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天,过小年。

    【正阳居】是新屋,不用打扫蜘蛛网什么的。不过,这天大家还得把自己的房间收拾一番,里里外外打扫一遍。

    温月如带着宋家宝和宋玲去田里挖荠菜,准备中午挖饺子。

    “二嫂,家宝和阿玲回来了吗?”

    宋暖从屋里出来,摇头,“没有啊!你们三人不是一起去的吗?”

    “我在河边洗荠菜上的泥沙,家宝说他先陪阿玲回来。”温月如放下竹篮,心生不安,“我出去找找。”

    “我和你一起去。”

    “先去后院看看。”

    “行!”

    二人转去后院,“阿玲,家宝……”

    “二嫂,他们不在这里,不是跟月如一起去挖荠菜了吗?”温月初在里面应了一声。

    “哦,知道了。”

    宋暖扭头看向温月如,示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出去。

    大白天的,人贪玩也有可能,所以宋暖没有把这事弄得一家人都知晓,就怕人心惶惶的。

    “二嫂,我……对不起!”

    “月如,别说了。也许是他们贪玩了。平时,他们也有一起出去的,不会有事的。”

    宋暖安抚着温月如。

    人还没找到前,一切皆有可能。

    或许只是她们多虑了。

    两人分开寻找,最后在榕树下汇合。

    “二嫂,我找了,没有。”

    “我也找了,没有!”

    这时,两人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温月如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二嫂,我不该大意的,我应该跟着他们一起回来。我……我洗什么泥沙啊,家里又不缺水。”

    “月如,现在还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去温家找,我去宋家。”

    “可是,宋家那里?”

    “没事!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了许多了。”

    温月如重重的点头,“好!”两人又分开行事,一人找一家,温家明天要办酒席,人进人出的。

    温月如故意回屋取东西,转了一圈,发现没有异样,这才迅速去找宋家大门口等宋暖。

    温家是人进人出,热闹极了。

    宋家却是冷冷清清,没人在家里。

    宋暖进去找了一圈,不见宋玲和宋家宝。宋老头屋里,铁链子当当的响,宋暖走到窗前,发现窗户被封了。

    她透过缝隙,看见宋老头被大铁链锁着。

    里面臭气烘天。

    “叫我祖父,我叫祖父,不叫爹……”里面,宋老头来来回回就是这句话,不停的重复。

    宋暖暗叹一声。

    这是恶有恶报。当时宋玲被耽搁至傻,现在他也变傻子,这种报应真的太显现了。

    “二嫂,怎么样了?”

    “不在里面。”

    “温家也没有。”

    宋暖心里越来越不安,“这人到底去哪了呢?”

    “二嫂,要不,我们回家里看看?也许我们找他们时,正好与他们错开了,他们现在已经在家里了呢。”

    高山村这么大,或许真是错开了。

    她们问了许多人,并没有人看到他们在外面玩。

    宋暖点头,“行!”

    两人又匆匆回【正阳居】。

    哒哒哒……有马车驶来,二人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赶来的马车。

    “宋暖,你家可真是不好找啊。”舒松停下马车,幸亏我在村口遇到了这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

    “大姐,月如姐。”

    宋家宝牵着宋玲从里面出来,眼神微闪,不敢直视宋暖的眼睛。他们跳下马车,不安的站着。

    温月如骤松了一口气,“你们……你们这是上哪去了啊?我和二嫂找了大半天,你们知不知道,二嫂都急坏了。”

    宋家宝不安的抬头看向宋暖,“大姐,我……对不起!我只是……我们听说有娘的消息,我们想……”

    “想去找她?”宋暖问。

    宋家宝点头。

    “想找她,你们可以跟我说,我可以安排。你们这样就走,难道不知道家里人会担心?找不到你们的话,家里人怎么办?”

    宋家宝立刻红了眼眶,“大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

    他只是太想娘亲了。

    听到关于何菊的事情之后,还没多想,他就拉着宋玲一起出村,但是在村口他就犹豫了,不知该走,还是该留下?

    “谁告诉你们这个事的?”

    “我们不小心听到大伯娘跟大堂嫂说话,然后,我们就知道娘亲她一直在杨府那边。”

    宋家宝不安的搓着手。

    “大姐,我不是有意这么做的,我就是当时……太急了。”

    宋暖的脸色不太好。

    她板着脸问:“下回遇到差不多的事情,你还要自己决定,不跟我商量吗?”

    “不会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知道,但又不告诉你们,这是因为我有私心?所以,你们不愿意告诉我,想要自己偷偷去找?”

    宋家宝低着头,不敢说话。

    当时他真是这么想的,但是后来又想着大姐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在村口徘徊犹豫。

    “大姐,别骂,我错。”

    宋玲不安的轻扯着宋暖的衣袖。

    一双大眼睛泪汪汪的,“大姐,我错,不骂三弟。”

    “你们知道错了?”宋暖问。

    两人不停的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舒松在一旁,“算了,这事也不怪两个孩子,还是先回家再说吧。我今天找你,也有点事。”

    宋暖这才想起舒松还在一旁。

    “松叔,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马上要离开了,所以过来见你一面。顺便给你送些东西过来。”

    “松叔要离开了?”宋暖有些意外,又问:“你是回家过年?还是怎么的?”

    舒松摇摇头,“这次离开我便不再回来了,或许以后有时间,我会来看你。”

    “松叔,你不是还有一家粮铺吗?不开了?”

    “这正是我过来找你的原因之一。”

    宋暖点了点头,“行!那我们回家再说。前面就是我家了,你先过去,我们几个跟着就来。”

    “好,我在前面等你。”

    宋玲抓住宋暖的手,“大姐。”

    “行啦!回家再说。”

    宋家宝:“大姐,对不起!我不该不信任你,我……我当时听着,什么都顾不上多想,我就想……”

    “别说了,我懂你的意思。”

    宋暖牵过他的手,一手牵一个,边走边说:“以后遇事要与家人商量,什么事情都一样。听清楚了吗?”

    “知道了。”

    宋暖牵着他们的手紧了紧,“我们要有商有量的,做事不能太冲动。你们就没想过,或许人家是故意听给你们听的。你们两个人身无分文,从这里到县里,那么远的路,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你们怎么办?”

    “大姐,我们错了。”

    宋家宝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一点就通。

    现在再想想自己早前的冲动,他自己都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遇上坏人,他根本就保护不了宋玲。

    “大姐,我们不找娘了,我们有大姐就够了。”

    “你们要去见她,这是人之常情。想见她,不是不行,这得让我安排安排。”宋暖安抚着他们,“知道她好好的,以后就有机会见面。”

    她不忍心告诉他们,何菊根本就不想见到他们。

    那么残忍的话,她说不出来。

    “等过年后,我带你们去杨府给杨叔公拜年。”

    “真的?”宋家宝双眼骤亮。

    宋暖点头,“大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没有,没有!大姐最好了。”宋家宝高兴坏了,去了杨府,他们就可以看到娘亲了。

    他三岁时,何菊就跑了。

    现在在他的脑海里,根本想不起何菊长什么样子。

    想着念着,无法是一种情结。

    这天下间,没有孩子会不想念亲娘。

    就算不想,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有娘疼,也会不由的想象自己的娘亲是什么样子的?如果她在的话会是什么情况?

    温月如笑了笑。

    今天真是虚惊一场。

    四人回到院门口,舒松已经在那里等他们了。他正从马车上搬东西下来,一袋一袋的。

    “松叔,我来帮忙。你这都是些什么啊?不会是粮铺不开了,准备把铺里的东西全搬来给我吧?”

    宋暖上去帮忙。

    温月如进去找人出来帮忙。

    “托人给你找的菜种子。以后啊,我会让人直接捎过来给你。你们虽然相识不久,但是这忘年交,可不是交假的。”

    舒松笑道。

    “还给你送些豆子,你这不是用量大吗?”

    “可我也不能白收你这么多的东西啊?”

    “不白收,我可不是白白的全送给你。”舒松是就想好了找她要些什么,“我的马车装满了东西过来,自然也要装满东西回去。”

    一老一少,一接一递。

    “松叔,你是想把我家搬空了?”

    “搬不空,一定给你留一点。”

    “我们来帮忙。”温崇正领着人出来。

    顾中清看到舒松时,神色变了几变,伸手去拉温崇正,却已是来不及了。

    舒松扭头看过来,目光便定在温崇正的脸上。

    这位是?

    温崇正上前,朝舒松拱拱手,道:“这位就是暖暖常提及的松叔吧?幸会!”

    “幸会!”舒松上下打量着他,“公子是?”

    “在下温崇正。”

    “高山村有温姓?”

    “我祖父从外地迁来的。”温崇正笑着解释,伸手接过宋暖递来的东西,“暖暖,你下来,我来搬。”

    “不用!已经搬完了。大家一起先搬进去吧。”宋暖跳下来,看向舒松,笑道:“松叔,你不会介意的对不对?”

    “不会!”

    “那行!咱们搬完再喝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