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33章 打上门
    “春禾姐姐,我要见母亲,我有要紧事情说。你快让这个贱婢让开。”

    顾玥神情激动,指着郭桃花,那眼神恨不得生吃了对方。

    她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种气。

    过去,现在,府中的下人哪个不是捧着她。

    如今,一个小小的贱婢,也敢拦着她的去路,找死吗?

    “三姑娘,你说话小声点。把太太吵醒了,三姑娘你没事,奴婢们却要吃挂落。”

    春禾客客气气的,就是不让顾玥进门。

    顾玥眼睛一瞪,“春禾姐姐,你也拦着我,不让我见母亲吗?”

    春禾挑眉一笑,“三姑娘可别冤枉奴婢,奴婢哪敢拦着三姑娘。是太太亲口吩咐,她不见任何人,除非是老爷。三姑娘还是请回吧。”

    “你胡说。母亲怎么可能不见我。一定是你们在母亲耳边进了谗言,让母亲误会了我。”

    “三姑娘慎言,没有的事情你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奴婢到哪里伸冤去。”

    春禾不轻不重地刺了顾玥一句。

    顾玥大受刺激,“你们这些贱婢,连我都敢拦着。谁给你们的胆子?信不信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哎呦,三姑娘威胁起人来,真真吓人啊。奴婢好怕啊!”

    丫鬟夏草听到动静,从耳房出来,明晃晃的讥讽顾玥。

    顾玥震惊,不敢置信。

    芙蓉院的丫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竟然敢明着讽刺她。

    她可是母亲的宝贝女儿,这些贱婢当真不怕母亲问罪吗?

    “你们,你们这群欺主的贱婢……”

    夏草嗤笑一声,“奴婢可不敢欺主。三姑娘与其在这里嚷嚷,吵着太太歇息。不如回房好好想想,这些日子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可知道,太太都被你气病了。”

    顾玥瞪着眼睛怒斥夏草,“你胡说八道,母亲身体不适,那是因为太过操劳,与我何干。”

    夏草哼了一声,“请问三姑娘,太太天天操劳都是为了谁?三姑娘不体谅太太就算了,还一副撇干净的样子,就不怕寒了太太的心。”

    “你给我闭嘴,不准诬陷我。”

    顾玥猛地推开郭桃花,朝站在屋檐下的夏草冲过去。

    郭桃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她很快回过神来,追上去从后面抱住顾玥。

    “三姑娘不可。”

    “你给我放开,你这个贱婢。”

    丫鬟葡萄冲进院子,帮着顾玥,伸手打郭桃花,“你放开我家姑娘。伤了我家姑娘要你偿命。”

    郭桃花不为所动,反正就是死死地抱着顾玥。

    “都住手!”

    春禾怒吼一声,打闹终于停下。

    春禾都气得不行,三姑娘果然是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有麻烦。

    春禾盯着顾玥,“三姑娘,太太让你进去。”

    顾玥惊喜,眼睛发亮,“我就知道是你们搞的鬼,母亲怎么可能不见我。”

    春禾面无表情,“三姑娘闲话少说,你还是快进去吧。太太被你嘲醒,很不高兴。”

    顾玥缩了缩脖子,小声问道:“母亲之前当真是在歇息?”

    春禾点头,“奴婢不敢欺瞒三姑娘。奈何三姑娘却不相信奴婢的话。”

    顾玥哼了一声,“谁让那个贱婢拦着我的路,不让我进来。要是一开始让我进来,我亲眼看见母亲歇息,我也不会闹这一场。”

    春禾偷偷翻了个白眼,打起门帘子,请顾玥进去。

    顾玥走进卧房。

    谢氏正躺在床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玥儿来了,坐吧。”

    “母亲身体要紧吗?”

    谢氏看着顾玥,“刚睡下结果就被你吵醒了。”

    顾玥一脸羞愧,低眉顺眼地说道:“都是女儿不好,打扰了母亲。”

    “无妨,反正已经醒了。你这会过来,可是有事?”

    谢氏神情淡淡的,语气也透着点疏离冷漠。不复当初的慈爱亲热。

    顾玥似乎没有察觉到,她一股脑地将心里话倒出来。

    “母亲,女儿听说鲁侯府上门提亲,想要聘娶二姐姐。这怎么可以。二姐姐一个病秧子,哪有资格嫁到鲁侯府。她要是真嫁过去,岂不是衬得女儿不如她,连带着母亲也没面子。”

    谢氏深深地看了眼顾玥。

    虽然她赞同顾玥的说法,可是她真的不喜欢顾玥的态度,还有顾玥的行事手段。

    谢氏问道:“你来见我,就是为了这事?”

    顾玥愣了一下,然后重重点头,“母亲,鲁侯府的婚事,直接拒绝了吧。”

    谢氏笑了笑,“你这么迫不及地的过来,就卫了这事啊。二丫头的婚事,还得经过你父亲的同意。你就别瞎操心了,赶紧回房准备嫁衣。”

    “母亲?”

    顾玥不理解,“难道母亲愿意看着二姐姐嫁到鲁侯府吗?”

    谢氏说道:“我愿不愿意不重要,这门婚事得你父亲说了算。”

    “可是……”

    “没有可是。”

    谢氏打断顾玥的话,“你要是没别的事就回去吧。我乏了,想躺一会。”

    顾玥张口结舌,直到此刻,才察觉到谢氏对她的态度冷淡了许多。

    联想到丫鬟们的态度,顾玥瞬间打了个哆嗦,脸色苍白。

    她战战兢兢,不安,忐忑,慌张,“母亲,你不高兴吗?是不是因为女儿,所以你生气了?女儿改正,一定改正。”

    谢氏撩了撩眼皮子,“没有的事情,你别多想。这几天为娘身体不适,大夫叮嘱要静养。玥儿,你被吵着我歇息,可好?等我养好了身体,还要替你准备嫁妆。”

    顾玥眼巴巴地望着谢氏,眼神可怜又无辜。

    对于类似的眼神,谢氏早已经免疫,已经能够做到心如止水。

    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彻底失望的时候,无论对方做什么,都不能激起内心丝毫涟漪。

    “母亲,女儿想陪着你。”

    谢氏摇头,坚决拒接,“你在这里,我休息不好,总想着你的嫁妆。你还是回房吧,改天我再叫你说话。”

    顾玥可怜巴巴的,却得不到谢氏半点同情和怜惜。

    顾玥又慌又怕地离开卧房,眼睛都红了。

    春禾送她出门,“三姑娘请吧。”

    顾玥红着眼睛,盯着春禾,压低声音质问道:“是不是你们在母亲耳边说了我的坏话?”

    春禾蹙眉,“三姑娘莫要胡说。”

    “真不是你们?”

    春禾有些不耐烦,“三姑娘,太太病了,心情不好你该理解。等太太养好了身体,一切都会恢复的。”

    “真的吗?”

    顾玥有些茫然。

    春禾连连点头,“自然是真的。三姑娘,你快回吧。”

    顾玥茫然失措,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芙蓉院。

    呼!

    春禾吐出心头憋着的那口气。

    可算是将三姑娘打发走了。

    夏草来到春禾身边,吐槽道:“也就是你脾气好,同她废话那么多。太太如今都放弃了她,你又何必搭理她。”

    “别管太太是不是放弃了她,她总归是主子,是太太的亲闺女。”

    “三姑娘哪点像亲闺女,分明是来讨债的。”

    “你少说两句。小心太太听见,会罚你。”

    夏草笑了起来,“春禾姐姐,要是太太发怒,你可得替我兜着。”

    “也要你说话注意分寸,我才能替你兜着。”

    夏草点头,“放心吧。下次三姑娘过来,我肯定不露面。随他吵去,闹去。”

    春禾一脸无奈,“你啊,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的火气。”

    谢氏一直没有睡着,就坐在床上闭目养神。

    春禾坐在脚凳上,做着针线活。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谢氏。

    天色暗下来,阴沉沉的。

    听人说,这样的天气,应该是快要下雪了。

    谢氏心里头空落落的,有种无处安身的感觉。

    或许是被顾玥气狠了,这段时间,谢氏的状态一直不好,总是提不起劲来。

    她想着,等老爷回来后,要好好和老爷谈谈鲁侯府的婚事。

    不知道老爷对这门婚事是个什么态度。

    希望老爷能反对这门婚事。

    丫鬟冬梅从外面回来,急匆匆来到卧房,“太太,不好了。舅老爷找上门来,很凶的样子,说要找老爷。”

    谢氏悚然一惊,猛地坐起来,“你说舅老爷来了?门房能让他进来?”

    “门房不让舅老爷上门,舅老爷就直接让人打了进来。现在外院闹得不可开交。”

    谢氏大惊失色,“舅老爷打进来了?此事当真?”

    “奴婢不敢欺瞒太太。”

    “老爷呢?老爷人在哪里?”

    “老爷刚刚回府。”

    谢氏心头很慌乱,一定是出事了,否则大哥不可能撕破脸,直接派人打上门来。

    一定是老爷做了什么事情,牵连到大哥头上。

    案子!

    谢氏想起了案子。

    案子的具体内容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老爷最近一直在忙一个大案子,每天早出晚归。

    难道老爷借着办案的机会,要害大哥吗?

    “快,快扶我起来。我要去外院,我得拦着老爷和舅老爷。”

    春禾急忙扶着谢氏,替谢氏穿好披风。然后跟着谢氏急匆匆地出门。

    芷兰院,青梅跑得直喘气。

    “姑娘,不好了。谢大老爷带着人打上门来了,说要找老爷理论。可奴婢看谢大老爷的架势,分明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顾玖愣了下,“谢大老爷打上门来了?”

    青梅连连点头。

    顾玖冷笑一声,“谁给他的胆子?东宫属官不都标榜端方君子吗,谢大老爷莫非是得了失心疯,连起码的面子都不要了,竟然直接带着人打上门来。看来是急红了眼。你们都别忙了,跟着我去外院看看。”

    一听顾玖要去外院,青梅又担心起来。

    “姑娘去外院,这不合适吧。万一老爷怪罪下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那些。”

    顾玖很干脆,披上披风,戴上黄铜暖炉,顶着寒风出了门,赶往外院。

    “顾知礼,顾妹夫,今儿难得的机会,我正想找你好好说道说道。”

    外院花厅,谢茂眼神阴沉沉地盯着顾大人。

    顾大人站在屋檐下,板着脸,不为所动。

    “谢茂,你也是朝廷官员,竟然带着人打上本官府邸,你当真以为本官治不了你的罪?”

    谢茂冷冷一笑,“顾大人威风凛凛,我怕得很啊。你当然能治我的罪,你现在干的事情,不就是想公报私仇,想要害死我,害死我全家。”

    顾大人嘲讽一笑,“谢茂,容本官提醒你。本官能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还是拜你所赐。你有今日,也是你咎由自取。”

    “你……”

    谢茂咬牙切齿。

    他一步步逼近。

    顾全带着人挡在顾大人面前,“谢大人,请你慎重。你若是动手,可别怪小的们对你不客气。”

    谢茂冷哼一声,“让开,本官没有失心疯,不会对你家主子怎么样。”

    顾全义正言辞,“你休想动我家老爷一根汗毛。”

    谢茂嘲讽一笑,“顾大人,你就这么怕我?”

    顾大人皱起眉头,“让他过来。”

    “老爷?”顾全担心。

    顾大人盯着谢茂,“无妨,料他也不敢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动手。”

    顾全没办法,只好带着人让出一条通道。

    谢茂哈哈大笑一声,“顾妹夫果然好胆识。”

    顾大人嗤笑一声,“本官只是知道你不过是色厉内荏,没胆子伤害本官。”

    谢茂脸色一垮,哼了一声。

    他靠近顾大人,压低声音附耳说道:“我的好妹夫,你查案查到薛家头上就够了,谁让你深入调查,竟然查到了东宫名下。

    我的好妹夫,你真的不怕死吗?这些年想要扳倒东宫的人可不止你一个,你看看他们都是什么下场。

    顾妹夫,你真想和那些倒霉鬼作伴吗?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妻儿着想。

    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妹妹,外甥,外甥女们怎么办?我听说玥儿刚定了亲事,你这一出事,婚事怕是要吹了吧。”

    顾大人眉眼上挑,一脸冷漠地看着谢茂,“你威胁本官。”

    谢茂笑了起来,“非也。我只是提醒妹夫你,适可而止,该收手的时候一定不要犹豫。如此,才能长命百岁。”

    顾大人冷冷一笑,“你们东宫自己屁股不干净,不知道偷偷擦干净屁股,却来威胁本官。是太子殿下让你这么做,还是你自作主张?”

    谢茂恶狠狠地盯着顾大人,“顾妹夫,闲话少说,你到底收不收手?”

    顾大人突然抓住谢茂的领子,将谢茂提起来,“你怕了吗?你谢茂竟然也有怕的时候。你三番两次算计本官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后果。

    是你亲自将本官推上了京城府尹的位置,本官要是不借此机会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你的一番好意。你给我听好了,事情还没到完的时候。”

    谢茂瞪大了眼睛,“你真不怕死?”

    顾大人呵呵两声,“本官当然怕死。然而案子查到现在,已经不是本官说了算。谢茂,你这么聪明,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接下来,你猜猜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劝你赶紧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你休想弄死我。”谢茂表情凶狠异常,狠狠地甩开顾大人的手。

    他整了整领子,死死地盯着顾大人,“照着你的意思,这件事没得谈了。”

    顾大人哼了一声,“早就知道的事情,你还问。你脑子不清醒了吗?”

    谢茂眼神疯狂,像个走投无路的赌徒,哪有半点身为官员的矜持和内敛。

    他指着顾大人,“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我们不算完。”

    顾大人眼神轻蔑,“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本官等着你。等你死的那天,本官会亲自上门替你烧香烧纸,你的妻儿,我自会替你照顾。”

    “顾知礼,你无耻!我绝不会让你得逞,你妄想。”谢茂疯狂怒吼。

    “大哥!”

    谢氏赶到外院花厅,就看到这一幕。

    谢氏心头一慌,急忙劝道:“大哥,老爷,你们不要吵。有什么矛盾,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吗?”

    ------题外话------

    顾大人和大舅子的战争开打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