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宠之一品医妃 > 第43章 妒意
    她的身后,上安殿门前,一人从上安殿长廊而现,瞧着那一跳一跳的稚气身影,便悄悄跟了上去。

    寒梅盛开,凤云浅问了两个路过的婢女,便径直朝着御花园而去。说实话,凤永夜的自恋,刷新了她的世界观。今个如果不给他点教训,以后肯定还没完了。想着,凤云浅加快了脚步。

    此时,别宫。

    屈门枢所居寝殿内,见屈门娢一脸委屈的坐于蒲座上低着头。屈门枢眉心微蹙,旋即声线温冷道:“可知你错在了哪?”

    先不说凤云浅,就南梁奕王爷一事,她行事鲁莽,若不是她表情得当,南梁人定是觉得她当时为了置凤云浅与不利之地,而故意利用的奕王。虽说事实确实是她在利用奕王这般做,但是,就算她表情再万无一失,在场的一众人也不都是傻子。既能混迹官场数年,哪有真的心思单纯之辈。

    她的动机,明眼人还是能猜到的,虽说别人被她迷惑了,可南梁皇却是绝对不这么认为的。

    奕王爷乃先帝第九子,颇受先帝宠爱。虽不是袁太后亲子,但自幼由袁太后亲自抚养。因着他无意皇位,自幼体弱,又伴有喋血心疾,所以,袁太后对这个非常孝顺的养子,却是真的极好。现南梁皇也是对这个最小的皇弟庇护诸多,今夜,屈门娢说罢话,莫名的,他在南梁温和的帝王凤远珄身上感觉到了几分戾气。

    她将南梁皇室子嗣之性命用作利用,若是挑明了,且不说南梁会怎样,就是父王,都不一定饶过她。

    他知道,屈门娢不满父王把她嫁给南梁皇,毕竟,她有喜欢的人。但是,皇族子嗣的婚姻,是不允许有爱的。所以,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对他们来说毫无用处。

    屈门娢喜欢顾仙袛,而顾仙袛收了凤云浅为徒。这件事,除了母后和他,没有人知晓。她那般明显的敌意,凤云浅怕是也感觉到了。

    听到屈门枢这么问自己,屈门娢没有说话。一双柔水美眸,却满是不甘心。

    母后的后位要让给那个傻子,她喜欢的人也要让给那个傻子,为什么?为什么?凭什么!她一直都很听父王的话,一直。可是,到最后,自己就是一颗棋子。什么亲自教她箭术,武功,书法,计谋,都是假的。到头来那么对着她笑的慈和的父王,却为了北狄,要把她献给一个自己一点也不喜欢的人。

    她为了听父王的话,吃了多少苦,强颜欢笑了多少次,跌倒了自己爬起来,满身伤口也不哭。可是,为什么,凤云浅为什么要存在于这个世上。如果,如果不是为了母后,她一定——!

    见屈门娢不说话,屈门枢容颜温冷,没有丝毫温度道:“父王要的是凤云浅,若是你阻止,后果会怎样,你当知晓。”

    话罢,他寡淡而清冷又道:“还有,顾仙袛,本宫劝你放弃。那个人,不会喜欢上凤云浅,也不会喜欢上你。”

    他在北狄见过那人两次,一次于王宫,一次,于茶楼。那般透彻的仿若能把世界一切规则看清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那人的眸子里,没有七情六欲,有的,只有风般透明的抓不住也猜不透的情绪。

    他像是天上神明,淡看众生。莫名直觉的,他觉得那人一定不会爱上任何人,但却又爱这天下苍生。而且,顾仙袛若是喜欢凤云浅,就不会收凤云浅为徒了。因为那样一个人,要是喜欢上一个人,是会想要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的吧。

    见屈门枢这么说,陡的,她眼睛怔住。除了些许冷静,还有嫉妒。如果她真的阻止了南梁和北狄和亲,父王,会怎样?

    还有顾仙袛,嗯,她知道的,知道那个人的眼睛不会容下任何人。但是,就算是徒儿也好,只要能待在他身边就好。可是,她说过想要拜他为师,而他却是告诉她不行。现在,他却收了一个不如她的女子做徒儿,听说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她好嫉妒,好恨。哪怕他不会喜欢上那个女子,她都好恨。

    所以,她不要放弃。十几年里,她唯一一次想要任性执着的顾仙袛,绝对不会放弃。

    “皇兄,娢儿知道了,以后会有分寸行事的。”她乖觉的应着,眼底却是狠戾。屈门枢非是母后亲生,当然不知道母后的痛苦,所以,她绝对不允许凤云浅夺走她的一切。

    奕王,要是南梁奕王明日死了,凤云浅会怎样?她还真想看看呢。想着,屈门娢嘴角微勾,缓缓起身离开了。

    见着屈门娢背影,屈门枢眸色微思。屈门娢可是母后和父王亲手培养长大的,心思缜密,虽然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表露出杀意和敌意。但,她能瞬间保持冷静,这一点,和北狄王后刘傅妏非常像。

    “太子,公主有些不对劲,怕是——。”温文尔雅的嗓音响起,一男子自帘幕后走出。身姿欣长,容颜不俗,及腰墨发用蓝色纹银雷纹图逍遥巾而束。有几分肆意,又几分儒生气。修长的眸子噙着算计与亲和笑意。

    看公主的样子,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听着楚荀的话,屈门枢便冷声道:“非纂。”

    悦耳之音落下,房梁之上,徒飞身而下一黑衣男子,单膝跪地。

    “跟着公主,若是她胡闹,阻止她。”南梁帝王对屈门娢半分兴趣也无,所以,父王说了,若她有动作,就算用武力,也要让她安份。北狄大业,若阻挠者,无论是谁,父王都不会容得下,哪怕是屈门娢。

    “诺!”凉哑的嗓音落下,倏的,那人运轻功离去,速度之快,让人看不清。

    见非纂离去,楚荀便将双手交叉进了袖袍,长眸看向殿门外,有些羡慕雅声道:“真想要非纂那一身武功。”说着,楚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板。

    他也是想文武双全的,但是任他拉弓千百次,箭羽都不飞一次。嘛,这也是一种天赋吧,哈哈,楚荀想着,自我安慰中。

    听到楚荀的话,屈门枢阔步朝里殿走去,“荀,你妄想又严重了,真的要看太医了。”

    他清雅的嗓音淡淡,没有丝毫情绪。

    看屈门枢这么说,楚荀眼神不甘,倔强的想要趁着大雪锻炼身体,于是气愤而热血的出去,不到一秒又被冻了回来。嘛,哈哈,天晴了锻炼一样,嗯。某男自我安慰完,吸了吸鼻涕离开了,总之,先去睡觉再说——

    御花园,终于找到了凤永夜的凤云浅,笑眯眯的走了过去,虽然看不到她笑。待至那人面前,凤云浅握起拳头,对准那人绝致的容颜就要打去。然,下一瞬,自己的拳头被一只温冷的手挡住,旋即只听那人妖孽认真道:“小凤凤莫急,爷自己脱。”

    极尽好听的话落,只听那人似乎已经开始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听到这,凤云浅脸黑,丝毫不再‘客气’的拔出袖中逆鳞,抵向了那人胸口冷声道:“你还没完了是吧,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可没有真的喜欢自己,但还这么故意的想要招惹她,为的是什么?

    听到凤云浅的话,雪地上躺着的某男捂着脸委屈兮兮道:“为什么?爷只是想和你睡觉,但奈何爷勾引你多次不得果,所以,想着你是不是那方面不举,今日一试,果然如此。毕竟,爷都脱衣服了,你还不扑,常理不符~。”

    某男妖孽而惑人的嗓音落下,听得凤云浅脸色阴沉问道:“你就为这个?”

    听此,凤永夜点了点头:“嗯嗯。”

    “呵,是本宫不该跟一个智障计较。”说完,凤云浅脸色已经满是杀意了。

    听到凤云浅的话,凤永夜自动忽略了凤云浅的杀意道:“小凤凤,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当真不扑?嗯?”

    再次听到凤永夜出口,凤云浅收起匕首逆鳞,然后冷声道:“永夜世子欲秽乱宫闱,本宫巧遇,见不得此等行为,于是冲冠一怒为立威,不禁将其打的半身不遂。”

    话罢,凤云浅直接走到了凤永夜的面前,笑眯眯又道:“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但千万不要叫出声。”

    “慢着。”听着凤云浅的话,凤永夜语气认真了。

    “嗯?”她倒要看看他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那个,小凤凤,你,你是不是,是不是男人啊?”其实他很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凤云浅,加之自己这么多次有意无意的撩拨她,她竟然脸都不带红一丢丢的,所以,这个性别,说不定,嗯,有待考究——

    听到凤永夜用无比认真的语气这么问自己,凤云浅再也控制不住洪荒之力的伸出双手掐向了凤永夜的脖颈怒意蒸腾道:“劳资这么百分百美少女,你一会不举,一会男人,去死吧。”

    说着,凤云浅直接骑到了凤永夜身上,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用力,某男将将要被掐晕之际,苏陵和守宫从一旁樱树之上落下,惊慌失措道:“二公主手下留情!爷虽然太贱了,但,但,但——,咳咳,公主手下留情。”

    苏陵但了半晌,一个但都没说出来,似是鄙视凤永夜没有一点好处一样,听得凤云浅手松了松,凤永夜容颜温怒直想一掌扇飞苏陵吼道:“你给爷去死!”

    “诺!”苏陵应着,转过身,然后原地踏步喃喃道:“去死,去死,去死~。”

    凤永夜:“······”

    凤云浅:“······”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守宫瞧着脸色淡定,不明白为啥凤永夜的身手明明可以挣脱,还要被快掐晕。

    “什么人在那!”一声粗喝声响起,紧接着便听十几人的脚步声朝着他们而来。

    闻此,凤云浅直接松开手,脚下不发出一点声音的跃上了十几米外的宫墙,旋即快速离开了现场。

    见到禁卫军来,凤永夜有点不甘心的足下轻点,飞身离开了,拂袖间,内力凝聚,下一瞬,雪地上的脚印全部消失。

    禁卫军走来见一个人都没有,便又继续巡逻。

    苏陵和守宫跟在凤永夜身后,直冒冷汗。只见前面那人,容颜如华,修长的眸噙着幽深不悦。他们俩,回府后会不会shi——?!

    那畔,凤云浅走在准备回庇梧宫的宫道上。转弯时,身边走过一个墨蓝华服的美妇人,和一个约五岁大的小男孩。刚要离开,凤云浅却陡的顿住身子,快速的回头朝着小男孩手中东西看去。

    待看清那物什,桃花眸怔怔愣住,眼底满是震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