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03章 偏见
    中午,谢氏命厨房置办了酒席,招待谢家人。

    大太太张氏露了个面,同马氏寒暄了几句,喝了两杯酒,就告辞了。

    马氏同谢氏嘀咕,“你那大嫂,名声在外,可不是个好惹的人物。”

    谢氏冷哼一声,“她不好惹,难道我就好欺负。”

    马氏乐呵呵的,“姑太太就该这样,千万不能让张氏骑到你头上撒野。你们两家还没分家,管家的权利,可不能让张氏把着不放。”

    “大嫂,你喝酒吧。”

    谢氏端起酒杯,灌到马氏的嘴里,干脆利落地堵住对方的嘴。

    谢氏心里头烦躁得很,偏生马氏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害得她越发不痛快。

    谢氏一杯接一杯的灌马氏酒,很快马氏就喝上了头,不再提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题。

    反倒是说起她的几个子女。

    顾玥和顾珊两姐妹,负责招呼谢家三位姑娘。

    顾玥有些看不起谢家的表姐妹,加上之前在厢房说错了话,这会她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几位姐姐,你们吃菜。”

    谢媛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估计是不高兴了。

    任谁被顾玥说成那样,什么‘六哥娶了媛姐姐,岂不是很吃亏’这样的话,都会生气。

    谢媛还是脾气好,没和顾玥当场翻脸,却也不再理会顾玥说的话。

    顾珊想要调和气氛,奈何谢家三姐妹都不给面子。

    一餐饭吃得尴尬死了。

    顾珊连连叹气,脑子发痛。

    顾玥说话不过脑子的毛病,怕是治不好了。

    唯独顾玖,顾珍,顾琳三人不受影响,该吃吃,该喝喝。

    顾琳还拉着谢家三姐妹喝酒。

    谢家三姐妹勉强喝了两杯,之后,说什么也不肯喝了。

    爷们们坐的那一桌倒是没那么尴尬。大家都客客气气的,互相敬酒。

    酒席吃饭,略微休整了一个时辰,马氏就带着子女们启程回府。

    一上马车,谢媛就扑进马氏的怀里大哭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

    谢媛一个劲的哭,就是不说话。分明是受了委屈。

    马氏皱眉,问谢二姑娘谢娉,“怎么回事?媛儿是受了什么委屈吗?”

    谢娉忙说道:“回禀太太,之前在厢房和顾家姐妹们说话的时候,顾玥表姐说了一句很难听的话,我们都气坏了。”

    “说了什么?”

    “顾玥表姐说‘六哥哥娶了媛姐姐,岂不是很吃亏’。当时场面很是尴尬,媛姐姐受了天大的委屈,却还要强撑着做面子。而且,顾玥表姐一直没给媛姐姐道歉,还是顾珊表妹替她道的歉。”

    马氏一听,顿时气坏了。

    咬牙切齿地说道:“顾玥这个小贱人,嘴巴没把门的。我家媛儿哪点配不上顾琤,欺人太甚。”

    谢娉连连点头,“就是!顾家人实在是欺人太甚。太太,以后还要去顾家做客吗?”

    马氏怒火中烧,“去,当然要去。顾家人看不起我们谢家人,那我偏要和顾家做亲家,偏要媛儿嫁给顾琤。到时候我要看看,还有谁敢说闲话。”

    谢媛连连摇头。“母亲,我不嫁给顾琤表哥,我不要嫁给看不起我的人,我丢不起这个脸,也受不了这个委屈。”

    “好好好,我依着你,不把你嫁给顾琤,不嫁给顾家任何人。我和你爹一定给你找一个比顾琤更好的人,一定要将顾琤狠狠踩下去。”

    马氏哄着谢媛,总算让谢媛止住了眼泪。

    谢娉在一旁出主意,“媛姐姐不嫁给顾家少爷,可以让大哥娶顾家的姑娘啊。”

    马氏暗自点头,“顾玥小贱人,看不起我们谢家人,那就让她嫁到谢家。到时候入了我家的门,生死祸福都得听老娘的。”

    谢媛张口结舌,“母亲,这样不好吧。”

    顾玥那个嘴上没把门的,大哥要是娶了她,谢媛都不知道是祸是福。可别最后陈了搅家精,好好的一个家都被顾玥给祸害了。

    马氏笑了起来,“媛儿,你且安心。顾玥小丫头片子,几斤几两我清楚的很。她再闹腾,也翻不出老娘的五指山。”

    谢媛面色迟疑,没有再劝。

    谢娉一脸高兴,真是大快人心啊。

    上次顾玥到谢家做客的时候,谢娉就见不惯顾玥那趾高气扬,看不起人的态度。

    不就是背靠侯府,有什么了不起。

    谢娉偷偷一笑,要是顾玥真的嫁到谢家,到时候定要狠狠欺负顾玥。让她知道看不起人的下场。

    ……

    谢氏累了,坐在房里休息。

    春禾进来回禀事情,“太太,谢大太太一家已经送走了。”

    谢氏点点头,揉揉眉心。

    春禾又说道:“中午的酒席,厨房收了二十两银子,说是府中的规矩。无论是谁置办酒席,都得另外给钱给厨房。”

    谢氏一听,直接跳起来,“三桌酒席二十两,她们怎么不去抢钱。”

    春禾低眉顺眼的,等到谢氏的火气平息了一点,她才说道:“奴婢打听了,府中都是这个规矩,价钱也没问题。就是大老爷置办酒席,也要另外给钱。”

    谢氏闻言,愣了一下,“果真如此?”

    春禾点头,“听人说,这是大太太定下的规矩。以免有人故意请吃请喝,造成公中亏空。”

    谢氏冷哼一声,“我就知道张氏是个吝啬鬼,一点酒席钱也要计较。府中又不是没有进项,公中那些庄子铺子,这些年下来,不知道被她贪墨了多少钱。”

    谢氏气呼呼了,发泄了一通,然后问春禾,“知道大太太现在在哪里吗?”

    春禾说道:“大太太这会应该在议事堂。”

    “走!随我去见大太太。”

    春禾担心,“太太,只是二十两的酒席钱,不用特意去见大太太吧。”

    “谁说我是为了二十两去见她。我缺那二十两银子吗?”

    春禾连连摇头,谢氏肯定不缺钱。

    这些年,谢氏跟着谢二老爷做生意,赚了不少银子。

    谢氏带着丫鬟婆子,浩浩荡荡来到议事堂。

    “大嫂正在忙啊!”

    议事堂内,婆子们正在回禀事情。

    大太太张氏见到谢氏来了,立马笑了起来。

    “弟妹来了,真是稀客。你们都退下,芍药,给二太太上茶。二弟妹,你快请坐。”

    管事婆子们依次退下,芍药安排小丫头去沏茶。

    谢氏在椅子上坐下,她侧头看着大太太张氏,“大嫂这些年辛苦了。”

    大太太张氏眉眼上挑,“多谢弟妹关心。还好,都已经习惯了,不觉着辛苦。”

    谢氏四下打量了一番,“刚才大嫂是在处理家务?”

    大太太张氏点头,“正是。弟妹这会过来,可是有事?”

    “的确有点事情,想要请教大嫂。”

    大太太张氏微微挑眉,有些意外。她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真真难得,弟妹竟然会有事情请教我。”

    这时候小丫鬟端着茶水进来。

    芍药接过托盘,将茶杯放在谢氏面前,“二太太喝茶。”

    谢氏打量芍药,笑道:“真是个标志的丫鬟,不知道谁有福气娶了去。”

    芍药落落大方,含笑退下,并不接话。

    大太太张氏笑了笑,问道:“弟妹的娘家人都走了吗?”

    谢氏点头,“刚刚送走。”

    “哦!”

    大太太张氏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谢氏喝了一口茶,将要说的话又过了一遍,这才开口,“大嫂对海西伯府了解吗?”

    大太太张氏恍然大悟。

    “弟妹有心了,为了珍丫头的婚事,你也是操碎了心。”

    谢氏含笑说道:“珍丫头虽然不是我生的,却也叫我一声母亲。事关她的终身大事,我当然不能马虎大意。”

    “弟妹说的是。说起海西伯府,就得从上一代海西伯说起。”

    “请大嫂指教。”

    大太太张氏笑了笑,说道:“上一代海西伯有从龙之功。他本是一介侍卫,后来去了西军,屡次立功,数次得到提拔,后来又为了救天子而死。

    天子念他战功赫赫,又忠心耿耿,于是赐封他为海西伯。

    爵位由嫡长子继承,便是如今的海西伯。如今这位海西伯,得祖萌,深得圣心,是天子身边难得说得上话的近臣。”

    听到这里,谢氏眼睛都在发亮。

    这海西伯府,还真不是一般的伯爵府。比一些不得圣心的侯府,国公府强多了。

    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好人家。

    马氏果然没骗她。

    这样的好人家,说给顾珍,实在是太便宜顾珍。

    顾珍一介庶女,真的配不上这样的好家世。

    谢氏问道:“海西伯名下有几个子女,可曾婚配?”

    大太太张氏抿唇一笑,“海西伯有三子四女。大郎,二郎均是嫡出,四郎则是庶出。除了大郎已经婚配,另外两个儿子还没定下亲事。四个女儿,就只剩下小女儿还没有婚配。”

    谢氏心头一喜,嫡次子还没婚配,甚好。

    大太太张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继续说道:“海西伯还有两个弟弟,他们三兄弟一母同胞,因老太太还在,便没有分家。

    赵家二房,三房,同海西伯这个大哥都有些不对付。

    听说当年继承爵位的时候,三兄弟就闹出了许多乱子。

    老太太心疼幼子,然后那位三老爷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物。

    三兄弟,能力最强的莫过于二老爷。弟妹可知,现今刑部侍郎,就是海西伯的亲二弟。”

    谢氏惊讶。

    大太太张氏又说道:“传闻,这位官居刑部侍郎的赵大人,一直想要争夺爵位。”

    “啊!”

    谢氏大惊失色,似乎是不敢相信。

    大太太张氏笑了笑,“弟妹是不是认为,爵位已经定下,赵家二房,三房想争也没有用?”

    谢氏点头,“难道不该是这样吗?”

    爵位岂是谁都能争夺的,笑话。

    大太太张氏却说道:“海西伯府的情况有些不同。传闻,上一代海西伯府在临死之前接到赐封爵位的圣旨,当时就留下遗言,要将爵位传给老二。”

    “不可能吧。”谢氏不太相信。

    “所以说这只是传闻。但是却给了那位刑部侍郎赵大人足够的理由去争夺爵位。”

    谢氏蹙眉,“这么说,海西伯府岂不是很乱?”

    大太太张氏笑了笑,说道:“弟妹无需担心。我前头都说了,这一代的海西伯深得圣心,他的爵位别人抢不去。

    珍丫头说亲的那位赵四郎,是大房的孩子,那就更不用担心。

    等到侯府那边安排好了,弟妹就带着珍丫头去相看。只要看中了,这门婚事就是铁板钉钉。”

    谢氏点点头,“大嫂说的有道理。不过珍丫头性子有些软弱,我担心她应付不了海西伯府的情况。”

    大太太张氏放下茶杯,笑了笑,“弟妹,我说句不好听的话。珍丫头嫁的是庶出少爷,用不着她当家理事。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情,也轮不到她出头。你就别担心了。”

    谢氏也跟着笑起来,“多谢大嫂提点,我知道了。”

    谢氏打听到想要的消息后,就起身告辞。

    张氏将谢氏送出门,“弟妹慢走啊!”

    等谢氏走了,丫鬟芍药在大太太张氏耳边嘀咕,“二太太真有那么好心,为了大姑娘的亲事特意找太太打听海西伯府的情况。”

    大太太张氏似笑非笑,“她当然没那么好心。不过这些和我们大房没关系,随她折腾去。等碰了一鼻子灰,她才会知道这京城的水究竟有多深。”

    谢氏回到芙蓉院,靠坐在软塌上。

    她又想起马氏鼓动她的那些话,将顾珍嫁到谢家,然后将顾玥嫁到海西伯府。

    越琢磨这事,谢氏越觉着马氏说的有理。

    海西伯府一等一的家世,怎么能便宜了顾珍那个庶出姑娘。

    春禾从外面走进来,“启禀太太,六少爷,三姑娘,四姑娘过来了。”

    谢氏坐起来,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三兄妹走进正屋,先给谢氏请安。

    顾玥最贴心,“母亲累了吗?可是舅母太过聒噪,吵着母亲?”

    谢氏摆摆手,“别这么说你们舅母,她是你们长辈。”

    顾玥先是点头,接着又说道:“可是大舅母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还说要和我们府上结亲。母亲,你不会真的答应舅母吧。”

    谢氏看着三个子女,“你们都是为了此事来的?”

    三人齐齐点头。

    顾琤说道:“母亲,儿子认为不宜同舅舅家结亲。”

    谢氏蹙眉,“为何?嫌弃你舅舅家是暴发户?”

    谢氏的语气明显不高兴。

    顾琤一脸严肃地说道:“儿子并没有嫌弃舅舅家。”

    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舅舅身为东宫属官,目前据儿子了解到的情况,东宫处境不太妙。

    这个时候若是同舅舅家结亲,只会影响到父亲的仕途,甚至可能影响到侯府。

    儿子以为,稳妥起见,只和舅舅家保持一般亲戚来往。结亲的话,还是不要再提。”

    谢氏紧皱眉头,“事情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太子殿下继位,那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母亲!”

    顾琤表情严肃,“我们的婚姻大事,必须有父亲同意。”

    “那是当然。”谢氏冷哼一声,“难不成你以为我会越过你父亲,私自给你们定下亲事吗?在你们眼里,我就如此糊涂?”

    顾琤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此,儿子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谢氏冷哼一声,“琤儿,你对你舅舅家有偏见。”

    顾琤蹙眉,辩解道:“儿子对舅舅一家没有偏见,只是理念不同。”

    谢氏气恼,“你这是成心和我顶嘴吗?”

    顾琤抿着唇,不再说话。

    谢氏心头的火气,瞬间窜起来。

    恰在此时,顾玥突然说道:“母亲,我不要嫁到谢家。”

    谢氏板着脸,“没让你嫁到谢家,你着什么急。”

    顾玥顿时松了一口气。

    谢氏揉着眉心,瞧着顾玥的样子,她将海西伯府的事情压了下来。暂时还是不要告诉顾玥。

    否则顾玥这个大嘴巴,说不定一不小心说漏嘴,又惹出是非来。

    谢氏一脸嫌弃挥手,“没事都给我退下。”

    “母亲保重身体。”

    三兄妹鱼贯离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