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81章 欺人太甚
    京城,谢府。

    西北来信了。

    管家没有片刻耽误,拿着信,急匆匆去见谢家家主谢茂。

    “老爷,西北老九来信了。”

    “老九的信,快拿进来。”

    老九是谢茂安插在西北的探子,也是隐藏得最深的探子。

    老九前段时间才寄来一封信,怎么过了半个月,又来一封信。

    莫非西北出事了?还是他交代的事情办成了?

    谢茂接过信,撕开封口,取出信件。

    谢茂先迅速地扫了眼信件内容,然后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对照着信件看起来。

    原来名为阿九的探子送来的信件,是一封密信。

    必须经过解密,才能知道这封信真正说的是什么。

    花了一点功夫,谢茂终于将信件看完了。

    此时,他脸色铁青,眼睛怒睁。

    啪!

    谢茂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怒说道:“顾知礼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顾知礼便是顾大人。

    密信上的内容,说的就是顾大人派人抓了谢茂安插在晋州的探子。

    管家见状,心头担心,不由得问道:“老爷,西北出事了吗?”

    谢茂气得在书房里来来去去的走,“顾知礼欺人太甚,竟然将本官安插在西北的人都抓了起来。

    他真以为本官不敢动他吗?他不顾念两家的亲戚情分,那就休怪本官辣手无情。”

    管家一听,大惊失色,“老爷,我们的人都被抓了,那现在怎么办?鲁侯府那边……”

    谢茂冷哼一声,“鲁侯那边的事情,阿九会想办法。实在不行,只能执行第二个计划。目前首当其冲是顾知礼,他敢坏我好事,我定要让他好看。”

    谢茂心中怒极,恨不得将顾大人千刀万剐。

    西北的探子,经营了十多年,一朝被顾知礼连根拔起,让他如何不怒,如何不心疼。

    更让他不寒而栗的是,顾知礼如何准确掌握到西北探子的名单?难不成是有人经不住拷打,招供了出来?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个梁子,顾谢两家是结下了。

    “老爷,不好了!”

    门房管事急匆匆跑到书房。

    谢茂板着脸,“出了什么事?天还没塌下来,你着什么急?”

    门房管事喘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启禀老爷,京城府尹张大人被执金吾抓起来了。”

    “什么?”

    谢茂大惊失色。

    京城府尹张大人,是皇后娘娘的表亲,是太子一派的重要成员。

    而执金吾则是皇帝的狗腿子,鹰犬,一切以皇帝的意志行事。

    执金吾一旦出动,京城人人自危,风云色变。

    这些年,被执金吾抓走的官员,就没看到有一个人囫囵出来。

    要么直接死在执金吾大牢里,要么就是抄家流放。

    总之,没有一个好下场。

    京城府尹张大人被执金吾抓走,这就意味着,有人在皇帝面前进了谗言,有人要阴谋陷害太子殿下。

    谢茂从始至终都很清楚,京城有一股强大的反太子势力。

    这些年,双方你来我往,斗了个旗鼓相当。

    甚至太子殿下这边,在很多时候,还能稳站上风。

    但是自从皇后娘娘病重,情况一下子就变了。

    太子的处境变得不妙。

    支持太子的人,在此之前,已经有好几位大人被罢官。好在,那几位大人,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但是,京城府尹张大人不一样。

    张大人身为京城父母官,管着京畿重地,看似处处受气,其实暗中给了太子一派的人马极大的方便。

    若是这个位置换成反太子势力的人,这不仅仅是太子一派的损失,就连他谢茂,也得处处受制。

    所以,太子一派,决不能不能失去京城府尹这个位置。

    无论如何,必须在反太子势力行动之前,抢先拿下京城府尹这个官职。

    谢茂当机立断,“备马,本官要去东宫面见太子。”

    管家领命。

    谢茂换了一身常服,出门坐上马车,前往东宫。

    进了东宫,谢茂问内侍,“殿下此刻在哪里?”

    内侍躬身说道:“启禀大人,殿下此刻正在博望苑和诸位大人们商讨要事。”

    谢茂急匆匆赶到博望苑。

    东宫的几位核心成员都到了,就等着谢茂。

    “谢爱卿快坐下。”

    太子刘显,是个年过四十的中年人,微胖,看起来很和善。像个读书人,不像位高权重的太子。

    朝中都说太子为人宽厚。

    这些年,东宫上下,无一人获罪下狱,更不论抄家砍头。

    即便有人犯了错,最多就是被打发离开东宫。

    对比皇帝陛下,动辄杀人砍头,抄家灭族,太子的确配得上宽厚的名声。

    只是,太子成也宽厚,败也宽厚。

    朝中所有人都知道,皇帝不喜太子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太子性子软弱,过于宽厚。

    谢茂在椅子上坐下,“大家都听说了张大人被执金吾抓起来的事情吗?”

    众人齐齐点头。

    紧接着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我们去见陛下,为张大人求情。张大人何错之有,执金吾鹰犬,凭什么抓人。”

    “据说是贪腐。”

    “哼!无稽之谈。张大人出身豪族,家中婢仆成群,庄田无数,何需贪腐。”

    “分明就是莫须有的罪名。”

    “殿下,请下决心吧。迟了,张大人恐凶多吉少。”

    众人齐齐望着太子刘显。

    太子刘显,面色迟疑,明显拿不定主意。

    甚至于,一说到去见皇帝陛下,为张大人求情,太子下意识的就想退缩。

    尽管太子已经年过四十,可是他依旧怕他老子。

    尤其是自从太子的舅舅镇国公过世,太子越来越怕皇帝陛下。

    太子刘显甚至脑补,他若是去求情,他老子皇帝陛下一定会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他。恼怒之下,说不定抄起一把剑,一把刀,就朝他扔来。

    躲又不能躲,只能硬生生承受。还要被他老子皇帝陛下骂个狗血淋头。

    四十多岁的人,一想到要承受这样的压力,太子心头就发虚,又是无比的心酸。

    太子这个位置不好坐啊。

    谢茂一直没有出声。

    太子刘显不由得朝他看去,“谢爱卿,你有何想法,尽管说来。”

    谢茂扫视全场所有人,掷地有声地说道:“张大人已经被执金吾抓走,此时此刻,与其想着怎么将人救出来,不如好好想想,如何防止京城府尹的位置落到敌人手上。

    在座诸位,你们都该清楚,京城府尹这个位置,看似是个受气包,但是这些年,的的确确给我们行了极大的方便。

    失去这个位置,东宫上下都将受制,甚至会连累到殿下。”

    “谢大人,你的意思是不救张大人吗?”太子宾客刘大人质问谢茂。

    谢茂冷哼一声,“我当然想救人。但是被执金吾抓走的人,请问,你们谁有把握将人救出来?

    而且据我所知,执金吾抓人,都有真凭实据。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你们让殿下到天子面前求情,可曾为殿下考虑过。

    殿下一旦开口,天子会怎么想,会有什么后果,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明知这么做会让殿下受到天子的责难,你们却还一门心思的逼着殿下。此举实为不忠不义。”

    “谢大人言重了。我们也是为了同僚着想,就这么放弃张大人,不好吧。”

    谢茂呵呵冷笑,“你们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正义。可是谁有替殿下着想过?

    正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此时我们是在东宫,应该讨论的不是如何营救张大人,而是该讨论如何减少损失,如何为殿下分忧。

    诸位,你们扪心自问,殿下待你们何其宽厚,而你们可曾真心替殿下着想过?”

    太子殿下刘显感动坏了。

    谢爱卿果然是真心替他打算。这才是真正的忠臣啊。

    反观其他人,在此事上的反应,未免让他有些失望。

    明知救不了张大人,还逼着他去天子面前求情,这分明就是将他架在火上烤。此举,非忠臣所为。

    见太子殿下刘显对谢茂流露出明显的赞赏之色,有人急了。

    当即跳起来,怒斥谢茂。“谢茂,别以为就你是忠臣,我们都是奸臣。

    同僚落难,你却无一丝同情悲悯,你这人是何其的无情无义。

    你别忘了,张大人过去,可是很照顾你。你见死不救,还是人吗?

    你如此无情无义,怎配当忠臣?”

    谢茂站起来,昂首挺胸,义正言辞,“若是张大人在此,也一定会赞成我的做法。

    张大人是忠臣,他一定不愿意看到因为自己的原因,坐视京城府尹这个位置落到敌人手上。

    他一定希望,我们能抓紧时间,想出良策,将这个位置,始终牢牢的抓在手里。

    诸位,莫非你们不想要京城府尹这个位置?”

    有人不服,想要和谢茂杠一杠。总不能让谢茂一个人在太子殿下面前出风头。

    只可惜,太子詹事徐大人出面发话,阻止了这场争吵。

    “够了,大家都少说两句。”

    “请徐大人赐教。”

    太子殿下刘显也说道:“请老师说说,这事该如何处置。”

    徐大人捋着胡须,“启禀殿下,老臣以为谢大人的话有些道理。

    如今,张大人的事情只是暂时放在一边,要紧的,是京城府尹的位置,决不能落到敌人手中。”

    太子殿下刘显点点头,又偷偷松了一口气。

    只要别让他去天子那里求情,什么都好说。

    太子刘显说道:“父皇命执金吾拿下张大人,就是要动一动京城的格局。本宫这个时候,若是举荐自己人,父皇肯定不会同意。说不定还会惹怒父皇,令父皇降下责罚。”

    众人齐齐点头,殿下说的没错。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太子宾客刘大人皱眉说道:“殿下不能举荐自己人,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京城府尹这个位置落到敌方手里吗?”

    徐大人看着谢茂,“谢大人,你可有办法?”

    谢茂站出来,“启禀殿下,京城府尹这个位置,注定落不到我们自己人手中,但是也不能落到敌人手中。目前只有一个办法化解这个局面。”

    “什么办法?谢爱卿快说。”太子刘显有些激动。

    谢爱卿果然是忠臣,不仅替他解围,还替他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谢茂想到顾知礼顾大人,竟然敢坏他的好事,那他就将顾大人架在火堆上烤。

    京城府尹这个位置,可不是个香饽饽。

    顾知礼,你给本官等着,本官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谢茂停顿了两秒,才说道:“办法就是,将京城府尹这个位置交给中间人。如此一来,陛下那里,定不会反对。甚至连敌方那边,说不定也不会反对。”

    “中间人?”

    “谁是中间人?”

    太子刘显急忙问道:“谢爱卿,你就别卖关子。快告诉大家,这个中间人是谁?”

    谢茂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最后郑重说道:“臣说的这个中间人,就是平南侯嫡系旁支,现任晋州刺史的顾知礼顾大人。”

    咦?

    大家都盯着谢茂,等着他的下文。

    谢茂走到大殿中央,侃侃而谈,“顾知礼顾大人,既不是自己人,也非敌方的人,而且在地方任职数十年,资历够,背景够。最重要的是,顾大人娶了微臣的妹子,论起来,我们两家总归是亲戚。亲戚之间办事,行个方便,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太子刘显没有急着表态,而是朝徐大人看去。

    太子詹事徐大人,问道:“谢大人,你能确保顾大人会听你的?他会站在太子这边?”

    谢茂自信一笑,笃定地说道:“我有办法让顾大人站在我们这边。”

    徐大人暗自点点头,“有办法就好。”

    太子刘显问道:“如此说来,大家都同意谢爱卿的提议?”

    在场的众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最后由太子詹事徐大人站出来说道:“殿下,臣以为此事可行。”

    其他人也都点头同意。

    太子刘显想了想,说道:“提议顾大人出任京城府尹一事,本宫不方便出面。诸位爱卿,你们认为此事该如何操作?”

    徐大人沉吟片刻,说道:“不如请皇后娘娘出面,助殿下一臂之力。”

    太子刘显顿时皱起眉头,“母后病体沉重,已经下不了床。这个时候,如何能劳烦母后。”

    徐大人表情坚定地说道:“正是因为皇后娘娘病体沉重,陛下才不会拒绝皇后娘娘的提议。”

    谢茂站出来支持徐大人,“殿下,微臣以为徐大人说的有理。操作此事的人,非皇后莫属。”

    太子刘显眉头不展,“此事本宫再想想。”

    谢茂朗声说道:“殿下,时间不等人。若是晚了,京城府尹的位置就会被敌方抢走,其后果不堪设想。”

    徐大人也说道:“殿下,此事必须加紧处理,不可给对方喘息之机。请殿下速做决定。”

    “请殿下速做决定。”

    大殿内,众人齐声高喊。逼着太子刘显做出决定。

    太子刘显骑虎难下,只能点头应下,“好吧,本宫今日就去见母后。”

    “殿下英明。”众人又齐声高喊。

    太子刘显急着去见皇后娘娘,大家便起身告辞。

    徐大人同谢茂走在一起,小声问道:“谢大人,顾知礼此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谢茂想了想,说道:“是个文人。”

    徐大人顿时笑了起来,文人好啊!文人都好名。

    如今天下的名声都在东宫,不愁顾知礼不上太子这条船。

    徐大人笑着说道:“顾大人那边,就请谢大人多多费心。”

    “徐大人放心,此事包在我的身上。”

    徐大人点点头,“如此甚好。”

    谢茂出了东宫,坐上马车。

    他将后续的计划有捋了一遍,对管家吩咐道:“备一份厚礼,亲自送到顾家。听闻顾老爷子前几天新纳了一个小妾,就说我恭贺他纳妾之喜。”

    “小的遵命。”

    谢茂口中的顾老爷子,正是顾大人的父亲,顾玖的亲祖父。

    这位顾老爷子,别的本事没有,却是个花丛老手,最喜女色。一大把年纪,还纳了个十多岁的小妾。

    以前,还有顾玖的亲祖母顾老太太管着,顾老爷子还知道收敛一点。

    自十多年前,顾老太太过世后,顾老爷子在女色上面,就越发荒唐。

    家中有无人能管住他,就连顾老爷子的大哥平南侯也拿他没办法,只能放任他继续荒唐下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