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43章 究竟是谁救了顾大人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43章 究竟是谁救了顾大人

    一大早,顾大人提着礼物来到侯府。

    他先到松鹤堂,给老夫人魏氏请安。

    “平安回来就好。以后好好当差,不能决断的事情,多问问你的兄弟们。”

    老夫人魏氏很感慨,顾大人也是流年不利,偏偏赶上这个节骨眼被调回京城,任的还是京城府尹一职。一不小心差点连命都搭进去了。

    顾大人躬身说道:“累大伯母替我操心,侄儿不孝。”

    老夫人魏氏说道:“你出那么大的事情,老身怎能不担心。你母亲去的早,她要是还在的话,你父亲估计还在朝堂上,还能替你们兄弟出点力。”

    顾大人微微低头,沉声说道:“父亲的事情,不提也罢。”

    老夫人魏氏叹了一声,“这次老天爷保佑,让你逢凶化吉,以后行事得仔细一点。

    如今这京城啊,乱的很。你又处在京城府尹的位置上,老身知道你很不容易。

    以后皇子皇孙们的事情,能避就避。实在是避不开,你找老侯爷替你出主意,别一个人扛着。”

    “多谢大伯母关心,侄儿会谨记在心。”

    老夫人魏氏挥挥手,“知道你在老身这里不自在。你去外院见老侯爷,他肯定有很多话要和你说。”

    “侄儿告辞。”

    顾大人跟随侯府小厮,来到外院书房面见老侯爷。

    侯府大老爷顾知文也在。

    顾大人先是郑重拜谢,“给大伯请安。这次侄儿能够平安出狱,多亏了大伯鼎力相助。侄儿感激不尽。”

    老侯爷同侯府大老爷顾知文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不必多礼,起来吧。”

    顾大人站起来,在椅子上坐下。

    老侯爷盯着他看,然后神情严肃地说道:“这次你能平安出狱,并非老夫的功劳。”

    顾大人一脸懵逼。

    老侯爷继续说道:“老夫这几日一直在替你奔波,并且通过李侍中同皇后娘娘谈了两次,然而结果并不理想。

    昨日听闻你被放出来,我和知文都很茫然。我还问知文,是不是他在私下里托了关系,你才会被放出来。

    结果他告诉我,他的确托了关系,然而那些关系只能让你在狱中不受苦,却不足以让你平安出狱。”

    侯府大老爷顾知文连连点头,“我托的那点关系,绝不可能帮助堂弟你平安出狱。从昨日得知你出狱开始,我和老侯爷一直在想,到底是哪路关系暗中使力,让你平安出狱。”

    顾大人一脸茫然,“不是大伯和大堂哥你们帮我奔走,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出狱?”

    老侯爷盯着顾大人,问道:“你仔细想想,谁有可能帮你出狱?会不会是你遗漏了哪路关系?听闻鲁侯府向你提亲,会不会是鲁侯的人脉帮了你?”

    侯府大老爷顾知文说道:“如果是鲁侯的人脉,倒是有可能救出堂弟你。”

    顾大人连连摇头,“绝不可能是鲁侯府的人脉关系救了我。

    我出事的第二天,内子就派了人前往鲁侯府。鲁侯夫人避而不见,还说婚事就当没提过。

    而且我不信鲁侯为人高风亮节,做好事不留名。若果真是鲁侯府出力救了我,鲁侯府早该派人上门,索要好处。

    再有,我也不认为,我有值得鲁侯府费心救我的价值。

    在西北的时候,我和鲁侯就极少来往,谈不上交情。所以,绝不可能是鲁侯府救了我。”

    “不是鲁侯府,也不是我们侯府,那到底是谁救了你?总不能是天子突然想通了,就把你放出来吧。”

    老侯爷充满了疑问。

    侯府大老爷顾知文问道:“二堂弟,你仔细想一想,昨日进宫面圣可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人或是事情?”

    顾大人皱眉深思,“昨日进宫,先是遇见了赵王,赵王对我可不客气。之后遇见了宁王府的公子诏,他感谢我替他找回玉佩,别的没说。”

    老侯爷蹙眉,“我要是没记错,这次的事情,就是因为公子诏说玉佩丢了,然后找你报案。”

    顾大人蹙眉,“老侯爷莫非是怀疑公子诏?”

    紧接着,顾大人连连摇头,嘲讽一笑,“绝不可能是公子诏。这次我被下诏狱,全拜他所赐,他怎么可能主动救我。

    而且,我不认为公子诏有这等本事。他要真能左右陛下的决定,宁王何至于被赵王死死压了一头。

    就连东宫太子,性格那般软弱,也能压宁王一头。不可能,绝不可能是公子诏。”

    老侯爷蹙眉,“老夫同意你的看法,公子诏应该没可能影响陛下的决定。”

    刘诏在众多皇孙中,存在感很一般。大家都知道他是宁王的嫡长子,更多的就不清楚了。

    他给众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稍显文弱的宗室公子。才学不出众,人品不出众,能力不出众。一切都很普通的皇孙。

    这么一个普通的皇孙,突然间做了一件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甚至能影响到天子的决定,怎么想都不可能。

    于是乎,老侯爷也在第一时间否决了刘诏。

    侯府大老爷顾知文问道:“那到底是谁救了二堂弟?二堂弟,你真的半点头绪都没有吗?”

    顾大人摇头,“之前我一直以为是你们替我奔走,救了我。”

    老侯爷叹了一声,“看来这世上还真有做好事不留名的人。既然对方不肯露面,暂且就先这样吧。”

    顾大人带着满腹疑问,回到了顾府。

    今日他没去衙门。

    之前那个案子,已经移交金吾卫。由金吾卫出面调查薛家,东宫,东宫属官。

    金吾卫是天子的鹰犬,他们才不怕得罪人。就算是太子,只要被他们抓住把柄,也能将太子拉下马。

    金吾卫过去几十年战绩辉煌,有四五位王爷,栽在了金吾卫的手里。宗亲贵族,一二品高官,更是数不胜数。

    朝堂从上到下,都恨金吾卫入骨。可是却又奈何不了金吾卫半分。

    谁让对方是天子鹰犬,有天子做靠山,怕个屁。

    谁敢和金吾卫作对,就等着被金吾卫干翻吧。

    顾大人从诏狱出来,对金吾卫又怕又恨,下定决心从今以后对金吾卫敬而远之。

    “大人有难事?”马师爷问道。

    顾大人没瞒着马师爷,“老侯爷说,不是他救了本官。”

    马师爷一脸懵逼,“不是侯府出力救了大人,还能是谁?”

    顾大人蹙眉,说道:“本官也在疑惑。”

    马师爷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不会是谢茂吧。”

    “不可能,绝不可能。”

    顾大人脸色都变了,“本官会被下诏狱,全拜谢茂所赐。谢茂一心想置本官于死地,他岂会救我。你不要胡说八道。”

    “大人说的对,下官糊涂了。只是若不是侯府救了老爷,下官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有能力救出老爷。”

    顾大人紧皱眉头,在书房内走来走去。

    他对马师爷说道:“那几天的行程,你一一道来。本官看看能不能找出线索。”

    马师爷躬身领命,从顾大人下狱到出狱这几天,所有的行程,见过的所有人,他一一记录下来,请顾大人过目。

    顾大人翻来覆去的看,看了数遍,还是看不出有谁有本事将他从诏狱救出来。

    马师爷想了想,提醒顾大人:“大人,下官以为,能救老爷的,要么是宫里人,要么就是能在陛下跟前说得上话的人。

    下官列了一个名单,这上面的人,都是能够影响陛下决定的官员。大人可有熟悉的?”

    顾大人看着名单,看到了海西伯,不过他还是摇头,“这上面一个都不熟悉。”

    至于海西伯,顾大人早就知道,他出事后,海西伯可没露面。更没有替他在陛下跟前求情。

    所以不可能是海西伯。

    马师爷收起名单,说道:“如此,就只剩下宫里的人。大人,你仔细想想,侯府在宫里可有熟人?”

    顾大人仔细想了想,缓缓摇头,“没有。侯府过去在宫里有关系,但是随着那位娘娘过世,侯府和宫里就断了联系。”

    马师爷皱眉,“下官实在是想不明白。难不成真的是陛下想通了,将大人放了出来?”

    顾大人自嘲一笑,此事万万不可能发生。

    他在陛下面前,才刷过两次脸。陛下能记住他的名字就算不错了,怎么可能突然想起他,又将他放出来。

    除非有人在陛下耳边有意提起他的名字,并替他说了公道话。

    想到这里,顾大人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可是念头闪得太快,他没有抓住。

    顾大人说道:“去将顾全叫来。”

    小厮领命而去。

    很快,顾全被叫到书房。

    “老爷找小的,可是有事吩咐?”

    顾大人盯着他,说道:“将本官出事后,府中所发生的事情,你们的行程,接触过的人,事无巨细,全部记录下来。”

    顾全有点懵,不明白顾大人这么做的目的。

    马师爷提醒他:“大人让你写你就写,记得事无巨细,多小的事情别管有用没用,都要记录下来。”

    “哦!”

    顾全还懵着,他提笔,老实的记录下那几天发生的事情。

    去了哪里,见过谁,什么时间,一一记录。

    府里的事情,比如谢氏何时派谁去了何地,做了什么事情,也都记录下来。

    顾老爷子跑出府邸这等‘大事’自然要记录在案。

    “老爷,小的写完了。请过目。”

    顾大人翻阅纸张,一行行快速浏览。

    没看到有价值的线索。

    难道他能出狱,真的是天降福禄?

    顾大人看到后面的记录,随口问道:“老爷子跑出府邸,怎么回事?”

    管家顾全摇头,“当时小的在外面奔波,具体情况并不了解。”

    顾大人又问道:“老爷子跑出去,做了什么事,你清楚吗?”

    管家顾全尴尬了,竟然一问三不知,这可不是一个合格的管家。

    他忙说道:“小的这就找个人问问。”

    “快去。”

    顾大人并非是从这件事上面找到了线索,他是担心顾老爷子跑出去惹祸。

    以防万一,哪天有人找上门讨要说法,他得提前了解情况。

    管家顾全找来的人,正是守院门,看管顾老爷子的房婆子。

    房婆子战战兢兢的,当差这么多年,头一次走进外院书房,她紧张到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

    “奴婢参见老爷。”

    顾大人先是嗯了一声,打量了一番房婆子。

    接着开门见山的问道:“前两天老爷子跑出府邸,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你看着老爷子,你就是这么当差的吗?”

    顾大人官威甚重,他厉声质问,房婆子吓得跪在地上。

    “老爷明鉴,此事不是奴婢的错啊。”

    “不是你的错,那是谁的错?”

    顾大人眼一瞪,房婆子战战兢兢地说道:“老爷子他要出府,奴婢拦不住啊。奴婢一个人,哪里是那些小厮的对手。”

    顾大人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责任,错的都是老爷子?”

    房婆子连连摇头,“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奴婢尽力了。”

    顾大人板着脸,“说吧,老爷子为何要出府?别告诉本官,老爷子心血来潮,就想出府。本官要听真话,你胆敢有所隐瞒,让本官查出来,直接将你杖毙。”

    一句杖毙,吓得房婆子两股战战。

    她哆哆嗦嗦地说道:“奴婢猜测,或许是二姑娘同老爷子说了什么,刺激了老爷子,老爷子才会想到出府。”

    顾大人皱起眉头,“这事同二姑娘有什么关系?说清楚!”

    房婆子咽下一口唾沫,心惊胆战地说道:“那天下午,二姑娘去见了老爷子。

    祖孙二人关起门来,说了有小半个时辰。具体说了什么,奴婢也不清楚。

    二姑娘离开后,老爷子就呆坐在房里,酒也不喝了,也不闹腾了,只是小声咒骂了几句。骂的是谁,奴婢也没听清楚。

    最后,老爷子就带着小厮们冲击门房,跑了出去。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大老爷也没查出来。

    反正最后老爷子自己就回来了,没病没伤,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顾大人同马师爷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是满肚子疑问。

    顾大人问道:“二姑娘去见老爷子,她是怎么和你说的?”

    “二姑娘说,她给老爷子请安。回京这么长时间,没给老爷子请安很是不孝。”

    房婆子跪在地上,眼珠子滴溜溜转动,心思不正。

    顾大人蹙眉,顾玖见顾老爷子的理由连鬼都哄骗不了,当然更骗不了他。

    顾大人摆摆手,“下去吧,好生当差。老爷子要是再出事,小心你的皮。”

    “二老爷放心,奴婢一定看好老爷子。”

    房婆子急不可耐地出了书房,赶紧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马师爷问道:“大人,要叫二姑娘过来问话吗?”

    顾大人眉头紧皱,斟酌了一番,最后点头同意,“派人去请二姑娘过来,就说本官有话问她。”

    管家顾全领命,亲自去芷兰院请人。

    此事事关重大,顾全也不敢随意对待。

    这会顾玖正坐在芷兰院的书房里,捧着一本志怪小说看得津津有味。

    青梅唠叨着,“正月初一,姑娘要跟着太太一起进宫朝贺,三姑娘和四姑娘都在紧张地准备着。怎么到了姑娘这里,半点不紧张,还有心思看闲书。”

    顾玖翻着书页,说道:“不就是进宫朝贺,有什么可紧张的。进了宫跟着别人做就是了。你们啊,就是瞎操心。”

    青梅说道:“下午侯府会派一位嬷嬷过来,教导宫中的规矩,姑娘可要好好学,千万牢记嬷嬷的话。”

    顾玖陶陶耳朵,“知道了。等我午睡起来,就去学规矩。”

    想到又要学规矩,顾玖也是心塞。

    学规矩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青竹从外面进来,“姑娘,管家来请。说是老爷叫你去书房说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