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10章 这是一个误会
    吃过酒席后,大太太张氏找了个机会,私下里提点谢氏。

    “看样子海西伯夫人对珍丫头很满意,这门婚事若无意外,应该能成。弟妹,珍丫头快要出嫁了,她的嫁妆有准备吗?”

    谢氏直接忽悠了最后一句,问道:“海西伯夫人果真看上了珍丫头?”

    张氏点头。

    谢氏说道:“那个赵四郎,不知道怎么样。我得先听听我家老爷的意见。要是我家老爷说没问题,这门婚事才能继续谈下去。”

    “那是当然。儿女亲家,不光是男方相看女方,女方也要相看男方。我是说这门婚事若是成了,珍丫头的嫁妆也该准备了。海西伯府那样的人家,珍丫头的嫁妆可不能太寒酸,少说也要准备五六千两的嫁妆。”

    谢氏皱眉,“五六千两的嫁妆?这也太多了。”

    张氏挑眉,“我还觉着太少了。那毕竟是伯爵府,伯爵府的少奶奶只带五六千两嫁妆,弟妹,你觉着多吗?就不怕被人笑话?”

    谢氏板着脸,“珍丫头是庶出,哪有庶出准备这么多嫁妆的道理。”

    想当初,她嫁给顾大人的时候,嫁妆也才一千两。那已经是倾尽所有。

    张氏哼了一声,说道:“弟妹,珍丫头的确是庶出,可她嫁的是海西伯府大房少爷。

    如果珍丫头只带着两三千两嫁妆嫁过去,到时候丢脸的不仅是珍丫头,还有弟妹你们两口子。

    说不定我们大房都会被你们牵连,说我们一家子都是吝啬鬼。”

    谢氏不高兴了,“大嫂是在骂我吝啬吗?”

    张氏似笑非笑,“可不敢骂弟妹。我刚才说的话,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也是隔壁侯府老夫人的意思。”

    谢氏蹙眉,“老夫人发话了吗?”

    张氏点头。

    谢氏一脸烦躁,心头偷偷嘀咕,自家嫁闺女,老夫人插什么手。还故意派人传话给她,让她不要那么吝啬。

    难道她给人的印象就是吝啬吗?

    可是谢氏却忘了,当初谢大太太马氏说到嫁庶出闺女,最多最多只出一二千两嫁妆的时候,她是如何鄙视马氏。

    这会换了她掏钱,她比马氏强不到哪里去。全都是舍不得掏钱的主。

    老夫人的话,谢氏不敢不听。

    她有些烦躁的说道:“老夫人的意思我知道了。如果这门婚事真能成,我就给珍丫头准备六千两的嫁妆。”

    张氏满意地点点头,“弟妹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谢氏嘴上说着,要给顾珍准备六千两的嫁妆。心里头却是另外一番想法。

    早知道顾珍嫁到海西伯府,要准备这么多嫁妆,这门婚事不做也罢。

    比起顾珍的终身大事,当然是钱更重要。

    丫鬟前来禀报,戏台子那边准备好了。

    谢氏和张氏一起,邀请诸位太太姑娘们前往戏楼听戏。

    顾府请的是京城有名的戏班子,诸位太太们一听戏班子的名声,都来了兴趣。

    大家说说笑笑,来到戏楼,分别坐下。

    谢氏一改之前的积极,尽量不往海西伯夫人跟前凑。

    要是海西伯夫人因此不满,否决这门婚事,谢氏就称心如意了。

    海西伯府的两位少爷赵二郎,赵四郎,上戏楼请安。

    海西伯夫人见到儿子,笑了起来,“快来见过两位太太还有诸位夫人。”

    赵二郎,赵四郎给谢氏,张氏请安,又给诸位夫人请安。

    谢氏和张氏头次见到赵家的两位少爷,纷纷点头,模样都不错,赵二郎更胜一筹。

    不过想到赵二郎克妻和脾气暴躁的传闻,果然人不可貌相。

    这样一看,还是赵四郎更为顺眼。

    谢氏轻咳一声,对丫鬟春禾说道:“去将大姑娘请来。”

    春禾含笑退下。

    没一会,顾珍就被请了过来。

    谢氏对她说道:“这两位是海西伯府的二少爷和四少爷。”

    顾珍一听,脸颊瞬间就红了,就连耳朵都泛起了红色。

    顾珍福了福身,“见过赵二哥,赵四哥。”

    “顾家妹妹客气!”赵四郎含笑看着顾珍。

    顾珍的脸越发红了,像是煮熟的虾子。

    她不敢抬头,小步退到谢氏的身后站定,然后用眼角余光打量赵四郎。

    长得真是不错。

    这是顾珍对赵四郎的第一印象。

    紧接着,顾珍的心跳加快,砰砰砰,仿佛要跳出来。

    顾珍越发羞涩,还有些不知所措。

    真紧张啊。

    谢氏夸了夸赵二郎,赵四郎,张氏在旁边附和。

    海西伯夫人含蓄一笑,“两位太太谬赞了,他们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

    说完,海西伯夫人挥挥手,“你们就别杵在眼前,挡着我们看戏。”

    赵四郎似乎更活泼,更自在,“儿子这就和二哥下楼,母亲有什么吩咐,叫人到楼下说一声就成。”

    “去吧,好好看戏,不要调皮。”

    顾珍偷偷目送赵家两位少爷离开戏楼,咬着唇,有些不舍。

    赵家两兄弟刚下戏楼,就有丫鬟过来请,“二少爷,四少爷,六姑娘请你们去中庭。”

    “六妹妹不在楼上听戏,跑去中庭做什么?”

    “六姑娘说,听戏无趣,还是园子里好玩。”

    赵二郎板着脸,“我就不去了。”

    赵四郎说道:“二哥请自便,我去中庭看看。无论如何,也不能败坏了六妹妹的兴致。”

    赵二郎冷哼一声,“你就陪着她瞎胡闹吧。”说完,就走开了。

    赵四郎让丫鬟在前面带路,赶去中庭。

    戏楼上,顾珍刚在位置上坐下,一个丫鬟就悄无声息地来到她身边。

    “大姑娘,奴婢刚才看到赵四少爷去了中庭。奴婢听说三姑娘和赵六姑娘也在中庭。”

    顾珍闻言,皱起眉头,“你说的是真的?”

    “奴婢不敢欺瞒大姑娘。大姑娘要不要去中庭看看?若是迟了,奴婢担心会出什么事。”

    顾珍想到顾玥素来心思不纯,她会不会趁机对赵四郎下手,暗中破坏自己的婚事?

    越想越觉着有可能。

    顾珍深吸一口气,对顾玖说一声,“二妹妹,这里闷得很,我去外面透个气。”

    顾玖问道:“大姐姐不听戏吗?”

    顾珍摇头,“这出戏我不爱看。若是有人问起我去了哪里,二妹妹帮我遮掩一二。”

    顾玖点点头,“大姐姐去吧。有什么事使个丫鬟来说一声就成。”

    “多谢二妹妹。”

    顾珍起身,带着丫鬟悄悄离开了戏楼。

    顾玫注意到这边动静,隔着茶几,问顾玖:“珍妹妹离开了,去做什么?”

    顾玖小声说道:“大姐姐说这里太闷,她出去透透气,一会就回来。”

    顾玫掩唇一笑,“我看啊,珍妹妹是害羞了。她那脸颊,红得不成样子,是该出去透透气。”

    顾玖跟着笑了起来,“没想到大姐姐那样害羞。”

    “看来珍妹妹对赵四郎很满意。”

    顾玖点点头。

    之前赵四郎上楼请安的时候,她也扫了几眼,给人的第一印象的确不错。虽然是庶出,却没有一般庶出少爷的小家子气。

    看他和海西伯夫人对答,自然流畅。想来二人私下里相处,也该这般模样。

    倒是赵二郎,始终冷着一张脸,就差没把不耐烦三个字刻在脑门上。

    顾玖没多想,继续听戏。

    戏曲听不太懂,却不妨碍顾玖听得津津有味。这个年月,娱乐项目实在是太少,有机会听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开始听不懂,慢慢的听进去后,也听出了几分韵味。

    再看其他太太和姑娘们,几乎全情投入到戏曲中,个个都听得津津有味。

    显然这出戏,应该是一出大热的戏,深受所有人喜欢。

    一出戏唱完两节,大家意犹未尽。

    顾玫一回头,看到顾珍的位置还是空的。

    她咦了一声,“珍妹妹还没回来吗?这都快一个时辰了。”

    顾玖说道:“还不曾回来。不知她去了哪里。”

    出门透个气,也不至于花费将近一个时辰吧。

    难道顾珍果然不爱听戏,找借口躲开了。

    顾玖也没多想,“大姐姐有分寸,估计是回房歇息去了。”

    顾玫点点头,“累了一天,是该找时间歇息一会。玖妹妹,你累吗?要不你也回房歇息,这里我替你看着,你不用担心。”

    顾玖笑起来,“那怎么好意思。玫姐姐不用担心我,我还能撑得住。”

    “要是撑不住,记得和我说一声。”

    顾玖点头。

    此时,一个小丫鬟急匆匆跑上楼,来到谢大太太马氏身边,嘀咕了几句。

    马氏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真的?”

    这一声“真的”,实在是太大声,顿时吸引了戏楼上所有人目光。

    丫鬟郑重的点头,“奴婢不敢欺瞒太太。”

    马氏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当即起身,来到谢氏跟前,“姑太太,看到你家大姑娘了吗?”

    谢氏蹙眉,不满地看着马氏,“大嫂这是做什么?没事就回位置上坐下。”

    马氏笑了笑,“我倒是想回去坐下继续听戏,只可惜出事了,我是坐不住了。”

    谢氏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

    春禾知机,急忙找人去打听情况。

    很快,春禾就得到消息。

    她俯下身,在谢氏耳边悄声说道:“太太,不好了,大姑娘出事了。似乎还是和谢家少爷一起出的事。”

    “什么?”

    谢氏咬牙切齿,压住怒火,对大太太张氏说道:“大嫂,这里麻烦你帮忙看顾着,我去去就来。”

    马氏得意一笑,“姑太太,我没骗你吧。”

    谢氏恶狠狠地瞪了眼马氏,“你跟我来。”

    谢氏带着丫鬟走在前面,急匆匆下了戏楼。马氏就跟在后面。

    大太太张氏目送谢氏,马氏离去,眉头紧蹙。

    到底出了什么事?她这心里头扑通扑通乱跳,感觉很不好。

    她对丫鬟芍药说道:“你跟着去看看,别让二太太和谢家大太太乱来。”

    “奴婢遵命。”

    芍药追着下楼。

    侯府的几位夫人都纷纷看过来。

    张氏冲大家一笑,“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诸位嫂嫂不用担心。”

    大夫人小魏氏悄声问道:“真没事吗?”

    张氏凑到她跟前,小声说道:“现在我也不清楚。我已经让丫鬟跟过去看看,希望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小魏氏点点头,“希望如此。”

    张氏却想着,瞧谢氏那脸色,估计事情不小。希望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谢氏领着马氏,急匆匆来到中庭厢房。

    还没进门,就听见顾珍的哭声。

    马氏偷偷一笑,接着又做出一副担心的模样,“珍丫头哭上了,难不成受了欺负。”

    谢氏狠狠瞪了眼马氏,似乎是在说:真以为老娘听不出你在幸灾乐祸吗?收起你的假惺惺关心。在老娘面前,你装什么蒜。

    马氏捏捏鼻子,“姑太太还是这么凶。”

    谢氏冷哼一声,“大嫂少说废话。如果是你儿子乱来,一会休怪我不客气。”

    “我家孩子好得很,才不会乱来。怕不是你家姑娘不检点。”

    “大嫂说什么?”

    谢氏阴测测地盯着马氏,目光之狠毒,将马氏吓了个好歹。

    马氏忙改口,“我什么都没说,姑太太千万别误会。”

    谢氏眯起眼睛,“大嫂,我先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在外面听到不利于我们顾家姑娘的传言,到时候别怪我六亲不认。”

    马氏讪讪然,“我知道了,保证不乱说一个字。姑太太快进去吧。听着动静,事情怕是有些严重。”

    谢氏狠狠瞪了眼马氏,这才进门。

    顾珍趴在桌上,一个劲的哭。衣袖被撕烂了,露出里面的棉衣。

    衣服上沾上了泥土,浑身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糟糟的。

    这个形象,马氏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自家小子,不会是对顾珍用强了吧?

    马氏顿时心虚起来。真要用强,这事可不好处理。

    谢氏一眼就看见了顾珍凄惨的模样,她的丫鬟守在身边。

    谢家二少爷谢定站在角落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谢家大少爷,三少爷陪在谢定身边,都是一副紧皱眉头的样子。

    “怎么回事?”

    谢氏厉声问道。

    顾珍没有说话,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顾珍身边的丫鬟绿衣陪着顾珍一起哭。

    谢氏怒吼:“你哭什么哭。你家姑娘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是她的贴身丫鬟,你能不清楚?”

    绿衣止住了哭声,指着谢定,“都是他,是他害了姑娘。”

    “到底怎么回事?”谢氏质问。

    绿衣抽泣一声,说道:“奴婢陪着姑娘在中庭闲逛,这人突然冲出来,撞翻了我家姑娘,跟着姑娘一起掉落桥头,直接抱住了姑娘。他,他,趁机轻薄姑娘,他是臭流氓。”

    “小丫头,话可不能乱说啊。”马氏目光不善的盯着绿衣。

    绿衣指天发誓,“我要是有乱说,我出门就遭天打雷劈。”

    马氏被噎住,顾府的丫鬟都这么厉害,惹不起,惹不起。

    此时,顾珍哭得更加大声。

    谢氏怒火中烧,猛地回头,盯着谢定。

    “事情是不是这样?”

    谢定心虚,目光躲闪。

    马氏怒吼他:“姑太太问话,有什么说什么。该你的责任,你就要承担起来。”

    谢定低头说道:“这是一个误会。”

    啪!

    一个茶碗朝谢定的头顶飞来。

    谢定大叫一声,躲开了。

    茶碗掉落在地上,发出巨响。

    马氏和谢氏都惊了一跳,顺着茶碗飞来的方向看去。

    就见顾珍一脸仇恨地盯着谢定,手指着他,“你竟然敢说误会?谢二郎,你当我是乡下好骗的无知丫头吗?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狗东西,你坏我名誉,坏我前程,我要杀了你。”

    顾珍冲向谢定。

    谢氏大叫,“赶紧拦住大姑娘。”

    马氏在旁边嗷嗷叫唤,“这样可不行啊,姑娘家还是要温柔些。”

    “呸!”

    顾珍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马氏身上。

    马氏气坏了,这可是她的新衣服。顾珍这死丫头,一个庶出,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敢朝她吐口水。

    这死丫头,等嫁到谢家,她非得将死丫头的皮扒下来不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