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37章 爱莫能助
    朱大夫来了。

    给谢氏扎了两针,谢氏悠悠转醒。

    “老爷……”

    谢氏一醒来,就大叫一声老爷。

    顾玖站在卧房门口看了眼,谢氏的心理素质不行啊。

    顾大人刚刚下狱,她就要死要活的,之后还能指望上她吗?

    “弟妹,你放宽心。我家老爷,还有侯府都在想办法。等明天,明天就会有确切的消息。”

    张氏坐在床边安慰谢氏。

    谢氏哭了起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大嫂,我家老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带着孩子们可怎么办啊。”

    “事情没那么严重,弟妹不要胡思乱想。”

    谢氏哭着说道:“那可是诏狱啊!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谁从诏狱里面囫囵出来的的。呜呜……我家老爷……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办啊。”

    谢氏呼天抢地,一副顾大人死定了的样子。

    顾玖皱起眉头,对谢氏很是无语。

    小翠从外面进来,来到顾玖身边,附耳说道:“姑娘,管家还在侯府没回来。顾喻少爷来了,就在园子里。”

    “随我去见顾喻顾四哥。”

    顾玖带着丫鬟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芙蓉院。

    青梅在前面打着灯笼,“姑娘当心,地上滑。”

    早上才下雨,青石板路面还没干透。

    穿过花园,来到后院西北角,顾喻靠墙等着。

    顾玖上前,说道:“辛苦顾四哥。”

    灯火下,顾喻的表情看不分明。

    只听他说道:“听李串说,二妹妹找我。”

    “父亲出事了,被下了诏狱,顾四哥可清楚内情?”

    顾玖很干脆,开门见山地问道。

    顾喻说道:“这件事很明显是皇后娘娘的手笔。皇后娘娘要保太子,保东宫,老爷就成了眼中钉肉中刺。皇后娘娘的面子,陛下也要给的。”

    顾玖蹙眉,“这么说来,关键还是因为案子。”

    顾喻点头,“当初公子诏来报案的时候,老爷就有不好的预感,生怕牵连进夺嫡之争。左防右防,还是没能独善其身,还是被牵连了进去。”

    “顾四哥,你刚才说公子诏报案?”顾玖抓住话中的关键。

    顾喻点头,“正是公子诏。公子诏在同福酒楼吃了一餐饭,随身的玉佩掉在了酒楼,据说玉佩是宁王妃赏的。

    酒楼伙计都说没见过玉佩,公子诏于是亲自到衙门报案。

    这件案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公子诏醉翁之意不在玉佩,他分明是要借机搞事。

    然而老爷身处京城府尹的位置,即便明知道公子诏包藏祸心,也只能捏着鼻子接下案子。

    不仅要接下案子,还要全力追查。原本案子查到薛家头上就足够了。

    可是上面有人插手,老爷也是身不由己,只能继续查下去。这一查,就查到了东宫头上。”

    顾玖紧皱眉头,“我要是没记错,公子诏是宁王殿下的嫡长子。”

    “的确是嫡长子,不过听说不太受宠。”顾喻小声说道。

    顾玖低头深思,“公子诏为何要找上老爷?他要报案,绣衣卫,刑部,大理寺,甚至少府,都可以去。为何独独盯上了京城府尹衙门?”

    顾喻摇头,“不知。”

    顾玖猜测,“会不会是因为老爷新上任,方便他操控案子?”

    顾喻张口结舌,很显然在此之前,他从没往这个方向想过。甚至顾大人,马师爷他们也没有往这个方向想过。

    “二妹妹的意思是,这件案子发展到今天,一直是公子诏在背后操控?”

    顾玖说道:“我是这么猜的。我没见过公子诏,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只能做个初步判断。”

    顾喻蹙眉,“如果真如二妹妹猜测的那般,老爷被下诏狱,莫非也在公子诏的计划中?”

    “可能是,可能不是。现在首要是要想办法救出老爷。”

    顾喻缓缓摇头,“我和马师爷想了各种办法,都没有用。”

    顾玖说道:“等明天侯府那边的消息。明日一早,老侯爷会上朝面圣。届时,我们会得到更多更确切的消息,方便我们进一步做出判断。顾四哥,接下来还要辛苦你走一趟金吾卫,帮老爷打点一番。”

    “二妹妹放心,此事我和马师爷已经办了。诏狱那边,从上到下都打点到了,暂时老爷不会受苦。只是接下来要是没有转机的话,老爷危矣。”

    顾玖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明天很关键。”

    天子的态度,决定了金吾卫接下来的手段到底是和风细雨,还是狂风暴雨。

    同样也决定了顾大人能不能平安从诏狱里出来。

    ……

    次日一早,顾府上下愁云惨雾,没有之前期待新年到来的喜庆。

    红彤彤的灯笼挂在屋檐下,都显得那样的沉重。

    谢氏一大早就派人前往侯府,前往海西伯府。

    派人去侯府,是为了等消息。

    派人去海西伯府,是希望海西伯府能看在两家是亲家的份上,能对顾大人伸出援助之手。

    大家都来到芙蓉院,等候消息。

    甚至连久不露面的白姨娘都出来了。

    白姨娘挺着个肚子,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

    她数次朝谢氏看去,数次欲言又止。

    谢氏手里多了一串佛珠,闭着眼睛念经,求菩萨保佑顾大人平平安安,否极泰来。

    胡姨娘低眉顺眼,谁都不知道她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顾玖站在屋檐下,看着芙蓉院院门。

    顾琤从外面进来,见到顾玖,忙问道:“二妹妹怎么不进去?外面冷,当心身子。”

    顾玖问道:“六哥,侯府有消息了吗?”

    顾琤摇头,“老侯爷还没回府,暂时还没有消息。我跟着大伯父出门走了一趟,大部分人都避而不见。个别人肯见大伯父,也是劝大伯父放弃。他们说,说,说父亲得罪了皇后娘娘,这回肯定死定了。”

    顾玖蹙眉,神情凝重。

    顾琤望着顾玖,“二妹妹,你说父亲真的死定了吗?”

    顾玖板着脸,说道:“不会。父亲一定会平安回来。”

    顾琤沉默着,没有作声。

    顾玖盯着他,问道:“六哥还有打听到别的消息吗?”

    顾琤问道:“二妹妹指的是?”

    “六哥可曾去谢家看过?”

    顾琤瞬间变了脸色。

    顾玖了然一笑,“谢大人现在如何?六哥有见到他吗?”

    顾琤张张嘴,“二妹妹认为,父亲被下诏狱,是大舅舅做的?他哪有这样的本事。”

    顾玖并不意外顾琤的反应,“六哥,你只需告诉我,谢家现在什么情况。事关父亲安危,还请六哥不要隐瞒。”

    顾琤深吸一口气,最后面无表情地说道:“谢大人上本请辞太子少詹事,太子殿下已经准了。从今日起,大舅舅再无官职在身,只能赋闲在家。”

    顾玖闻言,嗤笑一声。

    顾琤问道:“二妹妹不相信?”

    顾玖轻声说道:“我相信谢大人请辞是真,以退为进同样是真。如今风向不明,请辞回家赋闲,不得不说这是一步妙招。

    可惜父亲不如谢大人机变,没能抢先一步。

    若是数天前,谢大人带人打上门之后,父亲能够当机立断请辞京城府尹一职,估计就不会被下诏狱。”

    顾琤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因为他找不到有力的证据反驳顾玖的话。

    顾大人的确是在谢茂打上门之后出事的,谢茂当初的确撂下了狠话,要顾大人好看。

    要说顾大人被下诏狱同谢茂一点关系都没有,这话估计没谁会信。

    再观谢茂此人,顾大人刚下诏狱,他就请辞赋闲在家。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

    呵呵!

    谢茂竖子,奸诈小人。

    顾大人就是没有谢茂那般奸诈,也不如谢茂胆大,能豁出去。

    顾大人还是有太多顾虑,结果就被人谢茂给算计了。

    管家顾全从侯府回来,第一时间来到芙蓉院禀报消息。

    顾玖见到顾全,问道:“管家,可是有消息了?”

    顾全点点头,“二姑娘,六少爷,进屋说吧。”

    顾玖率先走进正房。

    谢氏猛地睁开眼睛,嘴唇跟着哆嗦了两下。

    “管家,老侯爷怎么说?老爷现在什么情况?金吾卫有没有为难老爷?”

    顾全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才说道:“太太放心,金吾卫并没有为难老爷,也不曾提审老爷。老侯爷一下早朝,就派人送了消息回侯府。老侯爷说,让大家稍安勿躁,老爷的案子还有转机。”

    “什么转机?何时才有转机?”谢氏着急心慌,几个姨娘也都提心吊胆。

    顾全斟酌了一下,说道:“老侯爷亲自出面,已经去找人了。”

    “找谁?”谢氏紧张地问道。

    顾全犹豫着,没有作声。

    啪!

    谢氏拍着桌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吞吞吐吐。顾全,你赶紧把话说清楚。”

    顾全依旧迟疑。

    顾玖站出来,问道:“管家,老侯爷要找的,可是和宫里那位说得上话的人?”

    顾全顿时松了一口气,“还是二姑娘聪慧。正是如此。”

    “宫里哪位?”谢氏一脸懵逼,对顾玖和顾全打哑谜的行为很是不瞒。

    顾琤轻咳一声,“母亲,你先别急,儿子一会同你解释。”

    顾琤也听明白了,老侯爷要找的,是能在皇后娘娘跟前说得上话的人,而且是愿意帮顾大人奔走的人。

    只是芙蓉院人多嘴杂,万一将话说透,被人传出去。传到府外,引来不必要的麻烦,那就得不偿失。

    所以,该隐晦的时候还是要隐晦。

    谢氏望着顾琤,顾琤对她重重的点头,谢氏这才按下焦躁的心情。

    此时,高三福也从外面回来了。

    他见正房人多,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说。

    谢氏瞪了他一眼,“有什么话赶紧说,如今还有什么比救出老爷更重要。”

    高三福闻言,这才斗胆说道:“启禀太太,小的刚从海西伯府回来。海西伯夫人没见小的,只让人传了一句话。说,说……”

    “说了什么?”顾玥比谢氏还要着急,紧张到手都在痉挛地程度。

    高三福迟疑了一下,说道:“海西伯夫人让人传话,让顾府上下专心忙老爷的事情,两家的亲事,以后再议。”

    “什么意思?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玥连声质问,“海西伯府是要退婚吗?凭什么。母亲,你快想想办法啊。”

    谢氏呵斥顾玥,“你给我闭嘴。现在最要紧的是你父亲的安危,旁的事情都可以放一放。”

    顾玥哇的一声大哭出声,捂着嘴跑了出去。

    顾珙和担心顾玥,忙说道:“我去看看三姐姐。”说着,他也跑了出去。

    谢氏恼怒无比。

    她当着顾玖的面,直接问高三福,“你去没去鲁侯府?有没有见到鲁侯夫人?”

    顾玖挑眉,没想到谢氏还将希望寄托在鲁侯府。真是病急乱投医。

    已经结亲的海西伯府都对顾大人袖手旁观,又怎么能指望没什么关系的鲁侯府替顾大人出头。

    果不其然,就听高三福说道:“启禀太太,小的去了鲁侯府,递了帖子。鲁侯府的一位管事出面见了小的,说是爱莫能助。

    小的问他,两家的婚事还算不算数?鲁侯府的管事说,婚事就当没提过,还让太太不要多想。”

    “岂有此理。”谢氏阴沉着一张脸,“二丫头,你看看,这就是看上你的人家。老爷一出事,撇得一干二净。我就知道,看上你的人家,每一个好东西。”

    顾琤皱眉,一副不赞同的模样看着谢氏。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都这会了,谢氏还不忘打击讽刺她,真是够闲的。

    她说道:“太太说的对,鲁侯府同海西伯府都不是什么好人家,一见老爷有难,溜得比谁都快。

    好在,我还没来得及定亲,鲁侯府的态度也就无所谓。

    只可怜三妹妹,已经和赵二郎定亲。海西伯府如今这个态度,三妹妹不知道要伤心成什么样子。万一两家退婚,三妹妹该怎么办啊。”

    打击讽刺谁不会啊。

    谢氏用在顾玖身上的手段,顾玖原样还回去。倒是要看看,谁先受不了。

    谢氏果然气得怒火上头。

    顾琤看不下去了,急忙出声说道:“母亲,正事要紧。”

    谢氏咬了咬牙,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怒火,“六郎,你说现在怎么办?难道只能等侯府的消息?除了等待外,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吗?”

    顾琤说道:“儿子争取,今日前往金吾卫诏狱看望父亲。”

    “你去诏狱?那怎么行。诏狱那是你能去的地方。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谢氏慌了。

    一听顾琤要去诏狱,急得跟什么似得。就仿佛顾琤会一去不回。

    顾琤说道:“母亲放心,我是去看望父亲,不会有事。而且有马师爷,还有大伯父陪着,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谢氏脸色苍白,“非去不可吗?”

    顾琤重重点头,“这是我的责任,请母亲不要阻拦。”

    谢氏眼眶含泪,眼睛布满了血丝。显然昨晚上没睡好。

    她眼巴巴地望着顾琤,“你可不能有事啊。”

    “母亲放心,我不会有事。”

    顾玖悄无声息出了芙蓉院,顾珽跟在她身后。

    “妹妹,我也想去看望父亲。”

    顾玖没有回头,“哥哥想去就去吧,你和六哥正好作伴。只是你的伤腿……”

    “我的腿已经好了。”

    顾珽担心顾玖不相信,从原地跳起来,连跳了好几下。

    “妹妹你看,我的腿已经好了。”

    “你别跳了,小心腿伤复发。”

    顾珽满足了。

    顾玖招手,让他靠近一点。

    然后叮嘱道:“见了父亲,你替我问一声,玉佩找到了吗?”

    顾珽似懂非懂,“妹妹何意?”

    “你只管照着我的吩咐问话,其余的等将来我告诉你。”

    “好吧!”

    顾玖心里头有个念头,她得见见那位公子诏。

    比起找皇后娘娘求情,顾玖始终认为,公子诏才是此事的关键。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