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176章 吕氏上杨府
    “你们怎么还不进来?”温月初撂开帘子,看着外面发愣的几人,“快进来吧,二嫂说了,这些菜苗要尽快栽种下去。”

    温月如好奇的问:“姐,这些菜苗是?”

    “二哥捎来的。”

    “噗……我明白了。”

    “你知道了什么呀?笑的这么开心。”

    “我知道二嫂为什么在棚里面开心的哼着小曲儿了。”

    闻言,温月初也扑哧一声笑了。

    “我还以为你笑什么呢?二嫂哪天不是眼巴巴的盼着二哥的来信,收到信的时候,哪次不是眉眼含春的?那笑眯眯的样子,谁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温月初亲昵的点了点温月如的额头。

    温月如尴尬的笑了下,“也是啊。不过这次特别明显。”

    “行了,别说了!先把这些东西给种了吧。”

    “好的,我们先干活。”

    ……

    秦县,杨府,后院。

    凉亭里,宋巧吩咐贴身丫环翠浓和意浓,“翠浓,你去厨房端些点心过来,意浓,你去沏壶茶过来。”

    “是,小姐。”

    翠浓和意浓退下。

    宋巧对面的吕容就一脸羡慕的道:“巧儿,你可真有福气,现在事事有丫环伺候着,大嫂可真是羡慕你啊。”

    宋巧淡淡一笑,“大嫂,我这有什么可羡慕的,这里到底不是自己家里,事事都讲规矩。说实在的,我还很不适应,远远没有在自己家里自在啊。”

    吕氏闻言,立刻就心疼了,“巧儿,你在这里过得不好?”

    “娘,这也不是,只是大户人家的规矩多,我不习惯。”宋巧摇摇头。她在这里很寂寞,没有说得上话的人,也不能隔三岔五的见到温晗。

    算起来,自她来到杨家,温晗还没有来看过她一回。

    每每想到这里,她就更想温晗了。

    吕氏听着,更是心疼了。

    “巧儿,要不你跟杨老爷子讲讲,你还是在家里住。你毕竟是表小姐,住在杨家也不算是自己家里。这亲也认了,你回家住便是。以后啊,家里有我和你大嫂疼你,陪你,你也不会一个人孤零零的。”

    宋巧面露为难,“可外祖父说,在我出嫁前,就让我住这里陪他老人家。”

    “可是你住得不开心啊。”

    “娘,我有个办法。”吕容打断了她们母女的对话,“娘,杨叔公是看着我家条件不好,所以不想巧儿再吃苦。如果我们建新屋,那他一定是会同意的。还有啊,文成不能一辈子下地种田吧?文礼将来也是要考秀才,再参加科举的。”

    吕氏蹙眉,“你说重点!”

    “重点是咱们家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以后要用银子的地方多。我们光靠种田这怎么行?”

    吕容说着看向宋巧,“巧儿,这事啊,你得帮帮家里。”

    “大嫂,我怎么帮?”

    “你就说在这里住不习惯,想要回家住,你一个表小姐也不能总是寄人篱下,你将来成亲,也得有自己的进项不是?所以啊,你找杨叔公要银子,一来给家里建新屋,二来在镇上开个铺子。”

    “可我……可我不会经营啊?”

    “这不是有爹和你大哥吗?铺子交给他们打理,你还不放心?这铺子挣的银子,可就是你的家底了。巧儿啊,你不懂,我们嫁人时,手上有银子,那底气十足,你还怕将来温家人敢给你脸色瞧?”

    吕容苦口婆心的劝着。

    说到底,这才是她今天来杨府的目的。

    现在不趁机要点东西,以后就更别想了。

    宋巧有些迟疑,她看向吕氏,问:“娘,真的是这样吗?温家的人不会对我不好吧?我现在可是杨家的表小姐。”

    吕容拍拍大腿,“哎哟喂,我的好妹妹,你怎么就不懂啊。那温家大房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还不是就是见钱眼开的人。你有银子在手上抓着,他们不得供着你呀,如果没有的话,他们还不得给你甩脸色看?”

    宋巧皱起了眉头:“阿晗,他还不会这么对我的。”

    “不会?我的好妹妹呀,这男人的心,你可是真的不懂。你就跟大嫂说说,你来这里一个月了,那温晗有来看过你吗?”

    宋巧摇头。

    吕容得意的道:“可不就是吗?你瞧瞧,这就是男人。你现在是杨家的表小姐,他都这么轻视你。如果你手上再没有一些银子的话,他会怎么待你?”

    “阿晗,他还不会这么对我的。”

    “那你是不知道温晗这段时间回村里多少趟?他又悄悄去找过宋暖几回?他又用什么样的眼神望着宋暖?”

    闻言,宋巧瞪大了眼睛,“不!这不可能。阿晗,他不喜欢那个丑八怪的。”

    “他是不喜欢宋暖,可是你要知道宋暖她现在手上都有多少银子,温晗还是一个那么实在的人,他就喜欢宋暖的银子不行吗?”

    吕容不留余力的哄着,诱着,吓着宋巧。

    她就是想让宋巧回宋家去,这样她多少可以沾一些大便宜。

    宋巧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她伤心的看着李氏,“娘,真的是这样的吗?阿晗他真的去看宋暖了?”

    吕氏点了点头,“的确有那么一两回,不过,我在牢里的那半个月,我就不知道了。”

    吕氏叹了一口气,道:“巧儿,这事你还得听你大嫂的,你大嫂说的有道理。这姑娘家在嫁进婆家前,如果手上能有银子,那是最好的。”

    宋巧沉默,眼眶红红的。

    吕容也不再逼她,伸手握紧了她的手,“巧儿,你听大嫂的没错,这男人的心啊,其实也需要用外在的东西来留住他。”

    宋巧点了点头,“好!我听大嫂的。”

    这时,意浓与翠浓端着茶和点心进来。

    她们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亭里的几人看见来者,不由得脸色大变。

    宋巧挥挥手,“你们两个先下去吧。”

    “是!小姐。”

    何菊也扭头吩咐她的丫头,“你们也先退下吧,我来跟表小姐谈谈新衣服的事。一刻钟后,你们再过来找我。”

    “是。”

    何菊面带微笑,挺直着腰,一步一步的走进亭子里。扭头睨了身后的人一眼,确定她们走远了,听不见这里的说话声了,这才笑着打招呼。

    “大嫂,一别多年,好久不见啊。”

    吕氏看着她,心虚的避开她的视线,“你你你……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何菊低笑一声,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大嫂,你认不出我没关系,可你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出你。”

    “你?”

    “我……”何菊笑了,“我是何菊啊,你以前喜欢欺负的二弟妹,那个受气包,那个不敢还手的何菊。”

    “可你现在?”

    吕氏满目惊恐的看着何菊,又心虚的看了一眼宋巧,“你现在变成这样,比前更年轻了,我还真是一时没认出来。二弟妹,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是杨二爷的小妾,这事巧儿没有告诉你?”何菊勾唇笑了,目光变得冷厉,“当年巧儿出生时的模样,我还记得很清楚。大嫂自小就娇养着,倒是有自知之明啊。你是知道她有一天能顶着杨家表小姐的身份享福?”

    “何菊,你?”

    “娘,她是谁啊?”吕容问。

    吕氏不理她,直直的望着何菊,“你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只是来见见大嫂,再问个好。我听说了,我家三个孩子这些年承你费心照顾着,所以,我就想着,如今巧儿在杨府,我也该帮你照顾照顾。”

    何菊面上带着笑,可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

    吕氏和宋巧听着,皆是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吕氏心里慌乱极了。

    她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何菊会在杨家,而当年那个长命锁背后还有那样的一个身世。

    如果早知道了,她不会答应温晗的提议。

    什么认亲?

    这一个不小心,就是送命的事。

    “何菊,我们借个地方说话。”

    “好啊,我正有此意。”何菊站了起来,直接往凉亭外面走,一直走到湖边的石头后。

    吕氏起身。

    宋巧和吕容抓住她的手,“娘,你别去!”

    “没事!娘就和她叙叙旧,不会有事的。”吕氏抽回手,朝何菊那边走去。

    吕容问:“巧儿,那个人是宋暖的亲娘?”

    宋巧点头,“是的!她就是当年抛弃子女,离家出走的二婶。大嫂,我上回远远的见过她一次,我还以为真是一个长得相像的人。不曾想她真是二婶。”

    吕容握紧了宋巧的手,“二婶就二婶,你怕她做什么?”

    “大嫂,你有所不知啊。”

    “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这……”这时的宋巧六神无主,她紧张的抓紧胸口的衣服,隔着衣服攥紧了那个长命锁,“没事!”

    吕容疑惑的看着她。

    宋巧岔开了话题,“大嫂,我想了一下,我觉得你说的对!我不能再在这里住下去了。一来,这样疏远了阿晗,二来,我不自由。大嫂说的对,我该为自己打算打算,开铺子,建新屋这事,我晚一点就跟外祖父提。爹娘养我这么大,我给他们建新屋,这也是应该的。”

    吕容听着,心里的疑惑全消散了。

    立刻笑得合不拢嘴。

    “我的好妹妹啊,你可真是个聪明人。大嫂跟你说,这杨家再家大业大,那是杨家的,怎么也轮不到你这个表小姐。你只有自己开铺子,那挣的家底才是你的。”

    宋巧攥紧了手绢,点了点头。

    “大嫂,我听你的,你说的太对了。我要开铺子,我要自己挣钱。我要回去看着温晗,我绝不能让他再去找宋暖那个贱人。”

    宋巧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心里更是恨的不行。

    她没想到何菊就在杨府。

    她是真的害怕何菊把这事给捅破了,那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所有美梦都成了幻影。

    宋巧不安的看向大石头那边。

    那边,吕氏与何菊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

    何菊勾唇笑了笑,“大嫂,这么多年不见你,风采依旧啊。一样的满面刻薄,一样的吊着三角眼,像只阴狠的毒蛇。还有……”

    何菊低笑一声,“还有一样的丑得不堪入目。”

    吕氏也不含糊,笑着打上下打量着她,“二弟妹,我还真没想到你手段这么高,从那个山沟沟里面出来,你摇身一变就成了杨二爷的小妾。不过,你正妻不做,跑来做人家的小妾,我也是想不通啊。”

    “正妻?呵呵,大嫂,你可是说笑了。”何菊一脸讥讽,往事浮现,心里不由的涌上浓浓的恨意。

    当年吕氏想把她给卖了,想把她卖给村里一个专门打媳妇的老鳏夫。

    如果不是被逼上了绝路,她也不可能那样决裂的离开高山村,离开她的三个孩子。

    “大嫂,将来要是我大哥走了,你是不是也想做一个那样的正妻?需要我为你介绍一个吗?如果我帮你介绍的话,我保证没有那么黑的心,我可以给你找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子。”

    闻言,吕氏咬牙,“你说什么呢?”

    “我说的话很清楚啊,我就说我心没有大嫂这么黑,我可以给你找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子。与你爹年纪差不多的,眼花看不清的,估计能看中你。”

    吕氏恨恨的问:“说吧,你叫我过来,到底是什么事儿?”

    何菊看着她,浅笑盈盈,“我以为大嫂心里很清楚呢,怎么还要问我什么事呢?”

    吕氏顿了顿。

    “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

    “那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是做什么?”

    “大嫂,我是来告诉你,从今往后你敢怎样对待我的三个孩子,我就会加十倍的对宋巧。有些事情你知,我知。你应该不想更多的人知道吧。”

    何菊说话时,一直面带笑容。

    这么多年的后院生活,她早已不是当年的何菊了。

    “好!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他们的麻烦。”

    “那行!这事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你不能回去乱说,不能说在这里看到过我。以后你遇到我,就像是看到陌生人一样,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以前也不认识。你现在就回去告诉宋巧和你的儿媳妇。”

    “好!我听你的就是。”

    “那行!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去给我家二爷准备汤品了。”

    何菊从石头后出来,她的丫鬟已经寻了过来。

    吕氏探首看着她的背影,恨恨的呸了一声,“呸,贱人。你有什么可得意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