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28章 海西伯府说亲
    在侯府住了四五天,顾玖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大少奶奶贾氏有个三长两短。

    每天这么担心着,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顾玖心里头有些焦躁,却不能说出来,只能自己闷在心里头,每天通过练字发泄。

    丫鬟青梅从外面走进来,“姑娘,太太派了人过来,接大家回府。”

    顾玖停下笔,问道:“太太派了谁过来?”

    “派了春禾姐姐,还有平嬷嬷过来。这会她们二人正在松鹤堂,在老夫人面前回话。”

    顾玖说道:“我们也去松鹤堂看看。”

    青梅急忙给顾玖披上披风。

    进入腊月后,天气越发的冷。

    今年到现在还没下雪,不过看这情况,估计这几天就会下一场雪。

    踩着湿滑的地面来到松鹤堂,经丫鬟通报,顾玖走进了正房。

    老夫人魏氏养了几日,精神大好。

    她看见顾玖,顿时笑了起来。朝顾玖招手,“小玖到老身这里来。”

    顾玖上前,先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魏氏乐呵呵的,“不用讲那些虚礼,来,到老身身边坐下。”

    顾玖从善如流,挨着老夫人坐下。

    老夫人魏氏对春禾,平嬷嬷二人说道:“老身本想让小玖她们多留几日,不过既然你们家太太发了话,老身也不做那恶人。今日就让小玖她们回府去。

    回去后,告诉你家太太,孩子们很喜欢读书。等明年过了正月十五,就让孩子们每天到学堂读书。我们侯府管一餐饭,笔墨纸砚也不用她操心。”

    春禾满脸堆笑,“多谢老夫人。我家太太要是知道老夫人如此替姑娘们着想,不知道有多高兴。都说老夫人最会调教人,几天时间不见,奴婢就感觉二姑娘有些不同了。都是老夫人调教得好。”

    老夫人魏氏笑了起来,“调教小姑娘,老身是有一点心得。姑娘们一日日大了,这个时候让她们跟在老身身边多学学,不会有坏处。”

    “老夫人说的极是。只是快临近过年,府中忙碌不堪,太太这才命奴婢接姑娘们回府。”

    春禾很会说话。

    三言两语,就让老夫人魏氏开怀大笑。对谢氏的意见也没一开始那么大。

    这个时候,顾玥和顾珊来了。

    经过丫鬟通报,二人走进正房。

    春禾看着顾玥,眉眼抽动了两下,眼神很是复杂。

    顾玥毫无察觉,顾珊和顾玖却留意到春禾的小动作。

    谢氏这么着急地打发春禾来接人,估摸着是出了什么事,又不方便当面告诉老夫人。

    老夫人魏氏叮嘱顾玖她们,回去后,有空就到侯府坐坐,看望她老人家。

    顾玖含笑应下,“侄孙女得了机会,就到侯府给老夫人请安。”

    老夫人魏氏笑道:“老身等着你们过来。有你们在,这府里也热闹了许多。”

    顾玖抿唇一笑。

    老夫人魏氏给顾府的每个姑娘都准备了一份礼物,很是贵重。

    两匹绸,两匹缎,两匹松江棉布,外加一个赤金簪子。

    顾玖,顾玥,顾珊三人是嫡出,除了簪子的花色款式不一样外,别的都一样。

    顾珍,顾琳,顾珺三人是庶出,礼物就略减三成。

    如此贵重的礼物,顾玖连忙推辞。

    老夫人魏氏板着脸,“长者赐,不敢辞。老身的一番心意,你们尽管收下。”

    这会三位夫人也都来到松鹤堂,都跟着老夫人劝说顾玖她们。

    顾玖只能收下礼物。心里头做了决定,回去后要准备一份有心意的礼物,下次来侯府的时候,送给老夫人。权当是新年礼物。

    三位夫人也都准备了礼物,只比老夫人准备的减了两成。

    如此一来,等到顾玖她们坐上马车回府的时候,每个人都多了一堆礼物。

    顾玥偷偷感慨,“侯府出手真大方啊。”

    顾珊嘘了一声,“三姐姐说话注意点。”

    顾玥一脸嫌弃,不耐烦的样子,“知道了,你就别废话了。”

    大家坐上马车会回到隔壁顾府。

    在二门下了马车,大家先带着礼物,各自回房。

    略微休整片刻,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前往芙蓉院,给谢氏请安。

    谢氏一副老娘很不高兴,你们都别惹老娘的表情。

    大家不明所以,不知道是谁惹谢氏不痛快。

    “回来了,都坐下说话吧。”

    谢氏板着脸,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这些天你们在侯府,可有闯祸?”

    顾玥率先说道:“母亲放心,女儿一直恪守规矩,不敢给母亲丢脸。”

    谢氏眯起眼睛,盯着顾玥看。

    顾玥心头莫名一慌,急忙低下头来。

    谢氏冷哼一声,“昨日谢家送了一份信过来。”

    因为顾大人给门房下了命令,不准谢家人上门。故此,谢家人只能送信上门。

    谢氏朝顾珍看去,“谢家想要提亲珍丫头。”

    顾珍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她咬着唇,不作声,只是望着谢氏。

    谢氏说道:“珍丫头放心,此事我已经拒绝了。谢家那边,应该不会再纠缠。”

    呼!

    顾珍吐出憋在心头的那浊气,幸好,幸好。

    谢氏紧接着又说道:“珍丫头,你得有心理准备。你的婚事,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可能一年两年都定不下来。”

    顾珍咬着牙,始终没有作声。

    “此事我和胡姨娘也说了,具体的情况你去问你姨娘吧。”

    顾珍嗯了一声,“我听太太的。”

    谢氏一脸疲惫地说道:“顾玥,顾珊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

    咦?

    这就完了?

    刚进门的时候,谢氏那副表情,分明是有很多话要说。

    顾玖朝顾玥看去,莫非顾玥又闯祸了?

    顾玖躬身退出芙蓉院,叮嘱小翠留意芙蓉院的动静。

    小翠说道:“姑娘放心,此事包在奴婢身上。”

    “你要警醒点,千万别让太太发现你。”

    “奴婢晓得。”

    顾珍急匆匆走了,她要赶着回房找胡姨娘说话。

    顾琳跟在顾玖身后,“二姐姐,我们一起吧。”

    “我要去给大伯母请安,你也去吗?”

    顾玖看着顾琳。

    顾琳点头,“我当然要去。大伯母辛苦教导我们管家理事,回来后却不去请安,那多不好。”

    顾玖笑了起来,“五妹妹长大了,比以前懂事了许多。”

    顾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侯府几天,我也学了点东西。”

    “如此说来,在侯府学堂读书,对五妹妹还是有帮助的。”

    顾琳连连点头,“我虽然不喜欢读书,可是听着罗夫子讲道理,我还是听得进去的。罗夫子说的很多话,都很实用。”

    正如顾玫说的那般,罗夫子虽然严肃,却并不刻板。

    她也是出身大户人家,对大户人家家里的情况很是了解。上课之余,她会讲解一些道理,一位为人处世的心得体会。

    这对还处在新手村的顾琳,很有帮助。

    两姐妹来到松柏院。

    “侄女给大伯母请安。大伯母这些日子可好?”

    大太太张氏笑起来,“小玖和琳丫头有心了。刚从你家太太那里出来?”

    顾玖点头,“正是。太太留下三妹妹,四妹妹说话,大姐姐着急婚事急忙忙走了。侄女和五妹妹惦记着大伯母,就来给大伯母请安。”

    大太太张氏笑道:“坐下说话。你们可知道,你家太太为何着急接你们回来?”

    顾玖摇头,“还不知道。大伯母可是知道内情?”

    大太太张氏点头,“今儿一大早,门房来报,说是海西伯府派了人过来。我就纳闷了,和海西伯府的婚事不是吹了吗,海西伯府怎么还会派人过来,而且指明要见你家太太。后来我才了解到,原来海西伯府是来商量婚事的。”

    “婚事?”顾琳瞪大了眼睛,“难道大姐姐的婚事有了转机吗?海西伯府还是舍不得放弃大姐姐?”

    大太太张氏摇头,“那倒不是。”

    顾琳急忙忙地问道:“大伯母,你快告诉我们,海西伯府上门到底为了谁的婚事?”

    顾玖拉着顾琳,“五妹妹,你别着急,听大伯母慢慢说。”

    经顾玖提醒,顾琳回过神来,一脸羞愧。

    “让大伯母见笑了,我只是着急。”

    顾珺哈哈一笑,“五姐姐,你别担心,我母亲不会和你计较。”

    “珺儿说的没错。”

    大太太张氏斟酌了一下,“据我所知,海西伯府派人上门,是为了商量三丫头的婚事。”

    “啊?”

    顾琳反应最大,大叫出声,又赶紧捂着嘴,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竟然是三姐姐。海西伯府怎么会看上三姐姐?三姐姐要嫁给谁?”

    一连串的问题,顾琳都快懵了。

    顾玖也感到吃惊。

    顾玥到底做了什么,海西伯府竟然会派人上门商议婚事。

    总不能顾玥和赵二郎已经有肌肤之亲了吧。

    顾玖仔细回忆,那天侯府宴客,顾玥好像并没有离开过花厅。

    不不不,她记得有一段时间,没看见顾玥。

    难道顾玥真的见到了赵二郎,还背着所有人,和赵二郎情投意合?

    太夸张了。

    也不得不佩服顾玥的行动力。

    太牛逼了。

    顾玥这人,果然是个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半点不带犹豫的。

    顾玖问道:“大伯母,此事是真的吗?”

    大太太张氏点头,“千真万确。别说你们吃惊,我知道的时候也惊了一跳。上门的人,是海西伯夫人身边的婆子。看来是为了赵二郎说亲。小玖,顾玥和赵二郎怎会有联系?”

    顾玖摇头,“此事我一无所知。”

    顾琳也说道:“我也不清楚,我都快吓死了。不知道大姐姐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会不会大哭一场。”

    是哦,顾珍那里恐怕还会闹一场。

    顾玖看着大太太张氏,“大伯母,大姐姐的婚事有眉目了吗?”

    张氏说道:“婚事不急。过年的时候,府中请客,届时再议。”

    这么说来,顾珍的婚事有了眉目。

    辞别了大太太张氏,顾琳急匆匆走了,她要去见白姨娘,禀报最新情况。

    顾玖则去看望哥哥顾珽。

    顾珽的腿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

    顾玖关心地问道:“这几天天气阴冷,哥哥的伤腿有没有感到痛?”

    顾珽在房里走了几个来回,说道:“你看,我的腿好多了。下雨天也没觉着痛。妹妹,你可了不起,和太医院的太医比起来也不差。”

    顾玖笑了起来,“哥哥可别夸我,我哪里比得上太医院的太医。人家经验丰富,我还是只是一个新手。”

    到目前为止,顾玖只有三个病人。她自己算一个,顾珽算一个,大少奶奶贾氏算一个。

    大夫这一行,很吃经验。

    顾玖还是小菜鸟,不敢和太医院的太医们相比。

    不过顾玖也有自己的优势。

    经过后世现代医学的洗礼,各种病症观摩学习,大量医书阅读,她所积累的知识量,是任何太医都比不上的。

    这年头,医术多半是家族传承。

    大家敝帚自珍,所学其实都很局限。

    而顾玖没有这方面的局限。

    她的医学理论知识储备量,可以说甩了太医院太医们十条街都不止。

    “妹妹就别谦虚了。前段时间若非你天天替我扎针,我这伤腿一到阴雨天,肯定会隐隐作痛。现在好了,下雨天也不痛。等完全恢复后,我就去从军。”

    顾玖愣了一下,“哥哥想明白了?”

    顾珽挺起胸膛,“从军是我的志向,妹妹,你会支持我吧。”

    “我是想支持哥哥,可是父亲未必会支持你。还有我给你列的书单,你都看完了吗?”

    顾珽立马认怂,“妹妹,父亲那里你可得帮我。你列的书单,我正在慢慢看,还真有不少收获。”

    “我就说了,打仗也需要多读书。”

    “妹妹说的都是对的。”

    顾珽咧嘴一笑,典型妹控。

    顾玖叮嘱顾珽,让他先别着急。从军的事情等到明年再说更有把握。

    之后又叮嘱李串好好照顾顾珽,顾玖这才回到芷兰院。

    青竹从外面跑回来,“姑娘,小翠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太太发了好大的火。现在还没消气,还在斥责三姑娘。就连四姑娘也受了牵连,被太太骂了一顿。”

    “这样啊!”顾玖笑了笑,“反正顾玥是求仁得仁。太太与其骂她,不如个她准备嫁妆,早早的将顾玥打发出去。”

    “可是大姑娘和姑娘还没有出嫁,三姑娘怎好越过你们率先出嫁。”

    “无妨!婚姻嫁娶,不是非要讲究这些。而且顾玥的情况特殊,早点将她嫁出去才好。我和大姐姐,晚两年出嫁也没关系。”

    青梅提醒,“姑娘别忘了,三姑娘还没有及笄,要等到明年秋天的时候才及笄。就算现在定下婚事,最早也要等到明天秋天才能出嫁。”

    “还要耽误大半年,不知道三姑娘会不会闹出别的幺蛾子。”青竹感慨了一句。

    顾玥现在就是惹是生非的代名词。

    大家都服了她,怎么那么会搞事。

    府中其他姑娘加起来,都没她会搞事。

    顾玖才不关心这些,她说道:“这都是太太要担心的事情,你们就别瞎操心了。”

    “姑娘说的对,我们何必替三姑娘瞎操心。而且她也不会领情。”

    芙蓉院内,谢氏真的恨不得一巴掌甩在顾玥的脸上。

    可是这死丫头,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前段时间还被顾大人打了板子,却依旧死性不改。

    谢氏气得气血上涌,头晕脑胀。

    “玥儿,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吗?侯府举办梅花宴那天,你到底做了什么?”

    顾玥跪在地上,眼泪鼻涕都下来了。

    她哭哭啼啼地说道:“母亲,女儿真的什么都没做。你要相信女儿啊。”

    谢氏怒斥:“你既然什么都没做,海西伯府怎会巴巴的上门商量婚事?今日你不将事情说清楚,你就给我一直跪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