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82章 要回京城啦
    管家问道:“老爷果真举荐顾大人出任京城府尹?”

    谢茂冷哼一声,“当然!放顾知礼继续在西北,只会坏我好事。他不是想回京城吗?本官就助他一臂之力,让他心想事成。不过顾知礼想进六部,本官偏不让他如意。”

    管家有些担心,“老爷,顾大人出任京城府尹一职,会不会妨碍东宫?”

    谢茂自得一笑,“他不敢,也没那本事。如今皇后娘娘病重,以我对顾知礼的了解,这个时候,他不敢乱动,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安分守己。

    即便有一天皇后娘娘薨,届时,本官自有办法让他上东宫的船。

    到时候,他得由本官予取予求。他欠本官的,得连本带息的还回来。”

    管家立即说道:“大人英明。小的以为,最好的牵制办法,就是联姻。”

    谢茂微微眯起眼睛,“联姻一事,现在不急。”

    谢茂打从心里头,不想和顾知礼联姻。如果换做平南侯府,他倒是愿意。

    平南侯府可比顾家强多了,平南侯本人在朝中也很有影响力。

    转眼,谢茂又笑了起来,“等顾大人一家回京后,我们两家倒是要常来常往。亲戚嘛,自然是越走越亲。”

    管家一脸不明白。

    谢茂也没解释。只是在心里头想着,等妹妹回京后,得让自家夫人和妹妹多来往,借此和平南侯府搭上关系。

    届时,他再来想办法。说不定真能和平南侯府做儿女亲家。

    ……

    几天时间转眼过去。

    大家都在关注京城府尹张大人的案子,毕竟牵连了那么多人。

    大家也在纷纷猜测,谁有机会接替张大人的位置。

    却没想到,开耀帝突然下了旨意,提拔晋州刺史顾知礼出任京城府尹一职。

    得到消息的许多人,都很茫然。

    顾知礼是谁?

    听解释,原来是平南侯嫡系旁支,平南侯的亲侄儿,大家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平南侯的亲侄儿,难怪陛下会任命此人出任京城府尹。

    观顾知礼的资历,他果然有资格出任京城府尹一职。

    此消息传到平南侯府。

    平南侯在书房里大发脾气。

    侯府大老爷,平南侯嫡长子顾知文候在边上,“父亲息怒。”

    心头默默想着,老爷子一大把年纪,脾气还这么大,也不知道爱惜身体。怒气伤肝,一会得请太医过府,替老爷子看看。

    平南侯怒气冲冲,“你让老夫如何息怒。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背后暗算,陛下怎么会突然让知礼出任京城府尹一职?

    京城府尹,哼,说起来好听,那就是个夹板气,谁都得罪不起,一出事就得承担责任。

    万一知礼在任上,遇到棘手的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连累全族。

    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出的主意,分明就是在害我们顾氏一族。”

    顾知文轻咳一声,“父亲当心隔墙有耳。据儿子了解,陛下问起此事的时候,李侍中有进言。然后陛下就决定由知礼堂弟出任京城府尹一职。”

    平南侯皱眉,问道:“哪个李侍中。”

    顾知文轻声说道:“后宫那位主子。”

    平南侯恍然大悟。

    李侍中是皇后娘娘的人,他突然进言让顾知礼顾大人出任京城府尹一职,很明显,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皇后娘娘的背后是东宫。

    想到东宫,平南侯不由得想起谢茂此人。

    莫非此事和谢茂有关系?

    再联想到前任京城府尹张大人被执金吾抓起来的事情,东宫怕是上下都慌了。

    想到这里,平南侯咬牙说道:“此事有可能是谢茂那厮的手笔。”

    顾知文诧异,“谢茂?不能吧。他明知京城府尹一职不讨好,还让自己妹夫出任。就不怕知礼堂弟记恨他。”

    平南侯冷哼一声,“你将谢茂这人想得太过简单。此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处在他的位置上,让知礼出任京城府尹一职,是最好的选择。谢茂此人,实在是无耻。”

    顾知文皱起眉头,“父亲,我们要怎么和知礼堂弟说清楚此事。”

    平南侯说道:“照实说。知礼这回被谢茂算计,你得提醒他,别和谢茂这人来往。

    就连他那个继室谢氏,也非良人。

    只可惜,当年大家都没想到谢茂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而知礼又被美色所迷。当日铸下的因,造成了今日的果。”

    顾知文说道:“父亲太过悲观。”

    平南侯摆摆手,“不说这些。你去写信吧。既然陛下已经下了圣旨,你让知礼收拾收拾,赶在过年前,带着一家老小回京城。老夫也有多年没见过他,不知道他在外面历练这些年,有没有长进。”

    顾知文笑道,“父亲放心,知礼堂弟长进不小。出任一地父母官,还是在西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胜任的。”

    平南侯哈哈笑了起来,“我们顾家的儿郎,都是好样的。”

    ……

    平南侯府的信,先于公文三天到达西北。

    顾大人看完信件,脸色连连变幻。

    马师爷和刘师爷随侍在侧。

    马师爷见顾大人皱着眉头,于是问道:“大人何事烦恼?”

    “你们看吧。”

    顾大人将信件放在桌上。

    马师爷和刘师爷齐齐上前,阅览信件。

    咦?

    怎会如此?

    两位师爷,也都跟着皱起眉头。

    看完信件,马师爷说道:“侯府来信,此事必定是真的。大人,既然公文已经在路上,还是要早做打算。”

    刘师爷捋着胡须,说道:“京城府尹,为正三品。品级上来说,大人是升官了。只是,这个官不好当啊。”

    顾大人何尝不知京城府尹这个位置是个烫手山芋,不好坐。

    京城贵人多如狗。贵人犯法,理应由京城府尹府审问。

    只是,贵人毕竟是贵人,贵人犯法,要不要审,审到何种程度,这些都是学问。

    否则,一不小心,就将人给得罪了。

    更要命的是,如今京城夺嫡之争,越演越烈。

    随着皇后娘娘病重不起,各路牛鬼蛇神都跑了出来。

    京城府尹面对这些牛鬼蛇神,一个处理不好,就有可能罢官去职。

    如果仅仅只是罢官去职,这还是好的。至少性命保住。

    就怕不光丢官,还丢了脑袋,甚至牵连全家,全族。

    越往深处想,顾大人这额头上的汗水就越多。

    谢茂竖子,竟然用这等奸计暗算他。

    顾大人咬牙切齿。

    他果然小看了谢茂。

    本以为经过之前抓捕探子的事情,谢茂得到警告,会安分下来。

    却没想到,谢茂反手,就回敬了他一巴掌。

    事到如今,想这些也没用。

    公文已经在路上,很快,他就要收拾行李,交接公务,启程离开晋州。

    顾大人吩咐两位师爷,将公务整理出来,该处理的处理了。不能处理的,交给留守官员。

    然后,顾大人前往后院上房见谢氏。

    养好大半个月,谢氏的身体已经大好。

    原本消瘦的脸颊,又丰满起来,看上去气色不错,很有福气。

    见顾大人来到上房,谢氏起身迎接。

    “今日老爷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顾大人面无表情地说道:“收到侯府送来的信件,得知了一件事。”

    谢氏笑了起来,“莫非是喜事?”

    顾大人淡漠一笑,笑容未达眼底。

    “的确是喜事,为夫要升官了。”

    “啊!恭喜老爷,贺喜老爷。”谢氏短暂震惊后,顿时高兴起来。

    她问道:“不知老爷高升何处。”

    顾大人说道:“京城府尹。”

    谢氏一愣,紧接着又是狂喜。

    京城啊!十多年,终于能回到京城。

    谢氏顿时笑了起来,“太好了,老爷得偿所愿,终于能够回京。”

    顾大人不动声色地说道:“此事还要多谢大舅哥。若非大舅哥出力,为夫还回不了京城。”

    顾大人语气淡淡的,可是谢氏何等敏锐,她分明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谢氏立马收敛了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能回京城,老爷不高兴吗?”

    顾大人似笑非笑,不答反问,“你说大舅哥为何要帮我回京城?”

    谢氏摇头,“妾身不知。”

    “那你可知道,京城府尹是什么职务?管着什么事情?”

    谢氏试着问道:“京城府尹,应该就像晋州刺史一般,管着整个京畿重地。”

    顾大人笑了笑,“夫人说的没错。那为夫再问你,在京城,谁最大?”

    谢氏不假思索,“当然是皇……”

    话没说完,谢氏已经醒悟过来。

    京城府尹,听着很气派,但这可不是一个轻省的位置。

    谢氏有些紧张,有些慌乱,“老爷对这个位置不满意吗?”

    顾大人挑眉一笑,“大舅哥帮我,我感谢都来不及,怎会不满。”

    这话当然不能相信。

    谢氏忙说道:“老爷,此事同妾身没有关系。”

    顾大人表情冷漠,说道:“我当然知道此事同你没有关系。不过,夫人不如试着想一想,大舅哥为何要这么热心的帮我?”

    谢氏连连摇头,她知道答案,但是不能说出来。

    她拉着顾大人的手,“老爷,你为何如此确定,此事是大哥做的?或许这是误会。大哥身为东宫属官,应该没有权利决定京城府尹的任命。”

    顾大人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大舅哥的确没有资格决定京城府尹的任命。但是你别忘了,他的背后是太子,太子的背后是皇后娘娘。这个分量够了吗?”

    谢氏突然哭了出来,“老爷息怒。京城府尹这个位置,虽说千般不好,但是好歹是回了京城。

    我们一家老小,在西北吃沙子吃了整整八年啊。

    眼看着孩子们一天天大了,都到了说亲事的年龄,我是心急如焚。

    总不能就在西北找个人家,将孩子们的婚事给办了吧。

    老爷,等回了京城,你求求大伯他们,想想办法,将你调离京城府尹,可好?”

    顾大人冷哼一声,“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离着回京,还有一段时间,该处理都处理了。另外,为了孩子们着想,我希望你回了京城后,少和你大哥一家来往。”

    谢氏连连点头,“老爷放心,大哥的为人我已经看清楚了。为了孩子,为了老爷的前程,说什么我也不会再替大哥做事。

    除了逢年过节,礼节上的来往。其余时候,我和他断绝来往,绝不给老爷添乱。”

    顾大人盯着谢氏,“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别让我失望。否则,为了孩子的前程,我也值能狠下心来。”

    谢氏浑身哆嗦了一下,“老爷的话,妾身谨记在心。”

    顾大人起身,“回京的事情,好好做准备。为夫改日再过来。”

    “妾身不敢耽误老爷的正事。”

    谢氏将顾大人送到大门口,才返身回房。

    一回到房里,谢氏就瘫倒在软塌上,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春禾端来养生汤,“太太,喝一点吧。”

    谢氏摆手,“放在一边,一会再喝。”

    春禾将汤碗放在桌上,小声说道:“太太不用担心,老爷的态度,明显比过去好了许多。”

    谢氏笑了笑,却是苦笑。

    以前老爷是何等的尊重她。

    就因为大哥的事情,老爷对她的态度是一落千丈。

    谢氏很心酸。

    她得花费多少力气,才能让老爷解开心结。

    这一切,都怪大哥。

    之前,谢氏对顾大人说的那番,同谢茂断绝来往的话,有一半是真心的。

    她真的被大哥谢茂害惨了。心里头又气又恼,愤恨无比。

    她也真的下了决心,从今往后,再也不帮大哥谢茂做事。

    只是如今要回京城。

    回了京城,不可避免要见面。

    见面,就有了来往。

    只怕到时候还有一番折腾。

    谢氏揉揉眉心,“春禾,吩咐下去。过些日子,就要回京城,让大家早做准备。要带走的,赶紧收拾出来。

    另外,吩咐针线房,加紧将冬装做出来。以免回京的时候气候严寒,大家冻伤。”

    “奴婢遵命。太太,还有别吩咐吗?”

    谢氏说道:“城中的铺子,城外的田庄,都要尽快处理掉。”

    春禾吃惊,“太太不留铺子和田庄吗?这个时候卖出去,只怕卖不上高价。”

    谢氏摇头,“铺子和田庄都不留着。西北这个破地方,留着做什么。

    拿了钱,等回到京城,再重新置办庄子和铺子。

    另外,得派人去书院通知六郎,让他早点回府。既然要回京城,就没必要继续留在书院读书。

    京城有更好的书院,更好的夫子。回京之前这段时间,他留在府中温习功课就行了。”

    春禾应下,“奴婢一会就派人去书院通知六少爷。太太,回京的事情,要不要通知府尹夫人一声?”

    谢氏点点头,“等正式的公文下来后,再通知不迟。不过到时候,府尹夫人应该已经从府尹大人那里听说了我们要回京的事情。”

    事情大致安排好了,谢氏松了一口气。

    终于能离开西北,回到京城。

    虽说顾大人和谢茂生出了矛盾,但是谢氏心里头依旧很高兴。

    盼了这么多年,总算盼到了今天。

    回京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府。

    有人喜,有人悲。

    顾大人带着家人回京城,府中的下人,肯定不会全部带走。

    一部分人,肯定会被辞退。

    而这部分人,绝大部分签的都是活契。

    等顾大人一家离开后,他们又要重新找活干。

    顾家的家生子,则个个喜笑颜开。

    熬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回京城。

    想到京城的花花世界,心头就激动。

    “姑娘,好消息,好消息。”

    小翠激动地跑回芷兰院,“姑娘,好消息,要回京城了。”

    顾玖愣了下,“什么回京城?说清楚点。”

    小翠喘口气,然后说道:“奴婢听说,老爷升官了,就在京城。很快我们都能回京城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