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74章 一刀宰了他的手
    顾全从外面走进书房。

    “老爷?”

    顾大人紧紧皱着眉头,似有许多烦心事。

    “小玖走了吗?”

    顾全点头,“二姑娘直接回了内院。”

    顾大人叹了一口气,接着又笑了笑。

    “你说小玖这丫头,到底怎么长的,突然变得这么聪慧。她竟然猜到了东宫。”

    顾全斟酌了一会,才说道:“或许二姑娘认为,继续隐忍下去已经没有好处。所以才要在老爷面前,一展才智。”

    “是这样吗?”

    顾大人心中疑惑。

    他回想起顾玖的表现,不慌不忙,有理有据。在他的一再威压下,始终不露下风。

    一个小姑娘,能在他手下,走上不止一个来回,还能全身如退,很不简单。

    这个小姑娘,又是他的亲闺女,顾大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有女如此,幸事!

    顾大人问道:“太太在忙什么?”

    “太太如今安心养胎,连门都没出过。”

    顾大人冷哼一声,“她是越来越大胆了。”

    顾全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打算怎么办?”

    顾大人皱眉,这正是他为难的地方。

    谢氏怀着身孕,胎像不稳。这个时候若是刺激过甚,只怕孩子会保不住。

    还有谢茂。

    顾大人岂能容忍谢茂摆布自己妻儿。

    若是不回击,顾大人心头如何甘心。

    说到底,这件事的根源在谢茂,而非谢氏。

    不过谢氏也是个蠢人,竟然甘愿受谢茂摆布。莫非她不懂夫荣妻贵的道理吗?

    气煞人也。

    幸亏小玖机灵,将事情巧妙化解,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顾大人说道:“你随本官走一趟上房。”

    顾全点头应下。

    ……

    上房。

    气氛有些紧张。

    丫鬟们说话做事都透着小心翼翼。

    白姨娘跪在屋檐下,额头出了汗,却不敢有丝毫松懈。

    谢氏靠在软塌上,透过窗户,就能看见白姨娘。

    她冷哼一声。

    跟我斗,本夫人斗死你。

    春禾伺候谢氏喝药。

    汤药有些烫,春禾小心吹着。

    院门口,传来动静。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老爷来了。”

    紧接着,就听见脚步声在门口响起。

    谢氏赶紧坐起来,一脸高兴的模样。

    却不料,接下来顾大人的一句话,又让她极为不爽。

    顾大人一走进上房,就看到跪在屋檐下的白姨娘。

    他皱皱眉头,“跪着做什么,还不快起来。”

    白姨娘眼巴巴地望着顾大人,“太太让跪,贱妾不敢起来。”

    “本官让你起来,你就起来。莫非你连本官的话也不听?”

    “贱妾不敢!”白姨娘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扶着丫鬟的手,站了起来。

    顾大人又说道:“去歇着吧。”

    “谢老爷。”

    白姨娘本想诉诉苦,可是顾大人的心思根本不在她的身上。

    白姨娘咬咬牙,只能按下念头,回房歇息。

    顾大人走进房门。

    谢氏露出了笑容。

    收拾白姨娘有的是机会,没必要为了那个贱人,同老爷起冲突。

    “老爷来了!今儿衙门不忙吗?”

    顾大人挨着谢氏,一起坐在软塌上。

    他盯着谢氏的肚子,眼神复杂。

    谢氏摸着腹部,小心问道:“老爷这是怎么了?来了也不说话。”

    “你怀孕的事情,有写信去京城吗?”

    谢氏笑着摇头,“还不曾写信。”

    顾大人笑了笑,“给大舅哥写一封信吧,告诉他这个喜讯。

    另外再和大舅哥说说,东宫事情忙,我这边的事情就不劳他操心。

    尤其是本官的后院,更不需要一个外人插手。

    有些人不太自觉,手伸得太长,惹怒了本官,小心本官一刀宰了他的手。”

    谢氏原本笑着,笑到一半,笑容渐渐凝固。

    她眼神慌乱。

    顾大人突然变脸,让她手足无措。

    在此之前,原本在房里伺候的丫鬟,全都被顾全悄无声息地赶了出去。

    丫鬟们并没有听到顾大人后面那番话。

    只当顾大人同谢氏有亲密话要说,出门的时候,个个都面露笑容。

    谢氏抓着软塌一侧的扶手,“老爷说的什么话!妾身快被吓死了。”

    顾大人似笑非笑,伸出手,轻抚谢氏的腹部,“真的快被吓死了吗?”

    谢氏连连点头。

    顾大人盯着谢氏的眼睛,“既然害怕,那就别做危险的事情。”

    谢氏下意识地咽下一口唾沫,心跳如擂鼓,咚咚咚的响动。

    “老爷说的话,妾身怎么听不明白。”

    顾大人笑了笑,“孩子们的婚事,本官早有打算。你,就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万一招来祸事,本官就是拼命,也要将大舅哥拉下马,让他不得好死。”

    轰!

    谢氏大脑轰鸣,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只剩下一个念头,算计裴芸那件事,老爷知道了。

    她张口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大人表情平静,拉起谢氏的手,“夫人好生替本官管理内务,教养子女。你的付出,本官都记在心里,从未忘记。

    如今你又有了身孕,就安生养着。本官高兴了,自然也会惦记着你。”

    谢氏茫然,无所适从。只是机械地点点头。

    顾大人笑了起来,“夫人果然是明理的人,如此甚好。顾全,你以夫人的名义,给京城谢大老爷去信一封。信件的内容,就按照本官之前说的那样写。”

    顾全躬身领命,“小的明白。”

    顾大人又对谢氏说道:“夫人好生养着,府里的事情,无需操心,本官自会安排人管理。改日本官再来看你。”

    “老爷!”

    谢氏耳中轰鸣作响,强撑着,拉住欲离开的顾大人。

    老爷要夺她的权,她岂能甘心。

    无论如何,就算是死,也要垂死挣扎。

    谢氏可怜兮兮地模样,眼神无辜又茫然,“妾身从未做过对不起老爷的事情。”

    顾大人微微弯腰,挑起谢氏的下巴,“当真?”

    谢氏频频点头。

    顾大人轻声一笑,“没有做过就最好。以后也别做危险的事情。这些事情,不是女人们能玩得转的。”

    “妾身,妾身已经拒绝了大哥。”

    “是吗?”

    谢氏连连点头,“是真的。”

    顾大人用拇指腹部,轻轻抚摸着谢氏的脸颊,眼神深邃,多情又迷人。

    谢氏沉醉其中,之前那般害怕,仿佛是一场梦。

    只听顾大人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夫人与本官一条心,如此甚好。夫人好生养着,别胡思乱想。本官还有公务要忙,就不陪你。”

    这一次,谢氏没能拉住顾大人,眼睁睁看着顾大人离去。

    人走了!

    谢氏像是被抽干了力气,瘫倒在软塌上。

    额头,背上,手心,全是汗水。

    “太太?太太你怎么啦?”

    春禾一进来,见状,顿时叫了起来。

    “扶我坐起来。”

    谢氏浑身没二两力气,靠着春禾,才坐起来。

    她喘着气,心跳还是那么快,让她浑身难受。

    老爷知道了,全都知道了,怎么办?

    那么隐秘的事情,老爷怎么会知道?

    哈哈……

    谢氏突然笑了起来。

    这里是刺史府,有什么事是老爷不知道的。

    她真是糊涂。

    她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天衣无缝,如今回想起来,却处处漏洞。

    笑过之后,谢氏又哭了起来。

    她抚摸着腹部,怀孕的时机真是太好了。

    若非怀孕,这一关,又怎么可能轻易度过。

    若是没怀孕,老爷就不仅仅是敲打夺权,还会让她去庙里反省。

    春禾吓坏了。

    谢氏又笑又哭,她心头惴惴不安。

    “太太,你没事吧。”

    谢氏深吸一口气,“我能有什么事。”

    此事,无论如何不能让人知道。

    所以她不能倒下,她得撑住。

    春禾又问道:“要不要请许大夫过府,替太太检查一下。”

    春禾担心地看着谢氏的腹部。

    谢氏本要拒绝,转念一想,又改变了主意。

    “将许大夫请来,就说我身体不太舒服。”

    “奴婢遵命。”

    春禾急急忙忙出门,安排人去请许大夫。

    谢氏靠着枕头坐着。

    心跳慢慢平复下来。

    就暂且安分一段时间。

    等过些日子,她轻轻抚摸腹部,总有办法灭掉老爷的怒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