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宠之一品医妃 > 第42章 医术
    宴会直至戌时方散席,帝王起驾,群臣施礼。然,就在众人心情再次放松,但还没忘宫娥看到不干净东西的事情时。便只听大殿里陡的响起惊忧声:“父王!父王你怎么了!”

    听着这声音,众人下意识的便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奕王凤选严痛苦的倒在殿中央,奕王妃和衡阳郡主一脸惊慌的跪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众人纷纷惊住。难道,难道奕王爷被不干净的东西伤了?!想着,众人脸色发白,看来,今日过后,要请大国师来上安殿诵经了。

    皇帝凤远珄也是刚起身要离去,见到奕王倒地,眸色一闪,赶紧对着下首太监冷慑道:“来人!快去传御医!”话落,他阔步至奕王跟前,抓住了奕王冰凉的手。

    “遵命!”小太监应罢,快速的跑了。

    看奕王爷的样子,恐怕是心疾又发作了。先皇便是死于心疾,而这个病,连神医和顾世子都没法子,且代代骨血遗传。先皇膝下九子,而其中有六子有喋血心疾。想着,小太监跑的更快。

    见凤远珄蹲身,众臣便皆都单膝跪地。

    凤云浅在一旁瞧着奕王脸色,眉心微蹙。这症状,似现代的心脏病。听闻先帝便是因喋血心疾而死,今日她看顾仙袛撰写的书中有记载。

    喋血心疾,发作之时,咳血,肤色骤白,脉搏微弱,体表有紫块,胸口痛如刀绞,不及时服赤血丹,命毙。

    现代的快速心脏用药成分由丹参,冰片,三七而制。

    而赤血丹却是由没药,丹参,川芎,莪术,三棱,穿山甲,然后辅以地龙炼制成丹。显然与现代不一样,且此喋血心疾,似心脏病,却又不是心脏病。

    正想着,却便听屈门娢娇丽而似带担心的声音响起:“启奏贵国陛下!长乐有话说!”

    听到屈门娢的话,屈门枢眉心微蹙,雅致的脸上闪过不悦。

    凤远珄见屈门娢在这种时候突然出来,不禁眼底闪过冷色,旋即道:“公主请说。”

    见凤远珄允了,屈门娢便似是什么也没想道:“陛下,奕王爷如此痛苦,可御医方得半刻至。听闻燕凉顾世子医术卓绝,不下神医门,既如此,顾世子既是已经收了重华公主为徒,定是也已经把医术传给了重华公主。所以——!”

    只要凤云浅拒绝,便是给师门丢脸,连把个脉都不会,顾仙袛也是看走了眼。可若是凤云浅出手,哼,医死了自己的皇叔,这事怎么也不可能好好结束了。她乃北狄嫡公主,就算是她谏言说让凤云浅救人的,但,到底不是她动的手不是,谁又能拿她怎样。

    听着屈门娢的话,众人心中思量。屈门娢的话是不假,但是,听闻顾仙袛昨日才收的凤云浅为徒,再怎么天赋,也不可能这么快就领会顾仙袛的医术。这北狄公主是故意,还是其他?不过,屈门娢和凤云浅无仇无怨吧。不,也不可说是无仇无怨,北狄王应允后位于凤云浅一事,那北狄王后真的甘愿屈退居妃位?可是,看这屈门娢的模样,也不像是故意为难凤云浅。

    而听到屈门娢话的凤永夜和已经起身要离开的君容胤却是微微蹙眉。

    皇后和余妃听此,瞧着屈门娢的脸,是喜也厌。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们,这个屈门娢是故意的。

    凤云浅听了屈门娢的话,却是明确了屈门娢的敌意。正想着,本以为凤远珄不会同意,谁知,只听那人温声道:“云浅,你可会把脉?”

    他修长而温色的眸子,侧首看向刚站起身于席座上的凤云浅,眼底淡淡,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听此,凤云浅瞧着他眸,又将视线转向奕王妃和郡主衡阳,见她们担忧惊惧而害怕的满脸泪痕的神情,凤云浅眼底冷淡而无动于衷道:“回父皇,儿臣会。”

    话落,她走到了奕王跟前。蹲身,抬手搭上了奕王手腕。

    众人看着,皆是大气不敢出,才不过一日,她就知晓了脉搏之理?还是说,她只是有些聪明的做做样子?

    屈门娢看着也是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明明昨日顾仙袛才收她为徒的,难道,凤云浅在不懂装懂?正想着,却见凤云浅将手收回,自袖中拿出一个银针包。接着,便执起一根细如丝的银针看向一脸泪痕的奕王妃道:“劳烦王妃将王爷身上衣服褪下。”

    见凤云浅这般说,殿内众人皆识相的背过身去。宿皇后和余妃以及屈门娢也不例外。

    本来因着礼节奕王妃和衡阳郡主也是要背身的,但是,人命关天,加上奕王妃和衡阳郡主正扶着奕王,绝对不能随便动所以,便留下。

    奕王妃虽是不信任凤云浅,但是,看到奕王眼下这般痛苦而身体渐凉白,便不再顾及什么的赶紧褪下了奕王玄色的华服。

    见奕王上衣褪下,凤云浅毫无犹豫的将手中银针刺入了奕王胸口居中处。看到这,奕王妃和衡阳紧张而害怕的气都不敢再出。

    还从无人用针术治喋血心疾的,她真的可以吗?凤远珄也是微微惊了瞬,没想到她会这般不犹豫。

    正想着,却见奕王突然倾身朝着地上吐了一大口黑血,血里,尚有血块。看到奕王突然这般,奕王妃和衡阳郡主顿惊,正要问凤云浅这是怎么回事。太医也终于在这时赶来,看到奕王身上血,便吓了瞬的对着凤远珄行礼后赶紧跑到了奕王面前。

    粗糙的手指搭上奕王手腕,见脉象平和,太医松了一口气道:“启禀陛下,王爷性命已无碍。”

    听到太医的话,奕王妃有些不敢相信,正要问太医话,却见太医瞿明子看向奕王胸膛居中插着的一根银针,顿时眼睛亮了亮,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般看向凤远珄道:“皇上,请问这针是谁人施下的?”

    见瞿明子如是,凤云浅便淡淡道:“是本宫,奕王爷血瘀堵于胸口,这也正是让奕王爷痛苦至此的源头,本宫只是银针刺穴,将淤血逼出。”

    听到凤云浅的话,瞿明子抬眸看去,见着眼前人。瞿明子愣了愣,虽是过了四年,云浅公主的模样也是变了不少,但,还是看得出。

    “二公主厉害,饶是下官都不敢这般做。”喋血心疾太难对付,是心,所以,不能用银针刺穴给予刺激。但是,她却做了,还保住了病者性命。

    其实,说不准神医和燕凉那位都想过这个方法,但恐因着利弊分析而一直没试吧。

    衡阳郡主和奕王妃听到瞿明子说不敢,心里虽是感激凤云浅,却是不想再让凤云浅出手了。毕竟,凤云浅自己以前就是傻子,她嘴上说的是有些道理,可实际说不定还不懂什么医术,因为,顾仙袛再是神人,也不可能把凤云浅瞬间变成天才。

    而且,瞿太医都说了,饶是他都不敢,所以,看来这银针刺穴是非常危险的。

    听到瞿明子的话,凤云浅容色淡淡没说什么。此法是危险,但她有分寸,入针五分,分毫不差。但此法只是起到缓解作用,不能根治。

    凤远珄看奕王昏倒,便命人将奕王好好送回府,并让瞿明子随同。

    众人也是听到了瞿明子的话,瞿明子是太医院院首,医术更是一绝,他说的话,肯定无假。看来,顾仙袛眼光真的不差。只是,一个人不可能学习速度这么快的。况且,她昨日还去了麓山。哪里有什么时间听顾仙袛授予医术。

    想着,不止是一半人用怀疑的眼光看向凤云浅。要么凤云浅是侥幸,要么,她不是凤云浅。

    皇帝起驾,众臣皆散。而屈门娢也满是不甘的随着屈门枢离开了。

    见着众人就这么走了,自己连个施针费都没有,凤云浅低头咬了咬手指,脸色不愉快。握草了~,不会是因为都是亲戚这丢丢缘故,然后治病保命什么的免费?次奥,开什么玩笑,这么做以后还怎么做生意。看来以后她还是要表明自己干活要收银子,不然,她还怎么发展自己的未来。

    想着,凤云浅朝着殿外走去。刺骨的寒风从大殿门口灌入,带着雨雪的气息。闻此,心底不愉快莫名消散了不少。不禁加紧脚步朝着殿外走去,居高临下而看,二月,却是又下了雪,白雪皑皑,美极。想来是下了许久了,前世她便最喜欢雪,因为雪让世界变的好像干净,尽管她怕冷。

    想到凤永夜刚才提醒自己的眼神,凤云浅便回头对着紫荆和紫芽道:“你们两个先回宫吧,本宫还有些事情。”

    话罢,她便要走,却见前路一片漆黑,微风寒入骨。不禁,她复又停下看向一旁掌灯的小太监淡声道:“小公公,你将她们二人好好送到庇梧宫罢。”

    听到凤云浅的话,紫荆和紫芽愣了愣,小太监也是顿了顿道:“诺!”

    真是少有主子会真的关心奴才的,想着,小太监对着紫荆和紫芽笑笑道:“两位姐姐请吧。”

    紫荆和紫芽看了眼凤云浅,没来由的心中一暖,旋即跟着小太监离去。

    见他们走了,凤云浅便一跳一跳的朝着阶梯而下去了。来的时候她瞧了瞧,阶梯竖向每层宽约二十五厘米,也就是说,她跨步时只要跨十厘米,就能准确的落脚于下一层阶梯,所以,闭着眼睛都可以。

    她的身后,上安殿门前,一人从上安殿长廊而现,瞧着那一跳一跳的稚气身影,便悄悄跟了上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