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27章 不敢说实话
    顾玫一晚上没睡好。

    早上起来,眼睛里都有了红血丝。

    她一直惦记着顾玖说的中毒的事情,有些心神不宁。

    用过早饭,大家前往松鹤堂请安。

    老夫人魏氏还没起。

    丫鬟说道:“老夫人担心大少奶奶,快到天亮的时候才睡下。姑娘们回吧,别把老夫人吵醒了。”

    顾玫问道:“老夫人身体可要紧?”

    “回禀大姑娘,老夫人身体还好,就是精神不振,需得静养。”

    顾玫点点头,“老夫人醒了后,记得派人通知一声。”

    “奴婢晓得。”

    顾玫对大家说道:“妹妹们,老夫人还没起,我们先去学堂吧。”

    “听大姐姐的。”

    侯府办了个一学堂,请了一位女先生,为府中的姑娘们上课。

    顾玫同顾府的姑娘们说道:“原本你们刚回京城的时候,老夫人就有意让诸位妹妹们来学堂读书。

    后来又考虑到快年底了,事情肯定很多。老夫人就改了主意,说是等开了春,再让大家到学堂读书也不迟。”

    听到读书,顾玖心向往之。

    她笑着说道:“玫姐姐,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你们一起上课。平日在府里,我每天也是看书习字。

    只是没先生指导,闭门造车,也不知道自己对经义的理解到底对不对。”

    顾玫笑了起来,“没想到小玖妹妹如此爱读书。一会罗夫子见了你,定然十分喜欢。”

    顾玖仰头一笑,“罗夫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玫想了想,才说道:“罗夫子为人比较严肃,但并不刻板。她是寡妇,没有孩子。她娘家也富贵过,只是后来败落了。她学问极好的。一会见了罗夫子,妹妹就知道我所言不虚。”

    大家口中的书房位于中庭,单独辟了一处院落,给姑娘们做学堂。

    这里是大家的学堂,也是大家心中的书房。

    课堂上,已经摆好了桌椅板凳,笔墨纸砚。

    大家依次坐好。

    很快罗夫子来了。

    顾玖好奇地看着罗夫子。

    她看上去大约三十三四岁,身形瘦削,脸颊是不健康的苍白。嘴角线条往下,因此显得很严肃。

    罗夫子打量了一下顾府的几位姑娘,然后说道:“今天人比较多。这样吧,我先考察一下诸位姑娘们功课进度。不如就从珍姑娘开始。”

    顾珍没想到刚坐下就被点名,她有些紧张,“夫子,我只是略微读过几本书。”

    罗夫子神情淡漠地说道:“无妨。你读过什么书,说来听听。”

    顾珍报了几个书名。

    罗夫子很干脆,截取一本书的其中一段,叫顾珍背诵。

    顾珍背得磕磕绊绊,背到一半就背不下去了。

    罗夫子表情平静,似乎早已经料到这种情况。她又让顾珍释义。

    顾珍最近一年,都没怎么读书,哪里还记得书本上的内容。回答起来,自然是让人大感失望。

    罗夫子嗯了一声,“珍姑娘不用紧张,你的情况我基本了解了。接下来就是顾玖姑娘,你读过什么书?”

    顾玖轻声说道:“我略微读过几本书,《诗经》《尚书》《礼记》《春秋》《周易》均有通读。”

    罗夫子眼前一亮,不由得将顾玖上下打量。

    “你一个姑娘家,能主动读这些书,很了不起。你很喜欢读书吗?”

    顾玖点头,“平日里都是读书消遣。”

    罗夫子点点头,问道:“石可破也,不可夺其坚。丹可磨也,不可夺其赤。何意?”

    顾玖清脆的声音在课堂上响起,“石头可以被击碎,却不会改变它坚硬的特性。朱砂可以被研磨,却不会改变它原本的颜色。引申来讲,通常是形容一个人只要有着高贵的品德,就能经受住一切挫折考验,不失其志。”

    罗夫子满意地笑了起来,“你的基础很不错。”

    顾玥偷偷撇嘴,不就是多读了几本书,有什么了不起。

    接下来,罗夫子继续考察顾玥,顾珊等人的功课。

    顾玥,顾琳和顾珺的功课都很一般,顾珊的功课很不错,也是个爱读书的人。

    罗夫子考察完大家的学业后,就开始上课。

    顾玖和顾珊基础扎实,就跟着侯府的姑娘们一起读书。

    顾珍她们几个基础差,罗夫子就要求她们从基础开始学起。把基础打牢了,才能学习更多的内容。

    然而,顾珍几人都是不爱读书的。

    一拿起书本,就感觉头痛,浑身不舒服。

    偏生这里是侯府的学堂,容不得她们放肆。

    不管爱不爱读书,都得老实坐在课堂上。

    反观顾玖同顾珊,对读书学习甘之如饴。

    一口气上了一个时辰的课。

    罗夫子合上书本,对大家说道:“接下来大家休息一刻钟。之后我们继续上课。”

    罗夫子离开课堂,去厢房歇息。

    顾珍先是一声哎呦,紧接着又抱怨道:“快累死了。玫姐姐,我们以后都要跟着你们天天读书吗?”

    顾玫点点头,“珍妹妹不乐意读书吗?”

    顾珍有点心虚,不好直接说自己不爱读书。

    她找了个借口,说道:“我只是还不习惯。”

    顾玫轻声一笑,“珍妹妹不用担心,过一段时间就习惯了。”

    顾玥也不爱读书,她望着顾玫,“玫姐姐,快过年了,今年我们不用跟着你们一起读书吧。”

    顾玫笑道:“如果玥妹妹喜欢,其实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可以跟着我们一起天天读书。”

    顾玥连连摇头,“还是等明年吧。”

    读书犹如酷刑,能晚一天就晚一天。

    顾珊则问道:“等我们回了家,也能每天过来读书吗?”

    “当然可以。走角门,一会就到了。”

    也是。

    顾府和侯府就隔了一道墙的距离。

    来侯府做客,大家是走正门。

    可要是每天来读书,自然不用天天走正门。直接穿过角门,不需多长时间,就到了。

    顾玫看着顾玖,“小玖妹妹肯定喜欢天天跟着我们一起读书。”

    顾玖点头,“能和玫姐姐你们一起读书,我是喜不自胜。”

    “那不如小玖妹妹在侯府多住几天,这样就可以天天和我们一起上课。”

    顾玖正要答应,顾玥抢先说道:“这不好吧。二姐姐,我们不好在侯府多做停留。快过年了,府中事情多,我们还要帮着大伯母管家理事。读书什么时候都行,可是学习管家理事的机会却不是天天都有。”

    顾玫笑道:“此事简单。将上课时间推迟,如此既可以学习管家理事,又可以来学堂读书。”

    顾玥暗自吐槽,那得多累啊。

    读书真的没什么劲,她认为只要会识字,会书写,会算账就行了。

    又不是爷们,不用考科举,何必读那么多书。

    不得不说,顾玥的想法很不像顾家人,更像是谢家人。

    谢大太太马氏就常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谢氏倒没那么迂腐,还是认为女孩子多读点书更好。

    奈何,顾玥不知受到谁的影响,却认为读书多了并无用处。

    休息完毕,罗夫子继续上课。

    又是一个时辰的课程。

    加起来一共就是两个时辰,一天的课程到此就结束了。

    午睡起来后,顾玖看见顾玫不在屋里,还愣了下。

    她下床,洗漱,来到侧间,就看见顾玫正在做针线活。

    “玫姐姐起来了,也没叫我。”

    “我见你睡得熟,不好吵醒你。小玖妹妹,我们去看望大嫂吧。”

    顾玖点头答应,“好啊!我正有此意。”

    两人携手,来到大少奶奶家世所居住的院落。

    经过丫鬟通报,两人被请到了卧房。

    大少爷顾瑞不在。

    经过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休养,大少奶奶贾氏的情况好了许多。

    脸色虽然依旧苍白无血,但是精神看起来很好。

    不像昨晚上,痛过之后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大嫂,你好点了吗?”

    顾玫担心地看着贾氏。

    贾氏从床上坐起来,“我好多了。多谢两位妹妹来看望我。”

    顾玖在床边圆凳上坐下,“大堂嫂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贾氏微微摇头,“昨晚多亏了小玖妹妹,若非有你,我这孩子怕是已经没了。你且放心,我已经叮嘱那几个丫鬟,让她们不准将小玖妹妹会医术的事情说出去。”

    顾玖笑了笑,“多谢大堂嫂。”

    顾玫着急,“小玖妹妹,你再给大嫂请个脉,可好?”

    顾玖看着贾氏,征求贾氏的同意。

    贾氏微微点头,主动伸出手,“麻烦小玖妹妹。”

    顾玖含笑说道:“不麻烦。”

    她伸出手,手指搭在贾氏的手腕上,表情严肃。

    顾玫攥着手绢,内心紧张无措。她很担心贾氏的身体情况。

    她知道全家对贾氏肚子里的孩子有多重视,然而贾氏的身体情况,让人实在是放心不下来。

    万一这个孩子没能平安生下来,不光是父亲母亲会感到失望,就是大哥肯定也很难过。

    大嫂恐怕也会自我厌弃,折磨。

    总而言之,孩子生下来,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一切都好。

    孩子要是没生下来,全府上下,恐怕都是愁云惨雾。届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嚼舌根子,编排瞎话。

    顾玖诊脉完毕,表情平静,让人看不出好,也看不出不好。

    顾玫紧张问道:“小玖妹妹,大嫂的情况如何?”

    顾玖斟酌着,没急着开口说话。

    大少奶奶贾氏似乎猜到了什么,就说道:“小玖妹妹但说无妨,什么样的情况我都能承受。”

    顾玖捋了一遍思路,然后才说道:“我想先听听胡太医和大堂嫂是怎么说的?”

    贾氏沉默了片刻,才说道:“胡太医没和我多说,只是让我安心静养保胎。可是我心里头空落落的,没底气。”

    顾玖又问道:“胡太医的那位女弟子,叫金桔的,还在吗?”

    “她熬了一晚上,我让她去厢房歇着了。小玖妹妹,你有什么看法尽管说出来,我不怕的。”

    顾玖苦笑,贾氏不怕,她怕啊。

    万一她一开口,贾氏一激动一紧张,孩子流产,那她可就成了罪魁祸首。

    思来想去,顾玖还是学胡太医那样,含糊道:“大堂嫂别担心,情况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就听胡太医的,安心静养。胡太医是妇科圣手,他的诊断不会有问题。”

    贾氏有点不放心,追问道:“真的吗?小玖妹妹,我这心里头总是感到不安,你能不能和我说实话。”

    顾玖轻声一笑,“我说的的确是实话。大堂嫂,你的情况主要是思虑过多,这对胎儿不好。

    大堂嫂有没有听说一个说法,胎儿在肚子里的时候,其实能感觉到母亲的情绪。母亲高兴,孩子也会高兴,长得更健壮。母亲忧郁,孩子也会感到不安。”

    贾氏愣了愣,“真的吗?那我岂不是害了孩子?”

    “现在改正还不算晚。大堂嫂可以让丫鬟们读点诗词歌赋,给胎儿一个启蒙教育。”

    “还在肚子里就能启蒙教育吗?”

    顾玖笑了起来,“试一试也没有坏处。多读点优美向上的诗词。总之大堂嫂要听胡太医的话,放宽心,好好养着。”

    贾氏见顾玖不似作伪,顿时松了一口气,“多谢小玖妹妹。”

    “不客气。”

    又多坐了一会,见贾氏有些累了,顾玖两人便起身告辞。

    走出院落,来到花园中,顾玫才开口问道:“小玖妹妹,大嫂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顾玖张张嘴,苦笑一声。

    她能说什么?

    她难道能告诉顾玫,贾氏有可能是胎盘前置,极大概率会早产。

    难道能说贾氏怀孕的时候有炎症,身体也没调养好,这一胎原本就不该保下来。

    顾玖什么都不能说。

    胡太医没说出口的话,她哪能随便说出口。

    顾玫着急,“小玖妹妹,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大嫂。”

    顾玖含蓄地说道:“大堂嫂的情况的确有些不太好,不过以胡太医的医术,应该问题不大。”

    “真的吗?”顾玫还是不放心。

    顾玖说道:“玫姐姐,你该相信胡太医。其实我并不懂妇科,我的判断不能做数。说到底,胡太医才是专业的,他说的话肯定没错。”

    顾玫依旧眉头紧皱,无法放心下来。

    她试着问道:“这么说,大嫂这一胎可以平安生下来?”

    顾玖点头笑笑,“好好保养,是可以的。”

    顾玫松了一口气,“能平安生下来最好。小玖妹妹,不瞒你,大哥和大嫂成亲两年,府中上下都盼着这个孩子出生。这要是有个万一,我都不敢去想那个后果。”

    顾玖了然。

    贾氏是嫡长孙媳,是宗妇,不仅要承担传宗接代的重担,还要承担宗妇的职责。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可是因为身体原因,她担不起宗妇的职责。逢年过节,慰问族人,迎来送往的事情一直都是大夫人在做。她帮不上一点忙。

    至于传宗接代,看她目前的情况,顾玖唯有一声叹息。

    由此可见,大户人家挑选嫡长媳妇的时候,姑娘的出身门户,身体素质,缺一不可。

    没有一个好身体,可担不起嫡长媳妇这份重担。

    按理说,侯府也该为顾瑞挑选一门合适的婚事,不求女方多高的门第,至少身体要健康吧。

    可是看贾氏的情况,身体不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早在娘家的时候,应该就要常年吃药调养身体。

    顾玖想不明白,侯府怎么会同意让顾瑞娶贾氏进门。

    嫡长孙媳妇的身体那个样子,会带来多少麻烦,侯府不可能不知道。

    顾玖试着旁敲侧击。

    顾玫告诉她,“大哥和大嫂是青梅竹马,大哥很喜欢大嫂,执意要娶。全家人都劝不住,只能顺了他的心意。不过大哥也付出了代价。因为婚事,大哥才会同意祖父的安排进入军中历练。原本大哥是想考科举的。”

    原来如此!

    ------题外话------

    公子诏:作者君,已经四十万字,本公子却连小玖的手都没拉过。你看着办吧。

    作者君:拉什么手啊,我直接让你和小玖洞房花烛夜。

    公子诏: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若是做不到,呵呵……

    作者君:……

    嘤嘤嘤,自己说出去的话,还能收回来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