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31章 小玖的婚事
    “你给我坐下。”

    顾玖厉声呵斥顾玥。

    “三妹妹,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议事堂,不是给你撒泼的地方。你还敢拿算盘砸人,你放肆!”

    “你凭什么骂我。大姐姐骂我,你为什么不管?我要砸人,你就干涉我?”

    顾玥气呼呼的。

    顾玖目光锐利,朝正在发笑的顾珍看去。

    顾珍对上顾玖的目光,笑容僵在脸上,缓缓低下头,不敢再明目张胆地笑。

    顾玖面目严肃地说道:“别管什么原因,你就是不能砸人。青梅,将三姑娘手中的算盘拿下来。”

    青梅听命行事,走上前,说了一句,“三姑娘,得罪了。”

    然后青梅硬生生掰开顾玥的手指头,从她手上取走了算盘。

    顾玥颓然坐下,很不高兴,委屈道:“二姐姐,你现在满意了吧。”

    顾玖懒得理会顾玥。

    她还委屈上了,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的脸。

    她看着大太太张氏,微微躬身,“让大伯母见笑了。”

    大太太张氏有些愧疚,“是我疏忽了,不该提起这茬。”

    紧接着,张氏板着脸,严肃地说道:“珍丫头,玥丫头,你们两人是亲姐妹。当着大家面又骂又打,你们两根本就没将我这个大伯母放在眼里。小玖骂你们没有骂错,你们就是放肆。”

    顾珍和顾玥齐齐低下头,做出一副认错的模样。

    大太太张氏冷哼一声,“我不知道二弟妹是如何管教你们的。但是在我眼皮子底下,容不得你们放肆。若是下次再敢如此,以后你么就别来议事堂参与管家。议事堂地方小,容不小你们两人。”

    “大伯母,我知错了。求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顾珍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大伯母,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顾玥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要哭不哭的。

    张氏冷着脸,“行了,行了,都还委屈上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不准再提起。”

    “是!”

    临近春节,府中事情很多。

    顾玖和姐妹们每天跟在大太太张氏身边,忙得不可开交。

    谢氏那边,精神一直不太好,整个人病恹恹的,提不起精神来。

    大夫检查了几次,都说她是因为郁结于心,情绪低沉才会如此。劝她看开一点。

    谢氏点点头,貌似是将大夫的话给听进去了。

    可是等大夫一走,谢氏就说道:“看开一点,谈何容易。知易行难,本夫人没办法看开。”

    春禾劝道:“太太,三姑娘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你就别操心了。”

    谢氏自嘲一笑,“说得简单。光是玥儿的嫁妆,就要了我的老命。”

    谢氏心头不痛快。

    顾玥许配给了赵二郎,谢氏心头一直憋着一股火气,不得发泄。

    偏偏她还不能明着表现出来,还要尽心尽力替顾玥准备嫁妆。

    顾玥身为嫡出的闺女,嫁的又是伯爵府的嫡次子,嫁妆肯定不能低于两万两。

    至少得准备两万五千两,一百二十台的嫁妆。

    谢氏揉揉眉心。

    这门婚事,如果是她谋划来的,她会心甘情愿替顾玥准备嫁妆。

    然而,这门婚事是顾玥自己耍尽手段谋划来的,谢氏准备嫁妆的时候就有些怨气。

    心中有怨,却没办法发泄。

    难怪谢氏整天提不起精神,都没心思和大太太张氏理论一下管家权的分配。

    丫鬟冬梅从外面进来,“太太,有媒人找上门来。”

    谢氏愣了一下,“什么媒人?府中没谁要做亲啊?是不是找大房的?”

    冬梅摇头,“媒人亲口说了,要找太太商量婚事。”

    谢氏皱眉,“有没有问媒人,她上门是为了谁家提亲?商量谁的婚事?”

    “奴婢问了,媒人没说。媒人说要见了太太的面才说。”

    谢氏冷哼一声,“这年头连媒人都敢拿乔,谁给她们的脸。”

    春禾忙劝道:“太太还是见一见那个媒人吧。媒人嘴巴碎得很,太太要是不见对方,奴婢担心那个媒人会编排一些有的没的,败坏姑娘们的名声。”

    顿了顿,春禾又说道:“太太,四姑娘的婚事还没有着落。”

    言下之意,为了顾珊着想,谢氏也不该得罪媒人。

    别看媒人都是下九流,然而她们走街串巷,哪家哪户都去得,消息之灵通,一般人只能甘拜下风。

    大户人家各种阴私事情,很多都是她们传扬出去的。姑娘家的名声,许多也都是她们败坏的。

    对待这些媒人,敬而远之,打赏丰厚点,方是上策。

    只要用钱堵住了她们的嘴,她们也是守信用的,基本上不会在外面乱说。

    谢氏蹙眉,“去将那媒人请来,我就勉为其难见一见。”

    “是!”

    冬梅去请人,很快就将李媒婆给请来了。

    李媒婆长了一张典型的媒婆脸,说话动作都很夸张。

    “恭喜太太,贺喜太太。”

    谢氏挑眉一笑,“何喜之有?”

    不等招呼,李媒婆自觉地在椅子上坐下,“太太不知道吧,有人看上了贵府二姑娘,托我来说个媒。”

    “看上我二姑娘?”谢氏诧异。

    顾玖那个病秧子,竟然也有人看上,还托人上门说媒。

    谢氏顿时来了兴趣,“是哪家看上了我家二姑娘?你快说来听听。”

    李媒婆笑呵呵的,“不瞒太太,看上贵府二姑娘的,可是一等一的富贵人家。人家说了,别的都不挑剔,就是看上了贵府二姑娘聪明贤惠。”

    “少卖关子,到底是哪家?”谢氏不耐烦。

    李媒婆得意一笑,然后神秘兮兮地说道:“是鲁侯夫人托我上门说亲,说要替他家嫡幼子聘娶贵府二姑娘。

    太太,我没瞎说吧,鲁侯可是京城一等一的富贵人家。鲁侯手握重兵,位高权重,多少人家想巴结鲁侯府都巴结不上。

    如今鲁侯夫人看上了贵府二姑娘,啧啧,贵府二姑娘是个有福气的。眼看就要嫁入高门享福去了。”

    谢氏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你是说鲁侯夫人托你来说亲?”

    “正是!太太,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亲事。只要点个头,我保证帮你促成这门婚事。”

    李媒婆拍着胸口,一副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的样子。

    在李媒婆想来,如此好的婚事,谢氏只要不傻,肯定会答应下来。

    接下来两家就可以商量定亲的事情。

    只要亲事一落定,她就可以拿到一笔丰厚的谢媒钱。

    李媒婆想到鲁侯夫人出手大方,心里头美滋滋的。

    谢氏心情复杂,鲁侯夫人竟然真的看上了顾玖,不是开玩笑,怎么可能。

    鲁侯夫人眼瘸吗,为什么会看上顾玖。

    春禾偷偷提醒谢氏,谢氏回过神来,轻咳一声,问道:“鲁侯夫人还有说什么吗?”

    李媒婆笑道:“太太放心,鲁侯府嫡幼子,我是亲眼见过的。长得一表人才,自小习武,已经在军中任职。可谓是少年英才。和你家二姑娘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对了,太太要不要将贵府二姑娘请出来,我也替鲁侯府相看相看。”

    谢氏笑了笑,“我家二姑娘自幼身体弱,如今天冷,受不得风,还是别让她出来了。”

    哦!

    李媒婆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偷偷观察谢氏的表情,揣摩着谢氏的心思。

    顾府的情况,李媒婆在来之前就已经打听清楚了。

    顾二姑娘是原配生的,谢氏是继室。

    想都想得到,继室对原配留下的子女有多不待见。

    乍一听原配留下的女儿要嫁到高门,谢氏肯定不高兴啦。

    李媒婆笑呵呵的,“太太说的对,姑娘家身子娇弱,这么冷的天气,是不能出来吹风。那,鲁侯府的婚事,太太意下如何?这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亲事,错过了这次,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谢氏笑道:“你放心,这门婚事我会慎重考虑。只是孩子们的婚事,还需我家老爷点头才行。

    这样吧,你先回去,过两日我派人请你过府,亲自和你说说我家老爷的想法。”

    李媒婆笑了起来,“还是太太周到,事关贵府二姑娘的婚事,是该慎重考虑。既然如此,那我就就先告退。”

    “等一等!”

    谢氏突然叫住李媒婆。

    李媒婆笑着问道:“太太还有什么吩咐?”

    谢氏斟酌了一下,问道:“鲁侯夫人果真看上了我家二姑娘?”

    “自然是真的。”李媒婆特别认真地说道。

    谢氏笑了笑,“如此我就放心了。家里这么多姑娘,除了三丫头外都还没有婚配,我做母亲的,担心坏了。就怕耽误了孩子们的前程。”

    李媒婆立马凑上来,“太太可是要说替孩子们说亲?这事交给我来办啊。太太看上了谁家少爷,你只管告诉我,我替你跑腿。”

    谢氏笑眯眯的,“我家几个小子的婚事还没有眉目。尤其是老三,老大不小了,你能替我相看相看吗?”

    “可以啊!太太看上了谁家姑娘?”

    “京城的姑娘,我还不是太熟悉。你先给我介绍介绍。”

    两个人聊到了一块。

    李媒婆一家一家介绍,多半都是和顾府门当户对的人家,个别门第甚至要比顾府低一些。

    门第比顾府高的人家,李媒婆是一家都没介绍。

    高嫁女,低娶媳,这是老规矩。

    顾珽娶媳妇,多半只能娶门当户对的姑娘,甚至门第低一些的。想娶门第高于顾府的姑娘,除非走大运。

    因此,李媒婆介绍的时候,特别务实。直接过滤了那些高门第的姑娘,

    谢氏听得特别认真,显然她真的动了心思,要给顾珽说一门亲事。

    两人一聊,就聊了半个时辰,茶水都换了两回。

    谢氏特别亲热的同李媒婆说道:“多亏有你,不然我跟个睁眼瞎子似得,弄不清京城这些富贵人家谁是谁。”

    李媒婆笑道:“京城富贵人家多,关系又复杂,亲戚连着亲戚。太太刚回京城不久,暂时弄不清楚这些关系也是情有可原。太太被着急,等时间长了,你也能理清这些关系。”

    “希望吧。鲁侯夫人为鲁侯生养了三个嫡子,一个嫡女,福气真好。鲁侯的嫡次子,成亲了吗?”

    “正在说亲,婚事应该很快就会定下来。”

    谢氏哦了一声,神色不明。

    李媒婆身为人精,自然看透了谢氏的心思。

    然而她现在什么都不会表示。

    请她的人是鲁侯夫人,除非谢氏能拿出更多的好处,她才会替谢氏奔走。

    谢氏又问道:“鲁侯府的嫡幼子,年龄不大吧。”

    “过了年就十七了。”

    谢氏点点头,“才十七岁的小子,不算大。和我家二姑娘年龄上还算相配,就是不知道性情如何。

    我家二姑娘自小体弱多病,性子敏感,要是遇上了一个粗心的小子,我担心我家二姑娘受委屈。”

    李媒婆奉承两句,“太太真是慈爱。你担心的极是。”

    “嫁入这样的人家,对姑娘的要求,不仅要聪明贤惠,还需要懂事知礼,身体也要健健康康的。”

    “太太说的极是。”

    谢氏笑道:“我只是随便说说。等你见了鲁侯夫人,替我问候她。”

    “太太放心,你的问候一定带到。”

    李媒婆起身告辞,谢氏让春禾送李媒婆出门。

    春禾将李媒婆送到大门,递上一个荷包,“这是我家太太的一点心意。”

    李媒婆捏了捏荷包的厚度,顿时喜笑颜开,“太太有心了。”

    春禾说道:“我家四姑娘也不小了,婚事一直没有眉目,太太为了这事茶饭不思。大娘若是有合适的人家,一定不要忘了我家太太,还有四姑娘。”

    李媒婆咧嘴一笑,“春禾姑娘放心,我忘了谁也不会忘记太太和四姑娘。你们放一百个心,四姑娘的婚事就包在我的心身上。”

    “还有三少爷的婚事。”春禾提醒。

    李媒婆满口答应,“晓得,晓得。我定不会忘的。”

    看在钱的份上,也不会忘记。

    送走了李媒婆,春禾回到芙蓉院。

    “李媒婆走了吗?”谢氏问道。

    春禾点点头,“已经送走了李媒婆。奴婢提醒了她,她说会将太太的叮嘱放在心上。”

    谢氏蹙眉,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太太担心什么?”

    谢氏气苦,“当初在西北的时候,为了和鲁侯府结亲,废了牛鼻子劲,结果不仅事情没成,还损失了那么多,甚至让老爷震怒。而今,不费吹灰之力,鲁侯府竟然主动上门结亲。真是……”气死她了。

    谢氏气不顺,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春禾忙劝道:“西北毕竟是苦寒之地,能做的选择不多。好在如今回了京城,姑娘和少爷们的婚事,都会一一解决的。太太还是该放宽心。”

    谢氏咬牙,“鲁侯夫人没长眼睛吗,看不上玥儿就算了,连珊儿都没看上,偏偏看中了顾玖那个病秧子。这是什么眼光?顾玖那死丫头哪里好了,值得堂堂鲁侯夫人主动结亲。”

    春禾章章嘴,想说二姑娘挺好的,会算账,会管家,长得也好看,身量也高挑,而且这病也养好了。鲁侯夫人不嫌弃顾府门第低,看上二姑娘也很正常吧。

    当然,这番话春禾只敢在心里头偷偷说说,万万不敢说出口。

    对于谢氏的心思,春禾还是清楚的。

    春禾劝道:“四姑娘是要做当家少奶奶的,太太没必要盯着鲁侯府的婚事。

    二姑娘就算嫁过去,也只是众多少奶奶当中的一个。她再有本事,也别想管家理事。

    鲁侯府的大少奶奶可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娘家兄弟都有出息。二姑娘嫁过去,肯定争不过鲁侯府的大少奶奶。”

    谢氏心情郁结,她没有丝毫掩饰,直接说道:“本夫人不能接受顾玖嫁到鲁侯府。凭什么她能被鲁侯夫人看重,嫁得比玥儿还好。”

    春禾小心翼翼地问道:“太太是想让四姑娘代替二姑娘嫁到鲁侯府,还是自觉拒绝鲁侯府的提亲?”

    谢氏蹙眉,“此事让我再想想。”

    ------题外话------

    公子诏:竟然敢和本公子抢媳妇,找死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