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温月如高高兴兴的烧水沏茶,大伙一起坐在大厅里,温老太询问温崇正的身体情况。

    全由谷不凡回答。

    顾中清四下看了看,然后就低头喝茶,什么也没有说。

    谷不凡见温崇正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便笑着道:“要不你先到你家四处转转,看看你家的样子?”

    这小子的心都不在这厅里。

    早飞了。

    温老太想想也是,便道:“对呀!要不你就先四周看看?看看是不是你当时想象中的家。”

    宋家宝立刻就道:“大姐夫,我带你走走吧。”

    温崇正也不扭捏,点了点头,“行,那我就四处转转先。”

    白氏和温月初去收拾客房,温月如在厅里招呼客人。

    宋家宝带着温崇正一起出去,四处转了转,最后一站是温崇正和宋暖的房间。

    “大姐夫,你应该累了吧?要不你就在屋里休息一下,我去看看我二姐。这间屋是你和大姐的。”

    宋家宝人小鬼大。

    “好,那你先去找你二姐,我在这里坐一会,等一下你来叫我。”

    “行咧!”

    宋家宝调头就走人了,只留下温崇正一个人在房里。

    温崇正慢悠悠的转了一圈,然后坐在床上,看着梳妆台,脑海里就浮现宋暖梳发的样子,目光移到衣柜,再移到桌前,窗前……

    目光每落在一个地方,他就能自行想象出宋暖在这屋里的样子。

    温崇正缓缓躺在床上,凑到枕头上深深的嗅了一口。桂花味,她是用他送她的桂花香胰洗头发。

    侧身朝里看去,面前是宋暖俏颜兮笑的样子。

    他是真的太想她了。

    白氏把温月如叫了出去,让温月初进去沏茶。母女二人进了厨房,压低声音,道:“月如,可怎么办啊?等一下酒楼的人过来收豆腐,你二哥一问这就穿帮了啊。”

    “娘,我现在心神不宁的,我担心二嫂的安全。这山上……唉……我就不该让二嫂跟着一起去的。”

    白氏急得直搓手。

    “这事……”

    “娘,月如,祖母让你们去厅里。”温月初的脸色不是很好,“强婶来了。”

    “啊?”温月如惊呼一声。

    白氏拉着她,“走!我们过去,兴许是有山上的消息呢?”

    母女三人去了大厅。

    王氏有些尴尬的看了她们一眼,“我不知道温婶不知这事,我……哎哟喂,我也是瞧着人还没下山,所以来你们这里看看。”

    “这事肯定是暖暖的意思,怕我着急上火。”温老太看向她们三人,“可这不是小事,你们就不知道?”

    白氏低声道:“娘,这事不怪孩子,怪我,怪我没个主见,也怪我当时没有拦着阿正媳妇。”

    温老太叹气,心里急坏了。

    顾中清站了起来,“我上山找找吧,不知能不能找人带个路?”

    “这……也不知他们往哪去了啊?这上山找,也是毫无头绪。”王氏搓着手,“你们也别着急!有几十个人一起上山呢,我这就去后山下等着。一有消息,我立刻让人来告诉你们。”

    “我也去!”

    温月如忙附合。

    温老太点头,“嗯,你也去吧。”

    “婶子,走!”温月如和王氏匆匆离开。

    温崇正一路太累了,躺在床上依稀还能闻到宋暖身上留下的味道,没不停地儿,他就睡着了。

    等他醒过来时,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

    他回到大厅里,感觉气氛有些怪异。

    温老太看着他问:“醒了?我现在让月初给你端早饭去,有药要煎的吗?”

    谷不凡摇摇头,“不用煎药,下午再煎,晚饭前喝一次就行了。”

    温崇正连忙拦下温老太,“祖母,不用了!等一下我自己去厨房吃就行。家里可是发生什么事了,我看祖母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温老太知道,这个事也瞒不了。

    想了想就把宋暖昨天跟人上山去寻人的事说了。

    温崇正听着她在山上一晚上了,立刻就淡定不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去什么去啊?”谷不凡拦下他,“你是浪费我的心血?你现在这样子哪能上山?就是能上山了,那你又知道上哪找吗?”

    谷不凡说着有些生气,觉得温崇正有些不爱惜自己。

    “我就在后山下等着。”

    温崇正说着就往外走。

    不管如何,他也要第一时间知道她的情况,而不是在家里干坐着等。

    “我陪公子一起去。”顾中清跟了上去。

    山上。

    因为伤员太多,他们下山的速度很慢,走走停停快一个多时辰才走到昨晚烧火堆的平地上。

    妇人们还跪着,双手合十,一脸虔诚。

    “我们回来了,找到人了。”

    妇人们睁开眼,惊喜万分。她们从地上爬起来,可在地上跪太久了,双脚发麻,好几人就跌坐在地上,可还是高兴的笑了。

    “真好!菩萨显灵了。”

    “总算是找到人了,这真是太好了。”

    “多谢菩萨,多谢菩萨。”

    张自强也是累了,大喊一声,“快过来帮忙吧,他们中了瘴毒,双腿无力,你们上来扶着自家男人。”

    中了瘴毒?

    瘴毒是什么?妇人们不知道,但只听见一个毒字就足以让她们吓得魂飞魄散了。

    “欸,来了来了!”

    有人换换手,大伙都松了一口气。

    “村长,这瘴毒是什么啊?严重吗?会不会……”妇人们齐齐看向张自强。

    “回家喝些药,躺几天就好了。”张自强往后看去,见宋暖还没跟上来,便道:“你们先走,我跟一下阿正媳妇,她正在给你们采药呢。”

    “大寒哥,你扶着我爹,我也等一下温二嫂。”

    “陆生,我一个人就行了。这不仅要扶着人,还有那么多的猎物要拖下山去,可少不了你。”

    张自强不让张陆生留下。

    他们都不识得草药,留下也只是陪一下宋暖,别让她出什么事儿。

    张陆生想了想,便点头,“那行!我先送人和物下山。村长,你和温二嫂小心一些。虽然是白天,也不知会不会有不长眼的畜生出来伤人?”

    “嗯,去吧。”

    一群人前前后后的下山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们也不是第一回上山打猎了,这次怎么……这么吓人?”

    妇人瞄了一眼男人拖着一大堆狼。

    那些狼都是吡着牙,瞪着眼,光看都吓人。

    男人们叹气,把事情粗略的讲了下。原来他们本不是要去归西林的,而是回村时遇到狼群,被迫进了归西林。

    幸亏宋暖他们来得及时,不然他们没一个活得成。

    毕竟比狼更毒的是瘴毒。

    他们只要倒下,绝对就成了狼的腹中餐。

    妇人们一听,又是惊讶,又是佩服。

    “阿正媳妇真是厉害啊,这比男人还厉害。”

    “以后啊,我们不能再跟着那些个多嘴的胡说八道了。人家阿正媳妇是咱们的大恩人啊。”

    “好好好!以后都不说,谁说,我们都跟她急。”

    男人们听着,也附合。

    “我们这些人的命都是她救的,以后,你们敢跟着胡闹,我们可不依。这救命之恩,可不是小恩小惠。”

    “知道了,知道了。”

    后山下,温崇正出现时,在那里候着村民都惊讶了,不少人上前去打招呼。

    “阿正,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上刚到。”

    “阿正,你看起来好了不少,听说,这次是谷神医帮你诊治?现在一定都好了吧?”

    “是啊,谷神医帮我诊治,好多了,还要慢慢调养。”温崇正不失礼的有问必答,目光却一直看着后山小路。

    村民看向顾中清,上下打量,“阿正,这位是?”

    “在下阿中,神医的侍从。”顾自清自我介绍,四下看了看,指向不远处的石头,“公子,你过去那边会着等吧,我上山去看看。”

    温崇正扭头看了一眼,点头,“好!”

    顾中清陪着他走过去,扫去上面的落叶,扶着他坐下,这才往后山小路那边走去。

    “来了,来了!”

    这时,有人从小路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喊:“他们回来了,回来了,全都回来了……”

    温崇正嚯的一下站了起来。

    顾中清三两下又跑回他身边,“公子,你听到了没有?他们都没事,我们就在这里等夫人吧。”

    温崇正点头,目光直直的望着小路。

    只听见沙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不一会儿就有人出来。人扶着人,打猎的人没一个脸色是好处的,不少人身上都沾满了血。

    村民吓了一跳。

    一个连忙迎上去,接人的接人,帮忙搬猎物的搬猎物。

    虽然狼狈,但是回到了熟悉的村里,看到了熟悉的亲人,一个个汉子都不禁眸中含泪。

    经历了昨晚的种种,他们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大伙相伴回家了。

    没一会儿,后山下就没剩几个人了。

    张陆生交待一番后,便和几个人准备把宋暖打的狼拖去【正阳居】。王氏往翘首往小路看了看,问:“陆生啊,你强伯呢?”

    “强伯和温二嫂在后面,温二嫂在给大伙采药,所以就慢了一些。大娘,我先把温二嫂猎的狼送过去。”

    张陆生扭头朝小路看了一眼,应道。

    王氏低头看着一大堆的狼,吓得不由倒退几步,“这是……这全是阿正媳妇猎的?”

    “嗯,昨晚的情况,一时也说不清。反正啊,如果这正没有温二嫂一起上山的话,怕是我爹他们就全没了。温二嫂救了他们。”

    “陆生。”

    温崇正和顾中清走过去。

    狼身上的短箭,他认得,这是宋暖的。

    “温二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