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宠之一品医妃 > 第149章 阴险
    听到凤云浅的话,聂双璧一边将凤云浅抱起往里室床上走去,一边撩人温言问:“你想谈什么?嗯?”

    动弹不得硬挣扎的凤云浅看着自己被抱起往床上去了,顿时炸毛。

    次奥!这货来真的啊!

    “救命啊——!”见自己被放到床上,床边聂双璧还真的在宽衣解带,某女顿时嚎出声——

    然,此刻,门外一男一女冷酷脸站两边,俨然把守无疑。

    “喂喂喂!劳资可是燕兰的人!你不怕搞事啊!”某女嚎着,就见床边站着宽衣解带的聂双璧,忽而俯首在她耳畔呼吸炽热撩人道:“马上就让你舒服起来。”

    凤云浅:“······”

    “哎哎哎,那个,聂公子,咱俩第一次见面!不要这么激动啊!”凤云浅四肢使劲的想动弹,奈何她本就力气大也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动弹不得。

    听到凤云浅说第一次见面,聂双璧游移到凤云浅鞶带上的修长手指顿住,倾身覆在了凤云浅身子上方柔魅撩人问:“第一次见?”

    “嗯嗯嗯嗯!第一次见!我不喜欢发展这么快的!咱俩深入了解先从朋友做起嘛!”某女点头如捣蒜道。

    心里却已经慰问了聂双璧祖宗十八代——

    见她还这么说,聂双璧笑笑,附耳在她耳边温柔四溢道:“聂某可不是第一次见你。那日金陵满春阁,你对着聂某一再隔空送吻,着实叫聂某好生情动。”

    初九那日,‘他’和燕兰带着南衣门的人出现在了青楼巷子里。当时,他正就满春阁二楼美人靠上倚着朝下看。

    然,就见一别样好看的少年朝着他那边流氓了好一会。

    然后少年又进了揽欢楼,不出一盏茶的时间,又捧着个漆黑的盒子,模样欢喜的朝巷子口站着的南衣门五人跑去。

    本觉得好玩的想找燕兰要了,但因为一些事情耽搁,打算着就趁今日见了燕兰开口,没想到‘他’自己来了,还戴着一张面具和一个瞎子手拉手。

    而他,提出要那瞎子,‘他’明显抗拒,且,‘他’似乎与燕兰关系匪浅。

    凤云浅:“······?”

    满春阁?满春阁?!听着怎的那么熟悉?

    看着自己的鞶带被一只修长的手挑开,凤云浅瞬间将满春阁抛诸脑后的炸毛开嚎道:“放开我——!”

    这货来竟然来真的!有没有搞错!大白天的发骚啊!

    见她如是,某男依旧淡定如斯的低笑撩人道:“小家伙就不要欲拒还迎了,聂某会好生待你,也会好好‘深入’你,再了解你。”

    话罢,某男爪朝凤云浅的胸口伸去——

    凤云浅顿时脸黑:“你知道劳资是何许人也吗!”

    聂双璧手滞一瞬,继续伸去解她衿带——

    “小家伙是何许人也聂某并不感兴趣,聂某只知道对喜欢的东西一定要据为己有。”

    “再说了,能和小家伙这般人一场翻云覆雨,明儿就是坟头垂柳又何妨。”

    那人磁性撩人的嗓音悠悠响起,听得凤云浅想弄死他让他坟都没有。

    想到要脱身就不能来硬的,凤云浅便‘娇羞’一笑的把脸别过去不看聂双璧道:“讨,讨厌啦。我还没准备好,你叫我淡定淡定呗。毕,毕竟是第一次。”

    这话说的凤云浅自己心里都恶寒,但面上还是‘娇羞’的不露破绽——

    “第一次?”

    凤云浅点头点头再点头——

    “可是,那日在满春阁,你看着好似经常往青楼去,聂某能信你的话么?”说着,那人抓着凤云浅的手舔了一下——

    凤云浅:“······”

    只要今个脱身!一定要弄死他!往挫骨扬灰了弄!

    “哈哈,都是爷们嘛,定然要装作驾轻就熟的样子啦。话说,你先松开我,让我热热身呗。”

    保不准那向她和阴嫡彧泼水的侍婢就是他安排的!

    所以,这聂双璧本来还是想那个阴嫡彧的?但这姓聂的又突然改变主意对她了?!

    忽视她眼底的狡黠,聂双璧只是魅惑笑道:“我们一起做些剧烈的事情,你身子自然会热的。”

    说完,某男正要俯首去吻凤云浅,蓦的,门外响起吵嚷声。

    “让我进去!”一声娇喝威严的女子嗓音道。

    “大小姐,公子吩咐了谁也不能进去。”一娇媚的女子嗓音随之响起。

    “我也不能进去?”女子问。

    “回大小姐,是。”那娇媚嗓音的女子未有犹豫开口。

    那女子不作声了,听得凤云浅张口就嚎:“救命啊!非——!”

    礼字还没说出,那人手指抵在了凤云浅薄秀红唇上,俯首隔着他修长手指吻了一下温言魅惑道:“嘘。”

    凤云浅:“······”

    外头的赶紧踢门进来啊!

    正想着,就听那女子说了句里面发生什么了,然后吱呀一声门被推开,然后听到了进来的脚步声。

    听此,凤云浅以为自己得救了,然,聂双璧却悠悠将她抱了起来,揽在怀里坐在了床边——

    进来的黎蕖没有在意正室站起蒙着眼睛的人,直接快步抬步朝里室走去。

    聂双璧身边的太隐和太野看着黎蕖,面色无绪的跟了进去。

    凤云浅不明白光天化日他为何不打算避讳时,就见一女子走了进来,她面貌并不是很出众,但身姿高挑,着一袭烟紫色束袖华服,眉心紧蹙,眼神复杂的看向凤云浅和聂双璧。

    她的身后跟了一男一女,男子一身黑衣,一头细碎短发,一张尖瘦画着奇形符的脸。

    而那女子身材傲人,墨发高挽,妆容艳丽却不俗,着一袭紧身嫣红衣,香肩与腿露大半,看得人脸红。

    明显的感觉到聂双璧丝毫不怕什么的模样,凤云浅有点苦逼生无可恋的看向来人不抱希望的有气无力道:“救我,给你银子。”

    听着凤云浅语气,聂双璧不禁笑了。

    黎蕖也是对凤云浅求救的语气滴汗,太野和太隐面色也是闪过一丝僵滞。

    “大小姐可是有事?不要紧的话,等聂某做好了事再谈。”聂双璧说着,无视凤云浅苦逼的脸色,修长的手指抚着凤云浅唇角,动作暧昧又不避讳——

    凤云浅无论是使出吃奶的劲还是什么劲,都反抗不得分毫——

    无奈,她扭头想看向来的女子,脸却被一只好看至极却无比罪恶的爪无情扳正——

    黎蕖听着这话,盯着他指尖的动作,心底泛酸,面上却似平常道:“燕老板在找自己的两位侍从,我便帮他寻一下,方才正巧看到人往这头来。没想到聂大哥也在。”

    听到黎蕖说燕兰在找怀里的‘少年’,聂双璧便温柔四溢的开始给凤云浅系鞶带,整理头发和衣衫。

    见此,凤云浅松了一口非常大的气——

    周身束缚自己的内力顿散,凤云浅嗖的一下蹿出了里室,到了正室抓住阴嫡彧的手就狂奔了出去。

    看着那身影,聂双璧嘴角勾起。

    外头。

    正边狂奔边诅咒聂双璧的凤云浅,突然听到阴嫡彧担心温声开口:“公主?你怎么了?”

    听到这话,凤云浅呼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然后抬起他的手,在他掌心里用手划了没事两个字。

    “你们两个——。”袁惊兰看到两人,话没说完,手就被凤云浅拉住朝前走道:“那个姓聂的是不是变态啊?”

    听此,袁惊兰点了点头道:“你衣衫怎的没换?”

    听他问衣裳怎么没换,凤云浅抓了一下自己心口湿透的衣服正要说不碍事不换了,然,抓住衣服后却愣了瞬。

    衣服竟然干了。

    怎么回事?

    不过,这没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袁惊兰竟然点头了。

    “你这么问,难道他对你做什么了?”袁惊兰问着,微微凝眉。

    她不会无缘无故这么问,难道,聂双璧是真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没错,他差点那什么我。幸亏有个姑娘制止了恶劣事态的发生。”一定要赶紧修内功,绝对不能再如今日一般任人宰割。

    虽说像聂双璧这般内力高深的人不会常见,但是,细细想来,她识得的就好几个差不多那样的。

    她想徒手打对方,对方肯定不想跟她徒手打。

    所以,绝对不能再被内力这种东西碾压!

    袁惊兰听着她的话,心底陡升怒意,然后挣开凤云浅的手,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准备走。

    凤云浅瞧着嘴角抽了两下拉住他道:“我知道,我现在是你的侍从,他这么对我就是不把你放眼里。但是,不要明着打架嘛,你可以来阴的啊,暗地里往死了阴他,叫他委屈难受的生不如死死不如生岂不快哉。”

    某女完全认真且云淡风轻脸的阴险道。

    而听到凤云浅话的袁惊兰,根本就没想这。

    他想的是,要是给君容胤知道凤云浅跟着他差点被人非礼。他可能会shi。

    虽然,看君容胤的模样不似喜欢凤云浅。

    虽然,她可能在君容胤眼里就是个‘孩子’。

    某男想。

    凤云浅完全不知道袁惊兰想的是这,于是又补充道:“还有,我告诉你,对付变态,你就要比他还变态。至于怎么更变态,你自行揣摩。当然了,我自己也不会放过他。咱俩也可以合作嘛。你要是不知道怎么更变态,我教你啊,三百两银子学费,一天保准你成为变态中的战斗态。”

    某女抬手臂踮脚的搭着袁惊兰肩,满脸阴险的认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