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没什么事吧?”宋暖往外面看了一眼。

    温崇正摇摇头,“没事!劝一下,安抚一下就好了。”他暗叹了一口气,每年都是这样,明明是好日子,可大家心里都有事儿。

    “祖母呢,没事?”

    “心里有事,劝了一下,好多了。”

    “……”宋暖点点头,翻转着手中的锅铲,没一会儿就将菜盛到碟子里,“行了!你去外面准备一下,我把该盛的都盛出来。”

    温崇正点头。

    “好!”

    不一会儿,白氏母女三人过来端菜,“二嫂,我们来!”

    “嗯。”宋暖把碗筷数进竹篮里,提着出去布筷。他们今天还是在院子里的池边吃饭。石头上挂着写了福字的红灯笼,正好应景。

    谷不凡和顾中清出去放鞭炮。

    外面噼里啪啦的。

    还传来宋玲和宋家宝的欢笑声。

    “来来来!洗手,吃饭!”二老二小一起去洗手,乐呵呵的过来。

    宋暖一边布碗筷,一边笑眯眯的看向他们,“大家都坐吧,天冷饭菜凉得快,咱们先吃饭。”

    “对对对!先吃饭。”谷不凡走过来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色,两眼放光,“太好了!我今晚得多喝几杯,难得有这么香的菜。”

    谷不凡的性子就像个小孩子,无拘无束的。

    白氏母女三人又端了菜过来,“菜上完了,大家坐吧。”

    “大家都坐下来,吃了团圆饭,待会守岁时,再好好叙旧。”温老太是最大的长辈,她才是大家长。

    这样的日子,由她指挥。

    众人点头,笑着坐下。

    宋暖和温崇正给大伙倒酒,谷不凡就吩咐,“今晚是除夕夜,大家第一次坐在一起过年,除了阿玲和家宝,其他人都得喝几杯才行。”

    “对对对!这样的日子值得庆祝,得喝。”顾中清也附合。

    他的目光落在温崇正身上,满心欢喜。

    从未想过这辈子还能有跟公子一起吃年夜饭的机会。

    今天,真的高兴。

    大伙笑着点头。

    “暖暖和阿玲他们就以茶代酒吧。”温崇正给他们姐弟三人倒了茶。

    “不行不行!我多少也要喝一点。”宋暖不同意,眼巴巴的望着烫好的梅子酒。她可是一直馋着呢,奈何这身子的酒量不行。

    温崇正摇头,“你什么情况,自己不知道?不能喝。”

    “这个梅子洒,我想喝。”宋暖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人家第一次跟你一起吃年夜饭。”

    撒娇?

    温崇正瞧着她的样子,心里软成一片,哪还说得出拒绝的话。

    “半杯。”

    “一杯,就一杯,我绝不贪杯。”

    宋暖讨价还价。

    这时,谷不凡说话了,“还有我这么一个神医在呢。暖丫头这酒可以喝,不会伤身子。”

    他的梅子酒,酒劲不大。

    “等一下,我去取一壶更淡的酒过来。”

    谷不凡突然想起房里的另一坛酒,便去取来,放在热水烫着。“先喝一杯梅子酒,等这壶烫好了,暖丫头再喝这个。”

    宋暖喜得直点头。

    温崇正看着她,既无奈又宠溺。

    这个丫头喜欢喝酒,就是没有酒量。

    “来,大家举杯,共祝身体健康,日子一年比一年好。”温老太起身,举杯,笑看向大伙。

    大伙纷纷起身,举杯,重复,“共祝身体健康,日子一年比一年好。”

    仰头一口喝干杯中酒。

    温老太笑着挥手,“大家坐!吃菜。”

    “好!”

    夜年饭,吃得尽兴,喝得开怀,足足吃了一个时辰,中间白氏母女还端着冷菜回厨房重新热。

    宋暖不胜酒力,喝了几杯,头就发晕。

    但她还是趁着温崇正不备,倒了桂花酿就抿上一口。

    偷笑的样子像只小狐狸。

    她不知,这一切尽被温崇正收入眼中,没有阻止,也是想着过年高兴,让她任性一回。

    一顿特殊的年夜饭就在她们的欢笑中进行着,尽兴后,结束。

    饭后,白氏母女三人收了碗筷,温崇正把茶具摆上回去,宋暖去装了果瓜和零嘴摆上。

    大伙一起喝茶,嗑瓜子,一起守岁,一起迎来崭新的一年。

    宋暖没有那般直接醉倒,她又回房去取了红色的荷包出来,荷包上面绣着一些吉祥的话和图样。

    那是她早前让白氏和温月如帮忙绣的。

    她按着现代的风俗,用红色荷包给每人都封了一个大红包,就连温崇正她也备了一份,塞放在他们的手里,讨个吉利。

    大伙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红包,一个个都高兴的笑了。

    “暖丫头,这个又有什么讲究?”

    “红包红包,包红啊。来年红红火火,大吉大利,顺心如意。”宋暖笑着解释,举起手中的红包,“我自己也有一个呢。”

    谷不凡点头,低头打量着手中的红包。

    “暖丫头,你这礼备得好,很有心思。既然你给我备了红包,我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说罢,他看向顾中清,“阿中,你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

    顾中清点头,笑着回房。

    宋暖连忙喊住他们,“师父,中叔,你们别去了。这是我作为晚辈的心意,哪需要回礼的?”

    “那可不行!既然你说这是压岁钱,那我们也得备一份才是。再说了,这也不是单独给你,家里的其他人,也是一定要给的。”

    谷不凡挥手,回房。

    宋暖无奈的笑了下,抚额坐下。

    温崇正立刻紧张的看着她,“暖暖,你是不是头晕?你的酒量不好,还喝那么多,现在醉了吧?”

    “你才醉了呢?”宋暖抬头,吃力的眨眨眼,蹙眉,“你好好的坐着,别晃!我被你晃得头都晕了。”

    他晃了吗?

    温崇正扭头看向一旁的温老太。

    温老太也很诧异的看向宋暖,“阿正,你扶暖暖回房,她喝醉了。”

    “没醉,没醉,我真没醉。”宋暖感觉头沉沉的,心里却是一片清明,听人说自己醉了,连忙摆手。

    温崇正宠溺的看着她,摇头,“对!你没醉!走吧,先回房,我去给你弄一杯醉酒茶。”

    “我又没醉。”宋暖站了起来。

    身子一歪,温崇正连忙扶稳她,轻叹了一口气,弯腰直接抱起她。

    温老太低头喝茶,嘴角弯弯。

    谷不凡二人回来,没有看见温崇正夫妇,便问:“他们小夫妻人呢?”

    “暖暖喝醉了,阿正照顾她去了。”温老太倒了茶,分别推到他们面前,“咱们喝茶。”

    “好,喝茶。”

    谷不凡把红包分给每一个人。

    他没有事先准备,所以并不像宋暖那样的红荷包,而是用写对联剩下的红纸一包,上面写几个祝福的字。

    这便算是表达了美好的祝福。

    “小小意思!大家收着,图个吉利。”

    温老太笑着收下,把她备的那一份,也分给众人,“今天在暖暖的带动下,这个除夕过得很高兴。”

    说着,她眼角已经湿润。

    目光悄悄的扫了这个家一眼,满目欣慰。

    她真是没有想过,温崇正能够这么健康的站在她的面前,成家立室,以后的日子,还会越来越好。

    她举了下茶杯,心里默念:“海哥,我总算是没有辜负你的托付。”

    顾中清举杯,看向温老太,“温婶,多谢!我以茶代酒,谢谢你们一家人为我家公子做的一切。谢谢你!”

    温老太朝他举杯,“不用谢!这是我们一家人应该做的。”

    顾中清颔首,目光扫过院子一圈。

    眼角湿润。

    他咧嘴一笑,“我从不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与公子坐在一起吃年夜饭,看着他成家了。”

    温老太点头附合,“我也不曾想过会有这一天。他自小体弱多病,我都担心会辜负恩公所托。”

    “来!喝茶!今天过年,开心一点。”

    谷不凡不太喜欢这样的气氛,便提壶给他们满上茶,笑着岔开话题,“那小子的身子是全好了,你们不用担心。成家立室了,开枝散叶也不久了。”

    闻言,温老太笑了。

    “我还真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可以抱个大胖曾孙。”

    “如果小小姐,那就由温婶来教,如果是小公子,那就让我来教他。让他习一身武艺,再怎么也得把温家的那套拳法传承下去。”

    顾中清已经开始幻想了。

    仿佛他面前就站着两个小孩,一男一女。

    男的像温崇正,女的像宋暖。

    一个俊,一个俏。

    温崇正的本家也姓温,当年他爹救了走镖的温大海和杨峰两家人。后来,他爹遭奸人所害,兵临城下,背腹受敌。

    温大海和杨峰听闻,各自带人赶去。

    不过,温大海先一步把温崇正救走,从此带着家人在高山村避世而居。

    崇正这个名字是温将军临终前给重新取的,他希望他的孩子崇尚正义,也希望这个孩子做一个正义的人。

    不会被仇恨蒙蔽,温暖而崇尚正义。

    京城的温家,【安定侯府】,如今比过往更辉煌。当朝皇后的兄长温良是安定侯爷,侯府小姐是太子妃。

    世人只知这【安定侯府】如何高不可攀。

    顾中清却知这侯府是如何的血腥弥漫,为了私利,就连手足,也从不手软。

    房间里。

    温崇正端了热水进来,拧了湿布,坐在床边,温柔细心的帮宋暖擦手脸。他低头目光专注的看着她,因为喝了酒,她的脸红扑扑的,睡得倒是安稳。

    他伸手过去,手指轻抚她的脸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