    这朝代的老古董,他为什么这么会撩呢?

    宋暖觉得,这事没法解释。

    她嫁的人是一个从闷骚变明骚,腹黑又聪明,高大又帅气,负责又温暖的男人。

    等一下!

    他在自己的心里已经这么完美了?

    宋暖被自己想的那些给吓了一跳。

    这是……芳心不保?

    宋暖低着睨着银钗,想了想,伸手把银钗插入发髻上。她从角落里取过小锄头,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种药苗。

    外面的人面面相觑。

    今天心情这么好?小曲儿都哼上了。

    ------题外话------

    我继续撸第三章,看在我这么勤快,你们忍心抛弃我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