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暖脸一红,防备的瞅着温崇正,“你少唬我了,我可不相信,我会说出那种话。”

    温崇正颇是无奈的看着她,“那你说说,你会说出什么样的话?哎,我就知道,酒后的话只能算是真言,而你是不会承认的。”

    “不信!”

    “你信不信没关系啊,我们大家都听到了就对了。暖暖,有些话,你承不承认都没事,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也就够了。”

    宋暖揪着手指头,嘴上不认,心里也觉得自己有可能会说出那样的话,有些不好意思,便起身,“行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去看看祖母。”

    “暖暖,你不用去找了。祖母在屋里歇着,让她静一静吧。”

    “哦,那行!我去后院看看。”

    “后院也别去了,让她们都静一静。这个时候,不说什么比说什么,好。”

    宋暖站在房门口,两手一摊,“那我找谁去?”

    “找我呀。”

    “找你?你不就在眼前吗?我还找什么?”

    “用你的心找。”

    宋暖嗔了他一眼,“没个正形,不理你,我走了。”

    “欸,等一下。暖暖,你说说,你是不是有事想找强叔商量?”

    “你又知道了。”

    “猜的。”

    “那你是不是要帮我把事情都处理了?”

    “当然,我惧内啊,只要我媳妇一句话,我什么都干。”

    宋暖瞪他,羞红了脸,“得!你少来。”

    温崇正抚着胸口,一脸受伤的道:“得!受伤了!”

    两人相视一笑。

    温家老宅,今天沈府上门认亲,温家除了大房一家四口,再没有参加酒席。李氏与温老大一合计,便请来了宋老大一家,围成两桌。

    席间,李氏着重介绍了宋巧,沈家露在脸上的那点不悦,在听闻宋巧是杨家表小姐,年后就嫁进温家后,也收了起来。

    一顿认亲饭,彼此都吃得不是滋味。

    又无可奈何。

    接下来,宋巧和温晗忙起了开布庄的事,而宋暖则又在年前搭好了八个菜棚子。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现在大家干起棚里的活,都很是熟练,有条不紊。

    和土,移栽,保暖,浇水。

    猪栏也建好了。

    日子过得温馨又充实。

    “暖丫头,你过来一下。”这天,宋暖正在药棚里忙着,谷不凡走到藏红花苗面前,站定。

    宋暖连忙放下手里的活,骤步走过去。

    “师父。这个有什么不对的吗?”

    “暖丫头,这些草药,你照料得很好。我不是来说这个的。”谷不凡摇头。

    闻言,宋暖骤松了一口气。

    心想,你不说这个,可你盯着这个,我还以为自己把这贵重的藏红花苗给养坏了。

    “师父有事请明示。”

    “我刚给那小子复诊了。”

    宋暖听着,心又提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谷不凡。

    “噗……你也别这么紧张啊,我又没说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谷不凡瞧着她这样,扑哧一声笑了。

    “没有不好的消息,但师父有话要叮嘱我,对不对?”

    “嗯,瞒不过你。”

    “师父,你说,我听着。”

    “你们晚上悠着点,他的身子,还不能太折腾。”谷不凡一脸严肃,正儿八经的,但心里其实有点小得意。

    他是被那小子气着了,所以过来给他穿小鞋。

    哼!他一句医嘱,他别想晚上痛快。

    “啊?”宋暖唰的一下面红耳赤,低头,“师父,我们没有那事儿,你老别多想。”

    “啊?”这下换谷不凡惊讶了,“可是你们……你们……晚上动静不小啊。”

    “师、父!”宋暖跺脚,“我们就是在比试,比试拳脚功夫,哪会没有动静?”

    谷不凡眨眨眼,会意,然后笑了。

    他一脸慈祥的拍拍宋暖的肩膀,“不错不错!我徒儿是医者,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不适合那事儿。我还以为……”

    他说着,转身往外走,“我还以为你们年轻人气血方刚呢。”

    宋暖呆在原地。

    脸上更热了。

    这个误会大了,可是这房间里的事,如果跟外人解释,那只会越描越黑。她不解释,不然,温崇正那个腹黑狼,一定恼羞成怒,直接把她拆了吞下腹。

    这事儿,谷不凡自然没跟温崇正提,因为他也给人家穿小鞋了。反正这么一扯,他受的那点气,也消了。

    这天,宋暖有意无意的避着温崇正。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温崇正才将她逮在屋里,趁她取衣服去梳洗时,直接给她一个衣柜咚。

    他低头看着她,“你今天有心事?”

    “没有啊。”

    “那个来了?”

    “哪个来了?”

    “……”温崇正,你是不是姑娘家啊,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他顿了顿,低声道:“月事。”

    这下,宋暖反而不好意思。

    这个东西,他说得倒是顺口啊。

    “来了?”

    温崇正见她不回答,耳根还红了,又问。

    宋暖猛的抬头瞪他,“没有,没有,没有!你说,你问这个干嘛啊?我那亲戚一直闭门不见。”

    “什么意思?”

    “……”宋暖表示,心好累!你还要问这么清楚做什么?“就是没来,一直没来!”

    闻言,温崇正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不行!这不是小事,我们去找一下凡叔,让他瞧瞧。”

    “等一下。”宋暖一手被他拉着,一手紧抓着衣柜角,“你太欺负人了吧?我自己就懂医术,你还要我去师父?”

    “可你一直不来,你自己不也找不出原因吗?”

    “我……不是找不出。”

    “那是什么意思?”

    宋暖抬头看着他黑沉沉的脸,低声道:“我是没找,没空找原因。这个……其实也正常啊,可能是以前日子不好,所以没来。”

    “宋玲来了。”

    温崇正不客气的指出。

    “可能我压力大。”

    “……”温崇正将她抵回衣柜前,双手捧起她的脸,“那你从现在开始,把所有的压力都给你我。”

    “有些……有些给不了。”

    “为什么?不信任我?”

    “不是!”宋暖想摇头,可摇不动,又道:“人总不可能什么思想都没有啊,我会想一些问题,那就会有或大或小的压力。脑子里的东西,想给你也给不了啊。”

    温崇正蹙眉。

    宋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许久,他问:“那你告诉我,你在担心什么?”

    “没担心什么啊,我现在就想一边尽力治好阿玲,一边多挣一些家底,将来给她找一个可靠的男人。”

    “想的不少。”

    “我是长姐啊。”

    “这事交给凡叔,他在想办法呢。”

    “我问你一件事。”

    “你问。”

    宋暖酝酿了一下,突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尽量靠他近一些,深深的看进他的眸底。

    “如果我这亲戚一直不来,我将来不能给你生个一男半女,你会不会为了子嗣而休妻另娶?”

    “这是浑话!”

    “你直接回答,别扯其他。这事,我不跟你玩文字游戏。”

    宋暖不依不饶,紧盯着他的双眼。

    她不是别扭的人,他离开一个半月,又回来这么多天了。这时间已经够她发觉自己的心意,也够她缓解和过度了。

    她想要更确定一些。

    然后,真正的与他在一起。

    温崇正也深深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有你足矣!我不是迂腐的人,子嗣是缘,有或没有,这强求不了。有,我自然欢喜,没有,我也不遗憾。”

    她看着他,眼眶泛红。

    他没有说假话。

    她知道。

    其实,在她的心里,一直还有一个从异世带来的心结。她是私生女,但也是长女,只因为她妈妈婚前生下她,而且还因为产时大出血,后来被医生诊断不能再孕。

    男的那家人重男轻女,直接就断了关系。根本不看她这个孙女一眼,就连那个男人也一样,怂得不像个男人,一切由家里决定。

    她妈妈产后身体不好,又惨遭抛弃,把她放在福利院门口。

    高楼上,纵身一跃。

    从此她成了别人口中没爹没娘的杂种。

    所以,她最恨杂种那两个字。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她又见识了各种的重男轻女,各种子嗣问题。她心里的阴影越来越多,无形中,也就对心里的那份感情上了枷锁。

    “温崇正,你将来如果忘了今天说的,或是因子嗣一事与我各种作的话,我一定会阉了你。”

    “别说是因为没有子嗣,如果我胆敢跟别的女人有了关系,我一定洗干净,让你阉!”

    宋暖弯起唇角,“你说的,不是我逼你的。”

    “我说的!”温崇正低头凑近一些,两人的鼻间只有一指之距,“暖暖,未来的事,我没办法控制,但我能控制自己的心。”

    他拉着她的手,覆在他的胸口。

    心在她的掌下跳动。

    “这里只会,也只能是你!我是一个活第二回的人了,我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宋暖微微仰首,红唇就印上去。

    她学着他的方式,细细的描着他的唇形。温崇正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扶住她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一室粉红。

    这不是初吻,却又能说是初吻。

    这是他们相互表明心意之后的吻,真正意义上的初吻。

    甜蜜得让人沉迷。

    突然,温崇正抱起她,标准的公主抱,宋暖喘着气,双臂软软的勾住他的脖子。

    见他走向榻间,她推开他,利落的跳下来,撒腿就跑。

    砰!

    温崇正顿觉满室冷清,他眨眨眼,一脸懵!如同秋风扫过,落叶纷飞。

    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气氛很好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