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痞农女:山里汉子强势宠 > 第195章 吕氏针扎宋老头
    宋家人分成两拨,宋老大父子照顾宋老头,吕氏她们则在房里想办法,让宋巧醒过来。

    那边血流不止,这边人一直不醒。

    两边的人都急坏了。

    宋文成紧张的看着宋老头的伤口不停的冒血,“爹,现在可怎么办啊?再这么流下去,祖父就得死了。”

    宋老大紧紧的攥着手中已经被血染红的布,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宋老头。

    他也恨他爹,但这毕竟还是他爹,而且家里也不能出人命。

    可是,如果宋老头不死的话,他把这事捅出来,宋巧打伤祖父,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千思百转间。

    宋老大有了主意,他回去屋里拿了一瓶酒。

    “文成,你扶着你祖父出来。”

    “好的。”宋文成这个时候一点主意都没有,宋老大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父子二人把宋老头从家里扶了出去。

    一起走出家门几十米之外,这才停下来。

    酒壶,石头。

    脑袋下面还垫着一块石头。

    一切准备就绪,宋老大便扯着宋文成一起往回走,顺便把路上的滴的血也清扫干净。

    院门一关,宋老大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爹,你没事吧?”

    宋老大摆摆手,“文成,你去把你祖父房间,还有院子里,所有有血的地方都清扫干净。”

    “好的!爹,我先扶你起来吧。”

    “不,不用了!我先坐一会儿,等一下我自己起来。”

    宋老大头靠着院门,坐在地上。冰凉的感觉从地里渗上来,仍不及他内心的冰冷。

    他亲手把他爹丢在外面,还是受了重伤的爹。这天寒地冻的,明天早上起来也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眼泪从眼角流下来,他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的一天。

    “爹,我都打扫好了,现在该怎么办?”不知过了多久,宋文成返了回来,伸手扶起宋老大。

    “爹,你先起来!地上凉。现在家里就你是主心骨,你得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宋老大打了个灵激,抹去眼泪,指了指前方亮着灯的屋子,“走!去看看巧儿的情况。”

    “好!”

    父子二人进了屋。

    吕氏从床前站了起来,看着他俩,问:“怎么样了?”

    “止不了血,我把爹移到外面,布置了一下。明天早上如果有人发现,那也是他夜里喝醉了酒,在外面摔了一跤,脑袋正好磕在石头上。”

    宋老大说后,看向意浓和翠浓,“你们两个听清楚了吗?今晚家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老爷子出去喝酒了。”

    意浓和翠浓相视一眼。

    二人齐声应道:“是!我们听清楚了。今晚我们伺候小姐早早就睡下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们什么动静都没有听到。”

    宋老大满意的点点头。

    “你们都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应该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

    “我们知道的。”

    “好!”宋老大看向床上,问:“巧儿怎么样了?”

    “没醒,应该没事。”

    “我来。”宋老大上前,用力的掐了几下宋巧的人中,鼻前都被他掐破皮了。宋巧受痛,幽幽的醒了过来。

    “巧儿,你终于醒啦?你可把我们给吓坏了。”

    吕氏挤上前,与宋老大一起探身在宋巧上方。

    “爹,娘,我这是怎么了?”

    “没事!你就是一时气血攻心。”

    “爹,那人呢?他现在怎么样了?”宋巧都不愿再叫祖父了,想起宋老头,她就怨气冲天。

    那人?

    宋老大心里有些不悦,但面上并没有表露什么。

    “已经处理好了,你不用担心。这事怎么也算不到你头上来,就算让爹扛着,也不会连累你。”

    吕氏连忙道:“是啊,巧儿,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多想。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行了。”

    宋巧点头。

    “好!我知道了。”

    吕氏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别想了,好好的睡一觉,明天起来,一切都会跟以前一样。”

    宋巧抓住了她的手,“娘,那……”

    “你爹会有安排,不用你操心。如果有什么事,你配合着就行了。放心!一切有爹娘,爹娘不会让你有事的。”

    吕氏拍拍她的手,柔声安抚。

    “嗯。”

    “睡吧。我让意浓和翠浓就在屋里陪着你。”吕氏松开宋巧的手,转身叮嘱两个丫环,然后一家人才一起去了堂屋。

    “爹,那样做真的没有问题?”

    吕容心有余悸,想到血流不止的宋老头,心里挺害怕的。

    “外面天冷,你祖父又受了重伤。他一直会熬不过今晚,明天一早,我们去找人,把动静弄得大一些,尽量把村里人都引来。这样子,我们也不用多做解释了。”

    宋老大细细的交待着。

    几人围坐在一起,所有能想到的问题,他们都一一商量出了一个完美的答案。

    最后,吕氏又去宋巧屋里,细细交待意浓和翠浓。

    砰砰砰!

    天还没亮,有人敲门,宋家人吓了一大跳,连忙做足了戏。一个个披着衣服,披散头发,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样子。

    宋文成去开院门。

    “谁啊?”

    “文成哥,快开门。叔公喝醉酒在外面摔倒了,你快开开门,我扶他进去。”门外是宋天章。

    宋文成扭头看向宋老大。

    宋老大点了点头,他自己也着急过来。

    怎么这么快就被人发现了?

    这……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嘎吱……宋文成拉开院门,看着宋扶着的人,只见宋老头一身是血,满身酒气,双目紧闭。

    “天音,我祖父这是怎么了?”

    “爹,你这是怎么了?”宋老大嗷了一声,“文成,快和我一起扶你祖父回屋躺下。”

    “是,爹。”

    宋文成连忙替过宋天音,父子二人扶着宋老头匆匆回屋。

    宋天音也跟了上去。

    吕氏迎上来,跟在宋天音身旁,急问:“天音啊,你是在哪里看到你叔公的?我们都以为他在屋里歇着呢,这怎么就……这样子了?”

    宋天音大步跟上去,着急的解释:“我准备上山放猎夹,闻着有酒气,便过去看了一眼。哪想到竟是叔公不省人事的躺在那里?他胸袋下还有石头,应该是喝醉酒,摔了一跤,磕到脑袋了。”

    “婶子,要不要我帮你们去请大夫过来诊诊啊?我看着叔公的情况,似乎不太好啊。”

    “这……咱们先进去看看。”吕氏私心的,肯定是不想请大夫的,她巴不得宋老头快点断气。

    宋天音点头。

    吕容穿戴着衣服,匆匆进了宋老头的屋里。

    “娘。”吕容紧张极了。

    吕氏拍拍她的手背,“你这孩子怕血,就别在这里了。你去厨房烧些热水,你爹和文成要给你祖父清洗伤口。”

    吕氏怕她露出破绽,便把她打发去厨房。

    “好的,娘。”

    吕氏站在床前,问:“当家的,怎么样了?要不要请大夫?”

    宋天音就在身旁,她便问了一声。

    “请!”宋老大点头,看向宋天音,“天音啊,你帮我走一趟,帮我去找朱大夫过来一趟。”

    “行!”宋天音出了房门,然后又跑了回来,“叔,要不我去一趟【正阳居】,那里有个谷神医,有他替叔公诊,应该更妥当一些。”

    闻言,吕氏吓了一跳。

    眼巴巴的看向宋老大。

    “天音啊,你也知宋暖与我们家的关系。她与你叔公更是水火不相融,你去找朱大夫吧。如果朱大夫看不好,我再腆着脸去求。”

    宋老大叹了一声,“这事也只有我们自家人去求,她才有可能消些气。现在救人要紧,你先去找朱大夫吧。”

    宋天音点头,直接跑着去朱家。

    确定人出了院门之后,吕氏返回屋里,看着屋里躺得挺挺的人,道:“当家的,你为什么答应请大夫啊?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血不流了,人还有气。不找大夫不行,这会让人多想的。朱大富那点医术,找他也是白找。”

    宋老大握住宋老头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爹,你醒醒,你醒醒……”

    “……”宋老头没有反应。

    吕氏匆匆回屋,取了针过来。

    宋老大拦下她,“你要做什么?”

    “我用针刺一下他,看看他会不会醒过来?当家的,这个时候,咱们可不能心慈手软。万一爹醒过来胡说八道,咱们一家人都脱不了关系。巧儿好不容易过上了好日子,眼瞅着咱们一家人也要过上好日子了,我可不能让他给毁了。”

    吕氏拉开宋老大,手里的针就往宋老头的手臂上扎去。

    一针又一针,一连扎了几十针。

    宋老头都一动不动。

    这时,他们一家人才松了一口气。

    心,稍稍安了。

    扎几十针都不醒,这人应该是醒不来了。

    “应该不会醒了。”

    “嗯,凭朱大富的医术,这人肯定是醒不了了。”宋老大点点头,他看着床上的人儿,心里还是难过的。

    除了昨晚那些事,宋老头也没多对不起他们一家。

    平时省吃俭用,省的钱都用在上他的两个儿子身上了,特别是宋文礼。

    “阿丽,你去厨房打水过来,我给咱爹洗洗。他现在这样子,我看着心里难受。”

    “当家的……”

    “快去!”

    “哦,好吧。”

    吕氏去厨房端来热水,宋老头是男的,她在屋里不方便,便在外面等着。宋老大父子给宋老头洗手脸,清洗伤口,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