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47章 顾大人,你好狠啊!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47章 顾大人,你好狠啊!

    晋州刺史衙门。

    谢二老爷已经干坐了一天,还没见到顾大人。

    一开始,他还挺硬气的。

    他大哥可是东宫属官,朝中红人。

    顾玖伤了谢宪,等见了顾大人,顾妹夫,哼,他定要好好问问对方,到底怎么教养的闺女。

    出手伤人不说,还敢挑衅。这笔账,两家得好好算算。

    当时间一点点过去,从上午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从下午到晚上,顾大人始终没出现,谢二老爷绷不住,终于慌了。

    他有谢茂这个大哥,顾大人则有平南侯这位亲大伯。

    而且顾老爷子,还是朝中宿将。就连陛下,也要给点薄面。

    往深处想,谢二老爷突然发现,他的筹码在顾大人面前,不堪一击。

    太子只是太子,还没登上皇位做皇帝。

    顾大人可以给东宫面子,也可以不给东宫面子,全凭心意。

    如此想来,顾大人迟迟不肯露面,这是给他下马威啊。

    谢二老爷惶惶然。

    他被困在衙门内一整天,外面的消息传不进来,他也出不去,如何是好。

    难道要束手就擒,任由顾大人为所欲为。

    谢二老爷走到门前,推开房门。

    衙役守在门口,挡住去路。

    谢二老爷摆起脸色,“让开!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府上舅老爷。你们大人见了我,都要客客气气的。”

    “请谢二老爷回房。没有大人许可,谢二老爷不准踏出房门半步。”衙役根本不理会谢二老爷的叫嚣,一板一眼地重复顾大人的吩咐。

    谢二老爷大怒,“放肆!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衙役冷冷一笑,“谢二老爷若不听令,休怪我等不客气。”

    “你,你想做什么?”

    谢二老爷见衙役拔出了佩刀,一脸惊恐。

    衙役冷漠地说道:“请谢二老爷回房。”

    谢二老爷连连后退,“你们简直是无法无天。我要见顾知礼!顾知礼,你给我出来。你把我关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就不怕我大哥问罪吗?”

    “本官怎么不知道,东宫属官竟然敢过问地方事务。就不怕陛下问罪?”

    顾知礼顾大人施施然来到签押房,后面跟着一串的人。

    打头的就是顾府管家顾全。

    谢二老爷见顾大人出现,心虚了一下,紧接着又跳起来。

    他指着顾大人怒问,“顾知礼,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把我关在这里,意欲何为?”

    顾大人跨过门槛,走进签押房。

    顾全也跟着进来。

    其他人则留在门外。

    顾大人直接坐在主位上,对顾全使了个眼色。

    顾全心领神会,走上前,对谢二老爷说道:“谢家奴仆,胆大妄为,竟然敢上天门寺偷盗佛门宝物。主谋者正是你们父子二人。谢二老爷,你该当何罪。”

    “你,你血口喷人。”谢二老爷大惊失色。

    顾全轻蔑一笑,拿出小厮们的口供,“你们谢家奴仆已经招供了,谢二老爷还敢狡辩,就不怕我家大人治你的罪。”

    谢二老爷瞳孔放大,死死地盯着顾全手中的口供,“你们,这是栽赃陷害。我要上京城,我要告御状。”

    顾大人板着脸,冷哼一声,“罪证确凿,还敢咆哮喧哗,目无法纪。来人,将谢二老爷拉出去,先打三十大板。”

    “遵命!”

    一群衙役冲进来,拖着谢二老爷往外走。

    谢二老爷终于怕了,怕得双腿打颤,脸色惨白无血。

    “我知错,我错了!妹夫,不,顾大人饶了草民吧。”

    顾大人摆手,衙役拖着谢二老爷,却没有继续往外走。

    顾大人板着脸,不怒自威。

    “谢苕,你果真知罪?”

    “草民知罪。”

    事到如今,谢二老爷也算是想明白了。只能服软,先化解了眼前的危机,再图将来。

    顾大人冷哼一声,三尺木之下,不怕你不服软。

    顾大人挥挥手,衙役们放开谢二老爷。

    谢二老爷身体一软,瘫在地上。

    顾大人喝茶,没作声。

    顾全拿着一叠文书,来到谢二老爷面前。

    “二老爷,这些文书,请签字画押。”

    谢二老爷先是茫然,等看清文书上的内容,他大惊失色。

    查封,赃物,触犯律法,没收。

    一条条,一款款,都是在要他的命啊。

    “顾大人,你这是赶尽杀绝啊!”

    顾全怒斥,“放肆!你一介草民,竟然敢诋毁大人的名誉,真不怕死吗?”

    顾全偷偷朝顾大人看了眼,接着又恶狠狠地说道:“你乃有罪之人,没收财产,本是应当。留给你路费,已经是我家大人看在亲戚情面上,格外开恩。你若不知趣,自有大刑伺候。”

    谢二老爷盯着顾大人,“顾大人,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妹子吗?你就不怕我大哥过问此事?”

    顾大人冷哼一声,“你们父子,在本官的地头,竟敢阴谋暗害本官。

    本官没斩了你们,已经给足了你们谢家面子。

    你若是不服气,尽管将此事告诉谢茂,让他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本官接着就是。

    区区东宫属官,本官莫非怕了你们不成。”

    “你,你……”

    谢二老爷咬牙,怒吼一声,“你好狠啊!”

    顾大人冷笑一声,“本官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敢在本官的眼皮子底下耍阴谋手段,就该有这样的觉悟。”

    “我,我……这次我认栽。等将来到了京城,我定要……”

    “你要如何?”顾大人眼神轻蔑地看着谢二老爷,“你一介草民,本官捏死你,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更难。若非你有一个好大哥,就凭你们父子做的事情,早已经人头落地。”

    谢二老爷抬头望着顾大人,“你果真要赶尽杀绝?你别忘了,我妹子,可是给你生了两子两女。”

    “本官的夫人,就不劳你来操心。本官已经提醒她,从今以后,同你划清界限。妄想再利用本官夫人谋取私利,本官就斩了你的手。”

    谢二老爷彻底没辙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顾妹夫,就是个狠人。

    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

    而且贪得无厌,吃相难看。

    竟然借着由头,妄想吞下谢家在晋州的所有产业。

    好恶毒的心思,好狠毒的手段。

    谢二老爷哈哈大笑起来,“顾大人,你赢了。草民可以走了吗?”

    顾全将笔往前一递。

    谢二老爷提笔,签字画押。

    顾全收回文书,说道:“晋州庙小,容不下二老爷这尊大佛。请二老爷务必在两日内,带着所有人离开晋州。逾期,门外的衙役会亲自请你们离开。”

    谢二老爷咬牙切齿,“好,好得很。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主仆二人,就是一对豺狼。”

    顾全一本正经地说道:“请二老爷慎言。否则就要治你一个诋毁上官的罪名。”

    谢二老爷咬碎了牙,喉咙腥甜,差一点吐血。

    他死死地盯着顾大人,他将永远记住这一刻,一辈子不敢忘。

    自大哥谢茂做了东宫属官后,十多年来,谢二老爷第一次栽这么大的跟头,不甘心啊!

    可是在人家的地头,不甘心又能如何。

    谢二老爷拱手,“告辞!”

    说罢,转身离去。

    ------题外话------

    漂亮的小姐姐们,看完文文后,记得收藏一下!

    已经十万字了,收藏有点捉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