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温老太听说宋暖的忘年交来了,便从屋里出来,往壶里添水放在炉子上,准备烧水、沏茶。

    习惯了在院子里招待客人。

    不一会儿,他们便把东西都搬完了。

    温月如从厨房里提了热水出来,舀了些冷水,分给他们几人洗手。

    舒松四下看了看,目露赞许,“真是不错。”

    “松叔,过去坐吧。”

    “好!”

    几人一起坐下,顾中清不时的打量着舒松,确定了他的身份后,心里隐隐有些苦恼。

    这下怕是事不遂人心。

    公子想要平平清清的生活,也不太有可能了。

    “松叔,你为什么着急离开?上回也没听你提及啊。”宋暖接过沏茶的活,倒了茶,一杯一杯的递给几人。

    “早就有计划了,每次与你见面都是聊开心了,便就忘了这事。”舒松的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温崇正脸上,“这次趁着过年,回去就不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

    离别在即。

    宋暖心里有些失落。

    “那松叔有空要来看我。”

    “那是一定。”舒松看向温老太,问:“温嫂子,不知你老家是哪儿的?”

    “湖州。”

    “哦,这样啊。湖州是个好地方。”舒松又看向温崇正和宋暖,“你们小两口子真是登对,不知温公子贵庚?”

    “松叔,你叫我阿正就行,我今年二十一。”

    温崇正一脸和气。

    这个曾帮过宋暖的人,他心里是敬重的。

    湖州,二十一岁,姓温。

    这些信息中,除了姓氏,好像别的都对不上。

    温崇正的年纪一直都是说大一岁。当年,温老爷子为了瞒住他的身世,怕有人查过来,能防的都防着。

    温家的许多的信息都是半真半假。

    舒松点点头,“真是郎才女貌,希望下回我过来,可以抱到你们的孩子。”

    “松叔,你说要从我这里搬什么?”宋暖岔开了话题。

    几人心照不宣的笑了。

    “上回你不是说做了豆腐乳吗?我来找你要一坛。”

    “这个有。”宋暖起身,“那你们先坐着,我去看看。今天过小年呢,松叔就在我们家一起过吧。别的没有,饺子管够。”

    “好啊。我也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舒松点点头。

    宋暖去厨房看白氏她们包饺子,又去库房抱了一坛豆腐乳,熏肉也装了不少,还有两匹猎狼肉,老虎肉。

    乡村里,她能送出手,又能代表心意,也就这些了。

    “大姐。”

    宋家宝从外面进来。

    宋暖扭头看去,“怎么了?”

    “我来帮大姐。”

    “真乖!”

    宋暖笑笑,把装着熏肉和老虎肉的竹篮子给他,自己抱着一大坛豆腐乳出来。

    还有两匹腊狼肉,晚点再来取。

    “丫头,你给这么多东西?我开玩笑说要装满马车才回去的,你可别当真啊。”

    舒松看着姐弟二人搬出来的东西,连忙说明。

    他刚才是逗宋暖的。

    “松叔,我这也没什么能久放的。我就给你装一些熏肉,让你带回去让家人尝尝。”

    “好!你的心意,我都收下。”

    宋暖笑了,“这样才是真朋友,不用彼此客套。”

    舒松点头赞同。

    “那你们聊着,我去帮忙包饺子。”

    这天,舒松吃了晚饭才回去的,顾中清送他,顺便去一起去镇上办事。

    “这么晚了,中叔去镇上办什么事?”回屋后,宋暖疑惑的问温崇正,“你最近一直在忙些什么呢?”

    温崇正从背后将她抱入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忙一些可以让我们以后过平静生活的事。”

    “哦,那办完了?”

    “还没有!这事一时半分的办不好。”

    “行!不过,你要注意身体。”宋暖突然想起赖喜来,“阿来呢,他能赶回来过年吗?”

    “不回!他要回谷里陪晴姨。”温崇正扳正她的身体,弯腰与她额头相抵,“暖暖,今天过小年。”

    “嗯,过小年。”

    “这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小年。”

    “是的。”

    “那……”他看着她,黑眸深邃,“是不是该有个奖励什么的?”

    宋暖抿唇笑了,“你想要什么样的奖励?既然是陪你过的第一个小年,那今天就让你作主,如何?”

    “真的?”

    “绝无二话。”

    温崇正弯腰将她抱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里面,“那我贪心一点,我要大的奖励。”

    宋暖搂着他的脖子,“给!”

    “大姐,不好了。”

    两人滚到床上,正吻得难舍难分,突然宋家宝推门冲了出来。温崇正的手还放在那山丘上,正准备享受,却生生被打断了。

    他拉过被子盖在宋暖身上,转身看向一脸正常,没有一丝尴尬的宋家宝,“家宝,出什么事了?”

    “外面的菜棚着火了。”

    “什么?”宋暖掀被下床,闷头往外冲。温崇正及时拉住她,转身将她护在怀里,弯腰凑到她耳边,“你是不是该先整理一下衣服?”

    呃~

    宋暖用力踩他一脚,然后转身往里走,“你们先去,我马上就来。”

    “家宝,我们走!”

    “好的,大姐夫。”

    宋暖低头整理衣服,捋了捋头发,然后就匆匆的跑出去,查看情况。

    外面的三个棚一起着的火,而放火的人却没有逃,而是站举着火把站在一旁的空地上。

    温月娥?

    温老太站在温月娥面前,其他人都在提水灭火,幸亏旁边就有蓄水池,扑火也不难。

    发现得早,扑火也很快。

    三个菜棚都烧了大概两三米的茅草顶,不算大损失。

    众人扑完火。

    温老太扯着温月娥进了院门,怒气冲冲的坐下来,“温月娥,你是不是疯了?你想要做什么?”

    明天就是她出嫁的日子,她夜里来这里发什么疯?

    温月娥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抹着眼泪。

    宋暖看向温月如她们,“月如,你们先回房去。”

    “好的,二嫂。”温月如带着宋玲和宋家宝回房,白氏觉得不太方便,也回屋去了。

    谷不凡更是扑完火就直接回屋。

    这明显是温家的家事,他不便在场。

    “温月娥。”温崇正冷眼打量着她,“我警告你,你再敢跑我这里来发疯,我当真不会轻饶你。”

    “那你现在就别轻饶我。”温月娥双眼通红,泪如雨下,“那你现在就别轻饶,你打我,骂我,或是把我关起来,或送我去衙门都行。”

    温崇正上下打量着她,冷哼一声。

    “你是想借我之手,好让你明天不能如期的出嫁,是吧?也就你这么蠢的人才会想到这么蠢的办法。”

    温崇正说话毫不留情,“你想不嫁谁,要不要嫁人,这都是你的事。你跑我这里来撒野做什么?”

    温月娥一直哭。

    她开始被温晗劝动了,但是这几天一想,她又不愿意。

    尤其是看到温崇正已经很健康,不再像以前那样了。

    她更是放不下。

    这些天,她想尽办法要跟温崇正说上几句话,但总是没有机会。

    她明天就要出嫁了,想不到别的办法,便想着放火引他们出来。

    “二哥,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想嫁过去。”温月娥跪了下去,“祖母,你也救救我,你帮我劝劝我爹娘吧,我不要嫁过去。”

    温老太气急了。

    “你以为我没劝过吗?可是你那爹娘,我劝得了吗?明天就要嫁人了,你现在跑过来这里,算什么回事?你回去吧。”

    宋暖觉得没劲,那火烧了就烧了,损失不大,而且真计较那就让温月娥如意了。

    她真心不想看到温月娥,“我全身是汗,我先去梳洗,你们慢慢聊吧。”

    温崇正也没留她。

    温月娥见她走了,更是大胆的看着温崇正,“二哥,以前你还没成亲的时候,你不是这样对我呢?现在为什么?”

    “为什么?”温崇正低头看着她,“因为我有了值得珍惜的人,想要爱护的人,而你们做的那些事情呢,哪一件不是想要伤害暖暖的?你们做了那些事,难道还想要我继续像傻子一样?”

    “温月娥,你回去吧!今晚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也不会遂了你的意。嫁不嫁人,又嫁什么人,类似的问题,你别再来找我。”

    “二哥。”

    “……”温崇正转身离开。

    温老太起身,“你起来吧!”

    “祖母,我真的不想嫁,我不要……”

    “月娥,你跑这里来做什么?”温老大夫妇跑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温晗。李氏扶着温月娥,一边替她拍衣服上的灰土,一边道:“让你早点睡,明天一早就要起来梳妆打扮,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娘,我不想嫁!”

    “月娥,你这是胡闹!”温晗怒斥一声,“明天就是大喜之日,你现在说不嫁,你这是想干什么?沈家那边怎么交待?”

    “你们回去商量,不要在别人家里讨论自家的事。”

    温老太冷声打断。

    温老大一脸企求的看着她,“娘,你现在跟我们回老宅好不好?”

    “我决定的事,就不会变。”温老太摇头,自嘲的笑了下,“我这么一个没福气的老太婆,不适合出现在那里。”

    “娘,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就是个没福气的。”温老太低笑一声,满面沧桑,“我生了三个儿女,死的死,赌的赌,还有一个你……我就不多说,你也该清楚。所以,别再说让我回老宅的话了,我不回!”

    温老太说着这些话,心都在滴血。

    有些事,她面上风轻云淡,可到底是自己的骨肉,怎么可能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说不在乎,那是在自欺欺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