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40章 教育说服顾老爷子
    顾玖走进房里,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

    她皱了皱鼻子,闻不惯这个味道。

    顾老爷子喝得半醉半醒,一双浑浊的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

    “小玖来了啊,坐吧。”

    顾玖在一张干净的椅子上坐下。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周围环境。

    屋里布置得很奢华,然而却透着一股陈腐味。

    地毯上有着不明污渍,已经干透了。

    一想到那上面的污渍,可能是老爷子喝醉酒后吐出来的污物,顾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房子是好房子,摆件也都是名贵摆件,可是住在这里面的人,糟蹋了这些名贵摆件。

    “真是难得,你竟然想到来给老夫请安。”

    顾老爷子呵呵笑着。

    顾玖吩咐小翠,“去给老爷子泡一碗浓茶过来。”

    小翠领命而去。

    这会顾老爷子脑子不太清醒,不适合谈事情。

    顾玖希望老爷子喝了浓茶后,能够醒醒酒。

    很快,小翠端来一碗浓茶,放在老爷子面前。

    顾老爷子眯起眼睛,盯着小翠看,把小翠唬得不行,赶紧跳开,退到顾玖身后。

    顾老爷子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小翠,“你这死丫头,逃什么逃。进了老夫的院子,你还能逃到哪里去。”

    顾玖板着脸,“老爷子,请你看清楚,这是我的丫鬟。”

    顾老爷子愣了下,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哦,小玖来了啊。”

    顾玖蹙眉,给王依,青梅二人使眼色。

    两人心领神会,走上前。王依抱住顾老爷子,直接掰开嘴。青梅则是将一碗浓茶灌入老爷子的嘴中。

    “你们……咕咚咕咚……咳咳……”

    一碗浓茶下肚,顾老爷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指着顾玖,“二丫头,你,你太放肆了。”

    顾玖面无表情地说道:“是老爷子为老不尊,孙女只好出此下策。”

    顾老爷子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才哼哼两声,“罢了,罢了,老夫不和你一个小姑娘计较。说吧,找老夫何事?请安就免了,老夫这么多年,都没稀罕过你们请安。”

    顾玖站起来,郑重地说道:“请老爷子救父亲一命。”

    “啥?啥玩意?”

    顾老爷子一副听不懂的样子,“二丫头,你脑子进水了吧。你看看老夫这模样,何德何能能救下你父亲?走走走,别打扰老夫喝酒。要救人,去隔壁侯府找老侯爷去。”

    顾老爷子挥着手,要赶顾玖出门。

    顾玖阴沉着一张脸,“如今能救父亲的人,只有老爷子。”

    顾老爷子呵呵一笑,根本没将顾玖的话放在心上。

    顾玖沉住气,再次说道:“今日孙女见了公子诏。公子诏让孙女带话,请老爷子将东西交给他。”

    顾老爷子原本嬉笑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他扭着头,就像是僵尸一样,动作僵硬。

    “你刚才说什么?”

    顾玖将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公子诏请老爷子将东西交给他。”

    “你,你真的见了公子诏?”

    顾老爷子指着顾玖,似乎是不敢置信。

    顾玖点头,“是!孙女见到了公子诏。”

    “他真的跟你这么说?”

    “是!此事事关父亲的性命,孙女不敢有任何隐瞒。”

    顾老爷子抓着头发,“他没说让老夫交什么东西?”

    顾玖摇头。

    顾老爷子眉头紧皱,胡须一抖一抖,显然内心很不平静。

    沉默良久,顾玖不得不再次催促,“请老爷子救救父亲。”

    顾老爷子一脸不耐烦的模样,“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回去,此事容老夫再想想。”

    顾玖说道:“时间不等人。父亲在诏狱的时间越长,就越危险。他好歹是您的亲儿子,请您务必救他一救。”

    “你们啊,就是烦。老夫早就说过,你们一大家子回京,肯定没好事。果不其然。”

    顾老爷子一脸嫌弃,挥着手,赶顾玖出门。

    顾玖沉默离开。

    青梅欲言又止。

    房婆子还守在院门口,见到顾玖,脸上堆满了笑容。

    “二姑娘和老爷子谈完了啊。那几个贱蹄子,奴婢已经替姑娘收拾了她们。”

    “多谢大娘。”

    顾玖使了个眼色,青梅又给了房婆子一个荷包。

    房婆子顿时笑得见牙不见眼,“二姑娘慢走啊,以后常来。”

    顾玖回到芷兰院,坐在书房里练字,以此发泄内心的愤怒。

    青梅端着一碗汤药进来,“姑娘,你都快写了一个时辰,该歇歇了。”

    顾玖沉默不语。

    “姑娘,要不奴婢去外院看看,问问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顾玖摇头,突然丢下笔。墨汁溅落在宣纸上,一张纸就废掉了。

    “不用去见老爷子,他会救老爷。”

    啊?

    青梅一脸不明白的样子。

    “既然老爷子会救老爷,姑娘为何如此愤怒?”

    “我就是气不顺。”

    顾玖理所当然地说道。

    她已经憋了一肚子火气,等见了顾老爷子,顾老爷子那个态度刺激得她差点没绷住。

    她不能将火气随便往人身上洒,只能练字发泄。

    “姑娘,不好了,不好了。”

    小翠急匆匆从外面跑进来,喘着气,急切地说道:“姑娘,老爷子,老爷子闹起来了。闹着要出门,打了门房,骑上马就跑出去了。门房拦都拦不住,而且他们还跟丢了老爷子。姑娘,现在怎么办?”

    顾玖闻言,却笑了起来,如释重负。

    “老爷有救了。”

    小翠一脸懵逼。

    青梅似懂非懂,却也认同顾玖的话。

    “谢天谢地,老爷终于有救了。没有枉费姑娘一番辛苦。”

    顾玖哈哈一笑,“青梅,你让厨房今晚上坐个鸡汤,我想喝鸡汤。”

    “奴婢这就去。”

    青梅喜笑颜开,姑娘总算笑了,胃口也好了起来。

    谢天谢地,老天爷总算开眼。

    顾老爷子跑出府邸,顾玖知道顾大人有救了。可是别人并不知道。

    门房将消息送到大太太张氏这里,张氏气了个倒仰。

    “门房干什么吃的,就老爷子那身体,他们那么多人竟然拦不住。简直是一群酒囊饭袋。”

    芍药轻声劝道:“太太息怒。当时老爷子带着小厮们冲击门房,门房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才让老爷子跑了出去。现如今,要紧的是找到老爷子。”

    “我何尝不知要先找到老爷子。可是去哪里找?万一老爷子在外面闯了祸,得罪了人,可怎么得了。你快吩咐管家,加派人手出门找老爷子。另外派人告诉大老爷,让他从衙门调人,全城寻找老爷子。总之,一定要尽快将老爷子找回来,决不能让老爷子乱来。”

    “奴婢这就去。”

    大太太张氏长吁短叹。

    顾老爷子可是有前科的人。

    谁都不知道,顾老爷子这一跑出去,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太太,二太太来了。”

    丫鬟进门禀报。

    大太太张氏叹了一声,“快请二太太进来。”

    谢氏被请进松柏院正房。

    “弟妹,你身体不好,怎么出来了。你有什么事使人唤我一声就成。”

    谢氏苍白着一张脸,病恹恹的,顾珊扶着她坐下。

    谢氏说道:“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听说老爷子跑出去了,要不要紧?会不会影响到我家老爷?要是老爷子在外面得罪了人,害了我家老爷,可如何是好?”

    话还没说完,谢氏就开始抹眼泪。

    顾珊小声劝道:“母亲,你先别哭。先听听大伯母怎么说。”

    谢氏擦掉眼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让大嫂看笑话了。”

    张氏轻微摇头,“二弟妹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已经加派人手,寻找老爷子的下落。大老爷那里,我也派人去通知了。届时会有衙门的人帮着一起寻找老爷子。相信很快老爷子就会被送回来。”

    谢氏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又抱怨道:“老爷子也真是的,偏偏在这个关口大闹。难得我家老爷不是他的亲儿子吗?他好狠的心啊。”

    说着说着,谢氏又哭了。

    自从顾大人出事以来,谢氏不知道哭了多长场。

    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哭,边哭边说话,“我一个妇道人家,实在是没办法啊。只能指望隔壁侯府,还有大哥大嫂。要是你们都救不出我家老爷,我,我也活不下去了。”

    张氏劝道:“弟妹别说丧气话。不管二弟什么结果,你都要撑着。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替孩子们想想。孩子们的婚事都还没有落定,你就真的放心吗?”

    谢氏哭得更加凄惨。

    或许是这几天哭得太多,她不光是眼睛肿了,连脸颊也有些浮肿。

    谢氏捂着眼睛说道:“我何尝不知道要替孩子们着想。可是我家老爷一出事,我就跟没了主心骨似得。

    这两天,我是茶饭不思,寝食难安。晚上翻来覆去的想,一想到万一我家老爷回不来,我们孤儿寡母地可怎么办才好。

    我家老爷要是不在了,谁还看得上那几个孩子?大嫂,我这心里头怕啊!”

    谢氏难得在张氏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顾珊听着听着,也红了眼眶,“母亲,你别说了。父亲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谢氏拍拍顾珊的手背,“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也盼着你们父亲能够平安归来。”

    张氏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叹了一声。

    “弟妹还是放宽心。可比二弟没回来,你就先病倒了。”

    谢氏捂着嘴,连连点头,“多谢大嫂关心,我还撑得住。为了孩子们,我也要撑住。”

    “弟妹也不要一味撑着。身体若是不舒服,要及时请大夫上门诊脉开药。孩子们都还指望着你,你可不能垮掉。”

    谢氏连着嗯了几声,“多谢大嫂提醒,我会保重自己的身体。老爷子那里……”

    “老爷子那里,弟妹不用担心。那么多人出门寻找,就不信找不到老爷子。弟妹先回去歇着,有了消息,我派人同你说一声。”

    谢氏感谢道:“多谢大嫂。老爷子的事情,就劳你费心了。”

    张氏说道:“这是我该做的。弟妹不要和我见外。”

    谢氏起身告辞,顾珊和春禾一起,扶着她出了房门。

    张氏暗叹一声,看谢氏那模样,要是顾大人回不来,恐怕会承受不起打击,直接一病不起。

    如此一来,二房的孩子们可就惨了。

    门当户对的人家,不会同失估家庭结亲的。届时,二房的少爷只能低娶,姑娘们也只能低嫁。

    哎!

    对于顾大人的事情,张氏唯有叹气。

    顾府上下,都在等消息。

    等到天黑,终于有了老爷子的消息。

    “太太,老爷子回来了。老爷子自己回来了。”

    张氏猛地从座椅上站起来,“当真回来了?”

    丫鬟连连点头,“千真万确,已经进了门房。”

    张氏咬牙切齿,“老爷子实在是荒唐,你们随我去见老爷子。”

    大太太张氏带着人,前往外院。

    一边问丫鬟,“你说老爷子是自己回来的,不是被人找回来的?”

    丫鬟点头,“正是。管家带着人出门,都没找到老爷子。结果老爷子自己就回来了。”

    张氏冷哼一声。

    守门的房婆子见到大太太张氏,顿时唬了一跳。跟个鹌鹑似得,低眉顺眼地请安,“见过大太太,老爷子刚回来,正在里面喝酒。”

    张氏眼一瞪,吓得房婆子心都快跳出来了。

    “老爷子刚回来就喝酒,你们也不知道管管。”

    “奴婢管不住啊。”房婆子叫苦。

    张氏冷哼一声,“少给本夫人找借口。你们私下里做了什么,真当本夫人不清楚。”

    房婆子讪讪然一笑,大太太就是太凶了,不如二姑娘和善。

    二姑娘多好啊,一来就给荷包。出门离开的时候,又给一个荷包。而且出手大方,说话也是心平气和。

    张氏板着脸,说道:“晚些时候再收拾你们。”

    说完,张氏径直进了院门。

    房婆子一脸晦气,拉着丫鬟芍药求情。

    芍药挑眉一笑,“房婆子,你纵着老爷子喝酒,从中到底贪墨了多少银子,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账本一查,你得了的好处,都得吐出来。”

    “姑奶奶,你可小声点。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别说出去。”

    “什么事?”

    房婆子四下看了看,然后说道:“下午的时候,二姑娘突然来给老爷子请安,古里古怪的。

    祖孙两人关起门来聊了有个半个时辰。二姑娘走后,老爷子酒也不喝了,就坐在房里发呆。

    发完呆,就带着小厮跑了出去。我猜想着,老爷子突然发疯地跑出府邸,肯定和二姑娘有关系。”

    芍药皱眉,“你说的是真的?”

    房婆子拍着胸口,“此事千真万确。芍药姑娘若是不信,可以问那几个贱蹄子。为着二姑娘,我还将那个几个贱蹄子收拾了一顿。”

    芍药点点头,“此事我会禀报大太太。届时少不了你的好处。”

    房婆子喜笑颜开,“多谢芍药姑娘。像芍药姑娘这么标志的人,不知谁才配得上。”

    芍药直接啐了房婆子一口,“少说些有的没的。关于二姑娘面见老爷子的事情,不准再传出去,否则饶不了你。”

    “芍药姑娘放心,此事我知道轻重,保证不传出去。”

    芍药才不会相信房婆子的保证。这老奴,有奶就是娘。等这边完事,她得借机敲打敲打房婆子。

    张氏带着人走进房门,见顾老爷子喝着酒,顿时皱起眉头。

    “给老爷子请安。您这回出门,没得罪人吧。”

    顾老爷子斜了眼张氏,“胡说八道,老夫何时得罪人。你赶紧走,不要在老夫跟前碍眼。”

    大太太张氏不以为意,“老爷子,如今二弟前程堪忧,你好歹替他想一想,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添乱。隔壁侯府知道老爷子跑出去,都气坏了。老夫人还放话,是不是要她做嫂嫂的亲自过来管教您,您才肯老实。”

    顾老爷子一听,脸色变了变,“大嫂真是的,就爱多管闲事。”

    张氏冷哼一声。

    如今连老侯爷都管不住顾老爷子,也就身为大嫂的老夫人魏氏说的话,顾老爷子还能听进去几句。

    张氏说道:“不想老夫人亲自过府敲打您老人家,还请老爷子您安分些,别给小辈们添乱,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一个做儿媳妇的,都管到老夫头上,谁给你的胆子。走走走,你赶紧走。别耽误老夫喝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