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宋暖惊讶的看着他,“可……可你们这里不是男尊女卑,为人端洗脚水的,为人洗脚的,只会是女人吗?”

    温崇正是与一般男人不同,可他做这些,说这些话,宋暖还是有些意外。

    “男尊女卑?你这么看我的?”

    “你不是!但是做这些?”

    “既然不是,那为什么不能做这些?”温崇正去取了香胰,往她脚上抹了些,然后用手替她搓洗。

    大拇指在她脚板底下力道适中的按着。

    他是在帮她按摩。

    宋暖本是十分怕痒的,可这会儿在热水包围下,在他的按摩下,她舒服得完全没有感觉到痒。

    “暖暖,在我心里,你最重要。什么世俗眼光,什么男尊女卑,统统都不存在。我觉得千金难买我乐意,我高兴为媳妇做事,这样就行了。”

    “嗯,有长进!”宋暖笑了笑,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这算不算是我调教的好?”

    “当然算!”

    温崇正感觉水温不太热了,便抽了干帕子替她擦干脚,“快到被窝里去,别冷着了。”

    “哦,好!”

    宋暖哦了一声,这一声哦尽显娇柔,温崇正只觉耳朵都酥麻了一下,像是有只小虫子钻进耳中。

    痒痒的,他心尖发颤,全身酥麻。

    他轻咳了一声,坐在床沿上,脱去鞋袜洗脚。

    宋暖是泡脚,他是泡脚。

    差别对待。

    他很快就洗完脚,把脏水端出去撒了。

    再回到屋里时,他弯腰替宋暖掖好被子,在她额间落下一吻,“睡吧!明日没什么事,你不用那么早起。”

    “哦。”宋暖点头,脑袋露出被子外面,双眼晶晶亮的看着他。

    温崇正起身,放下床帐,转身往外走。

    宋暖眨眨眼,连忙搁开床帐,露出脑袋,奇怪的看着他准备开门出去,“你去哪里?不睡觉?”

    “我回书房啊,不是一直……”

    温崇正愣了一下,连忙急步往回走。

    “我可以留宿了?”

    宋暖不好意思的缩回脑袋,重新钻进被子里,“这里也是你的房间,你要留,我还能赶你走不成?真是呆子。”

    温崇正挠挠头,傻傻的笑了。

    他连忙去栓上门,吹了灯。

    然后窸窸窣窣的脱去外袍,摸着黑钻进床上。宋暖往里挪了挪,故作镇定的道:“我给你暖了被子,这算是还你帮我洗脚的人情了。”

    心,怦怦直跳。

    她咬咬唇,感觉自己从未这么紧张过。

    两人也不是第一回同床共枕,可是却从未像此时此刻这样紧张。

    温崇正也好不到哪里去。

    揣着一颗不听话的心,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他很想伸手去抱住宋暖,可这一刻就是不敢了。

    平时亲着亲着,一切都没这么怪异。

    现在突然……他就觉得连气氛都变了。

    好紧张!

    又有更多的兴奋。

    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你说,开春后想买田地种花?”黑暗中,宋暖找了话题,侧着身子看着他,“这种草药种菜,我能理解,你种花是?”

    “调香。”温崇正也朝里侧着身子。

    两人面对面。

    “你试过了?”

    “试过了,不是也给你做香胰和香粉了吗?”

    “你亲手做的,不是……”宋暖惊讶极了,干笑了两声,“我以为是你让人买的。”

    “没良心的丫头。”

    “什么丫头,我是姐姐,你忘记了?”

    “就是丫头,咱们得按现在年纪来算。我比你大这么多岁,你不是丫头,你又是什么?”

    “噗……”宋暖扑哧一声笑了。

    温崇正问:“你笑什么呢?”

    “笑你啊。”

    “笑我什么?”

    “笑你在这个地方也算是老男人一个了吗?如果没讨媳妇的话,算不算老光棍?”

    黑暗中,宋暖的目光狡黠。

    “……”温崇正伸手将她拉近一些,两人面对面,额头相抵。“暖暖,那你来解救一下老光棍吧?”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抹魅惑。

    声声直扣人心。

    宋暖的头一偏,柔软的唇压上去。

    两人放缓了动作,似乎都默契的想要把刚才那些不知所措的气氛消去。温崇正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长指插入发间,头发披散下来。

    他抱着她转了个身,她就已乖巧的躺在他的身下。

    眼睛适应了黑暗,两人都能隐隐看清对方。

    宋暖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他低头吻去,缓缓渐入,两人摸索着解开了彼此的束缚。

    气喘吁吁。

    “等……等一下。”

    宋暖喘着气,双手改搂为撑,撑住他的胸膛,不让他压下来。

    温崇正皱眉,豆大汗水滴在她的脸上,流入她的嘴里,咸咸的……

    “暖暖,你别开玩笑。”

    箭在弦上,不让他发出去,这不是要老命吗?

    宋暖苦着脸,眉头皱成川字,“我我我……我没开玩笑,好像……真的……我……我们不能再继续了。”

    温崇正低头看着她。

    宋暖也知道,这个时候喊停有多残忍。

    “我……那个亲戚……好像来了。”

    刚才意乱情迷时,她感觉到了不对劲。

    闻言,温崇正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他七手八脚的从她身上爬起来,摸到衣服套上,下床去点了灯。

    他站在床前,低声问:“暖暖,你确定一下。”

    听到她亲戚来了,硬是将地股热血给压了下来。这时,似乎欣喜更多,像是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被搬开了一样。

    宋暖检查了一下。

    “真的。”

    她真是哭笑不得。

    千呼万唤都不来,这个时候赶来,倒像是故意的一样。

    “那要怎么办?肚子疼不疼?”温崇正站在外面,紧张极了。他记得上次宋玲就痛到哭了。

    “有一点,但还好。你别比我还紧张啊,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被你紧张得,我都要以为自己得了重病了。”

    “呸呸呸!胡说什么呢?”

    温崇正连呸了几声,“不准瞎说。”

    “哦。”宋暖穿好衣服,从床上下来,“你上床暖着被子,我收拾一下就来。”

    “我陪你!”

    温崇正脱口而出。

    宋暖瞪了他一眼,“你故意捣乱的吧?快上去睡着床,我怕冷,而且这个时候也不能冷着。快去,快去!我很快就好。”

    开玩笑!

    他在这里,当着他的面,她自己用那个备了好久的神器啊?

    温崇正点头,连忙上床暖被子。

    宋暖从衣柜找了东西出来,躲在屏风外整理好。她小跑着回床上,嘴里喊道:“好冷,好冷!”

    温崇正掀开被子,直接将她包住。

    他往里面挪了下,让她睡在外面,从背后抱住她,直接摁在怀里。他用手脚身子一起暖着她。

    “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

    “那就睡吧。”

    “嗯。”

    温崇正的手隔着衣服贴在她的腹部,“这样会不会暖一些?”

    “可以的,睡吧。”

    “好,睡觉。”

    温崇正抱紧她,虽然没完成重要的事,但是宋暖的亲戚来了,也是喜事一桩。此刻,他将她抱在怀里,有种拥有了全世界的感觉。

    第二天。

    宋暖一觉睡到了中午,如果被侧漏了,她可能还睡着。她惊呼一声,就从床上弹跳起来。

    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懊恼的拍拍脑袋。

    这么久没来,一来就浪涛汹涌。

    “暖暖,醒了?”

    温崇正从外面进来,她一脸懊恼的样子,问:“这是怎么了?肚子疼?”

    “不是!”宋暖指了指床上的,“被我弄脏了。”

    温崇正松了一口气,“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换下来,洗干净就是了。”说着,他上前,“你去把衣服穿好,小炉子上温着热水,你去梳洗。这里交给我。”

    “不不不!不用!等一下我来就行。”

    “让你去,你就去!”

    温崇正把她一下推到了屏风后,然后去柜子里找了新床单换上。宋暖勾着脑袋看他做事,不由的弯唇笑了。

    他没有一点勉强的样子。

    这……自己是遇上绝世好男人了。

    ……

    沈宁枫夫妇天没亮就匆匆离开了。现在村里果然又盛传昨夜的事,有声有色的,臊得温老大夫妇都不出门了。

    温老太出门一趟,然后寒着脸回来。

    大家都闭口不提那边的事,就连沈字都不提。

    昨天是腊月二十九。

    今天是除夕夜。

    宋暖一觉睡到中午,直接和大家一起吃午饭。因为年夜饭吃得早,所以午饭就随便对付。

    喝鸡汤,吃包子。

    下午,宋暖便在厨房里帮忙做年夜饭。

    温崇正特意进来交待,“月初,月如,你们不要让你二嫂碰冷水。凡叔说了,不能让她受凉了。”

    温月初姐妹二人听着,疑惑的眨眨眼,目光齐齐看向宋暖的腹部。

    她们记得自宋暖嫁进温家就没来月事,这是因为怀上了?

    听老人说,第一胎,前面几个月都不会显肚子,所以,她们才一直看不到宋暖的肚子大起来?

    宋暖被她们看得有些发毛?

    “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二嫂,你……”

    “我怎么了?”

    温月初问:“二嫂,你老实告诉我们,我和月如是不是要当姑姑了?”

    “……”宋暖会意过来,不禁羞红了脸,瞪向站在一旁的温崇正,“你干的好事!”

    闻言,温月初双眼骤亮:“真怀上了?”

    呃~

    “没有!”

    宋暖的脸更红了。

    怀什么怀?昨晚的糗事又浮现在脑海里。

    温崇正一脸无辜,“我只是提醒你不要碰冷水,我又没做什么?好了,我出去。”

    他转身,咧嘴笑了。

    宋暖脸红的样子,真是好看。

    ------题外话------

    推荐好友舒薪种田文《田园有喜:憨夫宠入骨》

    顾家有女名欢喜,长辈疼哥哥宠,原以为一世欢喜,奈何一朝风云起,娘亲死,哥哥下落不明,父亲很快娶继室,百两银子卖欢喜。

    面对家徒四壁,全是极品的田家,没关系,欢喜会种地,还会持家,更擅长赚钱和养娃,手撕白莲花,怒踹贱渣渣。

    赚个盆满钵满,妇唱夫随乐呵呵。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