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30章 不要脸
    过了几日,府里就传出消息,说是要和海西伯府结亲。

    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连隔壁侯府都知道了。

    老夫人魏氏还派人来问,她以为海西伯府改变了主意,同意聘娶顾珍。

    结果一问下来,才知道海西伯府要聘娶的是顾玥,替赵二郎聘娶。

    老夫人魏氏听到下人禀报,还愣了下。

    她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海西伯府怎么会看上玥儿?赵二郎那个名声,谢氏两口子怎么会同意这门婚事?”

    老夫人魏氏一连串的问题,也正是大家的疑问。

    大夫人小魏氏轻声说道:“儿媳听说了一些闲话,说是隔壁府上的玥丫头,胆大包天,就没有她不敢做的事情。”

    老夫人魏氏蹙眉,大夫人小魏氏的言下之意,她是听明白了。

    也就是说,这门婚事的来路估计不正。

    老夫人魏氏叹了一声,“儿孙自有儿孙福,老身也管不了那么多。只是,玥儿这孩子,怎么就看上了赵二郎。”

    二夫人王氏说道:“赵二郎皮相生得好。”

    老夫人魏氏冷哼一声,“肤浅!”

    二夫人王氏捂嘴笑起来,“这个年纪的姑娘,可不就是肤浅。都喜欢长得好看的儿郎。”

    老夫人魏氏摇摇头,很是失望,“罢了,玥儿不是我们侯府的姑娘,我们侯府也没道理插手她的婚事。如果他们两家果真定亲,到时候派人送一份礼物上门,略表心意。”

    大夫人小魏氏躬身应下,“儿媳记住了。儿媳会留意隔壁府上的情况。”

    ……

    顾府这边,顾珍一脸阴郁地跑去见胡姨娘。

    她眼神愤恨,“姨娘,我真不甘心。”

    胡姨娘蹙眉,“有什么不甘心的。就赵二郎那个名声,你真以为顾玥嫁过去能享福啊。等着瞧吧,顾玥的苦日子还在后头。”

    顾珍红了眼睛,“这个道理女儿懂。可是女儿就是见不惯顾玥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这还没有定亲,她就嘚瑟起来。要是真的定亲了,她还不得翻天啊。”

    胡姨娘安抚顾珍,“且让她得意。她现在有多得意,将来就有多狼狈。总之,那个赵二郎可不是个良配。”

    “真的吗?”

    顾珍患得患失。

    胡姨娘叹了一声,“当初你自己不也说,干脆如了顾玥的心意,让她嫁给赵二郎。看着她在赵二郎手下吃苦受罪。怎么这会你又闹起来,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顾珍咬着牙,“女儿就是心有不甘,意难平。”

    胡姨娘蹙眉,“别多想。这门婚事连老爷都同意了,就这样吧。我们且看着,她能得意这几日。”

    “父亲怎么会如此轻易同意这门婚事?海西伯府的婚事,原本是女儿的。”

    说完,顾珍就趴在地上哭了出来。

    “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有用。你放心,你肯定能嫁到更好的人家。”

    顾珍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有比海西伯府门第更高的人家。”

    顾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丫鬟绿衣还来刺激她,“姨娘,大姑娘,媒人上门了。要为海西伯府提亲。”

    哇……

    顾珍放声大哭。

    ……

    这一日,是顾玥长这么大,最高兴,最兴奋,最得意的一天。

    同样,也是顾珍长这么大最难过,最仇恨的一天。

    媒人上门提亲,两家交换了庚帖和婚书,顾玥和赵二郎的婚事正式定下来。

    并且初步定下了婚期,婚期暂时定在来年八月。

    顾玥在屋里面转圈圈,“怎么办,怎么办?婚期只剩下八个月了。嫁衣还没开始绣,嫁妆母亲还没开始准备。天啦,这么短的时间,哪里来得及。”

    丫鬟葡萄说道:“姑娘,你别转了。奴婢都快被你转晕了。”

    顾玥一脸兴奋,眼睛都在发亮,“本姑娘今儿高兴。”

    葡萄毫无办法,只能看着顾玥继续转圈圈。

    小丫鬟进来禀报,“姑娘,太太请你去芙蓉院说话。”

    顾玥笑起来,“我这就去。”

    她披了一件火红色的披风,高高兴兴地来到芙蓉院。

    这会顾珍,顾玖等人也都到了芙蓉院,顾玥是姐妹中来得最晚的。

    见到顾玥,顾玖率先站起来,笑着说道:“恭喜三妹妹,嫁得如意郎君。”

    “恭喜三姐姐。没想到姐妹中,三姐姐竟然最先定下亲事。”

    众人依次恭喜顾玥。

    顾玥满脸堆笑,“等我嫁到海西伯府,你们有什么难处,尽管找我。大家是姐妹,能帮的一定帮忙。”

    顾珍暗自冷哼一声。

    她推开顾琳,来到顾玥面前,“我还没恭喜三妹妹。三妹妹心想事成,是不是该请客喝酒?”

    顾玥含笑看着顾珍,“大姐姐你别生气。海西伯府没看上你,是他们的损失,不是你的错。”

    顾珍咬牙,顾玥这个女人太不要脸。海西伯府为什么没看上她,还不都是顾玥搞的鬼。

    顾玥竟然能够脸不红,心不跳,大言不惭地说出这样的话。

    顾珍握紧了拳头,努力地露出一个笑脸,“三妹妹有心了。海西伯府没看上我,当然不是我的错。只因为有小人作祟,才让婚事出了差错。三妹妹,你猜坏我姻缘的小人是谁?”

    顾玥也不是脸皮厚到无所畏惧。

    她下意识地躲避顾珍的目光,说道:“大姐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哪里来的小人。”

    顾珍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诅咒那个小人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嫁了人,也会天天被夫君折磨,被姨娘践踏。”

    顾玥顿时变了脸色,不满地看着顾珍,“大姐姐,太恶毒了。没影子的事情,你说的这么吓人,你是成心吓唬我们吗?”

    顾珍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两下。

    顾玥竟然敢说她恶毒,这女人,竟然如此厚颜无耻。

    顾珍不甘示弱,说道:“我不过是言语上诅咒两句,就叫恶毒。那个破坏我的姻缘的小人,岂不是恶毒百倍,该被千刀万剐。”

    顾玥蹙眉,“大姐姐,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你说话能不能注意分寸,别整天死啊活的,又是诅咒,又是千刀万剐。不吉利。”

    顾珍笑了起来,“没想到三妹妹也讲究彩头。坏了你的好心情,还请三妹妹见谅。下次我会注意分寸,多说一些三妹妹爱听的话。”

    说完,顾珍回到位置上,脸色瞬间垮下来。

    顾玥哼了一声,顾珍简直是不可理喻。婚事没了就没了,整天惦记着那点破事,有意思吗?

    顾玖全程沉默观战,不参与,不说话,不调解。这是顾珍和顾玥的矛盾,让她们自己解决去。

    倒是顾珊,有好几次都想冲出来调解。

    是顾玖拉着了她。

    顾玖冲她摇头,让她别多管闲事,吃力不讨好。反正顾珍和顾玥都不可能感激她。

    顾珊犹豫着,最终还是听从了顾玖的劝告,没有站出来。

    这时,谢氏来了。

    大家齐齐站起来,给谢氏请安。

    谢氏抬手虚虚压了压,“都坐下吧。玥儿,婚事已经定下来,婚期暂定在来年八月。你的嫁衣噶准备了。”

    谢氏面色平静,没有半点喜色,反而透着一点疲惫。

    前几天,谢氏因为顾玥生了一回气,或许是年龄大了,一直没有调养过来。总感觉疲惫不堪。

    请了大夫过府,大夫就说谢氏操心过度,郁结于心,才会如此。

    大夫劝解谢氏放宽心,多想一想高兴的事情。

    谢氏看着顾玥的笑脸,无论如何她也高兴不起来。

    海西伯府的确是一等一的好人家,然而一想到这门婚事是怎么来的,以及赵二郎的名声,顾玥一再作死,谢氏的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

    顾玥羞涩一笑,如今她心想事成,的确该高兴。

    她同谢氏说道:“女儿听母亲的。还请母亲安排两位绣娘,帮着女儿绣嫁衣。”

    谢氏嗯了一声,“此事我会安排,你自己也要上心。给未来公公婆婆,妯娌小叔姑子的见面礼,也要开始准备了。见面礼,需得你自己动手,方显诚意。”

    按照规矩,新婚媳妇送给婆家的见面礼,通常都是亲手做的针线活。

    顾玥有些为难,“母亲,女儿的针线活不太好。做出的绣活怕被人嫌弃。不如还是让绣娘代劳吧。”

    谢氏深深看了眼顾玥,“你想好了吗?”

    顾玥微微点头。

    谢氏也没强求,“那就让绣娘代劳吧。嫁妆我会给你准备着。离着婚期也就大半年的时间,你自己最好安分守己,不要再惹是生非,让海西伯府对你不满。”

    顾玥一副怯怯的模样,小心翼翼地说道:“母亲放心,女儿知道分寸。女儿不会乱来的。”

    不乱来?

    希望如此吧。

    谢氏又敲打了两句,“和姐妹们好好相处。再过大半年你就要出嫁了,以后想要见面还得找日子。”

    “女儿听母亲的,我会和姐妹们好好相处。只要姐妹们别和我一般计较就好。”

    顾玥说这话的时候,特意朝顾珍看去。

    顾珍始终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也不会给顾玥丝毫回应。

    顾玥暗自嘲讽一笑,顾珍也只会耍耍嘴皮子。

    恨又如何,怒又如何。

    海西伯府这门婚事,最终还是落到了她的手中。

    顾珍只有羡慕嫉妒的份。

    不过顾珍肯服软的话,将来她也不介意拉拔顾珍一把。

    顾玥一通胡思乱想,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谢氏轻咳一声,“都散了吧。这几日我身体不适,你们就不用来请安。”

    “母亲身体可要紧?”顾玥紧张地问道。

    谢氏深深看了眼顾玥,她为何身体不适,顾玥当真不知道吗?

    紧接着,谢氏又是一声自嘲。

    她都已经知道了答案,为何还对顾玥生出期待。

    这个女儿,算了,不提也罢。

    谢氏神情淡漠地说道:“不用操心,只是累着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女儿陪着母亲。”顾玥一副担心的模样。

    谢氏摆手,“你回房斜着吧,让珊儿陪着我。”

    顾玥张口结舌,母亲不要她陪,却要顾珊陪着,这种情况过去从未发生过。

    顾玥难过,狠狠瞪了眼顾珊,掉头就走。

    顾珊无辜地很,又被记恨了,真是无奈啊。

    谢氏同顾珊说道:“不用管她。”

    顿了顿,她又说道:“大丫头,二丫头,五丫头,你们都回房歇息吧。”

    “我们听太太的,太太保重身体。”

    顾玖走在前面,离开了芙蓉院。

    一出芙蓉院,顾珍就哈哈大笑起来。

    顾琳好奇地问道:“大姐姐,你笑什么?”

    顾珍大笑说道:“三妹妹那个样子,你没看见吗?太太不要她陪着,瞧她气成什么样子。真是……”大快人心啊。

    顾玥嫁了想嫁的人又能如何。为了一个男人,得罪了所有人,就连最宠爱她的谢氏都放弃了她,真不知顾玥有什么可得意,可高兴的。

    为了一门婚事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根本就是得不偿失。

    顾琳似懂非送,她并不知道顾玥的婚事还有那么多内情。

    白姨娘倒是猜到了真相,可是白姨娘却没告诉顾琳。

    白姨娘是怕顾琳嘴巴没把门,乱说话,将事情传扬出去。

    顾珍看着顾玖,“二妹妹,我早就说过,她不会有好下场的。”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珍,“大姐姐高兴吗?”

    顾珍表情一凝,定了定神,说道:“我当然高兴。”

    顾玖挑眉,“希望大姐姐是真的高兴,而非强颜欢笑。”

    接着顾玖饱含深意地说道:“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何不超前看。你又不是只有一个选择。”

    “二妹妹说得轻松。我不是你,我没那么多选择。”

    顾玖笑了笑,指着自己,“我有病秧子的名声,不会比你庶出的身份强多少。但我认为我还是有很多选择的。”

    顾珍表情变幻莫测,阴沉,愤恨,羡慕,嫉妒,最终都化作了执念。

    “这是她欠我的,看着她倒霉我就高兴。”

    顾玖不欲多说,“随便你吧。别为了一点执念,耽误了自己。言尽于此,大姐姐好自为之。”

    说完,顾玖带着丫鬟们离开了。

    在顾玖看来,顾珍的执念未免太深,长此以往可不是个好现象。

    执念过深,最后肯定会伤到她自己。

    顾玖做了该做的,该如何选择是顾珍自己的事情,顾玖不会干涉。

    顾珍看着顾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心思翻涌。

    最后她冷哼一声,嘀咕道:“你什么都不懂,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心情,你凭什么那么说。”

    顾琳看得害怕,“大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顾珍甩袖离去。

    顾琳吐吐舌头,跑走了。

    早上,照例到议事堂学习管家理事。

    今天,人都到齐了。

    或许是因为定亲的原因,顾玥也想认真学习管家。这样到了海西伯府,才能应付自如。

    大太太张氏打趣顾玥,“三丫头,我还没恭喜你心想事成。”

    顾玥羞红了脸,“多谢大伯母。”

    大太太张氏哈哈一笑,“海西伯府可是门好婚事。当初侯府大夫人将这门婚事介绍给珍丫头,谁能想到,最后这门婚事竟然落到了你的手上。真是阴差阳错,世事无常。”

    顾玥脸色变了变,不过她显然做好了应付各种局面的心理准备,“大伯母说的极是,的确是世事无常。或许是因为我和海西伯府更有缘分,所以最终婚事才会落到我的身上。”

    “不要脸!”

    顾珍小声嘀咕了一句,在不大的议事堂内显得格外清晰。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大家彼此交换眼神,都没作声。

    大太太张氏似笑非笑,“珍丫头,你刚说什么?”

    顾珍抬起头,朝顾玥看去,露出一个笑脸,“侄女刚才说三妹妹的的脸真嫩,都能掐出水来。”

    哈哈……

    大太太张氏内心大笑,面上还得绷着。

    二房的这几个姑娘,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顾玥死死地盯着顾珍,眼神愤怒。

    顾珍挑眉,“三妹妹看着我做什么。”

    顾玥突然抓起指桌上的算盘,作势朝顾珍砸去。

    关键时刻,还是顾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顾玥的手腕。

    顾玥挣扎,“二姐姐,你放开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