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宠之一品医妃 > 第44章 颜术
    那畔,凤云浅走在准备回庇梧宫的宫道上。转弯时,身边走过一个墨蓝华服的美妇人,和一个约五岁大的小男孩。刚要离开,凤云浅却陡的顿住身子,快速的回头朝着小男孩手中东西看去。

    待看清那物什,桃花眸怔怔愣住,眼底满是震惊。

    只见那孩子的小手中,拿着一个仿真型纸飞机。纸飞机最早起源于一九零九年,也就是说,古代没有也不可能有这种仿真型纸飞机。

    想着,凤云浅抬步走到了那妇人和小孩的面前问道:“请问,这个东西从哪来的?”

    仔细看着那纸飞机,凤云浅眼神越来越深。

    妇人瞧着凤云浅衣着,便晓得她不是一般人,遂,笑笑道:“这个啊,这是刚才定国侯府的人给的。瞧着真是稀罕,也不知道叫什么。”

    听着妇人的话,凤云浅又道:“那人现在往哪去了?”

    见凤云浅有些着急的模样,妇人便抬手指着身后道:“往北面的宫道去了。”

    “谢谢您了。”话落,凤云浅步子加快朝着北面宫道而去。那是出宫的方向,不会错的,这个纸飞机是二十到二十一世纪才会有的东西。而且,有一个人,他折纸飞机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喜欢在纸飞机的机翼上,画上两个包子。而那个人,就是她前世的师父颜术。虽然觉得不可能,但,还是想要证实一下。

    想着,凤云浅加快了脚步。

    长长宫道之上,凤云浅见前方有一女子身影。见是上次来送自己神机玉的幻裟,凤云浅便直接道:“方才,你可给了一个小孩子东西?”

    见凤云浅突然出现,幻裟愣了瞬,听她又这么问,幻裟便自袖中掏出一个和刚才不一样的纸飞机道:“公主说的是这个吗?”

    刚才这东西自袖中掉落,那小娃娃看着了很是喜欢,遂,她便送了他一个。

    看幻裟又拿出一个普通样式的纸飞机,凤云浅蹙眉道:“姑娘这是自己折的?”

    瞧着凤云浅好像很感兴趣的模样,幻裟有些奇怪的点了点头。这些确实都是她折的,但也是学的。

    “那可有人教姑娘?”说着,凤云浅瞧着那机翼上画的包子,有些复杂。

    听到凤云浅的话,幻裟顿了瞬回答道:“无人教幻裟,幻裟只是在侯爷书房偶见侯爷折过几次,便会了。”

    侯爷心情不佳时,便会折这,而她也一直没敢问这是什么。就是觉得模样稀罕,所以就学了。

    凤云浅听着幻裟的话,眉心微蹙,旋即便转身离开了。见凤云浅身影,幻裟眼神奇怪,二公主好像很在意这东西的样子。想着,幻裟朝着宫外而去。今日她只是来给太后娘娘送一株火灵芝,虽说袁太后既不喜太妃娘娘,也不喜夫人,更不喜侯爷,但是,有时候让天下人知晓的明面上的东西还是要的。

    袁太后一直与夫人之母是宿敌,可谓水火不容,间接的更是看夫人和侯爷不顺眼。虽是如此,但侯爷自年少军功在身,受南梁百姓敬仰。且得了好物什,也会给袁太后送去,所以,袁太后挑不出错,自然无法拿侯爷怎样。

    况,太妃娘娘已逝,若袁太后再有事没事的找定国侯府麻烦,反而会被世人投以怀疑的眼光。袁太后是个聪明人,当然知晓这些。

    凤云浅慢步走着,眸色思虑。本来没想要见南宫戟的,毕竟,凤云浅以前明显的非常喜欢那个人。而且,此事南梁皇城百姓还都知道。以前的凤云浅,可谓是一点都不掩饰。这个微妙的关系,导致她既没兴趣见他,也不想见他。不过,这个飞机的事情,她是一定要确定一些事的。看来,明日只好借拜访南宫夫人之名,去见见南宫戟了。

    庇梧宫,凤云浅刚回去,便见嬳妃担忧的在庇梧宫门前走来走去。看到自己后,先似松了一口气,后又有些责怪道:“紫荆和紫芽说你自己离开了上安殿,母妃不会问你去了哪,但是,以后不要一个人再在宫里走路知道吗?”

    她一个女儿家,一回来就得了尚国令,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对她不利。这大雪天的,她竟还一个人出去那么久。

    听到嬳妃的话,凤云浅看着她眼中担忧愣了愣,旋即敛下神色,抬手搀住了嬳妃的手腕道:“云浅知道了,您快些进去。”

    看嬳妃的样子,紫荆和紫芽还没告诉嬳妃自己在上安殿的事情。

    “好,今个芳禧宫的欣妃娘娘说,端静公主有喜了。这端静虽说比你大了三岁,但到底也是十七出嫁。母妃想着你也快及笄了,要是能和端静一样,母妃也就放心了。”那次说定国侯的事,她便是说要多斟酌。想来是四年过去了,对定国侯有些疏离了。想着,嬳妃心中愈发担忧凤云浅。

    听着嬳妃的话,凤云浅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却故的岔开话题看向一旁青鸾道:“今个禁卫军可送来一个宫娥?”

    “回公主,那宫娥原先想跑,被奴婢打晕,现在捆起来了。”禁卫军说是公主吩咐的,她便将那宫娥放到了榻上。可她竟想跑,于是,她便将其打晕了捆在了梁柱上。

    见凤云浅明显不想提终身大事的模样,嬳妃心里更是愁的不行。自己也不是想要急着抱外孙什么的,只是希望她能有个依靠。不过现在看来这事有点艰难了。

    “嗯嗯,做得好。”凤云浅应着,搀着嬳妃进了正殿。

    让紫荆将手炉里放进烧好的紫杉炭,凤云浅将其放到了嬳妃的手中,便朝着里殿而去。古代虽然没有暖宝宝,但这暖手的东西却是不简单。

    除了制炉子的人是天才外,最重要的还是烧炭工。古有伐薪烧炭,她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的炭业,还不兴盛。所以,能烧得起炭的,多数为富贵人家。

    想着凤云浅便到了里殿,她倒要看看是谁这么阴她,竟然敢说她身后靠着鬼。这把戏虽然是阴,但是,还真是让上安殿大部分人用惊悚的眼光看了半天。

    这么想着,凤云浅看着面前的一坨,哦不,是一条蠕动的东西呆住了。

    看凤云浅瞧着地上的东西呆住,青鸾赶紧开口道:“公主,这宫娥身手不俗,本来我把她绑了,谁知她一个劲的拱啊拱,奴婢稍不注意,她就跑到了殿门前。于是,奴婢就用最粗的麻绳把她缠结实后,再绑着她的腰系到了梁柱上。”

    青鸾说着,对那宫娥的顽强生命力表示敬佩。

    听到青鸾的话,凤云浅脑后滴汗道:“把她解开。”青鸾能把人绑成毛毛虫,也是一门手艺了。

    “诺!”青鸾应着,将那宫娥身上的麻绳全部解开,只留下脚上的绳子。

    刚想来个安静的审问的,谁知,那被松开了身体的宫娥,却是骤然冲向凤云浅大喊:“我杀了你!贱人!”

    她不甘的叫喊,伴随着面目的扭曲,让人看着心生惧意。

    凤云浅见此,足下轻点,朝后退去了两步。如同看小丑般的瞧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女子,这颜艺也是没sei了。

    “本宫知道,你背后肯定有人,因为你的眼睛告诉别人,你是在为他人卖力。你是轻松说呢,还是要做点什么才说呢?嗯?”话罢,她晏晏婉儿一笑,似是非常温和。

    “呸!少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宫娥朝着凤云浅淬了口唾沫,已是不抱活着的打算。

    躲开宫娥的唾沫,凤云浅见她依旧死硬到底的模样,便有些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道:“青鸾,杀了她罢,明日先去查她是哪里人,只要她不是南梁的,她效忠的人,便百分之七十不是南梁的。”

    听着凤云浅的话,宫娥眼神闪过担虑。瞥见她眼中神色,凤云浅唇角勾起。看来,她是哪里人,效忠的就是哪里人了。只要查和这宫娥有关系的人,就能做排除,再小试一下,便能知晓是谁了呢。

    青鸾听着凤云浅的话,便应了声,准备动手。见此,凤云浅抬手:“不用了,再让她活两日。”

    留着她,还有更大的用处。

    听到凤云浅又不准备杀了这宫娥,青鸾表示不解道:“公主,您若是觉得这宫娥死在这里不太好,奴婢可以把她带到掖庭处死。”

    刚才这宫娥想要杀公主的心思,再明显不过,所以,绝对不能让这宫娥活着。

    “不是,端静皇姐今日有了喜,这两日不宜肃杀。”凤云浅说着,眼底却是半点也没有这么觉得,显然,这话只是说给那宫娥听。

    见凤云浅这么说,青鸾觉得有理的点了点头,旋即又开始把那宫娥裹成一条毛毛虫状。

    瞧着青鸾动作,凤云浅走了出去,准备沐浴睡下。

    紫荆和紫芽将水放好,凤云浅便准备入浴,清水热气腾升,带着一股难易察觉的奇异味道。闻此,凤云浅蹙眉道:“今日可有谁来了庇梧宫?”

    这浴桶里,被人放了虺虺毒。虺虺,别名刺蛾,被蜇后,皮肤红肿奇痒难耐,不治,约莫半月方好。可这浴桶中,显然被放了汲取的虺虺毒。虽不比活毒,但也是沾上身体就会立即有反应。若是整个人泡进去,她的身体怕是要肿一圈。想出这个办法的人,也是很毒了。

    ------题外话------

    《卖炭翁》白居易: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